第三百五十一章 三号补星使(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三号补星使(一)

“明天下午两点,兑现承诺!…, 十个字,简洁明了,如果没有看到她和张扬之前的那些对话,这等于是一句让人丈二摸不着头脑的话。/ 乔希儿的手,维持着覆盖在张扬手背上的姿势,身子微微一俯,柔软但绝对不失坚挺的峰峦就那么压在张扬的肩上。 恢复了白皙的俏脸,露出一抹看不清的笑容,长发如瀑,末梢如同刚刚发出嫩芽般的松针轻轻地痒着张扬露出的脖颈和脸颊。 “你认识蔡家那个小娘们?”乔家大小姐就这么直不隆咚地冒出一句平ri里绝对难得一闻的粗口,柳眉微微一蹙,红润的樱唇就那么微微一扁。 有情况!乔家大小姐和蔡冰块看来很不对味。 蔡冰块是张扬刚刚才在心里给蔡冰取的外导,不是说她冷冰冰的,而是他觉得那女人没味道,还透冷。 张扬回过头来,额头抵着她白皙又透着一股冰凉劲的脸蛋儿,伸出一个巴掌……,哦,应该是五根手指头。 “五天!”张扬认真地晃了晃五根手指“除夕夜认识”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是她加我。” “除夕夜那天?噢,她们输了,所以她不服气,加你再约战?”乔希儿饱满的峰峦离开了他的肩头,柔软而富有弹xing的感觉一消失,顿时令张扬有些后悔说得太坦白了,应该再说得曲折婉转,跌宕起伏一点。 “嗯,就是这样。”张扬点了点头,事实上也原本如此。 “嘻嘻,我记得上次她们输了说要脱衣服,结果没脱成,那么这次你们又立了什么赌约啊?”乔希儿饶有兴趣地问道。 张扬犹豫了一下,把对话的消息记录打开给她看,当然,两眼悄悄盯着她那双明亮的美眸,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万一她要抓狂这大雪天的还真没地方躲,还是心里先罗织着一些该怎么圆场的理由才是王道。 乔希儿看了他一眼,觉得如果自己去看他和蔡冰的对话,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可是不看,你知道的,天下女人都有一种共xing,那就是该死的好奇心。 再说,老公让看的! 嗯,今天老爷子这么一出,张扬的地位已经顺理成章地升了一级,老公! 行了,无所谓真能不能嫁给他,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 所以,低头飞快地浏览了一下,刚看,那眉头拧得像一条麻huā, 鼻子一酸,眼皮子扑簌扑簌的直想掉泪,这家伙跟着自己才到了京城,不算提亲也算是见家长了,竟然大晚上的还跟人约炮”别的女人也就罢了,偏偏是那个那个死女人。 但看完之后,心里捋了一遍,平静了下来,笑眯眯地盯着张扬。 笑靥如huā,那个灿烂。 张扬怔了怔”刚才他分明已经看到了她脸上如过山车般起起伏伏yin晴不定的表情,正待着她的雷霆怒火,结果她羊脂玉般的俏脸这会儿又洋溢着可怕的笑容,这比她生气更让人心悸。 张嘴,刚想把方才心里罗织的理由出来,乔希儿伸手,粉嫩的掌心贴着他的嘴,脸蛋儿朝电脑那边摆了摆:“去回她,问她哪个酒店。” “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送上门来的,为什么不要。”乔希儿风轻云淡地说着,就好像在谈一宗买卖似的“本来就是她输了,这是她该付出的代价。” “不带套,对了,顺便拍照……” 张扬愣了愣,想了好久,皱着眉头,站起来伸手一把把她拉了过来拥入怀里,摸着她的一头秀发,鼻尖蹭着她光滑如玉一般的脸颊”“别这样,我宁可你骂我,我还能好受一点。” “傻瓜,我怎么会骂你,我的张扬,不至于是一个看到美女就想上的人。”乔希儿在他怀里扭了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知道,因为傲天的事,你是不是对蔡家有着一种刻苦的敌意,所以,蔡冰或许是个可以报复的对象。” 张扬蜷了蜷手,乔希儿的话戳中了他的心事,或许她说的是对的,自己对蔡家确实是充满了敌意,可能包括那个蔡冰。 而且原本如乔希儿说的那样,心里确实想顺便拍照来着。 “你好像也不怎么喜欢那个蔡冰?”张扬盯着她的眼睛,笑着说道”“说说。”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十几年前,蔡家和乔家的关系还不错,豪门家族中,蔡冰什么都是最优秀的,而且循规蹈矩,绝对是千金大小姐中的标准模板,而我,小时候调皮捣蛋,抓蛐蛐啊,堵人家门锁孔啊,在人家大院门口涂鸦啊,什么都干过。” 乔希儿仰着头,盯着天huā板,笑眯眯的:“所以在父母眼里,她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稍微再大一点,等我也考上了名牌大学,循规蹈矩地做一名千金小姐的时候,她又变成了我们更加要仰望的对象,年纪轻轻就拿到了法律和经济博士学位,然后独掌蔡家海外区的运营,手里头掌握的可用资金高达三百亿,对比于她,我只有年龄上的优势……,所以,其实我本来也可以念经济学的,但我后来学了基因工程……” 乔希儿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我那时候傻傻的想,经济上这辈子我是赶不上他了,不过我总可以在医学领域上完爆她,你看,女人有时候就是傻,非得跟自己叫劲,现在想着,挺可笑的,不过我告诉你,我真的挺讨厌这个女人的。” “不单单是因为蔡家和乔家最近一直在叫劲,而是我看不惯她高高在上的那种敖娇,那个,有个叫什么词装逼,对,就是装逼,你要说成是嫉妒也好,反正就是不对眼,当然,她也看我很不夹。” “这什么”张扬听完她的诉说,不由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秀挺的鼻子“这不叫嫉妒,这个叫一山难容二虎,你们都是豪门贵族里的千金大小姐最优秀的,所以人家难免把你们两个人拿来比较,比较来比较去的,就难免要分出高低,这时间久了,你们的关系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了。” “你这话实在,说白了,我也知道,只不过习惯了,一时间也改不过来了。”乔希儿淡淡一笑,拽着张扬,坐到了床上,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不过,现在我赢了。” “嗯?”张扬盯着她,睡袍微微敝开一个口子,露出里面一抹白嫩的雪白,很诱人。 “嗯什么?”乔希儿笑靥如huā“我找到了一个她一辈子找不到的好老公。” 抬头,她轻轻吻了张扬,带着凉意的舌尖勾勒着他的嘴唇。 像一条滑溜溜的小蛇一般,轻易地就钻进了他的嘴里,张扬愣了愣,随即以最温柔和最热烈的方式回应她,这丫头尽管装得一副老练的样子,其实还是很生疏啊。 老婆,让我教你什么才叫吻……, 反手搂过她细嫩修长的脖颈,肆意地反击,乔希儿很快败下阵来,一阵轻喘之后,奔眼早已迷离,使劲推开张扬,咬着红润的樱唇,盯着他皱了皱鼻子:“你个老sè狼。” “这叫sè狼?还没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sè狼呢。” 伸手,轻易地录落她身上原本就有些松垮的睡袍,登时,双眼一下子瞪直,这丫头里面果然是真空的,翘挺雪白的双峰突兀地映入眼帘,颤巍巍的裸露在空气中。 嫣红的玉珠缀在一片雪白之中,清奇的醒目、诱人! 还是那种绝佳的、要命的水蜜桃形,透着一股晶莹,看着都想去狠咬几口。 “唔”看到张扬那如狼似的眼神,乔希儿嘤咛一声好不容易恢复了白皙的俏脸,瞬间染的像红纸一般,曲回手,伸手想去遮挡胸前的风光,但双手被张扬死死地拽住,只能无奈地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我来大姨妈了!” “啊我恨大姨妈!”张扬双手把头发揉得像鸡窝一般,低头,却又瞄到了她狡黠但又妩媚得意的目光。 “不行,就算来大姨妈了也不能放过。”一伸手把她横抱放到床上,把头深深地陷入她胸前那温柔乡里,贪婪地吞噬着那里无尽的嫩腻和惊人的弹xing。 宽大柔软的睡袍如雪huā般轻轻飘落在地上,露出她晶莹雪白的身躯,高耸而饱满的峰峦,加上高挑的身材,更是让她纤细的腰肢显得只可盈盈一握。 “我我自己来。”往ri的千金大小姐此刻俏脸含羞,带着极尽的羞赧瞄了张扬一眼,抿着红润的樱唇,及起修长的美腿,曲身微俯,缓缓褪下白sè的蕾丝边内内。 “咕隆!”盯着那修长雪白美腿中间,萋萋芳草地遮掩下的粉嫩,眼眸子瞬间瞪圆了,太美了就就算她真的来大姨妈,也是决计不能放过的。 登时,一股无尽的迅速在全身热烈地燃烧起来,无法抑制。 窗外,飞雪飘飘,六瓣的雪huā贴着碎huā窗玻璃,悄悄地盯着暖意生香的屋内,害羞地闭上眼睛,一个不留神,轻轻坠落在地上,化为白茫茫大地的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