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 决然,微笑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四十三 决然,微笑

李沫沫的动作让张扬眉头一皱,看来这纨绔恶少的名头并不是平白无故地安在他们这些人头上的,三言两语之间,居然想夺人xing命,更何况还是个jing察,而且是个女的,还是美女。 “你们谁啊,滚出去。”两个女孩子没头没脑地把身旁的枕头啊,耳麦啊什么的往张扬身上扔。 张扬皱了皱眉头,床上这两个浑身不着寸缕的女人显然是李沫沫那小子找来的,看她们的模样也不像是风尘女子,算的上是美女。当然。和齐小小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如果齐小小是a级美女,这俩妞差不多勉强够b级,李沫沫的眼光不好,还是他根本就无所谓。 本来想把她们赶出去,但一想到如果现在把她们赶出去,引起下面jing察注意的话。反而会得不偿失。 想了想,便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自个赶紧把衣服穿起来。” “你…你…你谁啊。这是李少的房间,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啦。竟然敢闯进来。”一个裸女不顾上身饱满的峰峦已经走光的事实,挺着怒耸的胸部怒吼道,那声音摆明了就是刚才那个手机被李沫沫抢走的女的。 “闭嘴!”张扬凶神恶煞地吼了一声,两美女看到张扬突然冒出的,那近似杀人的目光,身子微微一颤,再看到他怀里还强抱着一名jing察,而且还是个绝美的美女,顿时不敢出声了。 这什么人啊,抱着个不断挣扎的美女jing察进房间,想干什么这还不清楚吗,这是狠人啊!连jing察美女都不放过的,比李沫沫狠多了。 俩美女立刻噤声了,半句话都不敢再说,有心想逃,但全身光溜溜的,衣服都让该死的李沫沫扔在了地板。 与此同时,被张扬横抱着的齐小小看到眼前这幅场景之后,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房间里还有两个裸女,而且很明显她们都是刚才那个瘦高个魂淡的女人,可能不到几分钟前,他们还在玩。 “魂淡张扬,你放我下来。”她双腿乱蹬,无效之后,终于是想出了女人都会用的绝招,掰住张扬的胳膊肘,狠命一口。 “草!”张扬一疼,手一松直接把齐小小扔地上了。 陶瓷美女桃瓣似的美臀差点摔成两瓣,还好地上铺的是毛茸茸软绵绵的地毯,伸手揉了揉,那眼泪直接就掉下来了。 “张扬,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你对得起社会,对得起国家吗…”齐小小说了一圈,觉得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浮夸了,从地上爬了起来,瞪圆了眼眸子,继续骂道,“对得起那些喜欢你的粉丝,还有菲菲吗,我还以为你是个白手起家的有良心的年轻企业家,没想到你终究还是个一夜暴富后沦为纨绔子弟一副德行的黑心货…胆儿肥了竟然还和这帮恶少一起杀人越货,涉毒涉黄,你早晚一天恶有恶报…” 听到她如子弹般嗖嗖疯狂扫shè的骂人的话,张扬一阵的哭笑不得,这陶瓷美女正义感实在是爆棚啊,有没有! 这些话若是真正落到纨绔子弟耳里,只怕此刻的她下场不单单是先jiān后杀那么轻松了。 “得了,你留些力气。”张扬无奈地哼了句,转头瞥了床上那两名瑟瑟发抖裸女不耐烦地说道,“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 俩裸女对视一眼,不敢多说什么,只得乖乖地从被窝里赤条条地钻将出来,一手捂着颤巍巍发抖的双峰,一手遮着桃源圣地,佝偻着纤细的腰肢,撅着雪白的美臀去捡地上的衣服。 趁着那两个裸女穿衣服之际,齐小小眼眸子一转,飞快朝门口跑去,不料身子刚移动,就发现自己整个身体又凌空飞了起来,纤细的腰肢被一只温软但明显很霸道的大手揽住,她又被张扬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魂淡!”齐小小刚想再施展咬功,樱唇一张,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咔嚓一声,当时疼得眼泪就掉出来了…. 睁眼一看,呸呸呸。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只见一根肉sè的、笔直、圆滚滚,还带着圈圈纹纹的、末端还带着一根电线的塑料东西正在自己嘴里,那是张扬顺手从床上拿过来的。 当时她就凌乱了,没吃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啊。这东西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chéng rén用品,那个什么棒棒吗? 再看那两个裸女的眼神,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那模样就好像在说,妹子。放心,那东西刚拆包,还没用过呢。 “噗!”齐小小一口就把那东西给吐出来了,然后立马“哇!”地一声,直接哭了。 “张扬,你个魂淡,你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呜呜…你有本事你跟那些纨绔子弟斗去吖,你欺负我你还算男人吗?” 齐小小一哭。张扬就无奈了。他啥都不怕,就怕会哭的! 只好乖乖把她放到床上,但想了想,还是随手从床上扯了条裙子,把她给反手绑了,然后瞪了那两名衣服还没穿好的裸女一眼。说道:“这是李少要的人,你们可得看好了。不许让她逃出去,听见没有。” 然后。也不管她们两个作何感想了,直接打开房门,又砰地一声把门关住,撒腿往顶楼跑去,他想看看李沫沫他们要怎么把傲天送走。 还没上天台,他就听到了一阵震耳yu聋的螺旋桨高速旋转以及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 推开天台的门,迎面就是一阵狂风,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直升机! 高速旋转的螺旋桨掀起的狂风差点把他身子直接吹回门后! 喵了个叉的,怪不得李沫沫说他有办法,原来顶楼居然还停着直升机,这帮富家阔少,不带这么玩的。 “表姐夫!”瘦瘦弱弱的李沫沫在狂风中却站得稳如磐石一般,眯着眼指了指直升机,肆无忌惮地笑着,一脸的得意,“已经上去了,下面那帮jing察只能去吃风了,哈哈哈哈!” 张扬伸手搭了个帐篷,眯眼看了看直升机的透明玻璃舱,果然傲天和萧羽凌正坐在里面。 萧羽凌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傲天则闭着双眼,一副入定的模样。 走好,兄弟!本来张扬想跟他说声再见的,只不过怕是说了他也听不到。 底下楼层的声音噪杂了起来,看来那些想要傲天命的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味,正一骨碌地往天台上冲。 “不许动!”五六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张扬和李沫沫,是那帮穿便衣的,很显然,看着他们眼神里的那股凌厉,绝非一般的jing察,更多的可能是,特工。 张扬和李沫沫对视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没有想要反抗的意思,任由他们把他们两个人戴上手铐。 与此同时,直升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脱离了地球地心引力,缓缓离开了地面。 随后涌上天台的那一大帮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羽凌嚣张地开着直升机,急速离去。 那几个追上来的人,有一个,拿出,瞄着已经离去的直升机,胳膊肘刚抬起,就被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拦下了。 张扬看了看那个领头的人,觉得有几分眼熟,那个卖枪给自己的家伙,地龙。 直升机飞快离去,越过围墙,越过公路,径直往海面飞去… 巨大的轰鸣声离去,现场静寂了下来,一个电话铃声凄厉地响了起来。 许多人下意识地往自己怀里摸去,最后掏出手机的是那个卖枪给张扬的家伙,他接起电话,听了几句,脸sè突然变得难看。 非常的难看,就便秘了十几天一样,跌跌撞撞地冲向天台上靠近海那端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