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晚上一起睡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四十四章 晚上一起睡

远处,已经变成小黑点的直升机诡异般地又飞了回来,悬停在海平面上,狂风把正下方的海浪旋起一个巨大的漩涡。 帅哥王,或者外号叫地龙的家伙,身子靠在天台的阳台上,手里拿着贴在耳朵旁的手机,身子僵直地朝着海的方向,目光直直地盯着那悬停在海平面的直升机上面。 直升机的舱门被拉开,似乎是傲天,他从里面探出了头,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有些疲惫的双目缓缓地扫视着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似乎要把眼前看到的东西牢牢记在脑海里似的。 接着他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朝着张扬站立的方向,点了点头! 是的,尽管隔得非常的远,张扬可以感觉到他在朝自己微笑,和自己在打招呼。 然后,他朝着虚空,缓缓敬了一个军礼,身子一晃,自直升机打开的舱门口一跃而下,像一头朝大海里扑鱼的海雕一般,从那至少三十米高的地方纵身一跃,那优美的姿势比任何一个世界跳水冠军都要漂亮,决然。 “草!”张扬啐了一口,眼眶一热,一股湿漉漉的东西自眼角渗出,滑到唇边,很咸很咸! 没想到那个猥亵的家伙,会选择这么个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或许他早就想死,只不过选择众目睽睽之下,以这样的方式,似乎是在向追捕他的人表示一种嘲笑。 他心里藏着的秘密随着他的死而一起葬入深深的海底,以他的死结束了一切。 海风猎猎。夹带着大海的咸湿味,刮得让人的脸上一阵生疼,张扬眯了眯眼,食指曲成勾,轻轻蹭着鼻翼,很堵很堵。 地龙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手机。带着一丝冷漠的眼神,看了张扬一眼。 朝张扬和李沫沫身后的两名特工开口说道:“这事与他们无关,放了他们。” 手铐解开。张扬直接一拳,把地龙砸倒,那家伙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还没开口,身旁五六名特工,直接就朝张扬围了过来。 “找死!”特工终归是特工,而且都是身手不错的人,拳为影,身为形,瞬间化为一阵阵的狂风暴雨,雨点般地砸向张扬,当然,他们知道张扬也是个身手不错的人。 然而他们错了。眼前这个家伙不是一般的身手不错,而是特别的不错。 侧步,肘击,凌空将第一个进攻的人撞得是直接痛着捂住了肚子蹲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而后脚重重一踩。军靴借着那反震之力,身子一跃,凌空劈腿又将另外一个人直接迎面劈倒… 一拳,两拳… 没有章法,但狠辣,刁钻!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凶悍。转眼间五六名特工尽数躺在地上,端着防爆盾牌的武jing上了,倒地… 张扬也倒了,不是那些拿着jing棍的防暴武jing,而是李沫沫,他拎着一根从地上捡起来的jing棍,把张扬敲晕了。 因为如果不把他敲晕,那么接下来他遇到的就不是jing棍了,而是子弹。 地上呻吟的人见状,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带着一股忿忿的表情,冲了过来,准备报刚才的一箭之仇。 “滚!”李沫沫目光扫了他们一圈,站到张扬的身前,手里掂着那根敲晕张扬的jing棍,声音不大,却有足够的威力。 那些人愣了愣,李沫沫敲晕张扬的行为本来就让他们觉得不明所以,现在又很嚣张地挡住他们,这闹的是哪出呢? “这个家伙和他是同犯,一起抓了。”几个人迟疑了一下,马上醒悟了过来。 “住手!”捂着脸颊的地龙走了过来,瞪了他们一眼,深深地看了李沫沫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们走吧。” “头儿…” “别废话,走!”带着不容置疑的语调。 走到楼梯口,随即听到他小声的嘀咕声 “找死啊,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老子是我们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啊,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儿子…他…他不是搞地下赛车的黑|社会吗?” “噗通…噗通…” “老大,你害死我们了。” 抬头,是一盏米黄sè的琉璃宫灯和雪白的天花板,几分陌生,好像是李沫沫的房间。 张扬伸手摸了摸脑后勺,还一阵的隐隐作痛,不知道哪个王八蛋,下手这么狠…好吧,其实自己还能活着,算是命大了,反过来说,他应该谢谢那个把他敲昏的家伙,他又不是傻子,当时那些武jing枪都掏出来了。 “醒啦?”一个熟悉的女声,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不是齐小小的声音吗? 张扬伸手揉了揉眼睛,转头看了看,果然是齐小小。 自己被捕了?张扬下意识地抬手,发现手上并没有手铐,有些茫然地开口问道:“什么时候了?” “你睡了不到一个小时。”李沫沫的声音在齐小小的身后响了起来。 张扬脑海里,浮现出傲天那凌空一跳的画像,脸上一阵的黯然。 “傲天他…” “刚好退cháo,没能找到他。”李沫沫声音显得有些平静,像是要宽慰张扬似的,假装轻松的样子说道,“找不到也好,或许他还没死呢。” 张扬嘴角微微动了动,没说什么,三十多米高,那人摔到海里,跟从五层楼高的地方摔在水泥板上没区别,就算没被震死,也会被下面的海水给呛死。 “萧羽凌呢?” “不敢见你,在门外。”李沫沫踌躇了一下回答道。 “让他进来吧。”张扬叹了口气,“我有些话想问他。” “扬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要是我当时听他的不把直升机开回来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萧羽凌一脸的懊悔。 “他最后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张扬低头看着雪白的被褥,双手拧得紧紧的。 “本来我们已经开走了,但他执意要我开回来,说是要再看这片陆地一眼。谁知道,他竟然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 “对了,他让我给你捎一句话。”萧羽凌凝紧眉头。叹了口气,说道,“他说。与其无穷无尽地逃亡,不如让所有事情到此为止,别再追究了,而且,他在皇驰的消息,也是他亲自告诉对方的。” 萧羽凌顿了顿,又补充道:“他还说了一句,他说他很高兴认识你。” 张扬苦笑了一下,长叹了一口气,良久双手撑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带着一丝疲惫走到窗口,淡淡地说道:“我想一个人去海边看看。” 他身后三人对视了几眼,李沫沫和萧羽凌回应道:“嗯!” 而齐小小则小声地说道:“我陪你去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虽然觉得奇怪和荒诞,但也没有拒绝。 退完cháo的沙滩。带着一丝咸湿,沙滩上留着一地零碎的贝壳,还有一些来不及随着cháo水退去的小螃蟹。 周围还拉着jing戒线,jing察在沙滩旁巡逻着。 冰冷的海风让张扬清醒了许多,抬头看着茫茫的大海,心里一股淡淡的酸涩。其实如果自己是傲天,或许也会做出和他相同的选择。 “对不起啊,张扬。”齐小小陪在他身旁,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看来她跟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我不该误会你和那两个纨绔子弟是一伙的,而且还以为你们是黑|社会的,还把你骂得那么惨。”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爸跟我说的,他…他是我们市公安局的副局长。”齐小小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可是没想到这次行动,还害得你朋友掉到海里去了…不过,爸说他们已经出动海jing去找了。” 看来她被锁在房间里,对外面的情况根本不了解啊,不过张扬也不想跟她解释得太多了,像傲天这样身份的人,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死了,到头来,只会被说成是一个意外。 值得吗? 张扬盯着那略显狰狞的海平面,嘴角慢慢浮出一抹淡淡的冷笑。 “你那个朋友一定对你很重要。”齐小小轻声说着,海风拂面,吹得她一头乌发零散,陶瓷jing致的俏脸显得靓丽异常。 张扬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暮sè,渐浓,张扬的车开得很快,车窗外的风景像电影里的回忆一般飞速在车窗两旁消逝,皇驰会所其实距离杨家别墅不远。 恍然中,车子开到了杨家别墅,敲开别墅大门的时候,他才想起,杨菲已经被自己接回别墅了,原本他想找她静静地坐一会儿的。 开门的是杨静,看到张扬的模样,急忙把他迎了进去,富有韵味的俏脸浮现一丝焦虑和惊讶:“扬子,你怎么了?露露他们找你快找疯了。” 张扬才想到,自己好像把手机关机了,又或者是,丢了,也没给她们打任何的一个电话。 “我来接你回去的。”张扬看着她那张白皙而又美丽的脸蛋,淡淡地笑着。 杨静脸上露出一丝红晕,悄悄地回头看了看身后,压低了声道:“不是明天吗?” “噢,是明天…那,我晚上睡你这儿。” 杨静皱了皱眉头,看到张扬的神情,隐约猜到了他可能是遇到什么大的挫折了,难道别墅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那…好吧。”她迟疑了一下,就同意了,“我给你找个房间。” “不用了,晚上我想和你一起睡…”张扬盯着她短短裙裾下,那双水嫩的,像凝脂一般雪白的修长美腿,缓缓地往上,滑过翘挺紧绷的圆臀,纤细的腰肢,最后落在她那开着v字领的胸口上,那两团呼之yu出的饱满峰峦,一片耀眼的雪白。 透着yu望的眼神不言而喻。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