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这这这太要命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三十七章 这这这太要命了

上帝如来佛祖观世音,无量那个天尊,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天地良心,我可不是有意要脱她衣服看她身体的。 时间不多啊,喵了个叉的,张扬也没那个闲工夫去想七想八了,反正这丫头那个桃源圣地都被自己看过…更何况是咪咪呢,呃,不对,没想看她咪咪,只是说如果不小心的话。 心动不如行动,张扬那手那个利索啊,一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头,然后伸手直接捋着她的衣服下摆,手指头末端蹭着她那冰肌嫩滑的皮肤,哧溜一下把她的紧身背心直接脱了下来! 褐sè的紧身小背心一去掉,她身上那对饱富弹xing的峰峦一下子就蹦了出来。 这小丫头,戴的是一副挂脖式半杯文胸,所以一对雪白的玉兔几乎就露了一半了,又因为是靠在张扬臂弯上的原因,一低头,就看到了那罩罩上沿的缝隙,一抹淡淡的红晕瞬间就钻入眼帘,连带着那微微顶起的半边小葡萄… 非礼勿视啊…张扬一阵的口干舌燥,这小丫头片子,看不出来啊,平ri里穿着松松垮垮的奇装怪服,还以为是个太平公主呢,这衣服一脱,才发现她已经发育得如同一个成年少妇一般了,饱满浑圆,目测最起码也是c的吧。 看着都想忍不住伸手去虎摸一把了,只不过想到时间问题,呔,还是算了吧。 轻轻地把她身子反过来,让她俯卧在柔软的床上。尽量保持冷静地松开了她后背罩罩的背扣,露出她一整个光滑雪白的后背,柔和灯光的映shè下,熠熠生晕,白里微微透红,这刘子璇的皮肤也算的上是百里挑一的了。 取了银针包,张扬脸上的表情马上一变。一副聚jing会神的模样。 这针灸可不是打针,一针完了就了事,他所掌握的高级针灸术里。对于针灸的落针力道,穴位是否准确,深浅程度和用什么样的针法都是极其讲究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失误。 对于施灸者而言,定力的要求更是高,所以尽管面对的是一具炙手可热,诱惑至极的绝美少女,他依然得放松心态,气定神闲。 有了对西晨静兰的那次经验,再加上这次刘子璇压根就像个任人摆弄的木偶一般,张扬这次落针,显然要比上次顺利多了。 只不过,刚落了一半针。耳旁却突然听到一丝呢喃低语般的轻吟细喘。 张扬吓了一跳,手里的针差点落歪了,难道她醒了? 下意识地瞄了小魔女一眼,发现这些低低的呻吟声真的是来自她那红润柔软的小嘴,只不过她的眼眸子依然是闭得紧紧的。长长的眼睫毛也没有闪动。 但她jing致的鼻翼却是微微一耸一耸的,唧唧哼哼地吭哧着,像是吃了某种药丸似的,最奇怪的是她原本白皙的俏脸,此刻却是染上了一抹绯红,如水蜜桃一般。看着都想咬一口。 这画面,看得让人心里怦怦直跳啊! 张扬很快就想到,那天西晨静兰也是这般如此,只不过当时她是清醒的,所以应该是有强行忍耐吧。 而刘子璇则是昏迷状态,现在的任何反应都是纯天然的! 这个该死的教程竟然还有这个功效? 喵了个叉的,张扬不敢多想,再想下去等下就凌乱了,屏气凝神,继续落针,眼看着就要收尾,她的声音却突然慢慢地大了起来。 由刚才的细若游丝慢慢地变成了轻吟浅唱,继而开始有节奏地扭动她的身躯,修长笔直的美腿不安地相互磨蹭着,似乎在极力地压抑着内心某种快感似的。 这!这!这! 看到这她幅火辣撩人的模样,张扬无法淡定了,这完全是在朝着岛国爱情动作片发展的节奏了啊! 啥意思呢?这又不是催|情针?张扬盯着手里细长雪白的银针,她这么扭着,这下一针还真不知道如何落了。 “唔…呵…” 一个念头刚转,刘子璇又动了,这下子,非但是大腿在扭动,上身也开始不安地摆动了起来,而且那幅度已经超出了扭动的范畴,身子一侧,那原本盖着雪白玉兔的罩罩就松了,直接一抹雪白的丰腻抖了出来。 “哗!”陡然看到那嫣红的豆豆,张扬下面瞬间就起立了。 天地良心,阿弥那个陀佛,无量那个天尊,这可不是我要故意看的! 张扬无语了,这种情况下,是要做禽兽呢,还是要做禽兽不如呢? 反正她现在也是不醒人事的!如果不做点什么似乎太对不起自己了吧,可是如果做了… 咳…咳… 果断把银针收起,沉沉地呼出一口热气,盯着她那雪白坚挺的峰峦,然后伸手,张开五指…好吧,变成掌刃,闪电般地轻轻敲在她的后脑勺。 以他现在的格斗水准,这力道的掌握他已经算是如火纯青了,所以他可以保证,这一掌下去,至少这丫头会暂时昏迷过去。 盯着她侧面泄露的无限chun光,张扬一阵的惋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她刚才那副模样,如果不采取点措施,届时不要说落针了,再扭下去,她恐怕会让自己的呻|吟声给吵醒。 把她身子重新扶正,虽然还是避免不了磕磕碰碰,但张扬已经显得淡定了许多,毕竟时间不等人啊,这滴滴答答的很快又是十来分钟过去,万一这丫头要是提前醒了,还不直接暴走。 被敲昏过去的刘子璇显然安分了许多,也让张扬落针终于可以心无旁骛了。 “呵!”张扬轻轻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细细汗珠,盯着眼皮底下这具玲珑有致,火辣撩人的娇躯,现在只差最后一个穴位了,会阳穴! 目光慢慢往下移,游过她纤细的腰肢,最后落在她那短到不能再短的热裤上方,无疑的,因为有了热裤的勾勒,刘子璇的臀部显得非常的翘,自纤细的腰肢下方猛地陡然升起,画了一道优美的圆弧线之后又缓缓地收起,像水蜜桃似的。 手下意识地轻轻一碰,像按在棉花糖似的,柔软而伴着惊人的弹xing。 “咳…咳…你可不能怪我哈,我这也是为了工作。”张扬稍微迟滞了一下,轻轻揪着她热裤的下摆,往下扒拉,结果发现没有一点动静。 看了一下,发现是她前面扣了扣子,并且拉了拉链。 没办法了,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既然是牵绊,就索xing全部去除了,摘了她的热裤扣子,又拉开热裤的拉练后,终于顺利地把她的热裤给褪了一半,露出雪白雪白的翘挺臀部…. 一不留神,那淡淡的粉嫩之菊也是愕然入目。 当场,一股热热的东西直接从鼻孔留了出来,流鼻血了,更不幸的是直接滴在人家雪白的屁屁上方。 “呃…这下子玩完了。”张扬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擦,一触手,哇靠,那极富弹xing的手感,登时鼻血更是止不住…… 节cāo全完了! 张扬悲愤地抬头,不得已,只能直奔浴室,取了自己的毛巾蘸了热水帮她擦去血迹。 抽针,捻手,轻轻一刺……银针入会阳穴,抽针…针尖刚刚离开她雪白的肌肤,她身子陡然一颤,紧接着,檀口一阵细若游丝般的呻|吟再度响起,而后越来越大,娇躯也开始四处乱颤,一双粉嫩雪藕般的胳膊肘四处挠动,双手紧紧拽住床单,然后双腿猛地一曲,自膝盖处一拱似乎要坐起来的模样。 “啊…嗬!!!!”诱人的叫声自她口中呼出。 “糟糕!忘了这茬了。”张扬眼睛下意识地朝她拱起的双腿间瞄去,这一眼,看得太真切了,粉的啊…嫩的啊! 那鼻血瞬间是刷刷地又往下蹭,与此同时,一股清水般的东西瞬间就浇湿了他的被褥。 “草!”张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甚至连抱她下床的时间都来不及了。 “这…如何解释?”而且湿掉的东西可不止他的被褥,她的内内也同样中标了,而且中得更加的深刻… 噫!完了,等她醒来如何解释这一切? 张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卧室里走来晃去,甚至忘了他的床铺已经湿了,而且慢慢扩延的现实。 可以想象,刘子璇若是醒过来,第一件事势必就会问,老娘怎么睡着了?老娘下面怎么湿了?是不是你垂涎我的美sè,把我药翻了,趁机啪啪啪了? 张扬想了各种借口,结果发现貌似都很渣,经不起任何的推敲。 不得已,只能求助系统。 “面对湿掉的内内,怎么样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该死的系统居然大发善心,没有把他归类到什么感情问题上去。 “回答此问题,需要消耗系统积分一分,是否接受?” 一分?张扬现在有一百一十四分,这一分还是消耗得起的。 “接受!” “扣除系统积分一份,你现在的积分为一百一十三分,称号为道德模范。”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