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天呐,羞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天呐,羞死

西晨静兰内心纠结着,到了现在,她已经相信张扬有能力帮她提升所谓的反应能力和手速了,至少目前来看,张扬并不是随口胡诌。 作为一名医学博士,她很清楚张扬刚才的手法是有多么的jing妙。 正常情况下,针灸的功效比起西药甚至是中药见效时间要慢许多,并不是落完针后就可以立刻药到病除的那种,而张扬刚才对自己施针之后,自己却很明显地感到了一股焕然一新的感觉,就好像重获了新生一般。 此刻浑身舒畅,通体洋溢着一股无名的力量,在体内各处经脉川流不息地流淌着。 这绝对不是一般针灸术所能达到的效果,可以说他的针灸术已经不是纯粹的针灸术了,更像是一种玄妙的功法,像是一种可以改变人体构造的东西。 只不过相信归相信,但要让她把裙子扒了,还要把内裤扒拉下来,她实在是做不出来,裸露后背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而现在还要露出会阳穴,等于是在挑战她的极限。 如此一来,自己全身就等于是被他看过了一遍似的,虽然这不是封建时代,但作为传统豪门,尤其是她们西晨家族,对于这些礼数还是看得很重的,这等于是要嫁给他了。 先不说自己先前还算有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就算没有,若是让家人知道了,这肯定是个天崩地裂的事儿。 但是话说回来,现在就差这节骨眼上最后一着。如同下棋的最后官子阶段一般,如果就这么放弃了,等于是前功尽弃,叫人如何甘心。 而且,反正既然后背,甚至是双峰的一半都已经便宜他的眼睛了,那么干脆全部豁出去。顶多也就算是个破罐子破摔罢了。 天知地知我知他知,如果自己和他没说,谁能知道呢。 而且看张扬的样子。他不像是要占自己便宜的人。 她长吁了一口气,也就是略微那么皱一下容,随即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麻烦你了!” “好!”张扬正sè地答道,目光灼灼,盯着她翘挺的雪臀,同样是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平缓了内心的一些想法,伸过了手,绕到她纤细的小蛮腰侧边,轻轻拉下暗红sè格子百褶短裙的侧边拉链。 西晨静兰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张扬刚才为她针灸完之后,她早就一身的香汗淋漓。要不是那种感觉很舒服,她早就一骨碌翻窗起来洗澡了。 现在她只盼着张扬能够快点结束这难熬的时刻。 裙子拉开了侧链,就有些松了,露出了她里面穿着的内内上沿。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中规中矩的白sè蕾丝边内内,光看那布料就知道那价格绝对不菲。 张扬犹豫了一下。双手捋了捋她的裙子下沿,往下拉了拉,很快就松脱了一截,露出了雪白蛮腰下半截,随后是陡然隆起的被蕾丝边内内包裹着的翘挺雪臀。 她的内内是那种真丝绸料加棉纺做成的,上半部分有些镂空。这裙子一脱,张扬很快就瞄到了一条遮掩在白sè内内里面若隐若现的沟壑。 他不敢迟疑,如果再迟疑下去,恐怕就不敢动手脱她的内内了,他略微地吸了一口气,努力不去做他想,闭上双目,轻轻地把她的内内褪下了一小截。 “啵!” 一声极其轻微,但却真实入耳的声音传入耳中,像是橡皮筋被拉着回弹的那种感觉,西晨静兰翘挺的雪臀颤巍巍地一窜,扑面而出,入眼,一片雪白。 “咕隆!”张扬的喉咙情不自禁地翻滚了一下,优美的弧线,加上那触之即陷,离之则平,饱富弹xing的肌肤,张扬双目几yu喷出火来。 呼呼呼!一股热浪自丹田处喷薄而出,他差点就直接把持不住了,下身某个部位几乎是没有任何迟滞地怒耸! 靠,丢人了!张扬只得有些艰难地佝偻着身躯,避免被西晨静兰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镇定! 闪电般地出针,随着银针落下,过了一会儿,一幕让张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西晨静兰身子突然猛地一颤,一阵的抽搐,之后翘挺的香臀一阵不安地扭动,连着内内一下子都滑一滑,瞬间,张扬便不小心地瞄到了那粉嫩… 但还没完,紧接着,一声低低的娇喘自西晨静兰的喉咙里发出! “唔…呵!!!”像是某些被压抑得太久的东西喷薄而出似的,再也无法控制,持续了一会儿后,声音又变得低转,如同黄鹂般轻轻吟唱。 声音停止后,张扬本以为一切结束了,然而,让他更加意想不到的另外一幕景象又发生了,西晨静兰突然从床上一骨碌爬了起来,丝毫没有顾忌浴巾已经是松脱的事实,直接着上身,赤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浴室。 惊鸿一瞥之中,张扬只看到那惊人的雪白两团,急速地上下晃动着,粉sè的葡萄如划过的流星一般……. “呃…”一阵香风过后,张扬只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咸咸湿湿的味道,伸手一抹,一点猩红,真的是流鼻血了。 浴室的门并没有关紧,所以张扬很快就听到一股涓涓而流的溪水冲击声传入耳中… 原来,她是憋不住了,可是刚才躺着不是好好的吗?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会阳穴乃是足太阳膀胱经穴…难道这最后一针是要把她体内憋着的一股气引导出来,如同打通任督二脉那样吗? 该死的教程可没说会有这种效果。 浴室的门很快又被关上了,大约是西晨静兰自己觉得那声音实在是太羞人了。 过了半晌,浴室没有一丁点的动静,既没有其他声音,也没有其他动静,就仿佛她从未进去过那般。 张扬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此刻的西晨静兰肯定是羞于见人了,尤其是自己。 完蛋了,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打死他都不会为她弄这个针灸,帮她提升什么该死的手速和反应能力。 这下两人之间势必要陷入极其尴尬的境界。 “对不起… ”想了想,张扬缓缓走到浴室门口,满带着歉意说道,“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向你郑重地道歉。” 西晨静兰没有回应他,因为此刻的她早就把脸埋在了自己的胳膊臂弯里,雪白的俏脸红得跟染纸似的,美丽的眼眸凝满了泪水,正如张扬想的那般,如果她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打死她都不愿意接受这种改造方式。 此刻,让她觉得羞耻的,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身子被张扬看了,也不是因为内内被他扒开了,而是他在用银针刺入会阳穴的刹那,因为通体舒泰,齐身经脉一起打开,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根本压抑不住的那种内心的快感喷薄而出,转而形成那如同岛国片女主角的声音。 不错,那绝对属于! 而且更加让她觉得羞耻的是,就在那一瞬间之后,自己立刻就感觉到下身一阵的滚烫,她竟然压抑不住地尿了。 太丢人了,太丢人了! 想想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如同高贵纯洁的公主般存在,何曾有如此狼狈过! 而刚才,直接是把二十五年来积攒的所有节cāo瞬间全部丢光了! 当然,她也很清楚,张扬所做的一切的的确确是对她有利的,她现在感觉齐身一阵的轻盈,如同飘飘yu仙一般,耳清目明,伸直了纤细的十指,随意一弯,便可形成如波浪般的褶子,而在以往,她的十指是无法那么灵活的。 也就是说,人家并没有骗她,至于说他是否不知道会造成这种后果,西晨静兰是将信将疑,毕竟他的手法是极其老练的,自己应该不是他的第一个试验品。 不过或许别人在他手下并没有这种遭遇也说不定。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实在是无法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淡定地面对张扬。 但是张扬此刻又傻傻地杵在浴室门口,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话,想着想着,眼泪啪嗒啪嗒地一滴滴滴落在雪白的手背上。 一种难以容忍的屈辱感油然而生,她恨恨地扭着身上掉了半边的浴巾,小嘴一撅,从马桶上站了起来。 还好衣服刚才脱了是放在浴室里的,带着一脸的泪水,她还是慢慢地把罩罩和粉sè的v领棉衣穿了回去。 “我没事!”她强自忍住想要再度落下的泪水,走到洗手台旁,看了看镜子里面,狼狈不堪的自己,拧开水龙头,掬了一捧冷水,浇在白皙的脸上。 “吱呀!”浴室门打开,张扬看到的是一个脸上表情恢复了自然,甚至带着一丝甜甜笑容绽放着唇边两颗浅浅的梨涡的西晨静兰。 只不过张扬现在是何等人也,立刻看出了她眼眶里那抹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红。 西晨静兰理了理裙裾,瞄了张扬一眼,随后长长的眼睫毛一垂,脑袋一歪,假装顽皮地一笑:“走吧,我可得去试试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有效。” 她伸出细长雪白的十指,如弹钢琴般地呈波浪形晃动了一遍:“要是没效,我可不能轻易放过你。”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