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针灸式刺激法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二十七章 针灸式刺激法

手触到她后背那段优美的弧线之际,张扬的手又微微地往回缩了一下。 “这个…你自己把衣服脱了吧。”西晨静兰的粉sè紧身棉衣布料极好,触手非常的顺滑,温暖,棉衣束缚下的那具玲珑有致的身躯透着一股诱人的美态,他实在是不好意思亲自动手。 “差点忘了。”西晨静兰俏脸微微一红,从床上爬了起来,双手伸到纤细的小蛮腰处,捋住棉衣的下摆,刚想脱掉粉sè棉衣,又迟疑了下来。 她偷偷地瞄了张扬一眼,“嗯…那个,我好像有点…” “噢…”张扬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浴室,“你到那边换一下吧。” “嗯!”西晨静兰脸蛋红红的,偷偷看了张扬一样,溜进了浴室,紧接着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好像是脱衣服的声音。 过了会儿,浴室门打开了,张扬侧头看了一眼,不由一愣,眼睛立马就移不开了。 换了装的西晨静兰上身只裹着一条雪白的浴巾,浴巾仅仅只是遮住了她高耸的胸部而已,雪白圆润的香肩和那jing致的锁骨一览无遗,看到张扬,她细长的雪脖微微一缩,双手下意识地掩住胸口那对高高耸起的峰峦。 方才的惊鸿一瞥,张扬分明看到那薄暖的浴巾之下,饱满的双峰顶端,两粒小葡萄般的微微凸起,她里面是真空的,这会儿白皙的俏脸红得像染纸似的。低着头猫着腰急忙从张扬的身旁绕了过去。 张扬凛了凛神,强自按捺住内心蠢蠢yu动的冲动,“我先去洗一下手!” 西晨静兰明显还放不开,他自然不好意思在那盯着她把浴巾扯掉。 “嗯!”西晨静兰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应了句。 张扬洗完手,再回到房间,发现她已经静静地趴在了床上,头轻轻枕在米白sè的枕头上。上身的浴巾已经解开,露出她那光滑如绸缎般的雪白肌肤,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沉睡多年等待她的白马王子唤醒她的睡公主。 “准备好了吗!”盯着她那曼妙玲珑的优美曲线,如羊脂凝玉一般雪白的肌肤,张扬的呼吸不争气地沉重了起来。甚至都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有些走调了。 “嗯!”西晨静兰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而其实此刻她的脸早已红到了耳根底,胸口怦怦地如同小鹿乱撞一般,只不过把脸埋在了枕头里,张扬可能没有发现。 她其实一直浑浑噩噩的,并没有注意到张扬手里拿着包着一堆银针是要做什么,但这会儿她好像有些明白过来了,难道他是要通过针灸的方法,来刺激自己的穴位经络? 这也难怪他会要自己把衣服脱光了,原来是这样。 只是她很难想象。张扬是如此的年轻,他又怎么可能会懂得针灸之术呢,更何况自己只听说过针灸之术可以怯病驱寒活络血脉,可没听说针灸之术还能提高自己手速和反应能力的,这也太神奇了吧。不会是这个家伙为了看自己的身体才瞎搞出来的东西吧? 但是惶恐归惶恐,猜疑归猜疑,现在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顾不得许多,至少她现在不能突然说,我不弄了。然后爬起身来走人吧。 但愿自己没有看错人就是。 针灸师,讲究的是气定神闲,这样方能平稳落针,虽然张扬还没真正在人体上实践过,但这些道理在高级针灸术里面也是学习过的。 而现在,盯着西晨静兰那裸露的光滑后背,他的呼吸就开始有些沉不住了,这样的话,别说是为西晨静兰通经络,刺激穴道了,等下连针都有可能下错。 > 却发现他直愣愣地盯着自己裸露的后背,眉头一会儿松一会儿紧,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她不经意地一侧头,却发现了个大问题,虽然自己是面朝下趴在床上,胸前的风光张扬看不到,可是侧面他可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 尤其是坚挺的峰峦被挤压得都已经侧到了一旁,几乎是完全曝光了。 那个家伙,该不会是盯着那个地方看,看得都有些忘形了吧,西晨静兰越看他怎么好像越是在偷窥自己丰满的胸部似的,不但俏脸越来越热,一双粉拳也开始攒紧。 好啊,你个大sè狼!果然自己刚才猜疑的好像没有错呢。 刚想说出声jing告他一下,张扬却动手了,伸手把她散落在两旁的浴巾拢了拢,遮盖住她泄露出来的chun光。 剑眉微凝,薄薄的嘴唇紧抿,深邃乌黑的眼眸转到了他手里的那根细长银针。 “好了,可能待会儿会有一点点的不舒服,不过你要稍微忍耐一下。” 张扬边说着,右手一晃,已然到了她的后背,温暖的大手触及到光滑雪白的后背之际,西晨静兰身子不由微微一颤! 细微的动作让张扬眉头微微一皱,他还没落针呢,但还是问了句:“弄疼你了吗?” “没!你来吧。”看到他双眸中清澈的眼神,西晨静兰心里一松,把脸扭了回去,翘挺的雪臀不经意地向上拱了拱。 虽然她的百褶短裙并没有脱掉,但张扬的双眼仍然被她那完美的臀部弧线勾了过去,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这么一具几乎是完美的少女雪白,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可能不会心动。 他张扬不是圣人,自然也是不例外,只不过他现在是尽量地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那股冲动,不让自己过度的分神。 不过西晨静兰把翘挺的香臀一翘,然后又说了句你来吧,顿时让张扬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沉着冷静瞬间崩盘。 淡定,淡定啊,人家只是让你落针而已,可不是让你去上她,张扬只得不住地调整自己的呼吸,避免出洋相。 刚刚问了系统,如何克制自己的内心冲动,结果系统给了个坑爹的气定神闲术,但是需要耗费二十个系统积分,张扬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二十个积分,那可以干多少事情啊。 他决定还是靠自己的自制力来控制住自己不安的心绪,对,眼前这雪白娇嫩的几乎就把它当做是死猪肉一般看待就好了。 嗯,而且还是刮了毛的白皮猪! 捻针,出手,好像是来自脑海深处记忆的熟悉感油然而生,细长的银针轻而易举地没入雪白的肌肤,如同涓涓细流渗入流沙一般,转眼不见。 西晨静兰刚开始只是觉得一阵的刺痒,其他的并没有多余的不适。 随着时间推移,张扬那温润的手指在她光滑细嫩的雪白后背上起起落落,彷如落雨一般,自督脉大椎、神道、中枢、悬枢、命门、腰阳一条线下来,继而转三江。 接着又转手足各穴,肩胛,玉枕凤池… 到了最后,张扬有些迟疑了,因为最后一个穴位是会阳穴! 会阳,足太阳膀胱经穴,在尾骨端旁0.5寸左右,膀胱经经脉气会聚于督脉阳气于此处,虽然张扬不知道这个穴位具体作用是什么,但在教程里却是特别提注此点,以此结尾。 只不过这个穴位刚好处于骶部位置,也就是大约在肛门口上面一点点,对于女人来说,绝对是个禁区般的存在。 “裙子可以再脱下来一点点吗?”张扬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和她商量道。 此刻,趴在床上的西晨静兰已经被完全地震撼住了,她实在想不到张扬竟然有如此手法,虽然她不懂得针灸之术,但好歹她也是学医的,知道这门古老的华夏医生已经传承了数千年之久,但以往她只知道针灸的最著名的功效是活血怯淤,镇痛止病之类的功效。 但没想到这张扬半个多小时一通针下来,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刚才躺上去之前,有些浑浑噩噩的,甚至是觉得齐身无力的感觉。 但此刻却神明目清,浑身气穴毛孔张开,舒服得几乎要呻吟起来,要不是碍着张扬在一旁,她恐怕此刻早就娇喘连连,低声轻吟了。 这未免也太神奇了,这简直比吃兴奋剂还要舒服的样子,虽然她没吃过兴奋剂,但作为一名医学专业的博士,她知道这种感觉。 不过,此刻听到张扬突然这么一说,西晨静兰顿时从漂浮在云端中的感觉又迅速返回到了现实,裙子脱下来一点点?他这是要做什么? “是这样,还有最后一个穴位,会阳穴…”张扬斟酌了一下,缓缓地解释道,“只不过这个穴位有点…” “会阳?”西晨静兰柳眉微颦,她知道这个穴位,只不过这个地方绝对是女人的禁区之一,就像会yin一样,无限地接近自己那个神秘部位,若是要在那里下针的话,至少内裤必须褪下来一截,稍微不注意,不要说那个粉嫩菊了,前面最敏感的地方都会让他看光。 这也太难为情了。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篇   感谢这个月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