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嗯,这个方法有些不方便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二十六章 嗯,这个方法有些不方便

“您有办法?”听到张扬的话,西晨静兰美眸顿时一亮,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迫切地问道,“是什么方法,能不能教教我呢?” 本章节 雄霸 手打)”张扬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手速和反应能力,还有一些手法毕竟是需要人体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练就的,不过如果通过刺激人体经络,和各处穴道,同样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身体机能的反应能力和灵敏度。” “这个,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可是要怎么刺激人体经络和穴道呢?”西晨静兰抿了抿樱唇小嘴,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 “有一种刺针式配合拿捏按摩的刺激法,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张扬看了看边上的玩得正嗨的高琪,她似乎压根就没听到张扬在说什么,便继续说道,“只不过,有些不方便。” “嗯?”西晨静兰好奇地看了他一眼,看到了张扬脸上的犹豫之sè,便颦着玩玩的柳眉,低声问道,“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这个…”张扬已经发现身旁的高琪等人已经开始把注意力转移了过来,只得把要说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咳…咳…你们先玩吧,我去喝点水。” 说着,慢悠悠地走出了五楼,咬咬牙,准备想再找系统弄个快速提升手速和反应能力的办法,但是又担心,如果最终得到的方法和刚才附带赠送的差不多的话,那岂不是白白亏了。 下到了二楼,刚想说先回屋里眯一会儿先,却听得楼梯口一阵靴子踩在台阶上发出的声响细细地传来,虽然很轻微,但他还是听出来了,回头一看,西晨静兰一手掩着短短的暗红sè百褶短裙,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跟了下来。 “张总,张总!”她一个蹦跳。像个小孩子一样,笑眯眯地站到张扬面前,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嵌在她那张jing美绝伦的脸蛋上,像是一件令人陶醉的jing美艺术品,陡直如峭的秀发斜斜地披在天鹅般修长的脖颈一侧,加上那扑面而来的那种充满着青chun气息的幽兰香气。 张扬的心不由也是微微地一颤,天仙般的小公主可爱起来也是超级无敌的。 “我来了,现在可以说了吧。”她身子一挺。迈出了一脚,转了个圈走到了张扬面前,和他面对着面站着。 她的身高和杨菲差不多,也很喜欢穿着高跟鞋,所以站着和张扬基本就差不多同一个高度了。 “打赢那个思思,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张扬悄悄地呼了一口气,西晨静兰这种如小公主般的清纯气质还是让他有些失态。 西晨静兰抿着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很重要!” 张扬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从一个清纯的而又一向与世无争的美公主嘴里说出这三个字来。可见她对那个思思的怨念有多深。 “那…好吧,跟我来!” 张扬看了她一眼,进了自己的房间。西晨静兰看了他背影一眼,并没有做更多的迟疑,随即跟了进去。 “把门关上!” “关门?”西晨静兰内心微微挣扎了一下,她自然明白张扬这话里的意思,大概接下去的东西,很可能不方便被别人看到,而不方便被别人看到,自然是多多少少带着点儿童不宜的sè彩。 她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把门关上了。 “我刚才说过。如果要快速提升你的手速还有你的反应能力,就必须在改造你现在的人体经络,刺激你的一些神经枢纽,这样你的手速和反应能力就会超出常人许多,而如果要这么做的话…” >缓缓地接着说了下去,“而如果要这么做的话,因为要动针刺激你的身体穴道,所以你必须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衣服脱掉?”西晨静兰愣了愣,白皙的俏脸随即染上一抹绯红。一双纤细雪白的小手紧紧地攒在在一起,眼角微微一挑,害羞地低声问道,“要…要全部脱光吗?” “脱光?”张扬看了她一眼,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当然,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看到一个长得如此美丽的女子站在你身旁,用她那特有的吹气如兰的口气跟你柔声说道,我要脱光吗? 谁还能淡定呢! 张扬很想说,那是必须的,但到了嘴上的话却依然变成了摇头:“噢,那倒没必要,就是上身,因为后背有很多的神经信号,还有肩胛,以及脖颈,还有手腕,以及头部!” “那…前面不用是吗?”她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胳膊肘,作出了一个很隐蔽的防备xing的动作,试图遮掩胸前那对坚挺的峰峦,这应该是她的极限了,如果要她袒胸露ru,未免也太孟浪了一些,会让张扬怎么看她呢。 “不用,不过后背必须全裸!”既然说到了这里,张扬也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他必须施展自己学习过的高级针灸术,而一些关键的穴位都在她后背和脑后脖颈上,如果要做的话,她后背自然是必须全裸的。 “那…好!你帮我!”西晨静兰咬了咬牙,很快就答道,但声音里可以明显地听出带着一丝颤抖,可见她心里其实并没有完全准备好。 “要不,其实你也可以跟那个思思说推迟比赛。”张扬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她内心的犹豫,毕竟女孩子家要把自己雪白的娇躯呈现在一个不是自己男朋友或者是亲密爱人的陌生男人眼前,是一件多么纠结的事情,“相信不用多久,你完胜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不了!”没想到西晨静兰这次很果断地摇了摇头,“张总,我相信您。” “这个,那好吧,不过做之前,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您说!” 张扬微笑着摊开双手,做了个放松的动作:“你深呼吸一下,然后以后别叫我张总了,我这听得都有些鸡皮疙瘩,感觉好像很老了似的。” 其实西晨静兰比他还要大三岁,现在应该是二十五岁了,甚至比乔希儿还要大一岁,不过当然,她是在读博士,学历足以秒杀别墅里其他人。 只不过看起来她的生活阅历却是稍微差了一些,不要说比乔希儿这样的,就算是和刘子璇这种小鬼头都还要稍微宅一些,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一样。 “嗯,好,这个没问题!”西晨静兰看着张扬脸上露出的那抹淡淡的笑容,心里也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那个您字也得去掉!” “好,听你的!”西晨静兰笑盈盈地点了点头。 张扬看了看自己的床铺,走了上前,把被子揭到一旁,然后把床单稍微捋平一些,他的房间一向都是由许丹露负责的,所以一向都是干干净净很整洁的那种,不会有任何的气味残留。 “嗯,你先趴上去吧。”张扬拿了枕头放在床头,看了看西晨静兰,说道。 “嗯!”尽管已经决定了,并且内心一直在告诉自己,放松,再放松,可是西晨静兰心头还是怦怦地一阵直跳。 不过她脚下的步伐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走到床沿边,而后偷偷看了张扬一眼,犹豫了一下,伸手掩住只能勉强遮住翘挺雪臀的百褶短裙,然后趴到了张扬的床上,原本她还以为自己会嗅到一股男人才会有的那种汗臭味,结果入鼻的却是一抹淡淡的清香,带着水果的味道,让她有种放松的感觉。 她把自己的双手搁在松软的枕头上,jing致的小下巴又放在手背上,脑袋侧了侧,看着张扬,发现后者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从书桌的抽屉了拿出一个白sè的布包,而后轻轻地揭开,布包里面是一排jing致而又细长的银针,亮闪闪的。 然后她的眼睛又转移到他的脸上,他肤sè显得很是白皙,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温柔中又好像夹杂着一抹他这般年纪不应该有的沧桑。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沉沦进去的感觉,总之,这是一个让人看着觉得很舒服的大男孩。 这样的一个男人,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吧…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其实他也是个挺不错的男人的! 带着这般心境,西晨静兰顿时放松了许多。 张扬的步伐有些轻盈,自从他学习了高级针灸术之后,说实在的,他是有训练过,但真正在人体上实践,这还是第一次,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岔子,所幸的是,系统给的刺激经络的办法并不是太复杂。 缓缓走到她的身侧,目光下移。 此刻,西晨静兰的身材已经是一览无遗地映入眼帘,乌黑陡直的秀发斜着绕在雪白细长的脖颈左侧,黑sè的镶白边小西装已经被她自己脱掉,上身现在只剩下一条粉sè的缩身针织棉衣,将她的细小蛮腰勾勒得几近完美。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下一篇   感谢这个月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