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二十二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表姐夫,这个人你是不是认识?”李沫沫朝病床上躺着的傲天努了努嘴,问道。[. “他怎么会在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张扬除了震惊之外,心里一颗久悬的心终于也是落下,至少现在可以知道,傲天并没有死,只是他怎么会在李沫沫这,这未免太奇怪了。 “说来也巧,这些天我一直在练车,昨天一大早我车子开到海景华庭外面路段的时候发现的他躺在公路旁的草丛中,当时他已经是出气得多,进气的少,当时我只是觉得晦气,这大初一的就碰见死人了,本想打个电话让jing察来处理就完事了,却没想到他还活着。” “他大概是看到我的车吧,立刻爬了起来想要逃跑,我一看,就觉得有些眼熟,好像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后来就想起来他应该是国安局的人,而且还是老头子的下属,去过我家。” “我当时就一愣,他不是特工吗,怎么伤成这样,刚要开口问他,他好像也认出我来了,就跟我说了三个字,然后昏过去了。” “他说什么了?”张扬皱了皱眉头,应该是傲天除夕夜自己想办法逃了出来,海景华庭又是前往自己别墅的那个方向,他或许是想去找自己。 “他说别报jing。”李沫沫悄悄地把门掩了出来,轻轻带上,“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赶紧把他弄到这里了,然后他又醒了过来,让我帮他准备一些疗伤用的简单药品。他倒也厉害,自己为自己动手术,清理伤口,做完这些,他又昏了过去。” “我去查了一下资料,问了一些人,然后帮他吊了点滴。虽然他一直半昏半醒的,不过看起来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本来我想等他醒了之后再问他具体情况的。可是今天下午,他醒过来的几分钟时间里让我帮他找你…” “只不过当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再加上考虑你和表姐又在一起。我怕自己会露了行踪,所以想说等他伤好了或者更加清醒一点之后再说,可我死都没想到,我还没主动找你,你却找上门来了,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 “对了,表姐夫,他真的认识你?” 张扬点了点头:“对了,除了你,还有谁知道他在这儿的?” “萧羽凌知道一些。不过你放心,他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很好,这事你做得对。”张扬看了看虚掩的门,想了想,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低声道,“不过,他暂时要拜托你先照顾了,等他醒过来,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 张扬本想说现在就把傲天给接走,但随即想到。傲天既然是自己跑出来的,那些想要他命的人势必在外面四处搜寻他,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现在自己别墅肯定被那些人布控了。 现在把傲天带回去,等于是自投罗网。 “对了,这件事情,任何人都不许讲,包括你父亲。”张扬突然才想到,刚才李沫沫说过,傲天曾经去过他家,而且好像还是他父亲的下属,换句话说,李沫沫的父亲应该国安局的高官,傲天这件事,李沫沫他父亲会不会知道内情呢?甚至是,这件事是他父亲一手导演的? 看着李沫沫,他突然有些不放心起来,如果万一他按耐不住给他父亲打电话,而刚好李沫沫他父亲正是幕后黑手,那岂不是… “包括我父亲?”李沫沫皱了皱眉头,“表姐夫,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现在还没办法跟你解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人很重要,他身上藏着许多秘密,有些人不想让他泄密才对他下手。”张扬想了想,编了个借口说道,“我甚至怀疑你家都让人安装了窃听器,所以一切小心为上,你能做到吗?” “表姐夫,你放心好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知道该怎么做,反正在我这个地方,除非是神仙,否则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 “嗯,那一切拜托你了。”张扬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如此了,他必须赌一把,而且李沫沫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不至于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聊着,然后李沫沫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追上了张扬说道:“对了,表姐夫,这件事我就帮你了,不过,我的事情,你也得放在心上哈,千万别告诉我表姐,说我在这儿。” 张扬笑了笑,回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表姐的,不过话说回来,你那个未婚妻有那么可怕吗?是凤姐呢,还是恐龙?至于让你从京城躲到了梅宁这边吗?” 闻言,李沫沫脸上立刻浮现出一副像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恐龙倒也不至于,只不过…哎,表姐夫,你想想,我现在一个人过得多么的潇洒快活,如果我哪天娶了那个整天就只会玩游戏的游戏妹,那那些爱我的辣妹、模特、少妇们得该有多伤心,我的千人斩大计岂不是就要落空了….呃呃呃!想想就觉得一阵的鸡皮疙瘩。” “千人斩?”张扬差点没一头栽倒,这货也太狠了吧作为男yin,他当然知道这千人斩啥意思了。 “嘿嘿,表姐夫,不怕告诉你,迄今为止,我已经完成了五分之一了,你说说,我才十九岁,我最起码得玩到三十岁对吧,这个千人斩还不是妥妥地搞定,不行,我觉得我自己定的目标太渺小了,我是不是该扩大为五千人斩,或者是万人斩呢…” 张扬无语地瞄了他一眼,终于明白什么叫纨绔恶少了。原想说自己已经够不像话的了,但和他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彻底毁三观啊,这个无良的家伙。 “你还是悠着点吧,别到时候铁杵磨成针,就算没磨成针。万一染上什么病之类的,我可告诉你,没人救得了你。” “你放心吧。表姐夫,我找的人都很干净的,而且大家都是你情我愿的。今晚就有几个赛车女郎,身材那个火辣啊…要不,给你来两个…” “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回头我让你表姐直接砍死。” “噢,对哦,你是我表姐夫,不能对不起我表姐,不过你放心,其实就算你真那个啥了。我不会告诉表姐的。”李沫沫笑眯眯地说道。 “咳…咳…停!” “嘿嘿,表姐夫,其实说了老半天,我就想跟你打听一下。”李沫沫脸上露出一副猪哥相来,而后凑到张扬身旁。低声问道,“您刚才带来的那两个绝sè美女有没有主啊?能不能介绍一下,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呢。” 张扬呆了一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厮,居然想动杨菲的歪主意? “李沫沫。所以你送什么钻石卡给她们,就是想打她们的主意?”张扬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他又不是傻子,那黑sè的会员卡,明显价值不菲,话说李沫沫怎么会那么大方送出去呢,原来是看上杨菲和齐小小了。 “嘿嘿…这个,这个,也不是全然这个原因啦,我真的是感觉到有些抱歉,但不可否认的是…”李沫沫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像花痴一般苦着脸说道,“我确实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尤其是那个叫菲菲的,要是…” “臭小子,原来你真打了这个主意啊,行了,我先跟你说道说道,你知道在你之前,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姓杜,还有个姓白,还有个姓蔡,对了,晚上还有个姓马的,他们也都想追她,最后他们的下场都是什么吗?” 李沫沫身子一个激灵,急忙问道:“他…他们怎么了?” “死了两个,一个快疯了,还有个今晚你看到了。” “啊!”李沫沫想了一下,随即一拍脑袋,大叫了一声:“我知道了,表姐夫,那个漂亮的大姐姐是你的人对不对?” “总算你还没那么傻!” 张扬生怕这个家伙心里对杨菲生出什么歪脑筋出来,便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错,我不妨坦白地告诉你,她是我喜欢的人,你要是敢对她动半点歪脑筋,我把你拧下来,也不怕你告诉你表姐,因为你表姐也知道。” “哇,表姐夫,你太厉害了,我就说嘛,怪不得我一看你们两个,怎么就觉得那么搭呢,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啊,表姐夫,说说,说说,你是怎么追她的,我好向你学学啊,万一哪天也有幸碰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才不会怯场啊。” 张扬停下脚步,两人刚好走到了观景台处,透过窗口,往外看了看那黑黝黝的一片静谧的海洋,张扬迟疑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真想知道?” “当然了!” 张扬笑了笑,随即盯着他,淡淡地说道,“很简单,不管有没有希望,用你的生命小心翼翼地去守护,不要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太深奥了,听不懂。”李沫沫撇了撇嘴,继而奇怪地看了看张扬,“表姐夫,你这么说,那不就是在承认你还没追到她吗?” “没追到她不代表你可以打她的主意。” “表姐夫,这点你就比我逊了,要是我就直截了当点,来个痛快。” “境界不一样,你要的只是,没有爱,因为太爱才会局促,才会犹豫,说了怕失去她,不说,她可能永远不知道,患得患失,懂吗?哪天你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喜欢了。” 李沫沫撇了撇嘴,很显然他并没有听进去。 杨菲和齐小小她们同学聚会到了八点多,大概是因为出了马威因这档子事情,就各自提前散了。 各自走了之后,只剩下杨菲和张扬两人,各自开了自己的车,驶出皇驰,到了分叉口的时候,杨菲本来是开在前面的,她把车速停了下来,和张扬并驾齐驱,她打开了车窗,朝着张扬喊道:“回去小心点。” “啊?” “啊什么,前面就是岔路了,我家左边,别墅右边,不同路。” “不是说好今天接你的吗?” “不回去了,谁让你这么晚来接我。” “喂喂,你的衣服我都拿来了。” “什么?”杨菲笑着摇了摇头,“我才不信。” “不信?”张扬伸手从后座把她的包包拎了过来,打开拉链,胡乱扯了件衣服,伸出窗口。 “臭张扬,你….你把我…我跟你没完。” 原来张扬拿着的说她蓝sè的蕾丝边罩罩! “想要我跟你回去也可以,除非你能追上我!”杨菲猛地一踩油门,z4像疯了一样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