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纨绔子弟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二十一章 纨绔子弟

“咳…咳…”不知道是不是被冷风给吹的缘故,那个家伙还没站稳就先一阵的咳嗽,然后急忙把衣服扣子扣好,冲到张扬面前,腆着一张被酒sè过度侵蚀的俊脸,讨好地叫道:“表姐夫,表姐夫,是我啊,是我啊,沫沫!” 盯着眼前这个满身酒气,脸sè苍白,头发整得像鸡窝一样,但长相还算英俊的瘦高个男子,张扬回忆起来了。/\/\../\/\ 是这个家伙啊,上次他和杨静去京城,被那个姓雷的家伙寻事,就是他来帮自己解围的,他好像是乔希儿的表弟,传说的京城四大纨绔之一。 “李沫沫?” “嗯,对啊,对啊。”李沫沫一边搂着单薄的衣裳打着冷战,一边赔笑着说道:“表姐夫,这边冷,我们到里面说话去吧。” 一边说着,一边朝一旁呆得像一个木头人似的萧羽凌踹了一脚,吼道:“靠,臭小子还杵在那干嘛,赶紧过来道歉。” 萧羽凌无语地张了张嘴,张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的脑筋压根还没完全转过来,听到李沫沫一顿吼之后,这才醒悟过来,涎着笑脸走到了张扬面前,然后伸手挠了挠头,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了半天,他偷偷地拽了拽李沫沫的袖子,低声问道:“李少,你表姐夫叫什么呀…” “呸,亏你在梅宁混了那么久,每天都泡在女人堆里了吧,我表姐夫叫张扬。”李沫沫把他拖到一边压低了声提醒了他道。 “啊…张扬?”萧羽凌差点没一头栽倒。“乔姐的男朋友啊,啊…我…” 他咽了一口口水,觉得喉咙很干,很干! 急忙跑到张扬面前,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一脸悲催地说道:“表姐夫…啊,不。张扬哥,刚刚是我有眼无珠,我不该说那种话。是我的错,您老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计较。”然后又紧巴巴地拉着李沫沫的袖口。“还有,还有,我是沫沫最好的哥们,所以按理我也得叫您一声表姐夫,算是您的亲戚了,所以您...可千万别记在心上哈。” 这小子一连串的话出来,直接把张扬炸昏了,不过他其实也没想跟他计较,只是看了他一眼,无语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毕竟李沫沫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 然后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李沫沫,问道:“你怎么来梅宁了?” “咳…咳…我们还是到里面去说吧。”他目光躲躲闪闪的,看起来好像是有些话不方便在这么多人面前说。 “张扬,那我和菲菲在外面等你吧。”齐小小皱了皱眉头说道。她似乎对这种类似李沫沫这样的纨绔子弟不怎么感冒。 “她们是…”看到齐小小和杨菲后,李沫沫的眼睛立马瞪直了,急急忙忙地伸手朝乱头上乱糟糟的鸡窝一阵的乱捋,想挽回一点形象,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怎么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啊。说话的已经是极品了,不说话的比极品还极品,而且好像还和表姐夫认识的。 “她是我朋友齐jing官,还有一个是我老师杨菲,你先帮我们找个吃饭的地方吧。”张扬看他只差一点没流哈喇子了,一阵的无语。 “啊…还没吃饭啊,嗯…好…好。”李沫沫急忙伸了一脚踢了萧羽凌一下,“表姐夫还没吃饭呢!” “噢,啊,这样,我马上让人把古兰餐厅的vip厢腾出来。”萧羽凌知道这是李沫沫给他找的一个补救的机会,忙不迭地马上招呼张扬他们进去。 “喂喂…萧少,那餐厅不是我包的吗?”地上的马威因不干了。 李沫沫闻言,皱了皱眉头,盯着脸颊肿胀的马威因看了几眼,问道:“这货是谁啊?” 他身旁一个跟着他出来的黑衣保镖急忙附在他耳旁低语了几句。 一说完,李沫沫脸sè就变了:“草!萧羽凌,你怎么把这种阿猫阿狗也放进来了,让他立刻滚蛋。” “阿猫阿狗?”地上的马威因懵了,自己好歹也是钻石会员,怎么就变成阿猫阿狗了呢?“这不,我怎么就成了…” 话未说完,萧羽凌一脚就踹了过去:“说你是阿猫阿狗还算抬举了你。” 萧羽凌心里彻底把地上的马威因给恨死了。 李沫沫他们一走,萧羽凌脸就黑了下来,伸手朝一旁的几个保镖招了招手,然后自己慢慢蹲到马威因面前,伸手先赏了他两个耳刮子:“小子,够可以的啊,今天晚上差点就被你给坑了,说,到底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马威因被他扇了两巴掌,痛得是哇哇乱叫,再听萧羽凌这么一问,眼泪差点就掉了出来:“萧少,我哪里敢啊。” “肯定有人指使!”萧羽凌捏着下巴,目光转移到了一旁差点没抱着大理石柱的王幂身上,想了一下后说道,“行了,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今天也就不为难你了。” “谢谢萧少,谢谢萧少!”马威因一听,不由大松了一口气。 萧羽凌站了起来,拍了拍双手,慢悠悠地朝会所门口走去,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冲着一旁的一个黑衣保镖说道:“那个小黑,你们家不是说有条发情的大黄狗吗,弄过来,让它和这个家伙嗨皮嗨皮,要是生不出狗仔来,我可跟你没完。” “啊,萧少,可这家伙是男的啊。”那个叫小黑的一脸的黑线。 “法律有规定男的不能生吗?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萧羽凌又瞄了瞄另外那个叫王幂的,笑眯眯地说道,“或者让马少自己找个可以帮他的,让他自己选择吧。” “萧少….”马威因一听直接就吓尿了。“您大人有大量,您就把我当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放了你?”萧羽凌呸了一口,“老子差点被你害死,你就不能有点觉悟吗?我吃的亏,难道不需要弥补么?” 闻言,马威因顿时绝望了,看着虎视眈眈围拢过来的保安和黑衣保镖。撕心裂肺地吼道:“菲菲,噢,不。菲姐,齐姐,看在同学的份上。饶了我这次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凄惨的叫声传到了正准备进电梯的杨菲和齐小小耳里。 两人对视一眼,杨菲看了看张扬,低声道:“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放他一马吧。” 张扬闻言,看了看李沫沫,李沫沫马上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行,既然是表姐夫的老师说话。我马上让人放了他。” 马威因这才侥幸地躲过了一劫,不过他和王幂还是被当场赶出了皇驰,并剥夺了会员资格。 好端端的一场同学聚会变成一处闹剧,齐小小和杨菲的心情看起来不怎么好。 李沫沫看到两大美女的表情,急忙赔笑道:“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打扰到你们两位了,这样吧。” 他拿了两张黑sè的卡片过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杨菲和齐小小。 “这个就当做是赔礼,还有今晚的你们聚会的一切费用都由我们来承担。” “黑钻卡?”齐小小盯着李沫沫手里的黑sè卡片,愣了一下。这黑钻卡可是皇驰最核心用户才能拥有的,比普通钻石卡还要更加的高级的存在,据说总共发行数也不过十张,每一张价值至少两百万元以上,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轻易地就送了出来。 李沫沫脸sè显得有些局促的模样,点了点头:“真的很抱歉,他们不知道你们和表姐夫是认识的,要不然借他们十个狗胆也不敢这样啊,所以这点心意请务必收下。” 杨菲和齐小小对视了一下,都知道这东西的贵重,刚想推辞,张扬却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放到她们手里。 “拿了把,你们要是不拿,他肯定会心里不安,得好几个月睡不着觉呢,是吧。” 李沫沫讪讪地跟着点了点头,大哥,这可是价值两百万的东西好不好,有了这张卡,在皇驰里面吃喝玩乐都免费的呢。 “菲菲老师,既然晚上是你们同学聚会,那么今晚的费用就全部让我们来买单了,我已经让小萧好好去招待他们。” 吃完饭,张扬他们准备告辞,李沫沫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杨菲和齐小小几眼,一副yu言又止的模样,杨菲何等人也,马上就明白他们可能是有什么话不方便他们听到,便借口说要去和同学们打声招呼,先到了外面。 “表姐夫,今晚的事,千万别告诉表姐。”李沫沫看到她们走了之后,立马低声开口说道。 张扬随手抓了根牙签剔着牙缝,盯着他打了个饱嗝,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翘家逃走的?” 李沫沫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个…这个…我当然是光明正大地出来的。” “那不就得了,既然是光明正大的,有什么不能告诉她的。” “你不知道,我是因为…”李沫沫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说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来我跟家人说我是来投奔表姐的,实际上我是来梅宁躲一个人,我的未婚妻莫敏英。” “噗!”张扬差点一口把牙签给喷了出来,“你才多大,就有未婚妻了?” 李沫沫哀怨地瞄了张扬一眼,无奈地说道,“表姐夫,你以为我是你啊,可以到处拈花惹草还不用结婚,我的婚姻从一出生就被决定了。” “既然这样,你干嘛还跑到梅宁?明知道你表姐在这,这不自投罗网吗?”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不明白吗?”说完又看了张扬一眼,一脸无语地补充了一句,“谁知道我都藏这儿了,还能遇到你。” “你当时不出来不就好了。”张扬瞄了他一眼,“我又不知道你在这。” “开…开什么玩笑,我要是不出来,那个萧羽凌估计现在人就不完整了。”李沫沫顿了顿,声音转低,悄声说道,“而且有件事,恐怕得让你知道一下。” “什么事?” “你随我来。”李沫沫把头伸出门外,瞄了瞄,而后神神秘秘地把张扬带到了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房间。 他在门口按了一串密码,打开门走了进去。 张扬就发现,房间登时就有一股浓烈的医用药水味扑鼻而来。 屋子里放着一张病床,病床边上挂着一瓶输液,床上静静躺着一个人。 一头长发,但却是个男的! 张扬瞬间就惊呆了,傲天!他怎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