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伏击(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百零四章 伏击(二)

看到唐七七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张扬其实很想去酒店那,可以暖和一点,只不过酒店的shè击角度并不是太好,而且进去酒店还得登记,实在是很不方便,最主要的是怕夜长梦多,耽搁时间久了,万一惊动成继胜就不好了。 “居民楼!”张扬正在犹豫的时候,唐七七率先走出屋檐,迎着雨幕徐徐朝那栋破旧的居民楼走去,放佛她已经知道了张扬的想法似的。 “雨太大了,你会感冒的。”张扬跟了上去,想把她劝回来,但唐七七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摇了摇头。 居民楼甚至连铁门都没有,张扬和她爬了七楼,好像也只有看到一户人家门缝底下有灯光泄露出来。 两人上了顶楼天台,往围栏走去,天台上乌七八黑的,地上长满青苔又很滑,张扬怕她滑倒,急忙上去扶住她的胳膊肘。 唐七七侧头看了他一眼,也没道谢。 看得出她很专业,一上天台,看了看那家旅馆的位置,便找好了位置和shè击角度。 “枪!” “雨太大了。”张扬伸手探了探,先不说会不会影响视线和shè击jing度,人要是趴在这里,被大雨淋上一两个小时,哪里还能受得了。 “没事!”唐七七开始清理伏击位置,张扬四下看了看,刚好发现边上有个门板,想了想,便拿了过来,冒着雨,在伏击位置上搭了个遮雨棚,这才把ssg69拿了出来架了上去。 雨虽然没有了,不过地上全是积水,那边唐七七已经趴在地上开始寻找角度,浑身早已湿漉漉。 她本来是个有洁癖的人,但这会儿她为了狙杀成继胜,已经把这些东西抛到了九霄云外。 张扬想了想,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他的外套是防水的那种。比较暖和而且里面也没有湿掉,唐七七的虽然也是防水的,但刚才已经不小心湿到了里面进去。 “把外套脱了。” 唐七七愣了愣,回过头看了看张扬,看他把外套脱下来,而自己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眼睑不由微微一垂,“干嘛啊。我又不冷。” 说着继续调整她的shè击角度。 张扬皱了皱眉头,伸手搂着她的纤细腰肢,把她抱了起来,而后一把拉开她的拉链,在她满脸惊愕的表情下,把她湿漉漉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外套给她裹上去。 唐七七愣了愣,感受着他温暖的大手覆在自己冰冷的躯体上的那种温度,冰封的心一阵轻轻的悸动。 调整好角度。架好狙击枪,问题又来了! “他房间的灯是关着的,我们不知道他在房间哪个位置。这样没法打。”张扬握紧拳头,看了看大约一百米开外的海鑫旅馆,皱了皱眉头道,“这样,你在这盯着,我去海鑫旅馆引蛇出洞。” “这…” “那个成继胜现在如同惊弓之鸟,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开着灯惹人注目呢,为今之计,只能另想办法。”张扬看了看唐七七。“我去去就来。” “如果灯开了,我可以看到他了怎么办?”唐七七看着要离开的张扬,问道。 “如果看到的,真是成继胜,你决定吧。”张扬想了想。说道,“这个机会你自己把握。” 张扬伸手往外探了探,这会儿,雨好像小了一些,“我走了!” “你…小心点。”唐七七转过头。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 张扬愣愣,黑暗中点了点头,也不管她看或者没看到。 他身上还有一把92式手枪,这也是傲天知道了成继胜来到梅宁的消息之后临时给他的。 雨虽然小了,但风依旧大,尽管张扬出门前特意在里面还加了件保暖内衣,但冷风一吹,还是情不自禁地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所幸的是,现在的他体质已非昔ri可比。 不过他带这副狼狈样走到那家小旅馆说要住宿时,旅馆的老板还是带着一脸的jing惕,毕竟张扬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已经淋湿了,但那可都是名牌,而且他双手空空的样子,又不像是跑来旅游的,也不像骗子,倒是像被老婆赶出家门的那种。{. 不过他看了张扬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着张扬,好像认出了张扬:“你…你不就…” 张扬急忙伸手狂摆:“大哥,低声点!” “哎呀,兄弟,我怎么能低声呢,你可是我们梅宁的骄傲…” “老哥,这样这样。”张扬恨不得自己别那么出名,“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啊,好说好说,是不是跟老婆闹了,没事,大不了在老哥这住个晚上…哎,不对不对,今天可是除夕夜,而且您不是在临海区吗?”热情的老板奇怪了起来。 “是这样,我是来找个朋友的,他说他就住在这。”张扬瞄了瞄前面的楼梯口,“四楼。” “四楼,噢,你是说那个大胡子啊?怎么,你是他朋友?”旅店老板怪怪地看了张扬一眼,“你那朋友倒是挺怪的,本来我都要回家吃年夜饭了,他一来就扔了笔钱,也不说要住多久,然后一整个晚上也不出门,把自己关在房间内,灯也不开的,你那朋友是不是欠高利贷什么的?” “差不多吧。”张扬假装叹了口气,说道,“谢谢你啊老板,那他现在在楼上吗?” “在啊,不知道睡着了没有,要不,我打个电话,帮你叫他。” “不用了!”张扬急忙伸手制止他,“我自己去找他,对了,老板,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跟家人团聚吗?” “哈哈,我也想啊,可是没办法,你不是看到了吗,这不是还有客人吗?” “噢,你这边客人多吗?” “客人?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客人啊,除了你朋友之外,本来我都想关门了。” 闻言,张扬顿时放心了不少,至少。如果万一起了冲突,也不会伤及无辜。 “老哥啊,那你还不回去啊?” “嗯,要不是你来,我就锁门了。” “噢,那可真不好意思,要不这样,老板。你先回去吧,我上去陪我朋友。”张扬灵机一动说道。 “我走了,你要出门怎么办?” “没事,老板,你家应该就在这附近吧?” “这倒是,这样,我给你我电话号码,你要是想出来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 张扬记下老板的电话后。老板就把旅馆的门反锁了,拎着钱包走了。 张扬四下看了看,现在基本已经确认成继胜肯定是在四楼了。而且这栋家庭旅馆也没有别人。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刚刚好十点整,张扬从怀里掏出手枪,悄悄贴着楼梯口走了上去,这边的楼梯口很窄,更关键的是,楼梯是木板做的,一脚踩下去,吱嘎吱嘎地作响。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上面突然一阵响动,像是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是下楼的声音。 旅馆老板说过,这房间里只有一个大胡子,而大胡子就是成继胜最新的伪装。 张扬心不由微微一缩。难道自己暴露了行踪了?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楼梯只有一个,他就算要下来,也只有一条道可走,自己在暗。他在明,就算他再厉害也躲不过自己手里的枪。 当让张扬感到意外的是,脚步声急了一阵子后,就消失了! 正当张扬着急的时候,突然听到二楼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 “哗啦啦!” 紧接着又一声人体落地的声音传来。 “噗通!” 张扬瞬间明白了,成继胜发现了他,而且很狡猾地在二楼就跳了下去。 “啪!” 几乎那声噗通的声音刚落下不就,一声清脆的枪声再次狠狠地撕开了静默的雨夜。 唐七七动手了!张扬急忙转身下了楼梯,往旅馆的大门跑去,大门被旅店的老板锁住了,当然,那只能防一般的君子。 张扬想也没想,直接朝锁头连开两枪,击坏锁栓,打开大门冲了出去。 借着昏暗的灯光,张扬看到距离旅馆大门口大约五六远的地方,靠着墙根,匍匐着一个人,他双手摊开,面朝湿地,身旁的积水坑上已经漂浮着一层猩红的鲜血。 看不清他中枪的位置,但可以肯定不是头部,应该是在胸口或者肚子的位置。 张扬走出大门的时候,发现他正努力地想要站起来。 张扬几步赶了上去,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看了看他的脸,虽然贴着胡子,但这回他可没带眼镜,张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成继胜。 大约是听到了张扬的脚步声,他索xing放弃了努力,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而后微微地仰了仰头,看了张扬一眼,他中枪的位置应该是在肺部。 看到张扬后,他一阵剧烈的咳嗽,而后脸上满是惊讶之sè:“临死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很重要吗?”张扬看了看他的双手,并没有什么枪械之类的,但他还是很小心地盯着他,以防他耍诈。 “也对!”成继胜努力把身子靠在身后的墙面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看着张扬,“让我抽根烟,行吗?” “我没烟!” “我有!”成继胜喘了一口气,热气在冰冷的空气中化为一股白烟,张杨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了。 成继胜颤巍巍地用两只满是鲜血地手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然后把打火机扔掉,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呛得他自己的眼泪都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