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验证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九章 验证

“你醒啦?”张扬正偷偷摸摸扒拉开高琪的雪白大腿,往她大腿根部偷瞄的时候,许丹露侧了个身,把脑袋转了过来,伸出如雪藕般的小手揉了揉美眸,看着张扬迷迷糊糊地说道。 张扬一边点头,一边想着任务,但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高琪大腿内侧雪白一片,一点痕迹都没有,并没有发现什么粉sè的小痣。 “我记得刘子璇在水里给我下了药,这个可恶的丫头,我又上了她的当…可是我现在为什么在床上?” 许丹露看了他一眼,只是浅浅一笑,并没有立刻回答,她探起身来,无拘无束地露出一对坚挺的双峰,然后帮一旁睡得沉沉的高琪盖好被子,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让她下的。” 张扬苦着脸,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你和她一起骗我。” “那也没办法啊,为了让西晨静兰留下来,只能牺牲你的sè相了。” “牺牲sè相?”张扬掀起被子,低头看了看下身某个部位,果然有大战过的痕迹,而且迷迷糊糊中确实记得自己好像在跟她们…难道她们一不做二不休,让自己和西晨静兰生米煮成熟饭? 许丹露笑了笑,轻声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一遍。 闻言,张扬一阵无语:“要是西晨静兰他家人知道了,还不直接把我剥皮了。” “没事的,要剥皮,也是乔老爷子先剥你的。”许丹露笑眯眯地说道。 “子璇她呢?” “她?”许丹露美眸一转。“这丫头把你当偶像,而且她也没那么在意这些,所以…等她长大再说吧。” “噢!”张扬沉吟了一会儿,怎么就觉得有些不靠谱,“对了,我那时候看你们的着装好像挺统一的啊,你们想做什么?” “你猜?” 张扬四下看了看。发现她们已经把那些衣服都收起来了,而且那个时候自己的目光完全被四具雪白的身体给完全迷住了,并没有仔细去看。所以并没有什么印象。 “女仆装?” “噗!”许丹露笑着捶了他一拳,“你才女仆装呢。” “本来今天除夕,我们准备买同样的服饰。给你个惊喜,陪你一起到市内的天鹅湖倒数呢,结果在试衣服的时候,被你闯了进来,现在这事儿多半被你搅黄了。” “呃…可是我明明看到你们穿丁字内内…” “笨蛋,那是因为我们到时候还要穿隐形安全裤,不想有太多的痕迹,而且衣服本来就是成套的。” “我怎么就觉得你是故意出声吸引我闯进去看的?” 许丹露闻言,笑而不语,伸手轻轻戳了戳一旁熟睡的高琪。示意张扬低声点。 张扬盯着她高耸的雪白玉兔,想了想,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扑倒,刚刚才发现系统积分已经九十四分了。这证明刚刚她们两人趁着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把自己给那个了,还那个舒服了。 “唔…不要。”许丹露想要反抗,但又怕惊醒高琪,只能伸手捂住樱唇,双腿不断扭动,不过张扬已经分开了她的双腿… 许丹露屈服了。不过张扬看了看之后,犹豫了一下,又放开了她,她的神秘部位确实已经红了,另外,他看了一下,许丹露大腿内侧也没有任务所需要的粉红sè小痣。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距离任务完成时间还有七个小时不到,虽然现在已经排除了两个,但杨静和唐七七这两个目标可不好折腾啊。 再说了,现在表面上还有七个小时,而实际上,今天是自己和她们一起在别墅度过的第一个chun节,无论如何都要和露露他们一起庆祝,按他的计划,二十三点前至少先赶回别墅,换句话说,顶多也就还有六个小时的时间。 “扬子,你现在怎么一副yu求无度的样子啊?”许丹露看到张扬放过了她,把身子靠在他胸口,盯着他的下巴有些担忧地说道,“身体吃得消吗?” 张扬闻言,也是觉得奇怪,除开高级房中术不说,自己最近的的确确在那方面的需求,是不是有当鸭子的潜质呢? “咳…咳…露露,吃不吃得消倒在其次,而是你最近安排的伙食别再整天整那些山药啊,黑芝麻啊,黑米粥啊、莲子、鹿肉啊什么之类的,那个不光补肾,而是很容易流鼻血滴,现在这股火气要先卸掉…” “借口!”许丹露再度伸了个懒腰,而后伸手摸了摸平坦光洁的小腹,“饿了… 我让王姐准备晚饭去,今晚你要吃什么?” “先别帮我准备了。.. ”张扬想了想,说道,“我得去躺医院,对了,可别把莹莹给忘了,她在五楼呢。” 想到许丹莹,张扬心里一动,又说道,“这样,露露,我想,干脆把你爸妈还有丹彤、何叔、何珊他们全部请过来,人热闹点,大家一起过年,你说怎么样?” “你这个主意倒是挺不错的,我也想过,但家里场地不够,得到五楼去,就怕到时打扰了菲菲老师,她一个人比较喜欢清静。” “没事,她那边…”张扬脑海里想起那天晚上不小心看到杨菲换衣服的场景,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她那边,我正要找她。” 许丹露闻言,看了他一眼,笑眯眯地点了点了头,竖起一根大拇指。 看着她一脸诡笑的模样,张扬突然皱了皱眉头,问她道:“露露,这次杨菲老师跑去上岩市,是你出的主意对吧?” 许丹露再度笑而不语,低头捡了玩起了自己的指甲,过了一会儿才侧过头来。看着他,淡淡地说道:“不错,你不怪我吧?” 张扬笑了笑,没有问她为什么,其实她不说自己也知道,别墅里的人,除了杨菲之外。其他人都和女娲集团有着密切的关系,许丹露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杨菲觉得自己除了能当张扬的老师之外。也能为张扬做点事情,她jing通如此之多的外语,如果再加上她的形象外表。几乎就可以成为公司的公关部负责人。 只可惜她生xing一向冷淡,张扬吃不准她会不会同意,所以才不想去提,不过这次她居然同意跟着露露到上岩市帮自己做翻译,其实就意味着她已经悄悄地迈开了第一步。 假以时ri,一定要把她弄到女娲集团来,这样,她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张扬笑了笑,伸手把许丹露揽在自己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发丝。右手摩挲着她光滑的皮肤,淡淡地说道:“傻瓜,我不是说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张扬站在杨菲房间的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敲了敲,过了会儿,房门打开了,穿着一身暗蓝sè束腰短裙的杨菲抿着,也没说话,让了一个身位。 房间内开着暖气。书桌上电脑开着,桌面上搁着一条耳机线和一本厚厚的外语书,电脑好像放着歌曲,张扬瞄了一眼,是俄文的。 “老师,你都没休息一下吗?”张扬目光从电脑转到那本外语书上,应该也是俄语。 “有啊,睡了会儿就醒了,找我有事?”她随意地走到饮水机那,给张扬倒了杯水,递给张扬。 张扬犹豫了一下,说实在的,刚刚才被小恶魔整了,他对白开水还是有一些yin影的。 不过确实喉咙也渴,就喝了一口。 今天鼓起勇气敲开她的房门,张扬也是作了一番挣扎的,他不知道在上岩市的偷窥事件到底对她的影响有多大,她会不会从此就不理自己,这都是未知之数。 现在看来,担心好像有些多余,因为她好像已经忘了,或者说她刻意地忘了,因为说话的语气显得挺正常的。 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道:“老师可以陪我去一趟医院吗?” 又补充道:“我想看看梅欣。”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理由之一,刚刚看了梅欣的资料,才明白她不过还是个孩子,挺可怜的;另外更重要的原因,他想去医院看看杨静,一则挺久没看到她了,二来,m级的隐藏任务,总是要找到她。 而带上杨菲,自然还有其他目的。 “刚好我也闷了,就陪你走一趟吧。”杨菲拉开衣柜大门,看了看里面挂着的一溜大衣,伸手去取,结果犹豫了一下,停住了手,似乎不知道该选哪一件。 “白sè嵌着黑sè条纹的那件坎肩好了。”一旁的张扬放下杯子,笑眯眯地说道,“再配一条项链。” 杨菲闻言,回头看了张扬一眼,没说什么,转回头后,盯着衣柜里的衣服时,小嘴偷偷地嘟了嘟,犹豫了半天还是选择张扬说的白sè黑条纹外套,然后又挂了一条项链。 “走吧!” “老师真漂亮!” “油腔滑调的,不吃你这一套。” 环岛路,chun的气息已经很浓郁,笔直的沿海公路边上,草青树绿。 张扬开着车以三十公里左右的时速慢慢前行,前方不远,就是梅大边上的青武大桥,过了桥就是梅大,他侧头看着副驾驶位的杨菲,嗅着她身上传来的那股淡淡的幽香,犹豫了一下说道:“谢谢老师这次能上去帮忙。” 杨菲把目光从车外的收了回来,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都回来老久了才说这个谢字,哪有什么诚意。” “这不是…我其实很早想当面谢你了,只不过那天晚上…” “你还说。”杨菲一听,就知道张扬说的是什么了,回想起那晚的情景,她绝美的脸蛋登时又染上一抹绯红,瞪了张扬一眼道,“此事以后不许再提。” “好了,不提…” 车里,再度一阵沉默,张扬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她一眼,发现她虽然恼怒,却也并没有持续多久,心里不由一宽。 “对了,你带我到医院,单单是为了看那个梅欣吗?”杨菲平息了一会儿后,突然主动开口问道,“没有其他目的?” 张扬闻言,不由呆了一下,他当然不可能单单带着杨菲到医院当一下翻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