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你看我的,我看你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八章 你看我的,我看你的

许丹露房间,暖气开着,被脱得只剩下一件衬衫和一条西裤的张扬,昏迷不醒地躺在柔软的床上,双目紧闭,四肢摊开,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绵羊一般,一动也不动。 床的四周,许丹露、高琪、刘子璇、西晨静兰四个绝sè美女各站一个角落,看着睡得死死的张扬,互相对视了几眼。 之后,许丹露看了看刘子璇,低声问道:“璇璇,你份量会不会下得太重啊?扬子怎么睡得那么沉?” 刘子璇闻言,一阵嘿嘿直笑,宽慰许丹露道:“嘿嘿,露露姐,你放心好了,我计算得好好的,师兄顶多睡上一个小时,而且是那种全身心放松的沉睡,当然,对于外界他还是会做出下意识地物理反应的,他睡醒之后,jing神就会好很多。” “嘿嘿,太好了。”大咪咪闻言,顿时没心没肺地搓了搓双手,盯着床上的张扬,好像灰太狼看到了懒羊羊一样,跃跃yu试地荡笑道,“那我们就立刻动手,先扒光衣服,然后拍照,再然后往他身上滴蜡,浇冷水…露露你比较心软,你负责录像,子璇负责点蜡烛,兰兰你呢,你是最大的受害者,就浇冷水好了。” “这样不好吧?”西晨静兰看了看恬静地睡着的张扬,盯着他那张清秀而又不失阳刚之气的脸庞,心里一阵怦怦直跳,方才尴尬的一幕不断地在脑海里回荡着,雪白的俏脸红霞依旧,这会儿看到张扬的脸,即使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他,也觉得有些害羞的感觉。 “不好?兰兰姐,你可是全身上下都被他看光光的,连那个地方都被他看了,你要是不看回来,那你亏死了,一辈子心里都不会觉得平衡。”刘子璇一听。立马开口提醒西晨静兰,生怕她一心软,这出戏就没法演了。 “可是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啊,看都被看了。”西晨静兰听到什么滴蜡啊,什么浇冷水啊,怎么都觉得有些不人道的样子,又看了看床上的张扬。低声补充道,“再说了,张总又不是故意的。” 刘子璇愣了愣,随即囔道:“兰兰姐,你太没节cāo了,我们可是受害者,这华夏人不是有句古话吗,叫做以牙还牙,来。我教你怎么做…” 一边说着,一边不容分说,走到西晨静兰身旁。拉着她的手,就往张扬身上凑过去,“解开扣子,解开裤腰带,拉开拉链…就可以了,很简单的。” 一旁,高琪偷偷瞄了一脸淡定的许丹露一眼,朝刘子璇站的位置努了努嘴露出一个询问的神sè,大意是。刘子璇这丫头大概疯了,我们要阻止她吗? 许丹露见状,没有说话,不露痕迹地笑了笑,而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很简单的。”刘子璇看了看沉睡中的张扬。双手已经伸到了张扬的上衣处,犹豫了一下,利索地解开了张扬上身的一排衬衫扣子,细嫩的小手贴着张扬厚实的胸膛,触碰着他暖暖的肌肤。心跳也是微微地加速,但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怯场的意思,果断地扒开了他上衣的所有扣子,摊开他的衬衫。 西晨静兰见状,被刘子璇拉着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了起来,有些胆怯地往后退缩道:“这样不好吧?” “什么不好,兰姐姐,别忘了,你那个地方被他看了…”刘子璇盯着张扬裸露出来的那健硕的腹肌,咬了咬红润的樱唇,心一横,手直接伸到了张扬的皮带上,缓缓松开扣子,但在要拉下拉链的刹那,她的手不小心隔着裤子碰到了裤子里面的那团。 如同触电般,她急忙把手缩了回来,用一脸很无所谓笑容遮掩了如小鹿般乱撞的内心,看着西晨静兰,说道:“兰姐姐,接下来看你的了。” 西晨静兰盯着张扬的下身,很紧张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刘子璇一看她也怯场了,本来她想退缩的心,反而被激了起来,“兰姐姐,看我的。” 说着,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瞬间拉开了张扬裤裆拉链,而后深深呼吸了一口,双眸一闭,直接拉下了张扬的内内… “吖!”西晨静兰被刘子璇这一连串的动作突袭得有些措手不及,仅仅一秒多钟的时间,她便看到了张扬那个神秘部位,尽管她是学医出身的,并不是没有看过类似的图片或者是模型,但此刻如此之近的距离看到活生生的传说中之物后,心里还是一阵怦怦地狂跳。/\/\../\/\ 而后急忙把头扭到了一旁,一张雪白的俏脸如同染了红纸一般,瞬间变得滚烫无比,但眼角的余光还是忍不住瞟了几眼。 “我… 突然记得,我…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头不敢回地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她一走,刘子璇看了看张扬的两个原配夫人,脸也立马红了,“哎呀,我突然来大姨妈了,露露姐,琪姐姐,我先去塞个大姨妈贴先…” 也跑了! 高琪无语地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门,转头看了看露露,眼睛又瞄向张扬,低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许丹露笑了笑,走到房门口,把房门关上,“等他醒过来呗。” “刚才你怎么不阻止她们?” “阻止她们?”许丹露挑了挑细淡的柳眉,微笑着道,“干嘛要阻止。” 高琪扁了扁樱唇,有些不舍地看了看床上的张扬,说道,“扬子可是我们的人,我怎么觉得这么对扬子,好像有些过分。” “你说的没错。”许丹露徐徐走到床边,坐在张扬身旁,美眸盯着床上的张扬,眼里露出一丝温柔的爱意,继而缓缓伸出细长的芊芊玉指,顺着他的脸颊,轻轻滑下,“可是女娲集团现在需要西晨静兰,不单单是因为她是清华协和的校花,有足够的号召力吸引一帮优质的高材生到我们这里就业。” 她顿了顿,眼皮一抬,继而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更主要的是。她们西晨家族在全华夏拥有六千多家的连锁药店,我们女娲药业如果要快速发展起来的话…早晚必须要借用到西晨家族这个庞大的平台。” “露露,你想太远了,我不如你。”高琪闻言,带着一丝佩服的眼神,看着许丹露,继而又皱了皱眉头问道,“可是刚刚这么看了一下。难道就能留下西晨家大小姐?我怎么就觉得有种让扬子牺牲sè相的感觉呢?” “你别忘了,扬子不也把她看光光吗,而且甚至是有过之而不及。”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给她一个台阶下,以她的身份,她这么被扬子看光光的话,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带着羞愤离开女娲公司,回家过年。而那样的话,明年我们就没有看到她的希望了。” “这次也多亏了子璇,别看她小。其实也是鬼灵jing怪的,静兰是个内敛单纯的豪门千金小姐,很多东西她一下子很难放开,她内心其实也是很犹豫的,既想留下来,但又害怕以后无法面对扬子,所以我们才要故意制造这样的机会给她。” “再让子璇同样以受害者的身份,一起从某种意义上报复扬子,换得心理上的平衡的方式。所以扬子牺牲这么点sè相是必要的,反正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要把西晨大小姐变成扬子的人,今天就当是帮他们热身吧。” 许丹露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觉得有些口干了。走到一旁给自己倒了杯水,端起,轻轻喝了一口,而后看了高琪一眼,微笑着道:“你心里是不是有话要说?” 高琪瞟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是啊,露露,你说的一切,我都明白,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的是,扬子身旁有这么多的女人,你还心甘情愿地为他继续找,难道你心里不会痛吗?” “痛。”许丹露柳眉一颦,“正因为我爱他,虽然我不知道他最终的目标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必须一路斩荆披棘地向前,再向前,他的脚步不能因为其他事情而停驻,而我们要为他提供足够锋利的刀刃,包括女人,看着他不断的成功,你心里快乐吗?如果你觉得快乐!那就是爱!” “太深奥了,我听不懂!”高琪摇了摇头。 “不需要懂,你只需要明白一点,你是愿意去守护一份所谓平平淡淡,保鲜期不会超过一年的爱情呢,还是愿意跟着一个可以带着你轰轰烈烈男人,让你的人生过得更jing彩一些?” “当然是后者了,可是我觉得你是在强词夺理。”高琪感觉自己有些被绕晕的感觉。 “呵呵,那又如何?最关键是我自己相信自己的强词夺理,既然这么做了,哪里需要那么多的理由,直觉告诉你这么做就是对的,那就行了。” “就你大道理多,我还是觉得有些不爽。”高琪扁了扁嘴,侧头看了看张扬,继而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为了寻求平衡,我先把他给吃了…” “呃…你要干嘛?” 高琪笑眯眯地伸手把自己的外套脱掉,双手一揪紧身棉衣下摆,往上一捋,露出雪白傲人的上身,又飞速地解开罩罩,笑着低下头去,含糊不清地说道,“强暴你老公…” 许丹露看着她疯狂劲,心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一股怪异的感觉,心里微微一动,咬了咬红润的樱唇,心一横,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腰间的束腰带…… 张扬醒过来的时候,直觉的身边被压了很重的东西,软软的滑滑的,像是女人的皮肤,睁开眼睛,两具浑身的身躯正一左一右趴在自己身侧,怒挺的峰峦正紧紧挤压着他的胳膊肘,好像做梦一般。 再细眼一看,发现竟然是许丹露和高琪,再看看自己,也是浑身不着寸缕,他就算是傻子,也明白睡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看到两人甜甜睡着的场景,心里不由浮起一丝温馨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把胳膊肘挪开,又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来,刚要为她们盖好被子,却看到她们雪白修长的大腿,心里一动,那个m级的寻找目标补星使大腿内侧小红痣任务还没完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