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学姐,别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三十章 学姐,别啊

“什么问题啊?”张扬看到高琪又把协议拿回去,急了,那可是ri后生活费来源。 高琪不紧不慢地把协议捂在怒耸的胸口上,盯着张扬,狐疑地问道:“以你的身手,十个白亮峰也不是你的对手,怎么那天晚上你竟然被他打昏了,还抢了相机,该不会是你们串通好了的吧?” 闻言,张扬愣了愣,这个真心没法解释啊,他双眼直愣愣盯着她手里的那份协议,恨不得立刻抢过来签了字,现在自己太需要一份工作了,你问这不着边际的问题干什么呢,找工作还兴带问户口吗。 “没,没,这个真没有,学姐,人有失手,马有失蹄,高手也有打盹的时候,再漂亮的美女也会来大姨妈,对吧?” “呸,什么比喻啊。”高琪俏脸微微一红,把怀里的协议递给了张扬,“一式两份,签上名字就行了。” 张扬随意扫了几眼,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就签上了大名。 高琪就把协议拿去盖了章,然后还给张扬一份,另一份收了起来,之后嘿嘿一笑,不紧不慢地补充说道:“薪水是一个小时十块,不过,请假一个小时扣二十。” “啊,什么,一个小时十块,请假一个小时扣二十,要不要这么黑啊?” “逗你玩的啦。”高琪把协议放到抽屉里,又谨慎地把抽屉锁上,然后才看着张扬说道,“晚上你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好咧!”张扬这回总算放下了心。 “对了,你不是被梅大开除了吗?这次回来是?”高琪站起身来,又开口问道,本来她是想说,你难道要回来报仇,但看着他这样子也不怎么像,所以就没继续多问。 张扬斟酌了一下,耸了耸肩答道:“咱人品好,学校又把开除通知取消了。” “是吗?这种事情我可从没听说过。”高琪闻言差点没一头栽倒,开除还可以取消的吗? 她摇了摇头,表示难以置信:“我可是听说白亮峰对你恨之入骨,以他们家和化院的关系,怎么就可能轻易放过你?” 此刻她的脸上分明写满了,不信,不信,老娘绝对不信几个大字! 张扬看她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只能厚颜无耻地答道:“所以我才说我人品好嘛。” “呸,没一句真话。”高琪想了想,看样子是懒得再问了,“走吧,我请你吃饭,作为今天你帮清远酒店解围的答谢。”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过你要是真有诚意的话。”张扬看了看她胸前那对大咪咪,吞了一下口水。 当然,这个动作顿时让高琪心生jing惕:“打住,你别想多了哈。” “你误会了,是这样的,作为酒店的员工,我是想问,有没有贵宾卡,什么优惠啊打折之类的,比如…”张扬伸手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补充道,“比如说带人来开房打五折…” “做你的chun秋大梦吧!”高琪突然有种想把张扬怀里的协议抢回来的冲动。 “哎呀,别跑啊,学姐,不行就算了,那还有点事情想探讨一下呢。” 高琪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把衣服的领口拢紧,这该死的制服怎么穿都觉得小了一号呢,怒道:“还有什么事?” “您刚才不是想请我吃饭吗,我在想,与其请我吃饭,不如把准备请我吃饭的钱分我一半…这样大家就省事了,你不用跑,也不用动嘴,我呢还可以赚到钱…” “滚犊子!” “喂喂,那摸一下咪咪行不行啊…哎呀,就说说而已,你别搬花瓶啊。” 回到阔别了半个月之久的宿舍,张扬有些略微小感动地发现,除了李劲东和撸神之外,书呆子刘清居然也在,看样子是专门等他的。 “哈,开什么欢迎会呢,这样我会感动的。”张扬打着哈哈,不想三个牲口二话不说,抓住张扬摁在床上直接揍了一顿。 “尼玛,叫你不辞而别!” “叫你半个月不接电话。” “叫你把劳资电脑里面的爱情动作片给删了,艹,那可是我大学三年唯一的财富。”三个人中表现得最义愤填膺的无疑是周伟,因为他珍藏的武美眉,波多美眉全部没了。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这半个月你都去哪里了?”揍完张扬,三个家伙,李劲东坐中间,刘清和撸神坐两边,开始堂审。 看气势不足,周伟抓起拖鞋,重重地拍了一下电脑桌:“呔,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做好事去了,信不信?” “呸!看来你是皮痒了啊。”周伟扬起拖鞋。 张扬一阵黑线,忙举起双手投降:“我坦白,我拯救地球去了!哎呀,别打脸啊,靠啊,你鞋子多少天没洗了!” “好了,现在说正事了。”刘清挥了挥手,让他们都安静下来,他自己犹豫了一下,把头扭向李劲东,说道,“东子,还是你说吧。” 李劲东点了点头,瞟了张扬一样,淡淡地开口说道:“现在外面流言满天飞,说你上了白亮峰的马子许丹露,给白亮峰带了绿帽,所以,你这半个月是去躲避风头了,这事,真的假的?” “给白亮峰带了绿帽?”张扬把脸上的拖鞋拿开,脸sè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这消息哪里传来的?” “怎么传的都不要紧,关键是你做了这事没?” 张扬叹了口气,这事他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许丹露跟他坦诚过,刚开始她的确是想从白亮峰身上捞一些好处,帮家里解决困难,但她和白亮峰两人从来就不存在过什么男女朋友关系,她对白亮峰也不存在什么好感,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两人的确走得很近。 但要对外人说,他们不是男女朋友,估计没人会信。 而现在,他和许丹露两人的确也走得很近,近到也就只差那最后一道防线了,虽然同样也没有标明他们两人之间是男女朋友关系。 所以如果有人说他给白亮峰带了绿帽,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你叹气,这也就说明这事是真的了?”李劲东追问道。 “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张扬看了三个牲口几眼,说道,“许丹露也不是你们想象那种人。” “哪种人啊,哥们,她以后就是弟妹了,你行啊,太给我们长脸了。”张扬话音未落,三个牲口一起鼓起了掌,啪啪作响,一个个脸上激动得像什么似的。 “靠,你知道吗,咱哥们四个,从大一到大四,都是光棍一条,要就这样毕业了,咱湖四三零六的脸就算丢到姥姥家了,现在你总算是把咱宿舍的面子全挣回来了,许丹露那可是校花,还是从白亮峰那王八蛋身边抢过来的,太给咱们长脸了。”李劲东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几听啤酒,大声吼道,“爽,当浮一大白!” 张扬无语地看着几个疯家伙,喝啤酒浮的哪个毛线白啊,不过这啤酒他却有些喝不下去,如果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外面传言满天飞,此刻的许丹露压力应该很大吧。 “你们先喝,我有点事,先走一趟。”张扬想了想,终究有些放心不下。 三个牲口愕然地看着才放下包包没多久的张扬:“才回来,去哪?” “找你们的弟妹。” “喂喂,你还没解释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呢。” “什么问题?” 李劲东仰头咕咚一下,把一整罐啤酒喝完,然后笑了笑指着张扬问道:“学校怎么又不开除你了?这没道理啊。” 张扬想了想,在门口停下脚步,看了三个牲口一眼,问道:“你们想不想保送读研?” 三个家伙你看我,我看你,愣了半天,一起点头:“废话!” “等我消息!”张扬伸出食指虚空点点,搞得三个家伙看得是莫名奇妙。 “喂喂,什么意思?” 张扬耸了耸肩膀,没有回答,走了。 周伟伸手挠了挠头,看了看李劲东,问道:“他什么意思这是?” 李劲东瞪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啊?” “他什么意思,我知道!”坐在床边的刘清,脸sè明显有些怪异地盯着门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说道,“难道你们没发现,这家伙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李劲东和周伟对视一眼,随后抓起枕头拖鞋,一顿狂砸:“尼玛,叫你装深沉!” 感谢以下书友的打赏和评价,还有你们的评论,真的很感激,所有书友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 【佩剑的甲虫】【读侃侃】【爱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