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红包的内容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三章 红包的内容

“申老…”乔正国走了之后,蔡永又憋了老半天,喝完了一壶茶,再也忍不住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 今天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他如果不吐个痛快,就算不会血压再度飙升,也会憋出内伤啊。 方才,申道衍和乔正国两人之间的谈话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少到让蔡永觉得完全没必要在东华园这种神圣的地方来。 他们前前后后正式的交谈就这么几句。 申道衍递了张纸条给乔正国,然后说:“过年了,也没什么东西,这点心意就当是给你家孙女儿当红包吧。” 乔正国的孙女,即便没指出来,他也知道是乔希儿。 然后乔正国看了看纸条,看了之后,他脸上神sè的变化,蔡永看得很清楚,乔正国的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一丝惊讶,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那转瞬间的神情还是让蔡永揣摩出了点什么。 这个红包绝对不小! 乔正国是什么人,能让他动容的东西,相信绝对足以震撼整个华夏豪门阶层。 然后乔正国接过去之后,看完小心翼翼地收起那张纸条,回了一句。 “多谢盛意,乔某就替孙女却之不恭了!” 他道谢了,又说却之不恭,表面客气,实际上的意思无非就是,行,那我收下了。 要知道送礼的人是身份等阶比他高的申道衍,而不是辈分比他低,或者是平等地位的人,他至少该做出一分即使不是感恩戴德,那起码也得表现得毕恭毕敬的态度来,可是乔正国的态度非常的平淡,就好像这份礼物他本来就该收似的。 接下来,申道衍的话也很简洁。 “不客气,恭喜了。” 然后乔正国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放纸条的右胸口:“记在心里了。申老,那没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过年一定到您老家里登门拜访。” 说完乔正国走了,连和他打个招呼都没有,直嗖嗖的打脸,这脸被打得是啪啪响! 乔正国最后一句话意思更简单,礼物收下了。一个您字,直接就说明了申乔两家现在可以相安无事了,他们这好像算是和解了。 然而,节cāo呢,这节cāo碎了一地啊! 本来他是不会贸然开口的,但现在他的好奇心犹如熊燃烈火已然压抑不住,就像喝了chun.药的sè狼看到一个裸睡的美女一般,不捣鼓清楚是决不罢休的。 更何况,今天这一幕。申道衍不可能无聊到专门打个电话让他蔡永跑过来看戏,而且这还是一出杯具。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申道衍一开始的时候那么的语无伦次了。原来他今天是专门跑来让人打脸的,换做是他蔡永,这血压直接就蹭蹭跑两百了。 “我还以为你还会继续憋下去呢。”乔正国走后,申道衍似乎又恢复了淡定神闲舍我其谁的那种态度,漫不经心地看了蔡永一眼,淡淡地说道。 蔡永低头一笑,道:“既然申老都把我叫过来了,总不可能让我单单做一个旁观者吧?” “不错。”申道衍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今天并不是我要叫你过来的。 “不是您?”蔡永一愣,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叫得动申家的掌舵人呢,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了。登时心里一阵的冷汗直冒。 “申老,你开玩笑吧…”声音都有些变了。 申道衍笑了笑,继而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sè来,“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他自顾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自言自语般说道,“知道刚才递给他的纸条上面写什么吗?” 蔡永轻轻摇了摇头,其实他从刚才乔正国脸上的表情也隐约猜到了一点点,肯定是极具震撼人心的事情,但他还不敢妄下定论。 “看新闻吧!”申道衍张了张嘴,一副yu言又止的表情,像吞了大便一般。 蔡永闻言,气得血压直往上冒,要不是看在我们俩还是亲戚的份上,信不信我一拳砸死你丫的。 “不过,有件事情,我提醒你一下,今年豫园茶会,有乔家的份。” “噗通!”蔡永刚刚坐稳的椅子一个打摆,他差点直接摔倒。 所谓豫园茶会,说白了就是流影家和华夏国高层一起在新chun过后的元宵一起见见面的简单酒会,在流影家的青松山庄进行,每年一次,听起来很简单,但能参与的人,都是一些身居要职的人才有资格的,以世家掌舵人的身份进去的,就只意味着一件事,证明流影家已经认可了他们的身份,从而正式跻身豪门第一阶层。 当然,这还需要三年的观察期,不过就算是观察期,那也是准第一阶层的豪门啊,从此也就意味着蔡家将会反过来被乔家甩开一个身位。 这还说明了什么问题,这就说明了,他们蔡家苦苦追求了多年的希望,转瞬成了泡沫。 至于其他什么礼物都不需要知道了,单单是知道这条,就足以让他五脏六腑一阵的翻滚和揪心,“怎么会那么突然?” 申道衍眉头轻轻一皱,看着蔡永,抓着茶杯斟了一杯茶,食指和大拇指夹着,递给蔡永,蔡永有些狐疑地瞄了申道衍一眼,申道衍这一手让他有些吃不准,虽然两家是联姻关系,而且还是战略联盟,但申道衍这示好的举动让他心里怦怦直跳,肯定后面有什么幺蛾子才对。 “谢谢申老!”脸上浮出一丝惶恐的样子,接过了申道衍递过来的茶杯,轻轻吮了一口,茶杯还没放下。 那边申道衍盯着他说道:“小蔡啊,那黑桃八是怎么回事啊?” 蔡永怔了一下,心里咕咚一声,他该不会知道什么了吧? 嘴上却是敷衍道:“不知道申老说的是什么?” “好了,你我乃是甥舅,而且蔡申本是一家,何须遮遮掩掩,倘若你早ri和我坦白,也不会落得今ri我两家这般下场。” 蔡永闻言。心里一震,但还是不敢确认,忙问道:“申老,您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 “那个成继胜是你的人吧。” 蔡永闻言,顿时面如死灰,看着申道衍,手里的茶杯一下子掉到地板上,碎了一地。 “您…您怎么知道的?” “小蔡。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个成继胜早就被盯上了,所幸的是,并没有你和他直接联络的证据,否则的话,这次就不单单是让出东南省,退股华盟重工那么简单了。” “让出东南省?退股华盟重工?”蔡永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莫非上面的人也知道了?” 申道衍轻轻点了点头:“不错,一大早我便接到了电话,当时我也吓了一大跳。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大胆,竟然纵容属下去勾结黑桃八这种杀手组织,后来,所幸上官秘书跟我说了,主要责任不在于你这个家主,上面的人,这才网开一面…” “你不是想知道我刚刚传递的那张纸条是什么吗?第一,蔡家退出东南省;第二,蔡家出让华盟重工股权。第三,邀请乔正国入席豫园;第四,让蔡永到东华园暖香阁旁听。” “呵呵,申老啊。”蔡永闻言,不怒。反而是颓然一笑,看着申道衍,问道,“就这些?” 申道衍轻轻点了点头。 “不错,现在这黑桃八的确和蔡家有着一定关系。只不过黑桃八的事情并不是我说了算,那个成继胜早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我已经无法掌控了。” “所以,这个黑桃八,一定不能再留!” “我懂了。”蔡永点了点头,本来他就想除掉成继胜,现在再加上黑桃八的事情已经泄露了,就更不能留了。 “申老,我还有问题,你说让我们退出东南省,乔正国入席豫园这还情有可原,可他们要这个华盟重工干嘛呢?” 蔡永只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华盟重工是蔡氏永兴集团下的一家控股子公司,市值二十四亿,公司的业务主要包含一些重型工业,比如重卡、大型钢材等等,特别是和军工方面也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虽然公司的业绩一般,但这家公司国家也是有参股的,算得上是半国有企业,只不过蔡家掌握的股权超过了百分五十,是公司最大的股东。 蔡永之所以会留意这家公司,是因为这家公司有一项很主要的业务就是和某军工企业正在联合生产战斗机的部分合金结构。 蔡家和军方的合作比较少,所以难得有这种机会,他当然不愿意放过,但没想到这次乔家直接就指明要华盟机械,让他觉得很是意外。 联想到乔家最近突然收购了两家钢铁公司,他突然觉得,事情好像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什么。 听到蔡永问,申道衍淡淡地答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上面吩咐下来的,至于你愿不愿意听,听不听得进去,全看你了。” 蔡永苦笑了一下,道:“申老,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呵呵!”申道衍笑了笑,“话虽如此,不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说白了点,今天乔家这么风光,其实很简单,因为一个人而已。” “你说张扬?” “不是他,还能有谁?你说这个张扬,他凭什么屡次躲过大劫,我还真的佩服他的运气,现在倒好,尽管这次事件上面已经压下了,但是内部圈子,现在全都知道了,乔家有个得力的女婿…噢,不,应该说是准女婿…” “您老的意思?” “呵呵,你没听懂我的话,是准女婿,也就是说,他还不是乔家的女婿呢。” 蔡永听了,一阵的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