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这是想雷死我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你这是想雷死我吗

一般来说,除夕ri,东华园是不开放的,因为这是华人传统一家团聚的ri子,不过今ri的东华园反倒没了前几ri的冷清,暖香阁外,戒备森严。 暖香阁里,两个华发老者正在里面彼此交谈寒暄着,多数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比如一会儿说全球气候又变暖了,一会儿又说你家是不是刚添了个小太孙,又或者甚至还会谈一些当红明星的趣事和八卦,可以说无所不谈,但谈的内容毫无营养可言,甚至有些话从他们这种年纪的老者嘴里说出来,带着浓烈的喜感。 这两人,一个是蔡家的掌舵人蔡永,而另外一个则是申家的话事人申道衍,申道衍的身份无疑要比蔡永高,因此这些无营养的话题基本都是他先扯起的,尽管蔡永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不得不陪着和他一起乱侃。 只是两个人扯了快一个小时了,这话题还停在申道衍说他的一个外孙正和国内一个当红女明星交往的八卦。 他甚至怀疑申道衍这老头是不是得了老人痴呆症了还是健忘症了,这么瞎侃着,对于两个身份如此崇高的人来说,未免太份了。 神经病呢,这是! 他可是连早餐都没吃,就急急地赶了过来,结果过来之后,喝了杯白开水,肚子反而觉得更饿了,但是听到申道衍在那一直胡扯,他还真不好意思直接站起来,拍拍肚子说。老子饿了。 这申道衍论起职位来,一直压他一级,担任他的领导足足有二十年之久,论起辈分,他还得恭恭敬敬地叫他一声舅,他的妈妈是申道衍的姐姐,虽然两个人实际年龄。相差不过三岁而已。 不过虽然两人是甥舅关系,但其实平ri里,他从不叫他舅舅。而是敬称他为“申老!” 当然了,申道衍叫他一向都是叫小蔡的。 蔡永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多了。再下去,干脆就直接吃午饭得了,虽然申道衍没说他和乔正国约定的时间是几点,但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是八点出头,让他九点前赶到。 所以,按他的预计,约定的时间应该是九点,可是这已经超过九点一个多小时了。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呢,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个…申老。这个,乔正国,他什么时候来?” “乔正国啊?”申道衍脸上明显露出一丝yin郁之sè,“说了也奇了,这家伙今天怕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要不,你打个电话催催,这小子竟敢迟到,我得好好训他一顿。” 蔡永看了看他的表情,总算是明白了,话说人越老越追忆过去风光的ri子。越丢不起这个脸面,果然是说的不错。 想当初,他和乔正国还真的一起在申道衍手下工作过,只不过乔正国时间比较短而已,估计申道衍还把乔正国当成自己的下属呢。 多半这会儿乔正国是故意迟到的,而申道衍丢不起这个面子,这才跟他瞎扯胡扯的想要拖延时间。 蔡永想明白之后,更加郁闷了,明明是你被人家打脸,凭什么拉我下水呢。 不过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看了看申道衍,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自家人先起内讧了,只得忍气吞声,装作不知道的模样,拿出手机,给乔正国拨打电话。 让他差点吐血的是,乔正国居然不接他电话。 靠,这特么的,这几个月前,记得是自己不接他电话,还有意让自己儿子代替自己和他会面,有意羞辱他呢。 没想到仅仅几个月的功夫,风水轮流转,轮到他在自己面前耍威风了。 挂完电话,本想直接把那家伙放入黑名单,但是看到申道衍的表情,好,只得又委曲求全地重新打了一个。 这回,乔正国算是接了。 “小蔡啊,找我什么事啊?” 小蔡?蔡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两个由乔正国嘴里说出来,怎么都觉得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呢?你特么的不是比我还小两岁吗,你这老小子够嚣张的哈。 他忍着抓狂的心态,忍气吞声地问道:“小乔,你今天不是约了申老来东华园吗?现在人在哪里了?” 你叫我小蔡,老子就叫你小乔,算是扳回一城。 “东华园?你有毛病啊,今天除夕,去那个地方干嘛?”乔正国似乎并不介意叫他小乔,语气显得很轻松的样子,当然意思不怎么友好。 “噗!”蔡永闻言,气得差点没直接高血压复发,申道衍再爱面子,也不至于连这种谎都说,这豪门家族间,就算杀到最后剩下两个人拎刀子肉搏了,表面上的客套还是要的,可这个乔正国,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当然,几个月前,他在乔正国面前的作为已经被他自动过滤了。 “行了,既然你说没有那就没有,我就回复申老了。” “等一等,申道衍也在那?” 蔡永闻言,再度呆了一呆,靠!申道衍?你好歹叫声申老行不?瞧你这语气,说得申道衍和你同等地位似的? 要知道这第二集团的家族,再强,他也是第二集团,你哪天没能跻身第一集团军,面对人家的掌舵人,面子还是要给的,除非你真的觉得自己的家族现在已经是第一集团军了。 “怎么,要不要我跟他说你不知道这回事?”蔡永走到了一旁,压低声道。 “那你去说呗,不错,我现在记起来了,好像有这么一回事,那就定十一点见面。” “十一点?”蔡永赶紧从口袋里摸出两颗降压药,吞了进去,“乔正国,你的面子挺大的嘛,让申老等你等到十一点?” “我这不是有点急事嘛,好了,不说了,我这就让司机拐过去。” 蔡永一脸黑线地挂了电话,那边申道衍一看他挂完电话,马上有些迫不及待地转过头来,问他:“问清楚了没,那小子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麻烦事?装大牌才是真的!蔡永看了看申道衍,他当然不能说真话了,要是说了真话,指不定申道衍还会以为他是在挑拨离间呢,当然了,也不需要什么挑拨离间,本来现在也都是面子上客套而已。 只不过,说得太坦白了,谁的面子都不好看。 “没有什么麻烦事,好像赶巧遇到什么急事了,说是十一点过来。”蔡永有些郁闷地说道,但他还是有些气不过,想了想又接着补充说道:“申老,你不觉得这个乔正国最近架子很大吗?居然要您等他…” “人哪能没有赶巧的时候呢,算了,不跟他计较。”申道衍很大度的样子道。 蔡永一听,顿时又是一阵的哆嗦,下意识地伸手就去摸口袋找降压药,申道衍这语气,还在跟他装呢,卖萌呢这是。 但他还真不好当面戳破人家。 同时他也狐疑了起来,这申道衍这态度也太奇怪了,不像他的作风啊,这事情要是搁自己身上,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何况他那么个好面子的人。 不过他现在也不想多说了,正所谓像他这般越不肯把话挑明说的,心里的怨恨肯定比一般人要更加多一点,保不齐他这会儿已经憋成了内伤也说不定。 他正巴望着乔家和申家赶紧闹起来呢,最好是越闹越大。 “是啊,除夕呢,这是。”他随口敷衍着。 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乔正国终于到了。 他看到暖香阁里只有申道衍和蔡永两个人后,也让他的助手留在了外面,脱了大衣,笑着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 蔡永看了申道衍一眼,后者脸上不动声sè的样子,把杯中的茶喝了,这才站了起来,寒暄式地走到乔正国面前,淡淡地一笑:“小乔,看起来气sè不错啊。” “嘿嘿,不敢当。”乔正国眼睛从申道衍身上缓缓转到蔡永身上,“这还得多亏两位啊。” 闻言,蔡永不由得和申道衍对视一眼,这是指桑骂槐呢。 “咳…小乔啊,本来呢,今天是除夕,我也不好意思多打搅,不过有些事情,大家还是摊开来讲一讲的好,免得引起什么误会,是不是?”申道衍面对着乔正国的这种暗讽的语气,居然还可以心平气和地说出话来。 他一说,听着好像很平常似的,可一旁的蔡永就觉得一阵天雷滚滚了,这特么的还是他认识的申道衍吗? 你这是在求饶? “申老,开门见山,不知道今天找乔某来,有何见教?实不相瞒,等下我还要赶往梅宁一趟。”乔正国直接地就大咧咧坐在了申道衍那张桌子对面。 蔡永看了直愣,先自己坐哪?站着陪着? 不过申乔两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点,申道衍听了乔正国的话后,脸上一阵的尴尬,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看了看乔正国,缓缓地从桌面上,移过去送到他面前。 “过年了,也没什么东西,这点心意就当是给你家孙女儿当红包。” 草!蔡永看了看申道衍的动作,差点没直接给跪了!你这是出的哪一处啊,舅舅!我的舅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