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局中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一章 局中局

一场乱仗,最终的结果是,被打得像猪头一样的时同辉跟高琪等人道歉,还赔了人家前台美眉医药费两千块,时受训还让公安局的人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为由拉到所子里去蹲上三天,当然,他那副样子也只能先去医院报道,chun节后才执行,至于会不会真的执行,张扬其实并不在意,因为即便时同辉真进去了,以他时家的实力,在里面和外面不会有差别。 而申克倒没有什么事,不过浑身伤痕累累,两只眼睛肿得像什么似的,胳膊啊、腿啊一瘸一拐的,比时同辉好不到哪里去。 那帮混混则更倒霉了,有案底的另外秋后算账,没有案底的通通以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为由抓进去每个人关半个月。 而这次事件中,应该说蔡羽是最为幸运的了,因为他虽然也受了皮肉之苦,可是后面双方开始混战的时候,他干脆趴在地上装死,躲过了一劫,不过他因为不肯说出名字,被jing察带去做了笔录,当然,做笔录前,就有人打电话保他,把他放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足够狼狈了,第二天一早赶着早班的飞机回了京城。 蔡家别墅,蔡永房,蔡永盯着额头上贴着创口贴、嘴唇紫了一大块,脖子缠着绷带,耳朵涂着气味难闻的药膏的孙子,想笑,却笑不出来。 “这么说,没见到时受训?”蔡永缓缓走到桌前,拿着毛笔迟疑了一会儿。在早就铺好的宣纸上挥毫写下几个大字,看了看,似乎觉得不满意,又摇了摇头。 “孙儿无能。见是见到了,只不过当时那种情况,孙儿即便想说什么,也没什么用处,这次任务失败了。”蔡羽有些沮丧地说道。 闻言,蔡永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微闭双目,背着手离开桌。来回缓缓踱着方步,半晌,淡淡地说道:“也不算是失败,至少我们主要的目的差不多达成了。” 他看了看蔡羽。继续道,“孟督是在上岩市失踪的,本来,这次让你去,有两个目的。一是想通过你和时同辉的关系,和时家打好关系,然后通过时受训找到孟督,就算孟督被抓了。时受训在上岩也有很大的机会看到他…这个孟督必须死,如果落入他们手里。麻烦就大了。” “这第二嘛,同样是借助时家和申克的关系。掌握这次黑桃八和gk的死伤情况,尤其是gk的人和那个洛赖,谁死了谁活着,我们一定要知道,这样才能拟定相应的对策。” “可是爷爷,这次gk的事情,完全跟我们没有干系啊,我们为什么要去替别人擦屁股呢?我们这完全是属于躺着也中枪的啊。”蔡羽一脸无语地说道。 “是啊,我们白白当了一次冤大头,但那又有什么办法,洛赖、孟督哪个不是我们蔡家的人,再加上我们和乔家之间的恩怨,你和张扬之间的过节,在别人眼里看来,这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羽儿啊,记着,事实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别人不会关注,他们关注的是他们眼里看到的事实,更确切地说,他们希望看到我们和乔家斗个你死我活。”蔡永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之sè,淡淡地说道。 “爷爷,你说谁会这么陷害我们呢?” “陷害也谈不上,从事情的经过来看,他们是真心想致张扬于死地,只不过运气背了点。”蔡永皱了皱眉头,竖起一根手指头,比划了一下,然后看着蔡羽,问道,“不过羽儿,对于黑桃八和gk的人同时出现,你有什么看法?” “对付张扬,按道理,出动黑桃八的人就够了,这gk的人,出现得简直是莫名其妙,何必多此一举?如果我没猜错,名义上,这gk的人表面上是为了协助黑桃八,但实际上,很可能gk的人是为了把黑桃八的人灭口。” 蔡永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不错,羽儿,你说得对,这gk的出现,自然不可能单单是为了狙击张扬,按我的猜想,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在黑桃八得手之后,趁机把黑桃八灭口。” 他目光一转,落到桌子上,“桌子上有一张这次事件中的死伤名单,死亡的人中,黑桃八绿组八人,gk七人,余下的二十个人是国内一些重案犯,一共三十五人,国安局特工阵亡三人,受伤五人,特jing牺牲两人,受伤七人,特种部队受伤九人…从这份清单上,你看出什么蹊跷了没?” 蔡羽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有些惊愕地看了他爷爷一眼,问道:“您怎么就知道了?” “这样的名单,不单单我们有,相信还有几个豪门家族也有,这并不稀奇。” 蔡羽闻言,点了点头道:“噢。” 他徐步走到桌前看了看名单,皱着眉头道,“爷爷,这gk的人里面居然有二十个重刑犯,我看多半也是为了掩人耳目,表面上看起来是洛赖联络的,但如果黑桃八被灭口的事情泄露出来,他们刚好推给这帮不要命的杀人要犯,而gk参与这件事情的秘密将会没人知晓。” “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另外一个蹊跷你没看出来吗?” “什么蹊跷?” “为什么这三十五个人全部都死了呢?甚至连一个重伤者都没留下?别的人不说,gk的人可都是身经百战的,这次居然连个活口都没留下。” “爷爷,我明白了,有人把他们也一次xing灭口了。” “那你说说,谁有这种能耐呢?” “我打探到的消息,当时整个外围已经被团团围住了,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地,有国安局的特工、特jing、武jing、特种部队、甚至地方民兵组织,人数多达两千余人,里面的人绝对是逃不出来的,外面的人也不可能进去。”蔡羽一边说着,一边眉头一皱,“除非是参与执行任务的人,难道是国安局的人?” “可是他们灭口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们不至于设了个局,然后引诱黑桃八的人,再然后…这逻辑上完全说不通。”蔡羽摇了摇头。 “当然说不通,所以这才是我觉得纳闷的地方,如果真是国安局的人动手的,那未免太奇怪,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为何?如果不是,那又是谁有这种能耐…不过这两种可能我倒是不担心,我怕的是另外一种。” 蔡永又走回自己的桌前,一手按在桌面上,皱了皱眉头道:“我反倒担心,国安的人是故意谎报死亡人数,实际上他们已经把活口转移了,到时候活口嘴里漏点什么出来,恐怕要天下大乱啊。” “爷爷,您不必担心,既然我们都没参与,那自然也不怕这些东西了。” “你忘了,黑桃八啊。”蔡永双眸一冷,“这个黑桃八不能存在这个世上了,虽然这次没我们的份,可上次…” “爷爷,我明白了,孙儿会让人去做的。” “嗯,尤其是成继胜…” “孙儿明白,那孙儿先去休息了。” “先等一下。”蔡永坐到桌后面的藤椅上,“此次你上岩市之行,虽然没能跟时受训那探听到更多的消息,但是这次申家那个小子被打成那个样子,也算是我们的一个意外收获呢,羽儿啊,这应该是你早就算计好的了?” “呵呵,还是爷爷厉害。”蔡羽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只不过这只能算是个意外,孙儿此次前去,的确是想利用时同辉的骄横,去闹一闹,结果那么凑巧在酒店遇到了张扬,孙儿就顺水推舟,故意激化他们的矛盾,申克又是个自命不凡的人,他们不拼个你死我活的那才是怪事。” 蔡永赞许地点了点头:“申克虽然只是个旁支子弟,但申家一向护短,这么一来,我们和他们的联盟就更加巩固了,说不定现在申家比我们还急着出手,等过完年,大伙儿去东华园聚一聚的时候,再和乔家说道说道。” “爷爷,最近乔家好像一直很沉默,我怎么总觉得不大对劲。” “是不大对劲啊,乔家一向不怎么重视经济的,尤其重工业这块,可是最近他们的蓝辰集团却突然收购了青钢、龙钢这两家只能算是中小规模的钢铁厂,又控股了快要破产的天翔机械,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难道他们还想和我们竞争?” “不过,眼下还过完年再说,现在这个黑桃八才是我们的心头之患。”蔡永缓缓地把他自己刚才写好的字,推给蔡羽看。 “忍一时风平浪静!”蔡羽轻轻念了一遍后,皱了皱眉头,当然,除了他爷爷的字实在不敢恭维之外,他更在意的是这里面的意思,莫非是要向乔家屈服? 这不像爷爷的作风啊。 蔡羽走出去没多久,蔡永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看了看来电号码和人名提示,眉头不由一皱,急忙伸手接了起来,语气转为恭敬。 “申老!” “老蔡啊,我约了乔正国到东华园喝茶呢,你有兴趣一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