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老娘就是嚣张(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九十章 老娘就是嚣张(二)

“把刀扔到地板上!跪下!”一个领头的jing察大声吼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示意露露和高琪把刀扔掉,然后自己也把刀扔了,但是人并没有跪下。 “跪下!”那名jing官冷着脸再次大声吼道。 “jing官,我们可是受害者。”张扬看了看躺满一地的混混,这话说得有些迟疑,怎么看,躺着的混混才像是受害者。 “受害者?”那名jing官看了看张扬身后的三个绝sè美女之后,脸sè稍微缓了一缓,大概他也觉得露露他们几个人应该不会是肇事者。 “哎,这不是于jing官吗?”这时候,一直趴在地上的申克突然发话了,很是尴尬地把一名压在自己身上的混混挪开,一脸脏兮兮地爬了起来,他身上的白衣服白裤子早就沾满了血污,白框眼镜早就碎了一地,两只眼睛肿肿的像叶猴。 “申副区长…”那名jing官回头看了看,发现是申克之后,眼镜碎了一地,“您这是怎么了?” “赶…赶…赶紧把这帮人给我抓起来。”申克颤抖着手指戳着张扬,满脸委屈的模样让人看着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申副区长,他们干的?”那名姓于的jing官闻言,立马示意人把张扬三包围起来。 “是啊。”申克从地上爬起来,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于jing官,别看这伙歹徒看着面善,实际上都凶狠得很,你们今天不是去大搜山吗,我怀疑他们跟山里那帮歹徒是一伙的,一个都别放走了。” “啊,歹徒?”于jing官一听,立马把目光转向张扬他们,挥了挥手,“全部带走。” “等等…”张扬无语了,看了申克一眼。“副区长?” “怎么?知道害怕了?你殴打国家公务员,看你这次怎么死。”申克总算觉得扬眉吐气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白衣白裤,发现去除不掉那些血污之后,再一摸眼睛,发现镜框也没了,心里简直有种想直接杀了张扬的冲动。 “啪!”话未说完,他突然脸上一阵的疼。侧头一看,他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那个大胸美女一巴掌。 “靠!”申克简直无语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尤其她还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竟然敢这么就一个大耳刮子扇过来。 几乎所有人都愣了,等他们下意识想要去抓高琪的时候,高琪已经率先开口道:“呸,你也配当公务员啊。你这是在给国家抹黑,jing官,这个sè狼看我胸部大。就想非礼我,非礼不成还殴打我的保镖,你们要抓也是该抓他。” “你胡说八道!”申克急了,因为高琪的胸部确实很大,而且她衣服上真被撕了一块,怎么看她说的都像真的。 “我胡说八道吗?要不我们立马调酒店的监控录像出来看看?” “呃…”申克,眉头一拧,虽然说刚才的情景并没有像高琪说的那般,但是真要调出来。时同辉那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了,自己先动手而后被高琪打得跪在地上的形象无疑也要暴露出来。 “于…于…jing官,别…别听…这…这臭女人在那胡…胡说八道。”时同辉不知道从哪个死人堆里钻了出来,肿着一只眼睛。歪着一张嘴,鼻子上还流着鼻血,门牙崩了一颗,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我…我…都成这样了。怎…怎么你…你还不…不相信…舌…舌…区长的。” “你是…”于jing官看着时同辉,看了老半天,才发现是时同辉,登时惊得整张嘴巴都差点掉了下来,“哎呀,这不是时总吗,谁把你打成这样啦?” 时同辉斜着眼睛,往高琪脸上看了看,其实他也不知道刚才混乱之中谁对他下的狠手,不过高琪是最先打他的,他当然认她了。 “这…这满地的人…”于jing官皱着眉头看了看满地的混混,心道,这些人他可认得,有好几个都是他们时家公司的大楼保安,可这可是二十几个人啊,个个在地上哎哎地直叫唤,难道也是这一男三女干的,他不禁再度把目光转向了张扬。 结果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眼熟,虽然他一脸的血污,但他可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这不是张扬吗,今天折腾了一整天,听说就是为了他,他可是个重要人物,连国安局、特种部队都出动了,就是为了保护他。 这下可好,这尊大神现在正住在自己辖区内的酒店里,还被申副区长和时副市长的儿子指控殴打他们。 他早就从今天上了前线的同事打听到了,这个张扬,可是一个人就干掉了社会上极其穷凶极恶的黑桃八组织绿组整组人马,所以地板上这些小混混成了这副德xing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这会儿他就有些难办了,张扬可是个名人,连国安局都要保护他的人,他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副局长又算什么,抓了他不等于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吗。 可是不抓他,这个时同辉被打成这样,不对,不单单是时同辉,还有走路都捂着裤裆的申副区长,这两个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sè啊,特别是这个申副区长,年纪轻轻三十出头就挂了副区长的职位了,而且他背后可是庞大无比的申家,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个申克在申家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只不过他终究也是申家一份子,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看他白白被人欺负。 所以说,现在对于于jing官来说,实在是太为难了。 这两边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得罪了哪边自己都得倒霉。 “于…于jing官,你…什么意思啊?”看到于jing官一脸为难的模样,时同辉火了,“要不…要我让…我爸爸亲…亲自给…给你打电话啊?” 于jing官一听,心里更加纠结了,时同辉的父亲可是上岩市副市长,而且是分管公安局的,是他正儿八经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想了想,他咬咬牙,走到张扬面前,说道:“张先生。很不好意思,恐怕要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了。” “凭什么?”高琪闻言,不乐意了,“是他们无理在先,为什么我们反而要被抓?” “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配合调查嘛,你看。这地上躺着那么多人,可是你们…”于jing官看了看张扬四人的状况,一阵的无语,你们要不要这么逆天啊,四个人对付二十几个,居然最后还打赢了,还把别人打得鬼哭狼嚎,最关键的是,看样子。除了张扬受了点皮外伤之外,那三个大美女可是半点伤都没挨着啊。 你们说你们被欺负了,说给谁听谁也不信呐。 “好了。好了。”张扬看了看那个于jing官也是一脸为难,说的话也挺委婉,而且听他叫出了自己的姓,多半是认出了自己,也不想让他为难,便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一趟协助调查今晚的事情,不过你们要先把酒店监控调出来,好作证据。” “这个自然。” “那就好办。这样,我跟你们去,不过让我先联系一个人一下,我想我进去可以,不过明早可没那么快出来了。” 于jing官闻言。一阵蛋疼了,什么叫联系一个人啊,摆明了就是要找人了! 他现在真的有点不想干了,靠,这都什么事啊。加了班出了这次jing居然遇到这种麻烦事。 “行,那你打。”于jing官点了点头。 “哟呵,这…这犯人还可以打电话求援的吗?”一旁时同辉不乐意了,凑了上来。 “嘭!” “噗通!” 话音刚落,高琪又是闪电般地一脚,把他踹得直接坐在地板上。 他躺在地上,伸手死命地捶地:“于…于…她又打我。” 于jing官也无语了,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还真是蛮不讲理啊,这都当着他面了,都敢这么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张先生,这位小姐…”于jing官眉头皱了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位小姐怎么了?”一个语气怪怪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她不是打得挺好的吗?”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门口突然来了一大帮人,黑制服的,绿制服的,还有便装的,好家伙,最起码三十几号人。 于jing官一看,急急忙忙迎了上去,原因很简单,来人当中,有个正是时同辉的父亲,上岩市副市长时受训。 而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头发长长的,一脸yin郁的三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 “时副市长…”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时副市长居然一脸毕恭毕敬地陪着那个长发男子。 更惊讶的是,时副市长接下来的那番话,他直接冲向躺在地上耍泼的时同辉,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小畜生,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吗?敢在这里惹事?” “你怎么来了?”张扬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一头长发,眼睛布满血丝的傲天,这家伙估计是忙到现在。 “能不来嘛?”傲天看了看那边正在大声呵斥了时同辉的时副市长,淡淡地说道,“我可不想被某人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那位是?”张扬看了看时同辉,皱着眉头,他自然听到了时副市长的名头,而且应该还和那个寸发男的关系匪浅,他就不明白了,他们不应该是一伙的吗。 “地上躺着那个人叫时同辉…”傲天简单地介绍了时同辉和申克的身份。 “明白了,可他干嘛这么训斥他?” “哼!”傲天把张扬拖到了一旁,看了看不远处的时同辉,冷笑一声,“这算什么,好戏才刚刚开锣呢,我告诉你,今晚开始,很多人恐怕就不好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