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老娘不是打酱油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八十八章 老娘不是打酱油的

蔡羽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他应该提醒时同辉,这个美女是张扬的女人,而张扬身旁的女人,你最好随时随地做好被她们算计的准备。 他一看到时同辉这个煞笔大包小包地东西走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缺心眼但又骄横无比的家伙铁定是上了当了。 果然,电梯门一打开,他就知道要出事,张扬如他预期般地出现在他眼前,还带着个让他恨得更是咬牙切齿的女魔头高琪。 他没想到这么凑巧,张扬也会住在这个酒店,早知道的话,他就会考虑一下是不是绕道或者是别的什么。 杨菲看到张扬之后,顿时心里一松,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她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遇到危险,张扬就一定会及时出现在她身旁,而只要他出现在自己身旁,自己就不会有危险。 时同辉看到突然又多出两个大美女之后,眼睛都直了,今天这是什么ri子呢,这么多美女,甚至连杨菲从他身后溜了都没察觉到。 “哟,真巧啊。”高琪率先走了出来,径直朝着蔡羽走过去。 蔡羽顿觉一阵的蛋疼,想要躲都躲不了。 “咦!你们认识吗?蔡少?”时同辉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一脸惊愕地看着高琪等人,他看到杨菲突然就溜到张扬身旁去了,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自己好像着了道了。 “当然认识了。”高琪瞟了时同辉一眼,然后笑眯眯地绕着蔡羽走了一圈。看了他一眼道,“不但认识,而且很熟呢,对,蔡少?” 蔡羽有些不自然地伸手掩住嘴巴咳嗽了几声,张扬也就罢了,这个高琪。他是打心眼地不想跟她说话。 当然,高琪的话也让杨菲听了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张扬认识蔡羽不足为奇。高琪看样子好像也跟他很熟,这倒是奇怪了。 不过她只是柳眉微颦,并没有多问。 “怎么回事啊?”白框眼镜男也有些懵。张扬他是知道的,电视上看到过,这个高琪就面生了,合着边上蔡羽好像认识他们一伙人,难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不过也不像啊,他眉头一皱,很快便猜到了点什么。 这蔡羽肯定隐瞒了点什么东西。 一时间,整个大厅里的人,包括前台美眉。保安,基本都呆了,陷入了一种相当古怪的气氛当中。 “申少,稍后再跟你解释。”蔡羽终于淡淡地开口应道,又看了看高琪。脸上露出一丝难堪的笑容,“高小姐的恩惠,在下没齿难忘。” “知道没齿难忘就好,怎么,还不死心?”高琪眯着眼,盯着他黑黝黝的脸庞。“是不是嫌上次在海天阁的教训不够深刻呢?” “你…”高琪别的不提还好,一提起海天阁三个字,简直都能让他发狂的都有可能,随即一脸冷笑,“你以为这里是海天阁吗?” “嘿,美女,怎么说话的呢?”时同辉听到高琪和蔡羽说话的语气之后,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对,蔡羽和这三女一男认识不假,但很可能是因为有过节。 表现的机会来了,他正愁没机会向他们这些豪门家族的公子哥献殷勤呢。 高琪闻言,目光从蔡羽的身上转到了时同辉身上,看了他一眼后,嗤笑了一声:“你谁啊?有你说话的份吗?” “哟呵!”时同辉呆了呆,这美女够辣啊,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火辣不说,这说话还挺冲的嘛,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扫了另外一旁的许丹露还有杨菲一眼,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三个大美女,刚好三个人一个人一个,还真是绝配了。 他想也不想,直接伸出手去,想去捏高琪的胸部。 “小妞,你知道我是谁吗…哎呀…” 手还没够着高琪呢,就觉得眼前一花,肚子一阵疼痛,身子如同一只刚被油炸的对虾一般,弓着飞了起来,一屁股摔在地上。 “噗通!” 他伸手捂住肚子,半天没能爬起来,同时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这女的是练家子啊? “麻痹的!你们愣着干嘛?”时同辉揉了会肚子后,盯着高琪,双目几yu喷出火来,朝门口站着的两个穿着灰sè西装的跟班大声吼道,“干死她!” 那两个人看到地上的时同辉之后,反应了过来,一个急忙去搀扶他,另外一个直奔高琪,没有半分犹豫,抬起右脚就踹向高琪。 “唰!”人还没踹着,高琪已经极其迅速地一脚蹬在了他左腿支撑脚脚踝处…大堂的地板是光滑的大理石板铺就的,那个人被她这么一蹬,立马杯具了,身子一滑,左腿往后,高抬的右腿往前,登时就来了个大劈叉… “嘶啦!”清脆一声,裤子当场就裂开了,裆部也重重地和冰凉的大理石来了个亲密接触。 “哇呜呜!”他当场就抱着裤裆躺在地上翻滚。 蔡羽当场就石化了,这特么的…这个大胸高琪也这么能打?他不由得下意识地把身子往一旁挪动了一步。 高琪果断撂倒两个健壮的男人之后,她自己也是愣了一愣,自己自从知道露露身手不错之后,特意跑去跟她学习,但奇怪的是,自己脑海里好像本来就会那些招式,所以和露露一起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也知道自己身手还可以。 但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到这种程度,这么两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壮汉,竟然被自己这么轻易地弄翻在地上。 所以她看着时同辉和那个穿着灰西装的男子惨状之后,心里狂喜之际也是一阵的诧异,原来自己这么厉害了。 时同辉看到自己手下的那副惨样之后,一阵蛋疼,扭过头去都不敢多看一眼,但他还是懂得和他的另外一个跟班使眼sè:“麻痹的,赶紧找人去啊。” 那人闻言,立马就掏出手机,开始狂拨电话。 而时同辉也没闲着,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指着高琪,大声吼道:“臭娘们,找死吗?知道…你别过来哈。” 他看到高琪一侧头,急忙后退了几步:“靠,你知道劳资是谁吗?我马上就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识相的,赶紧给老子跪下,磕几个头,再陪劳资干一个晚上,兴许还能饶…” 看到高琪不紧不慢地朝他走过去,他吓得一个激灵,直接就往酒店门口跑去,“你给我等着…” 但是看到蔡羽和白框眼睛男还在后,实在是不好意思就这样跑了,又绕了个圈,跑到了蔡羽的身后,他知道,蔡羽的身手很不错,虽然现在来说,蔡羽完全可以自恃身份不帮他,但他应该不至于见死不救。 蔡羽看他躲到自己身后,顿时一脸不乐意,心里直骂娘,草!你特么的,这是故意让我引火上身。 “这位小姐,别欺人太甚了。”一旁的白sè眼睛框瘦高个实在看不下去了,怎么说,他和时同辉在上岩市也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蔡羽是京城来的,算是客人,不说话也就罢了,他虽然也是世家子弟,但刚好在上岩市历练,也算半个主人。 总不好看着蔡羽和时同辉被一个妙龄美少女欺负成这副德xing,尤其是时同辉,他恨不得立刻找条地缝钻了进去,表示说不认识这个家伙,刚才还一脸嚣张地欺负前台美眉,这会儿倒成了地道的缩头乌龟了。 “怎么,你也想挨揍?”高琪看了张扬一眼,看到张扬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相反,还带着一丝赞许的眼神,她就更来劲了,老公支持呢。 “哼,凭你那三两下,也配跟我打?”白框眼镜男,看了高琪一眼,淡淡地说道,“小姐,我叫申克,是上岩市简新区副区长,我奉劝你,好好跟我这位小兄弟道个歉,事情尚有转圜之地…” 白框眼镜男看到蔡羽的神情后,觉得这家伙肚子里可能有什么东西没抖出来,于是也不大想把事情闹大。 “呸,你算哪根葱,别以为穿着一身白就以为自己是鸟叔了,不注意看还以为你是在戴孝呢。”哪里知道,高琪压根就不把他放在眼里,“赶紧让这个不三不四的戴耳环的家伙跟我姐道歉,否则连你一起揍。” “呃…”申克闻言,差点没直接气昏过去,这特么的,别说这简新区了,就算是整个上岩市、东南省,有哪个人敢用这么难听的语气来跟他讲这种话的。 “臭娘们,给你脸不要脸,你还真的蹬鼻子上眼了。”申克当场就发飙了,身子一扭,像变戏法一般,身上的那件外套嗖地一下子,就到了手上。 然后就被他很潇洒地扔到了一旁。 随即一个跨步,挥拳直击高琪的脸部,存心要给她一点教训。 一出拳,便知道他也是个练家子,拳风猎猎,看着煞是威猛。 高琪看他气势汹汹的模样,也有些慌乱,但危险之下,脑海里记得的那些招数一下子全部浮现… 申克凶猛的一拳,把高琪逼退了一步,但并没有击中,申克眼角余光一扫,高琪一退,就露出一个破绽,她的身子一扭才避过他的拳风,胸口那对浑圆高耸的双峰登时就被她黑sè运动服一勒,勾勒出硕大的轮廓,随着身子的一退,显得是颤巍巍的,诱人之极。 申克本来有机会再上去补上一拳,兴许可以击中高琪面部,但看到她那对丰硕的双峰之后,念头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