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帅哥,要服务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八十五章 帅哥,要服务吗

夜深人静,天凉如水,上岩市多山,故而这里的风景地都是以山为主,尽管张扬他们居住的酒店也算是市区所辖,但只能算是郊区地段,到了冬季,特别是临近chun节,压根就没有几个住客,而且到了深夜之后,除了两三家二十小时店,到处已经是漆黑黑一片。 张扬他们住的酒店在这一带算是最好的酒店了,不过名为三星,实际上根本就达不到三星的标准,很多东西,比如说浴巾、沐浴露、洗发水、牙膏、牙刷等东西都是露露她们自备的,若不是时间太赶,估摸着她们可能会连被子都自己带过来。 张扬帮高琪买好了卫生巾后,便回了房间,开了暖气,洗完澡,然后掐时间等高琪。 刚走出浴室,就听见了敲门声。 “这么猴急?”张扬打开房门,一看。 我了个去的,门口站着一个不认识的,浓妆艳抹大约有三十五六岁的中年妇女,穿着一条黑sè的皮短裙,手上拎着个包包,风情万种地倚在门口,她挺了挺胸口那对圆滚滚的凶器,不断地朝张扬抛着媚眼。 “帅哥,耍乐子不?” 怎么说呢,那脸上的粉估计刮下来的话,至少得有半斤了,还有那大腿,粗得跟电线杆似的,搭着黑sè丝袜,踩着红sè高跟鞋,张扬差点没直接吓尿。 “不好意思,不需要!”张扬倒也没有对她恶声恶气,像她这般年纪。在这种快要过年的时候,还要冒着风寒出来cāo这种皮肉生意,多半也有不得已之处。 “帅哥,看你这么帅,给你打个折,一百块,怎么样?”那女的看了张扬一眼。急忙是把手伸进房门,不让张扬把门关上不依不饶地说道。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着她。再度摇了摇头:“我真的不需要。” “哎呀,帅哥,这都快chun节了。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多寂寞啊,多冷清啊。”她竖起两根手指头,“两百,只要两百,我就给你价值八百的全套服务,保证让你爽歪歪。” “我有女朋友了。”张扬无语,耐着xing子道,他也可以发火,但这种人惹了之后。俗话说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又不能下死手对付她,到时候麻烦不断,,只能是坚决表明自己的态度。让她自讨没趣之后自会离开。 “女朋友?呵呵,女朋友,女朋友能给你做全套吗?你们男人不就是图个新鲜吗,有我这么多花样吗?来嘛,帅哥。”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类似节目单一样的东西。硬是塞给张扬,然后伸出涂着紫sè指甲油的手指戳了戳上面,介绍道,“绝对物超所值,你看,一共有十八项服务…” 还没等她开始介绍,张扬手里的那张菜sè套餐单不翼而飞了,接着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传来过来,“这位大婶,哪来的啊?抢生意呢,这是?” 那女的一回头,发现一个穿着蓝sè束腰短裙,披着名贵的米黄sè裘皮坎肩外套,身材火辣到极点的超级美女踩着一双高筒牛皮靴子,一手拎着个看起来很名贵的大包包,笑眯眯地抓着她刚才递给张扬的目录单,曲着雪白的大腿,站在她身后,那姿势摆得比她还风sāo。 她的身高高了她足足半个头,再看看她雪白的脖颈上挂着的蓝钻链子和手腕上价值不菲的名表,她就知道,这种女人绝对不是出来卖的,可是看她的风sāo模样,又好像是。 张扬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就知道救星来了,也只有高琪才会这么恶搞。 “你才哪来的呢?”那女的皱了皱眉头,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胸美女,满怀jing惕地问道,“你哪边的啊?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哟,大婶,人家是新来的嘛,不过就算是新来的,你也不能欺负新人嘛,这位可是我的客人,大婶,你可不能明抢啊。”高琪挺着高耸的峰峦,挡在中年妇女和张扬两人之间。 “什么大婶,大婶的…”那中年妇女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双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大胸美女,“你说他是你的客人,有什么证据?” “哟,这还要证据吗?你问问他不就行了。”高琪伸手戳了戳一脸无奈的张扬说道。 那中年妇女一脸狐疑地看了看张扬,看到后者果然点了点头,她顿时脸上一阵失望,但还是不甘心地说道:“年轻人,现在赚钱不容易,出门在外,能省就省,像她这样的,价格可是不菲哟,我可是只要两百就全套,一百单做…” “咦,大婶,我比你更便宜噢,我只要五十就可以提供全套服务噢…” “你…五十?老娘豁出去了,老娘不要钱陪这位小帅哥。” “你不要钱,我还倒贴呢!我倒贴一万块,不,我倒贴一万块不说,还提供全套服务外带赠送一个顶级美女玩…” “呃… ”那中年妇女顿时无语了,这彻底被秒杀啊,但马上反应过来了,“你骗谁啊,老娘有那么好糊弄吗?有本事你马上兑现给我看看。” “当然没问题,露露… ”高琪打了个响指招呼了一声,话音刚落,走廊拐角处便传来一阵靴子踩在地板上的踢踏声,穿着红sè束腰吊带短裙,披着粉sè绒毛大衣,踩着暗绿sè高筒靴子的许丹露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呃…还真的又来了个美女,而且比现在这个更漂亮,更高挑…这不科学啊?中年妇女伸手挠了挠头,她怎么不知道这一带出来卖的还有这么漂亮的? “你…你…”中年妇女差点没直接吐血,然而冷静下来之后,大概也是看出什么猫腻了,悻悻地瞪了张扬和高琪一眼,“你们一伙的,神经病。” 说完,瞪了高琪一眼,扭着屁股就走了,走到一半,又回过头,看着高琪,不甘示弱地冒了句:“sāo蹄子,我能提供十八项服务,你可以吗?除了脸蛋之外,你也只能张腿等人。” “大婶,粉木耳你有吗?新鲜菊花你有吗…”高琪怒了,“还可以不带套套…唔…” 张扬无语了,急忙伸手捂住大咪咪的樱桃小嘴,把她拖进房间。 “诶…诶…你拉我干嘛,我还要和她交流交流呢…” “琪姐,刚那谁啊?”许丹露把门关上后,有些茫然地瞄了张扬一眼,问高琪道,“什么倒贴,什么的?” 她身上香喷喷的,带着一股特有的沐浴露香,嗅着很是舒服,而且换了衣服,应该是刚刚洗完澡。 “你不知道吗?”高琪瞄着张扬,“我再晚点来,那女人就把扬子给强叉了…” “啊?强叉了?”刚坐在沙发上的许丹露又站了起来,盯着张扬问道,“那女的是做那个的?” “当然了,你看她那副打扮,风sāo得要命…”高琪拿着手上从刚才那个中年妇女手里拿到的单子递给露露,“好好看看,十八项服务呢。” “第一项,脱光衣服,跳艳舞…鸳鸯浴…毒龙…冰火两重天…呃…”许丹露虽然也是学了不少花样,但是看了清单之后,还是被雷倒了… “难怪那么多男人放着家里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要,偏偏要去找小姐…” “露露,这下明白了?”高琪一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一边把包包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打开包包,拿出一个小袋子,取了条黑sè的蕾丝边内内出来,朝张扬抛了个媚眼,“我先去洗个澡,露露,别忘了,今晚我们得把扬子喂饱了,不然像今晚这种女人到处都有…”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扬今天本来就已经被杨菲那雪白的身体魂儿给勾起来了,此刻再听高琪这么一说,再看到两个娇滴滴几乎可以凝出水来的大美女把外套一脱,露出火辣的娇躯,顿时感觉到身体内似乎有一种渴望从下身升起,渐渐蔓延全身,霎时感觉到了身体内的yu 火慢慢燃烧。 高琪看到张扬的模样,不由吃吃一笑,故意缓缓在张扬面前把衣服脱光了,露出她那对最引以为傲的高耸峰峦,然后蜷起一条腿,摆了几个勾人的姿势后,才媚笑着扭着的身躯溜进浴室。 “你们先来噢,别那么快就缴枪…” 昏黄的shè灯照shè之下,温室里一股香艳的暧昧气息早已酝酿得如同陈年老酒,张扬看了许丹露一眼,自从两个人关系越来越亲密了之后,露露以往那种外放的xing格貌似开始有了一点点转变,虽然还像以前那样打扮得很时尚xing感,但有时候两人之间亲热的时候,她会莫名地多出一份娇羞。 对此张扬反倒是更加的乐不可支,作为男人,面对一个有些矜持的绝sè美女,即使再熟,心里也是觉得刺激非凡。 剥了她的衣物,露出她那对圆润的峰峦之后,许丹露装作娇羞惊恐状,双手急忙收拢在胸前,挡住那对耸起的玉.峰,媚眼如丝地盯着张扬,瞄了瞄放在桌上的那张彩sè清单,轻声说道:“人家想学学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