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赔钱吧,小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十九章 赔钱吧,小子

“大哥,我知道了…大哥饶了我吧,我也是受人之托啊。”阿狗的额头上滴下豆大的汗珠,张扬看似漫不经心地将他一扭,实际上阿狗的胳膊肘已经被扭得快脱臼了,这会儿关节神经像拧麻花一般打成了结,痛得他差点连尿都尿出来。 他是混混,也打过无数次架,但愣是没看清楚张扬刚才是怎么把他给擒住的,光凭这点,他就知道,自己惹不起眼前的张扬。 他这话一出口,旁边那几个混子顿时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傻眼了,原本他们还想上前动手解救他,但没想到他们的老大被张扬一顿打后,就直接屈服了,老大都服了,他们哪里还敢放半个屁。 “废话,我问的是你犯了什么错。”张扬膝盖微微一用力,阿狗登时又嚎叫了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该想要打大哥您,我不该来sāo扰高小姐,我更不该受白亮峰的唆使…” “错了!”张扬伸手把手上的烟头拿了起来,塞进阿狗的嘴里,“你错就错在,既然要装逼,就不该抽这么劣质的烟。” 阿狗一听,眼泪差点留下来,这他妈什么借口啊,抽根劣质烟也值得你把我狂打一顿吗? 但嘴里不敢有任何反抗:“是,是,都是我不好,抽劣质烟还装逼,您就饶了我吧。” “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好像忘了点什么东西吧?”张扬伸手拍了拍额头,嘿嘿之笑,提醒着阿狗。 阿狗看到他古怪的笑容,汗又滴了下来,他哪里知道张扬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又不敢直接问,只得小心翼翼旁敲侧击道:“大哥,您能不能稍微提醒一下下?” “提醒个屁,你们几个人,在酒店里白吃白喝白住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不用交钱吗?” “啊!大哥,我们只是在大堂上而已,没…没住过房间啊。” “废话,没订房间,大堂能让你们这么玩吗,你们肯定有的,我让高经理给你们算算。”张扬抬起头,吩咐高琪说道,“高经理,六个人六个标准房,半个月得要多少钱呢?” 高琪被眼前这幕雷得是内焦外嫩,直到现在才彻底反应过来,敢情这张扬打架还这么厉害啊,五六个混混被他一个人欺负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 至于提到赔钱,高琪是不敢奢望的,她只求这帮混混别来sāo扰她就阿弥陀佛了,还陪个毛线钱。 所以现在张扬要让阿狗赔钱,她急忙朝张扬使了个眼sè,双手摆了摆,意思是说:那个就算了,这酒店能正常营业,我就算烧高香了。 “十万块吗?”张扬狐疑地问道。 高琪一阵无语,而阿狗听到十万块后,立马就昏了,住五星级酒店也没那么黑吧?六个人,就算每个人开个房间,一天一千二,半个月也就两万啊,这十万块也太黑了吧,白亮峰给他的好处也才五万块而已。 “大哥,能不能少点呐,毕竟…这也不是五星级的?”阿狗努力挤出几滴眼泪, 张扬叹了口气,不耐烦地说道:“少点就少点吧,给你打个七折,九万!” 阿狗不由泪流满面:“九万…我没那么多钱啊,再说大哥。”他极其委屈,又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打七折也不是九万吧。” “嘿,想不到当混混也懂得数学啊,那好吧,七万整数,不能再少了。”张扬手上微微加了点力道,“现场付清,我不信你没带卡。” 阿狗看了看张扬,看到后者没有半点通融的意思,咬了咬牙,终于是让他的一下属当场拿了银行卡,交给高琪:“密码是xxxxxx” 高琪看了看张扬,虽然这些天来,酒店的生意的确损失很大,但她内心真心的不想要这笔钱,但是看到张扬肯定的眼神后,只得通过pos机把钱划了过去。 付完钱,张扬便将阿狗放开了,然后在那帮混子惊愕的眼神中,拍了拍手道:“不服的就来练练。” 这话说得太牛逼了,阿狗的几个手下你看我我看你了半天,最后把目光落到阿狗身上,而阿狗则呻吟了一声,看都不敢多看张扬一眼,直接朝酒店门口走去,没敢动手。 “损失可要记得找白亮峰讨回来哈。”张扬好心地在他屁股后面提醒了一句。 阿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过听了张扬的话,倒是被点醒了,对啊,这一切不都是拜白亮峰所赐的吗?老子得找他要回来。 这时候,一个跟着他走出来的混子不知死活地囔了一句:“大哥,我们回去废了他,把钱讨回来。” 阿狗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那混子以为阿狗心动了,叫嚣道:“那我拿家伙去了。” “拿你妈啊,啊,刚才你没看到吗?”阿狗狠狠扇了那混子一记耳光,“那小子的身手,好像跟雄哥是一路子的,知道雄哥什么身份出身吗?特种部队,我怀疑那小子要么练过,要么也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就算我们一起上去也未必打得过他。” “那张扬明明就是个学生…” “就因为是学生我才觉得奇怪啊,白痴。”阿狗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扇了他一巴掌,“一个学生,却拥有这么厉害的身手,这里面肯定有原因的,拜托你,凡事动动脑筋好不好,我们先把这事儿跟雄哥说一说,让他老人家定夺,至于钱嘛,就算暂时放在他那又有何妨?” “张扬!”清远酒店行政部办公室,大咪咪高琪咬着下唇,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家伙,然后伸着食指,敲了敲摆在她面前的桌子,提醒那个家伙该醒醒了,因为张扬显然在走神。 “嗯?”张扬马上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就在刚刚,系统声音又响了起来。 “见义勇为,奖励系统积分三分,现在你的积分为二十三分,称号为有为青年,请有为青年继续加油,如果你的系统积分超过一百分,将会获得道德模范的称号,成为道德模范的话,系统将会额外每天为你增加一个积分。” 张扬一拍大腿,靠,提醒得太迟了,早知道把阿狗打一顿有三分的话,另外几个家伙就不应该放过才是。 但当然,这是马后炮,其实张扬在对付阿狗的时候,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他那个时候已经算计好了,如果打不过,就跑给他们追。 但没想到高级格斗术这么有用,自己也就练习了半个多月时间,不过刚才对付阿狗的时候却觉得有一种驾轻就熟的感觉,所以就算加上另外几个混子的话,应该还是有胜算的。 张扬也相信,阿狗不可能就这样罢休,但他也不怵,只要对方不动刀动枪,他有信心见一个打一个,打到他们服为止。 不过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眼下…亲,眼下还是要先找份工作先,因为自己口袋现在就剩三十七块五毛了,连开房的钱都不够。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在酒店继续兼职?”高琪显然不信,以张扬刚才那种身手,出去当保镖都够格了,当个毛线的客房服务生,这货摆明了是另有所图啊。 张扬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学姐大大,我身上就剩下三十七块钱了,连开个房的钱都不够,难道你怀疑我的诚意?” 高琪皱了皱眉头,其实她现在真的想不出个所以然出来,但是她觉得张扬浑身上下怎么透露着一股不对劲:“可是你没必要来找这种一个晚上四十块的工作啊,如果你真的需要钱,刚才阿狗给的七万块我可以如数给你。” “嘿,学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虽然缺钱,但是这钱要自己赚,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张扬一副圣人的模样,大义凛然地说道,当然他说这番话是希望系统奖励他一个大义凛然的积分,不过看起来系统没鸟他。 “行了行了,就当你说真的好了。”高琪虽然看得出张扬说得浮夸,但也指不出什么毛病,再说,这家伙真能过来帮忙的话,她还是挺乐意的,至少有他在的话,那帮混混再来闹事,也有个人撑着门面。 “真得不能再真了。”张扬举手发誓,“不过待遇上请求组织不要克扣。” “呸,我这儿是正经酒店,怎么可能克扣你工资。”高琪轻轻白了他一眼,然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份用工协议,递给张扬,然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把协议收了过去,“不过,签这协议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