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浴室里的风光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八十二章 浴室里的风光

傲天狐疑地看了看张扬的背影,想了想,跟了上去。 “怎么受的伤?”傲天跟在背后,漫不经心地问道。 “子弹击中!” “严不严重?”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张扬没好气地答道。 到了三楼,沿着过道走了一小段,两人便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人,大老远地就在喊:“扬子,扬子。” “这不是高琪吗?”傲天盯着前方穿着一件粉sèv领紧身棉衣,随着跑动的步伐,怒耸的峰峦上下起伏、一阵波涛汹涌的美女,看了看张扬,狐疑地问道。 张扬闻言,回头盯着傲天,奇怪地说道:“你对我身边的人倒是挺熟悉的哈。” “拜托,这不废话吗?” “扬子!”高琪跑到了两人面前,先是看了张扬一眼,紧接着,目光一转,上上下下瞄了傲天一眼,皱着眉头,奇怪地问道,“这乞丐是谁啊?怎么就放进医院来了?” “乞丐?”傲天闻言,差点没一头摔倒,“喂喂,你说谁是乞丐了?” “诶…你不是乞丐啊?”高琪背着双手,歪着脖子,凑道傲天身旁,嗅了一下,随即伸着小手在秀挺的鼻子前扇了扇,皱着眉头不知道从哪里捏了个硬币,丢给傲天,晃了晃手,“才怪,诶…去去去,一边去。” “什么意思啊?”傲天看了看掌心里多出来的一块钱硬币,顿时一脸黑线。自己形象有那么糟吗? “还不赶紧走,等我叫保安啊,这可是部队医院。” “琪姐,你别误会,他可是不是乞丐。”一旁的张扬走了过来,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他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不等张扬说完,高琪伸手打断了张扬的话,不屑地看了傲天一眼。道,“他是你新收的小弟,我说扬子。怎么你现什么猫猫狗狗都收了哈,品味,品味懂吗?” 一边说,一边还用看臭鱼一般的眼神上上下下扫着傲天,还慢慢地把身子往后挪。 傲天急了,拿眼瞪着张扬,“我靠,你也不管管她,什么猫猫狗狗,什么小弟…” 闻言。张扬这才半死不活地嘀咕了一句:“好了,好了,琪姐,别跟他开玩笑了,他是我朋友。” “朋友?”高琪撇了撇嘴道。“这么老了?得有五十了?” “废话!”傲天捋了捋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努力摆出一副帅气的模样,“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没大没小的,我哪里有五十啦?三十出头懂不懂?” “三十出头?”高琪一脸狐疑地看了看他。扁了扁嘴,不再理他,把头转向张扬,说道,“扬子,酒店找好了,就在边上。” “酒店?”傲天看了看张扬,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来了很多人吗?” “她们来看望受伤的同事,有问题吗?” “哦!”傲天看了张扬一眼,斟酌了一下,说道,“那我也去看看。” “我带你们去。”高琪看了张扬一眼,跑在前面带路。 进了房间,傲天看了一下,果然发现病房里有好几个应该算是张扬别墅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病榻上,则躺着一个全身挂满监控器械的男人。 “烟枪?”傲天皱了皱眉头。 “你又认识?”张扬看了看傲天,一脸的戒备。 傲天伸手握成拳头在唇边蹭了蹭,咳嗽了几声:“咳…咳…这不废话吗?” 他瞄了床上的烟枪一眼,淡淡地说道:“看样子,伤得不轻啊,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不过我倒是和这家医院的领导很熟悉,不如我让他们请专家来看看。” “真的吗?”许丹露走了过来,“那就麻烦你了,本来我们还想明天转回梅宁中山医院,看来我们要在这里过年了。” “你们明天要转院?” “是啊,他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他呢,也算不上什么很重的伤,回老家看,他家人也比较放心。” 傲天犹豫了一下,沉默了半晌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就祝这位兄弟早ri康复了,改天我再上门拜访。” “呵呵,谢谢,没事的,有的是机会。” “嗯!”傲天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张扬说道,“我先去看看潘中尉了,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处理,就不打扰了。” 说完,皱了下眉头,走了出去。 他一走,张扬稍稍松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张扬在阳台上和傲天扯淡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拨通了许丹露的电话,加上高琪在半路拖延了一会儿,许丹露这才及时导演了这场戏,梅欣其实在另外一个房间。 “露露,刚才你和那个家伙的对话,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许丹露看了看床上的烟枪,淡淡地说道:“起来,不用装了,已经被看破了。” “看破了?” “嗯!”许丹露苦笑了一声,环视着众人说道,“这不明摆着吗,如果是扬子受伤,我们来这么一大群人还情有可原,现在是烟枪受伤,而且说伤得不重,还来这么一大帮人,那岂不是不打自招吗?我这也是忙中出错,都怪我。” “怎么能怪你呢。”张扬走了上去,看了她一眼道,“他不也是没点破吗?” “他不点破,是因为他不想和我们翻脸,我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他,我们一定要回家过年的,而且要带走烟枪,也就是梅欣。” “不过,他也留了一手,他不是说改ri登门拜访吗?也就是说暂时他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不过ri后就难说了。”许丹露看了看张扬,问道,“扬子,你把梅欣带回去,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啊。” 张扬笑了笑,道:“折腾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明天再说。” 张扬去sicu看过潘宁宁之后,又在医院逗留一段时间,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十点多的时候,老意来了电话,说他们已经把东西送到了吴村,晚上会留宿吴村,明天一大早就赶回梅宁。 而傲天也没再来过问梅欣或者是烟枪的事情,大家算是心照不宣了。 张扬不明白他为何不当场戳破自己,不过应该如露露所说的,目前这种状况他的确不适合和自己翻脸,更何况,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梅欣在自己手里,也不怕她跑到哪里去。 梅欣服过安定后,就睡着了,张扬雇了护工而且也留了烟枪和大夫在医院值班,便去了酒店。 高琪定的酒店,距离医院并不远。 这里边上其实有个旅游风景区,不过冬季游客并不多,所以酒店都是空空的,而且价格也相当便宜,三星级的酒店一个晚上一间也才一百五。 高琪也没客气,直接就包了一层,八间,也就是说,他们四个人都可以每个人住两间了,一间住,一间玩,当然也不能说她败家,毕竟他们也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们。 本来非常困乏,不过洗完澡后,张扬却又来了jing神,想了想准备去找露露聊聊,不过路过三零七的时候,却发现房门虚掩着,而且耳朵隐隐约约听到里面一阵哗啦哗啦的洗澡声传来。 三零七是高琪住的房间,一听到这种撩拨人心房的洗澡声,张扬心里不由微微一动,脚步到了她房门口,停了下来。 好多天没有砰大咪咪了,今天把梅欣的紧身衣掀起来的瞬间,看到她那对雪白丰硕的峰峦时,张扬脑海里想到的就是高琪同样拥有的那对丰硕圆润。 她应该还是安全期,张扬轻轻推动虚掩的房门,房门就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张扬皱了皱眉头,这臭丫头,去洗澡酒店房间门都不关,别以为这层楼只住着自己人就可以这么大大咧咧的。 浴室就在房门边上,浴室门是那种磨砂的玻璃门,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但因为浴室里面是开着浴霸的,灯光明显比外面强,所以从门口可以影影绰绰地看到里面的一些情景。 果然,浴室里,一具雪白高挑的身躯正背对着浴室门,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手里抓着花洒正在往身上淋水,虽然是隔着磨砂门,但那玲珑有致的曼妙身姿还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盈盈只可一握的小蛮腰,丰润翘挺的雪臀,雪白的长腿倒是看不大清楚,但并拢得很紧。 她淋了一会儿水后,停了下来,去取台上的沐浴露,侧身的时候,张扬便隐约地看到了她那对怒挺峰峦轮廓,虽然玻璃门已经慢慢被热气的烟雾笼罩,但张扬还是可以判断出这对峰峦很大… 张扬看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发现自己某个部位已经的了,憋得难受,继而心里一动,也好,今天就来玩个刺激点的。 他轻手轻脚地把房门关上,然后有些不舍地从浴室门里那具雪白的躯体上面离开,往房间里走去。 房间是标房,一米八宽的床,张扬瞄了一眼,能躲藏的地方只有两处,一处是窗帘后,还有一处是被子里。 张扬嘴角微微向上弯起,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别看高琪大大咧咧的,可是她其实挺胆小,待会儿吓她一下,她肯定立马就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