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跟我玩阴的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跟我玩阴的

“噢?”张扬不动声sè地看了傲天一眼,这厮抽烟貌似很凶,而且特别讨厌的是,那烟雾都是往外喷的,让张扬平白无故抽了不少二手烟。 他飞速干掉一根后,估计不够瘾,从口袋里又摸出皱巴巴的烟盒,第二根还没拿到手上,张扬一伸手直接把他一整盒烟拿了,扔到楼下去。 “诶…诶…” 傲天伸手抓了个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贝被张扬随手嚣张地扔掉,眼睛一阵瞪直,气得浑身发抖,连刚才想说什么都忘记了,“泥煤的,这可是领导赏的好烟,我靠!” “不就是熊猫…”张扬瞄了一眼,撇了撇嘴,“老子赔你一包大前门,说正经的,刚你说到什么重要的人。” “大前门泥煤,你抽过烟吗?尼玛,老子正经不起来了。”傲天盯着还在半空飘的烟盒一阵的痛心疾首,其实里面也没几根了,但那可是好烟,二十块钱一包呢。 “你好歹也是个处级干部,有点形象行不行?”张扬用那种斜下四十五度角的目标,极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形象个屁啊。” 傲天一脸不爽,愠怒地看着张扬道,“你肯定是想报复我,是,没错,是我事先情报收集得不够多,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毕竟这次的对手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说到这,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已经慢慢化为黑点的熊猫,愤怒地盯着张扬,“你得赔我烟,我才说。” 张扬再度鄙视地扫了他一眼,掏出钱包,摸出一张十块钱的,拍在他手里:“可以说了。” “打发叫花子呢。”傲天看了看手上的十块钱,眉头皱得像百岁老寿翁的脸。 “要不要?不要我拿回来了。” “靠,不要白不要,你以为我像你啊。钱多得花不完。”傲天急忙把十块钱揣进怀里,然后想想又觉得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亏死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十块钱就卖给你了。” “别磨叽了,大叔,挑重要的说,我时间宝贵。” “哎呀。我这个暴脾气,你叫老子大叔,我特么的我揍死你,这么跟我讲话。”傲天刚刚咽下去的怒火再度彪了起来。 “要打架是,我一只手让你。” “靠!”傲天悻悻地把手缩回袖子里。 他还是忍了,清了清嗓子瞟了张扬一眼,说道,“这次出动,对方死了三十三个。不过我怀疑可能跑了两个人,一个是黑桃八绿组的绿蝎子,绿组八个人。现场只找到七具尸体,唯独不见绿蝎子的。” 张扬愣了一下,绿蝎子他当然找不着了,因为已经被老意带走了,而且已经悄悄通知了她的家人,准备送回她老家,也算是叶落归根。 张扬不动声sè地问道:“那另外一个呢?” “是个女的,而且很年轻,乌科兰籍。现场只找到她父亲的尸体,而入境处登记的是父女俩一起入境,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父亲把她放在酒店或者其他什么的,但是我觉得他父亲既然把她带过来。就应该跟这次的袭击事件脱不了干系。” 闻言,张扬倒是暗暗吃惊,没想到他们的效率那么高,这才过去几个小时,梅欣的身份就曝光了。 “张扬?” 傲天突然侧头看着张扬。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而后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说这事蹊跷不蹊跷?” 这小子看出点什么了吗?张扬皱了皱眉头。 “什么意思啊?你不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人吗,难道是这两个跑掉的人?”不管他看没看出来,张扬自然跟他装疯卖傻。 “你先告诉我,绿蝎子是死是活?”傲天习惯地把手伸到口袋里,却摸了个空。 张扬知道他这么问,自然多半他也是知道绿蝎子落在自己手里了,绿蝎子的身份,傲天自然清楚,老意的底细他也知道。 “死了!”张扬想了想,坦然地说道。 “真死了?” 傲天看了张扬一眼,双手伏在栏杆上,像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绿蝎子虽然刚开始入了这道,也有情非得已的原因,但是…” 他眉头微凝,“但是,也有许多被她杀的人,也是无辜的,前面的或许情非得已,后面的她已经心知肚明…”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张扬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既然你都知道她和老意的关系了,我也就不瞒你,绿蝎子真的已经死了,我亲眼看她断气的,她被潘宁宁一枪命中心肺,老意看她痛苦,最后一枪是他下的手。” “至于尸身…”张扬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老意想把她带回老家,毕竟绿蝎子的父亲寻了她那么多年…” “你藏起来了?” “嗯!”张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点了点头。 “你应该不会告诉我,他们此刻到了哪里?” “你说呢?”张扬抬起头,看着傲天,“一包黄鹤楼!咋样?” “呸,一包黄鹤楼就想收买我。”傲天露出极端鄙视的眼神,“最起码一条!” “成交!” 傲天看了张扬一眼,伸手揉了揉鼻梁,一脸失败:“那个外国女人,是不是也在你手上?” “拜托,这个真不关我的事,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真的?” “爱信不信。”张扬皱了皱眉头,盯着他道,“话说你跟我扯了半天,你就跟我谈女人算怎么回事啊,不是说有个重要的人物吗?” 傲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是啊,是有个重要人物啊,可是你这小子除了跟你谈女人,别的也没什么好谈的,你的世界观里,除了女人,而且还必须是美女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 “老子是科学家!走技术流的,你的思想境界真低俗。” “就你高尚。”傲天没好气地说道,“就实话跟你说,今天这场混战中,死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洛赖,是一名杀人犯,前几年瑞市搞拆迁的时候,他带领一帮混子把人家拒绝拆迁的一户人家给推倒了,砸死了一名八十多岁的老大妈,还有户主三岁的儿子,这还不过,这个魂淡一不做二不休,后面还把找他理论的户主也给杀了。” “当时引起了民愤,洛赖就被抓了,因为杀户主的证据不足,判了死缓,可这个家伙却突然在一次急病中送到外面急救,被他给跑了,然后过了几个月jing方在河里找到一具和他身材相似,而且带着他身份证和他衣服,但面部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dna验证,说就是洛赖,然后这个案子到这里就结束了。” “可是这个原本应该死的人,却又离奇的重新死了一次,而且还和雇佣军混在一起,更关键的是,他口袋里有部手机,手机最后一次拨出去的电话号码,通话六分钟。” 傲天停了一下,看了看张扬,淡淡地说道,“尽管电话号码的主人故意隐藏了身份,但是我们还是找到了它的主人,是一个叫孟督的人,而这个孟督呢,是蔡氏永兴集团总部的行政总监,而他在担任这个职位之前,曾经是蔡兴旺的私人助理。” “换句话说,这件事情跟蔡氏集团可是脱不了干系。”傲天脸上露出一丝诡笑。 “蔡氏集团?”尽管心里早有准备,张扬还是咯噔了一下,靠,果然是他们。 “不错,其实那个洛赖,犯事之前供职的那家公司,就是蔡氏集团旗下炎鑫地产集团华中区的一名项目总监,也正是他为炎鑫集团办事的时候,才干了那些杀人犯法的事情,所以无论是洛赖还是孟督,跟蔡氏都脱不开干系。” “你为何会告诉我这些?”张扬看着傲天,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道,“跟蔡氏作对,你有什么好处?” “啊…为了世界正义,为了世界和平,为了…好,你别用这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很简单,我怀疑这个黑桃八组织很可能跟蔡氏集团有着密切的联系,我追查了黑桃八那么多年,虽然有不少线索,但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这次绝对是个绝佳的突破口。” “洛赖不是已经被击毙了吗?还有什么价值?” 傲天微微一笑,解释道:“你想想,洛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为什么黑桃八和gk雇佣军混在一起,为什么他会打电话给孟督,届时只要立刻抓捕孟督,不就水落石出了?” 闻言,张扬冷笑道:“今天这事事败,只怕这会儿,那个孟督早已经被人杀人灭口了。” “灭不了口。”傲天背着双手,带着一丝得意看了看张扬道,“他已经被我们抓了。” 张扬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效率,还真是让他觉得出乎意料。 “孟督要是不开口呢?” “哼哼,不需要他开口。”傲天再度缓缓走到栏杆旁,“人落在我们手里,自然会有人跳出来。” “我可以向你保证。” 傲天竖起一根手指头,“要不了一个月,黑桃八这个组织就会烟消云散。” “那我拭目以待。” “嘿嘿,等着。”傲天笑眯眯地看着张扬,继而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张扬说道,“对了,现在我们去看看你那个受伤的手下。” “你那么好心?” “是啊,我突然爱心满满的,无处发泄,有问题吗?” “没问题。”张扬耸了耸肩,自己前头带路,“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