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可以让你来检查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可以让你来检查

“你说什么?”张扬呆了呆,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还是她英文表达得不够清楚。 “我说我愿意和你上床,但你要帮帮我。”梅欣说第二遍的时候,明显没有第一次那么羞涩,白皙的俏脸恢复了平静,仿佛这只不过是一件很正常的交易似的。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真想那面镜子来照照自己,心道,难道我看起来像一个sè狼吗? 虽然他知道西方女人的思维可能跟东方姑娘的内敛稍有不同,但也不至于这么大胆,这么直接,让人无法淡定啊。 张扬看了看她薄薄被裘之下,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和怒耸的峰峦,咳嗽了几声:“咳…咳…梅欣,我要跟你澄清一件事,我救你,并不是因为看你漂亮,或者是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张!我告诉你,我还是个处女,你没有东西…损失的。”梅欣听到张扬居然拒绝她,心里一阵的惊愕,在她的思维里,男人怎么会拒绝一个美丽的女人对他的求欢呢,所以她加重了自己的筹码,“当然,你要等我,伤好了之后。” “处女?梅欣,你别开玩笑了。”张扬看着她的俏脸,脸上的表情比她更加的惊愕,处女?这特么的,先不说你们西方女人在婚前对于xing方面比我们东方国家开放得多,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而且已经十八岁了,还跟着一大帮男人混在一起当雇佣兵,你当我傻子啊。 你要是处女的。那劳资岂不是处男。 “你…不相信我?”梅欣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房间门口,低声道,“你…门关了,我让你…可以来检查。” 说着,自己伸了一手,把被子揭开。她穿的是病人服,但她被子一掀开,张扬才发现。大概是因为她大腿内侧有伤的原因,她下身的裤子是只穿到一半的,女人最为宝贵的地方。不着寸缕,雪白双腿之间,萋萋之地,一抹诱人的粉sè… 真是粉的… 张扬见状,情不自禁多看了一眼,而后忙帮她把被子盖上,虽然说病房里开着暖气,但她刚刚手术完,而且高烧还未全退,可不能在这种节骨眼上再雪上加霜。 但当然。那诱人的一幕已经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之中。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你不用如此。” “那么…这个交易是成交了?对吗?”梅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张扬沉吟了一下,问道:“你要我做什么,不妨先说说看?” “我要你送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张扬想。她如果是要回到乌科兰,自己倒是可以帮她,当然前提是她的把她知道的东西告诉自己。 “马纳!” 没想到的是,梅欣给他的答案却让张扬一阵惊愕,她说的应该是马纳没错? “马纳?”张扬眉头一皱重复了一次,她要去非洲干嘛?而且马纳现在正在战乱。她难道还想继续当她的雇佣军? 盯着她那张美丽的俏脸,张扬不禁是轻轻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你还想重新加入雇佣军?这我恐怕不能答应你,你为什么不回乌科兰的家呢?” “乌科兰,没有家!”梅欣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之sè。 张扬看她脸上哀伤之sè并不是佯装出来的,不觉有些奇怪,她内心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怎么好端端的祖国不回去呢,她不是乌科兰人吗? 张扬很是好奇,但张扬相信,就算自己问了,梅欣就算是想解释,恐怕以她的英文能力都无法解释得清楚。 “马纳…”张扬沉吟了一会儿。 而梅欣似乎生怕张扬拒绝,又急着解释道:“你有很大的关系,去马纳不是问题?你想一想,这个交易很值得。” “我知道,华夏国,很注重传统,所以处子之身很重要,对不对。” “我把最宝贵的东西和你交换,而你要让我去那里。” 张扬听她说得如此的着急的模样,心知这里面必有内情,本想现在就问,但想到,反正她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离开这里,等杨菲来了,再做定夺也不迟。 “你去马纳的事情,我可以考虑帮你,不过这一切要等你的伤好了之后再说。”张扬看着她,想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下午,我的朋友将会过来,她们将会帮你,到时候你一定要配合她们。” “你的朋友,你,要走吗?”梅欣脸上有些疑虑地说道。 “嗯,是的!” “可是张,我,需要你。”梅欣显得有些不情愿,脸上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模样。 “没关系,明天我会再过来的,你好好休息一天,或许最迟明天晚上,我就可以回来。”张扬看她的样子,还真不是像是装出来的。 但他也知道,这个异国女子不可能是喜欢上他,想必是她现在只认识自己一个人,而且她自己的身份又不能暴露,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她不怀疑张扬会出卖她已经很不错了。 “那你说到做到,明天要来接我。” “嗯!”张扬点头答应她了,晚上跟着唐七七到吴村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明天一天也足够赶回上岩市了。 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张扬刚走出病房,那边就有个小护士让他过去,一问原来是让他把梅欣的东西领走的。 张扬本来想直接拿回给梅欣,但突然起了一个好奇之心,她刚才好像提到衣服里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那么会不会跟这次指使他们来偷袭自己的幕后黑手有关呢? 想了一下,他便坐在一旁的长凳上。翻了翻她的东西。 其实她被抬上担架之后也就身上一套迷彩服,其他的也没有什么,而护士交给他的也只是一套衣服而已。 但张扬摸了一下,很快就在衣服里找到几样东西。 她的护照,还有一些钱,有华元,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外国货币。多半是乌科兰的戈里,另外还有个是放她口袋里的,张扬见过。一个小吊坠,白银的链子吊着一个像也是白银做的心形饰品,只不过这坠子薄是薄。但倒是不小,比拇指大一些,而且好像是可以翻开的。 张扬尝试了一下,果然坠子是个心形小盒的设计,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张照片,这看起来倒是挺古朴的。 看了看照片上的人,发现是个女的,外貌倒和梅欣有几分相似,该不会是她母亲? 张扬再翻了翻她的衣服。发现已经没有其他东西了,衣服也没有隔层,难道她说的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小吊坠? 张扬也没去多想,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带回房间拿给梅欣看。 果然梅欣一看到自己的衣服,脸上就一副着急的模样,让张扬把衣服拿给她。 张扬看了她一眼,直到她现在行动不是很方便,便说道:“你要什么,我帮你拿。” 梅欣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要找一个…”她大概是不知道链子怎么说,就在那比划着。 张扬把那个吊坠拿给她之后,她果然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一把抢了过去。 “谢谢!” “她是…” “我妈妈……” “噢!”张扬看了她一眼,看来她很爱她母亲,不过这会儿他也不好多问,让她多休息之后,张扬便退出房间。 看了看时间,就慢慢走到潘宁宁的急救室门口去等她。 她已经被送进去两个多小时了,进进出出的护士一大堆,门口也聚集了一大堆中高级军官,光是校官就有四五个,甚至还有一个大校在那,应该是潘宁宁所在部队的领导过来了。 唐七七则一个人静静坐在长椅上,看到张扬后,柳眉微微一皱,淡淡地问道:“潘宁宁的手术怎么做那么久?” 闻言,张扬心里倒是一动,毕竟姐妹连心,更何况还是双胞胎,即使失散了那么多年,那份根植在她们灵魂深处的血缘纽带是扯不断的。 “我去问问。”其实张扬内心的紧张并不会比她少多少,甚至更加担心,但他还是装着一副很平静的模样。 抓了个跑出来的医生问她。 那医生看到是他之后,倒是安慰起张扬起来:“你的朋友命真大,这么稀缺的血型,还好有她妹妹在,你放心好了,我们刘燕红院长亲自主的刀,手术差不多快完成了,手术很成功,不过还要进icu观察一阵子。” “谢谢你,医生。”闻言,张扬这次是真的从内心感谢他面前的这位白衣天使。 “不客气,张扬先生,和你的成就比起来,做这点事情算不上什么。”中年妇女医生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对了我还要进去搭把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看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下。” “嗯!” 再次谢过了那个医生,张扬回去大致跟唐七七又解释了一遍,唐七七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张扬明显看到她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 刚说完,傲天给他来电话了。 一开口就问潘宁宁的状况,张扬把情况告诉他后,傲天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还好,谢天谢地,对了,告诉你一个消息。” 他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明显带着一丝沉重。 张扬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要出大事情了。”傲天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张扬淡淡地说道,如果今天这种事情还不叫大事情,那还有什么叫大事情的,狙击手,雇佣兵,最后不得已还动用了特种部队。 “你小子懂什么,不过我告诉你,你这次肯定要因祸得福了。”傲天语气一转,像打了鸡血般兴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