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受伤的极品美女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受伤的极品美女

“砰!”ssg69狙击枪那特有的尖锐啸声划破刚刚沉寂下来的群山上空,惊起一群刚刚落在树枝上的不知名小鸟。 尽管只是7.62mm口径的轻型狙击枪,但百米多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而且几乎是正面击中,瞄准镜中,那个身材极其火辣高挑的金发美女身体猛地一滞,而后,如同一包被甩出去的沙袋一般,飞了起来,重重地摔落在草丛中。 玲珑有致的火辣身躯压倒了成片的杂草灌木。 隐约记得好像是一枪命中了她的胸口。 透过瞄准镜,观察了一会儿,确认她没有再从草丛中爬起来之后,张扬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把眼睛从瞄准镜中挪开。 张扬对金发女郎无爱,他不喜欢她们那种粗犷的线条,而且印象中西方女郎的皮肤特别不好,雀斑也多,这在他心里已经形成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 但是刚刚在瞄准镜中发现的那个金发美女却和他之前在电视电影上看到的金发美女不同,她的皮肤极好,即便只是在瞄准镜中惊鸿一瞥,但仍然可以看清她的肌肤如羊nǎi凝脂,白皙而又细腻,而且她面部的线条也是非常的圆润,有着和东方美女一般的柔和弧线。 可以说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极品金发美女,人如此,职业也如此。 但张扬扣动扳机的时候,并没有半分的犹豫。只是击发的时候稍稍迟疑了一下,不忍心一枪打爆她的头,继而瞄准了她的心脏位置。 “我击中她了…”张扬回头看了看潘宁宁,迟疑了一下后,接着道,“是个女的。” “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潘宁宁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重复道,那眼神里隐隐露着一丝意外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会怜香惜玉。” 张扬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把ssg69搁在一旁。伸手揉了揉额头:“你是想说我是个花痴对?” 潘宁宁眼睑垂下,不出声,不出声自然是就是默认了张扬的话。 张扬笑了笑。也不在意,说实话,哪个男人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只不过那也得分情况,现在这节骨眼上,不杀她,难道让她杀了自己? “应该没有第三支狙击小组了?” 潘宁宁身子稍稍扭动了一下,以便让自己稍微舒服一些,之后点了点头:“应该没有了。” “支撑得住吗?”张扬看了看她的脸sè,关心地问道。 “还成!” 张扬点了点头。通知老意他们车子再往前开,上山帮忙把潘宁宁一起抬下去,其实潘宁宁潜伏的这个地方,距离公路并不远。 耗费了几十分钟,临时弄了个担架。把潘宁宁移送到路虎车边上后,张扬看了看时间,距离和傲天商定好的时间还有近二十分钟左右,他想了一下,突然想去看看那帮狙击手到底是什么来头。 跟他们交代一下后,他便带着两把。小心翼翼地走到刚才击中那个金发美女的地方。 远远地张扬便看到一个身躯静静躺在草丛中,如瀑的金发散落在草丛中,像一个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的天使一般,一动也不动。 尽管如此,张扬还是极其小心地观察了一阵子后,才慢慢接近她。 距离她身体大概三四米远的地方,一支m9米制率先映入眼帘,张扬想了想,把它捡了起来,放入口袋中。 然后才朝她走去,先是看到她的那张脸,尽管张扬已经在瞄准镜中看到过一遍,但现在近距离再看一次,还是被震撼了一把,这女孩子太漂亮了。 传闻,西方的女子基本经不起岁月的雕琢,但凡生了孩子,或者过了一定年纪,皮肤和身材势必全部走样,而这个金发美女,却没有一点点的那种痕迹,光从皮肤上他就可以判断得出,这个金发女郎的年纪应该不会很大。 jing致的五官,西方人特有的秀挺鼻子,长长的眼睫毛,标准的樱桃小嘴,不过嘴角溢着一丝血丝。 胸口处一片猩红,受伤的位置… 张扬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金发美女的眼睫毛突然动了一下,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 张扬才注意到她白皙如玉的俏脸脸颊旁还挂着泪珠。 她还没死?张扬jing惕地后退一步,把对准了她,万事小心为上,万一这个女狙击手身手极好或者是假装受伤,那自己就麻烦了。 正当张扬准备补她一枪的时候,她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如同一颗闪烁的蓝宝石一般静静地看着张扬,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惊惶和无助,她身子动了一下,手抬了抬,但很快又无力地垂了下去,细长雪白的脖颈,喉咙轻轻翻滚,想要说什么,但又吞了回去。 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张扬,然后又轻轻转动碧蓝的眼珠子看着张扬手里的枪口。 张扬不得不承认,尽管他不喜欢那种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但他还是被眼前这个中了两枪的美女的眼神震撼住了。 她没有求饶,大概也不懂得华文,也没有想做出反抗的动作,两只手横着,一只手里紧紧拽着一把杂草,另外一只手摊开,掌心放着好像是一个坠子一样的东西。 她的身高大约和乔希儿差不多,或者还要高上一两公分。 张扬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她受伤的地方,是胸口没错,不过受伤的位置,好像和潘宁宁的大同小异,换句话说,这一枪并不是致命的。 再看看她大腿的枪伤,血流流得也不是很多。也就是说,两枪都没有伤及动脉要害,她还有救。 张扬犹豫了一下,尝试着用英文问她,“你能说话吗?” 金发美女轻轻点了点头,有些艰难地张开失去血sè的樱桃小嘴,用很生硬的英文回答他:“是的。我能!” 张扬从她说话的语气和眼神,初步判断得出,她应该没有想要反抗的意思。而且她应该是想求生,否则她只要闭嘴拒绝回答就成了。 “你身上还有武器吗?” 女孩迟疑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听不懂张扬的话,还是她想说她没有。 张扬犹豫了一下,眼前这个极品美女实在是危险,说实话,现在补她一枪然后扭头就走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如果她没有反抗的意思,说不定可以从她嘴里获得不少的东西,至少自己得知道,除了黑桃八。还有哪些人想要他的命。 从她的着装上来看,应该是境外的雇佣军无疑,而且看她的脸蛋和身高还有皮肤,以及她刚才略显生硬的英文,应该是斯拉夫人种。多半是来自东欧的。 他很想搞清楚,是什么原因,会让这么个极品美女,不远万里跑来华夏国狙杀自己,当然或许他们的目标也有可能不是自己,毕竟如果是这帮狙击手要来对付自己的话。自己恐怕没那么好命了。 略微斟酌了一下,张扬便看着她,轻声说道:“我无意伤害你,也想救你,所以你能配合我吗?” 那美女大概是听得似懂非懂,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张扬想了想,连带着比划手势,又问道:“你的同伴怎么样了?” 那美女闻言,脸sè一黯,轻轻摇了摇头,答道:“死了!” “你稍等一下。”张扬看了看她身体周围,并没有任何武器,但他还是很谨慎地看了一圈,然后走到另外一个狙击手蹲伏的地方,他得确认她的同伙是不是如她说的那般,已经死了。 两个人的距离,相差了三十多米,张扬在一处岩石后面,找到了她同伴的尸体,确实已经死了,一枪爆头,那红的白的淌了一片草地,同样是军绿sè的数码迷彩,而且看他的样貌,毛茸茸的,多半也是斯拉夫人种,大约三十多岁。 张扬忍着恶心,在他身上翻了翻,最后只翻到一本护罩和一些钱,还有一部手机,另外还有一个医药包。 粗略地翻了护照,看了上面的文字,张扬皱了皱眉头,看起来好像是俄文,但张扬也不敢完全确定是不是,因为斯拉夫语系的文字都差不多,而且东欧都盛产美女。 他想了想,把护照放进自己口袋,然后拎着医药包,走回到刚才那个金发美女躺着的位置。 那个美女应该说还有一定的行动能力,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没有动,不过张扬准备把她扶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额头,才发现她额头很烫,好像正在发高烧。 这也难怪了。 想了想,张扬还是把自己身上的枪、军刺之类的东西远远放到一旁,然后才回来蹲在她身旁,检查她的伤口。 胸口位置是看着吓人,不过反而更不要紧,因为那是贯穿伤口,子弹直接打穿了她的胸骨,从她后背飞了出去,也就是伤口看起来恐怖一点而已,实际上并不会很致命。 张扬先帮她止了血,然后跟她说道:“我现在要把你衣服脱掉,才能为你打绷带?你明白吗?” 金发美女依旧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可见她的英文并不是很好,毕竟张扬经过了杨菲一段时间的调教,虽然不能说可以很轻松地和老外聊一些专业xing的话题,但这水平做普通的交流是没问题的。 没办法,张扬只能加上手势,再说明了一遍,而这回,她似乎听懂了,抬头看了看张扬,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谢谢!” 说完之后,还没等张扬动手,她却头一歪,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