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很白,很白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七十二章 很白,很白

张扬小心翼翼地沿着她受伤位置,剪出了一个十公分左右直径的圆孔,血肉模糊的肌肤随着黑sè布料的滑落而露了出来,潘宁宁的伤口就在右胸隆起的位置靠近锁骨的地方,伤口边上肌肉被子弹的冲击力掀起,如果不是张扬最近已经看过太多这种血肉模糊的景象。 估计立马会一身的鸡皮疙瘩,看得头皮发麻。 但同时,伤口下方,她怒挺的峰峦也几乎完全暴露,高高耸起的雪白玉兔颤巍巍地暴露在空气中,如同待剥的chun笋一般,特别是没有被血染到的部分,很白很白,仿佛可以倒映人影,不过还好张扬刚才剪过去的时候,她最重要的凸起一点张扬已经为她保留住了一片衣料。 但这仅仅只是起到遮盖的作用而已,她身体一动,便露出一条宽宽的缝隙,张扬便轻易地看到她里面如同和他在躲猫猫的粉sè小葡萄。 张扬心里一颤,这完美的胸型大概也只有杨菲能够和她相媲美了,如果能伸手一握…咳,特么的,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张扬忙摒弃内心各种邪恶的想法,凛气凝神,用拇指压迫她右侧锁骨上窝中部的锁骨下动脉为她止血,然后拿了消毒水为她先清理伤口,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具备为她取子弹的条件,只能先帮她消毒止血,然后绑扎,以防她伤口肌肉坏死并且造成二次感染。 清理完伤口,给她注shè了一针抗菌药后,给她敷上止血敷料,然后用纱布缠住伤口,用医用透气胶带固定住,再将三角巾顶角放在她右侧肩上,把左右两底角拉到背后打结,然后再和顶角相结,给她做了个三角巾绑扎。 接下来是处理左小腿的腿骨折,先是帮她处理了伤口。接着用白药喷雾剂喷了一圈,再用卷式骨折固定板帮她固定好,打上绑带。 处理完两处创伤后,张扬的目光落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处,有些犹豫。 想了想,还是说道:“这个大腿的伤口,我还是再处理一下?” 张扬看了看她大腿的绑扎法,她自己只是很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而已。这样的处理方法很容易造成肌肉坏死,而且血液无法正常循环。 潘宁宁看了看张扬,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些为难,当然,张扬也明白,她这个受伤的位置太靠近她底下的敏感部位。 她朝对面的树林看了一眼,低声道:“别忘了,他们还有个人。” “你妹妹已经控制了他的活动空间。” “她会用狙击枪?” 张扬笑了笑:“你是她的双胞胎姐姐,这或许是你们姐妹俩的天赋。” 潘宁宁垂下眼睑。点了点头:“好,那帮我也把大腿重新包扎一下,不过…”她迟疑了一下。大概是发现自己胸口的chun光有些遮不住的前车之鉴,有些顾虑地淡淡说道,“不过,口子别剪得太大。” 张扬要是下手狠点,大概直接就要把她下面的内内给一起剪了都有可能。 听她这么说,张扬也有些拘谨了起来,点了点头,松开她自己草草绑的绑带,小心翼翼地沿着伤口位置剪开一个小圈。尽管他已经控制得很好了,但是她扭动之间,还是直接地就看到她那大腿根部遗漏出的一丝chun光。 而且更加让他一阵目瞪口呆的是,她明显还是在大姨妈期,那最敏感的位置。一块大姨妈贴的边翼极其明显的露出了一小截。 潘宁宁大概是看到张扬有些发愣的目光,尽管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而且她xing格本来就很冷漠的那种,但这种情况下,毫无血sè的俏脸还是微微一红。 “快点行吗?” “噢!”张扬倒也不敢多想。其实大腿的伤她本来就处理过,只不过应该是过于匆忙,她直接就扎了绑带完事了。 张扬重新为她简单清理了一下伤口,然后依样画葫芦,敷上止血敷料,然后在她大腿后侧连着一根树枝,缠上医用纱带,再用绷带绑紧,四肢的伤口处理和身体上的伤口处理会稍微有些不同,必须加上一些树枝或者棍子之类的,绑带绑紧之后,像这种冬季季节,每隔半小时还要稍微松开一下,让血液能够循环。 处理完这一切后,张扬也是累得一屁股坐在了救生毯上,但想了想,立马又起身,赶忙小心翼翼地把潘宁宁放倒在救生毯上。 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一边问老意那边的观测状况。 “头儿,对方没有动静,他伏身之处有一块石头,两旁遮掩物比较少,只要他一动,我们就能发现。” “嗯,一有情况马上跟我说!”听到这个消息,张扬稍稍缓了一口气,看了看天空的太阳,又看了看时间。 刚才忙活了大半天的样子,而其实时间前后花的还不到二十分钟。 反正那个家伙现在暂时也动不了,张扬便放心拿出电话,给傲天打电话。 电话里的傲天语气显得很是着急:“你现在什么情况了,我已经联络了驻上岩市的部队,他们已经派出陆航两家直升机,搭载两个班的人,大约一个小时后到!” “陆航?你不是在下社乡布置了一些人吗?”张扬皱了皱眉头,原本他和傲天约好,自己前往图家村的时候,他们的人就在下社乡接应,早上,自己一遇伏的时候,就给他发了信息了让他支援,却没想到他的人迟迟未能出现,反倒是潘宁宁先出现了。 “别提了,下社乡往图家村的公路,昨夜被人破坏了,阻断了一大截,我的人只能徒步赶去,没想到半路被狙击手伏击,马勒隔壁的,这帮人也太大胆了,我的人死伤惨重,不过潘宁宁已经冒险闯过去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快到了,你再坚持一会儿…” “遇到伏击?”张扬看了看身旁的潘宁宁,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会受这么重的伤,人家在救他一命之前,就已经在前方打得热火朝天了。 此刻,看着脸sè苍白的她,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愧疚,若不是为了尽快赶来救自己,她也不至于此,她大腿的伤估计是被对方伏击造成的。而且受伤之后,她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就继续赶了过来。 我欠你一条命啊!张扬眼眶不禁微微觉得有些湿润。 “是啊,肯定不是黑桃八的人,特么的,不知道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傲天在电话里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劳资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管他是天王老子,这笔账一定要跟他算清楚。” “对了,这次太托大了。本来以为只有黑桃八的人,但现在情况好像有些异常,不但黑桃八整个绿组的人马全部出动。再加上现在这帮神秘人,我的人恐怕是无法过去支援你了,对了,我从地图上看到,你的车怎么在公路上,你别杵在公路上了,目标太大…” 张扬耐着xing子听他罗嗦了一大堆之后,终于是忍不住打断他:“别那么多废话了,我要你立刻给我弄一支医疗小队搭着直升机过来。另外,通知这边的就近的医院准备好,我这边有个伤员…” “谁受伤了?” “管那么多干嘛,记着,伤口有四处。右胸上方中弹,右大腿内侧中弹,非贯穿xing创伤,左小腿骨折,左手脱臼…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小时之内,救援人员必须赶到。” “一个小时?不行!” “不行也得行,还有,医护人员必须全部女的!”张扬又叮嘱道。 “你有毛病啊,一个小时我派谁去啊?” “我特么的管你派谁啊,你一堆的人,让一个女孩子独自闯过来,潘宁宁都能过来,你们一帮爷们就没办法吗?他们要是挡着,你没坦克吗?没火箭弹吗?对了,不是有武装直升机吗,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挡得住…” “靠…你以为打仗啊!”傲天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这家伙吃错药了。 “不是打仗,但我可以告诉你,潘宁宁受伤了!” “呃…” 张扬刚挂完电话,潘宁宁便皱着眉头盯紧他:“你跟谁打电话?好像要杀了人家一样。” “傲天!” “傲天?”潘宁宁怪异地看了张扬一眼,差点没直接坐了起来,“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就是国安局的。” “你倒是大胆,要知道他的身份,就算是你们东南省的省长都不敢用这种口气去训斥他。” “他的官很大吗?”张扬才不在乎这些,看到她恢复了不少jing神气后,心里终于有些放宽。 “官不大,不过权利很大!” “噢!”张扬毫不在乎地应了一声。 “砰!”正说着,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再度打破了山间的静谧。 张扬皱了皱眉头,因为自己这边明显不是shè击目标,很快,老意给他打了电话。 “头儿,那个人跑出来了,没带狙击枪,被唐小姐击中大腿,正往你所在的方向移动,我们正在跟踪。” “靠!找死!”张扬立马挂了电话,低头把地上的军刺捡了起来,然后把潘宁宁的ssg69拿了来,准备攀上岩石。 潘宁宁看得奇怪,皱眉问他:“你要干嘛?” “你说的那个观察手,大概想闹自杀,我成全他。”张扬看了看壕沟上方,伸手便攀了上去。 张扬脑子里,没有其他杂念,让自己平静了一会儿后,作了一个深呼吸,按照老意的预测,大概还有四秒钟,那个狙击手应该就会进入自己的狙击视角。 老意说过,对方看来是做了孤注一掷的打算,所以她最多也就带了而已。 静谧的树林远处,好像传来军靴踩在地上沙沙的声音,继而,瞄准镜中,真的如预测中的,出现了目标人物。 “靠!怎么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金发美女?”看到瞄准镜中的人,张扬一脸的愕然,真的是雇佣军? 瞄准镜中,是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拥有一双碧蓝眼眸子的金发美女,她穿着一身草绿sè的迷彩服,大概是大腿受伤的缘故,速度并不快。 大概她也是察觉到了自己已经被锁定,身子微微地僵了一下,站在了原地,成了一个活靶子。 一瞬间,张扬看到了一张满是惊惶的俏脸。 是很美丽,而且没有他平常看到的那些外国美女那般,棱角分明的线条,相反她的线条看起来很柔和,很圆润,怎么看都不像个狙击手,她的胸部很挺,但并不是特别的大,当然,是指和外国女人比,应该差高祺不会到哪里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轻轻扣动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