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伤的都是敏感部位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七十章 伤的都是敏感部位

八百多米的直线距离,实际上若是要跑过去可不止八百多米了,不过有了唐七七和老意两人另外一个方向的掩护,张扬速度可就快多了,二十多分钟后,他便赶到了潘宁宁所处的位置,这期间,老意和唐七七一共击出四发子弹,对于一名狙击手来说,这算是很罕见的了。 一般而言,狙击手shè出一发子弹之后,无论目标对象是否死亡,势必转移阵地,以防止被反狙击或被围攻,但唐七七和老意为了掩护张扬,却一直在svdshè程极限值的公路上前后移动,吸引对方火力。 果然,对方成功的被唐七七和老意吸引了注意力,也反击了两次,不过幸好的是,张扬联络了老意之后,他和唐七七两人并没有受伤,不过让张扬担忧的是,对方的两次反击地点却是越来越靠近潘宁宁呆着的地方,最近的一次,已经逼到了三百米的距离。 这个情况让张扬不禁是又喜又忧,一方面喜的是,对方慢慢向潘宁宁隐藏的地方逼近,很可能是因为潘宁宁并没有死,所以对方想前去确认;忧的是,如果对方也赶到的话,而且潘宁宁又受伤,那么要护送潘宁宁或者是救她下山,难度就很高了。 不远处,是一块突出的岩石,岩石上长满了青苔,岩石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按照先前的反狙击声探测系统的判定以及潘宁宁自己报给他的坐标,这里应当就是潘宁宁伏击的地点了。 张扬低头嗅了嗅。果然貌似嗅到一股极其细微的硝烟味弥漫在空气中,再用瞄准镜仔细看看了看,果然岩石上突出的位置,好像有一道平整的凹痕,上面的青苔已经被削掉,像是被什么东西刻凿过似的。 那块岩石和身后的密林融为一体,密林呢可以作为狙击手转移阵地的掩护。岩石和青苔又是掩饰狙击手最好的东西。 从岩石所处的位置来看,又刚好可以俯瞰底下的情景,可以说这个地方是绝佳的狙击之地。 不过绝佳之地。在专业的狙击手眼里,也很容易成为别人的反狙目标,不过潘宁宁是个专业的shè手。应该是没料到对方也有狙击手,这才不得已而为之,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当时她为了掩护张扬,而临时找到了这个地方。 张扬看了看时间,自打对方那枪shè出来之后,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小时,同时也是失去了和潘宁宁的联络将近半个小时,就算潘宁宁只是被对方shè伤的话,单单是流血而无法得到救治的话。估计也会让她休克,甚至是死亡。 所以不能在耽搁了! 不过如果要攀上岩石,自己又势必暴露,很可能成为敌人狙击手的目标。 不过他也懒得去多想了,救人如救火。一刻都耽搁不得。 他身子微微低伏,把背上的ssg69扶正,而后沉沉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冲出小密林,一跃而起,攀住岩石。迅速往上爬。 而后就地一滚! “砰!”身子刚刚挨地,一颗子弹便擦着他刚才攀住的地方击中岩石,扬起的碎屑洒了张扬一身。 张扬来不及去细看,手一摸,摸到了滑溜溜的青苔,身子再度一滑,又直接哧溜一下,掉到了岩石后面,然后摔了下去,好像掉到一条类似壕沟的凹处。 身子一挨地,手一甩,好像触碰到一团软软的东西,并且感觉自己的腰部被一个硬硬的如匕首般的东西死死住,好在自己穿着厚厚的防弹衣,否则的话,很可能就被直接刺了个透心凉了。 张扬急忙一翻身,侧眼一看,发现一身草绿sè的潘宁宁正蜷着玲珑有致的身躯,躺在他的身后,而手里正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刺。 她美眸流露着一丝绝望,而在看到是张扬之后,立马又变成一脸的惊愕,雪白毫无血sè的樱桃小嘴一抿,秀挺的鼻子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sè,“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张扬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滚落的岩石壁上,一抹惊人的血迹从上面一直延伸到自己所处的位置,然后才看到潘宁宁压在下面,贴着右胸锁骨下方那怒挺的峰峦位置,一片的猩红,鲜血已经把她草绿sè的军衣染红了一片,同样的一侧,靠近她小腹的右大腿也是一片暗红,不过好像已经被绷带绑住了。 难怪她无法行动了,原来她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了,看来是大腿和胸口附近各挨了一枪,伤得可都是敏感的部位,可是不是只听到一声枪声而已吗? 她身上怎么会有两处伤口?那帮王八蛋如果是狙击手的话,未免太下流了。 不过张扬也顾不及去多问了,急忙俯下身去,问她:“先别说那么多,你现在能走吗?有多少处伤?” 潘宁宁眉头一皱,舔了舔雪白干枯的樱桃小嘴,一副你是白痴吗的眼神,无语地摇了摇头:“左手伤到筋,右手脱臼,左腿小腿骨折…”又看了看自己的右大腿,已经是不言而喻地说明了她自己的伤情。 当然,张扬也不是白痴,潘宁宁伤到的地方她基本看到了,除了一处脱臼的和一处骨折的,只不过他还得再次确认一下,否则的话,随便移动她的身体,反而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变得更糟;而且他还必须确定潘宁宁此刻的神智是否清醒,如果是迷迷糊糊的话,他还得另想办法。 现在确定了她伤到了那几个位置,并且确定她神智还能保持清醒之后,张扬稍稍松了一口气,伤得确实很重,不过还好都不是致命伤。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先帮她止住血。否则的话,她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造成休克,那时候不用敌人的狙击手出手,她就得把命留在这里了。 大腿的位置,她自己已经草草的包扎好了,而且血已经止住,所以还暂时不用动到。但是锁骨下方靠近她那对怒耸的峰峦的那处枪伤,鲜血此刻还在慢慢地往外渗… 眼下情况还危在旦夕,张扬也没办法现在就对她进行救治。不过血却是要先帮她止住的,但他一时匆忙,医药箱也没带来。 潘宁宁看他眼睛瞄来瞄去的。眉头微皱,眼睛往一侧瞟去,说道:“我带了…医药包,不过刚才掉下去了,应该在左侧。” 张扬转头看了看,果然岩石脚下一个沾着血迹的军绿sè方形医药包正静静躺在草丛中。 张扬点了点头:“我先把你右手弄好…” 潘宁宁看了他一眼,眼神似乎在问,你能行吗? 张扬只是笑了笑,他刚刚耗费了三分的系统积分,学习了战场急救知识。虽然手法会生疏一些,但基本的东西他已经都明白,脱臼、包扎、止血、帮三角巾之类的东西他都很清楚。 张扬伸手,轻轻牵住她的右手,可能是因为长期拿枪的原因。潘宁宁的手没有像露露她们那般的柔软,而且可能因为失了不少血的原因,小手甚至有些冰凉。 潘宁宁雪白的脖颈轻轻咕隆了一下,淡淡的柳眉微微一皱,好像是不怎么适应自己的手被一个异xing牵住似的,但看到张扬认真且挺专业的动作之后。马上就用讶异之sè取而代之。 “啪嗒!”张扬扶住了关节位小心翼翼地揉了揉,而后找准机会猛地一拉,随着潘宁宁眉头猛地一拧紧,张扬已经迅速为她脱臼的右手扶正了位置,然后帮她轻轻揉了揉再松开。 “你动一动看看!” “什么时候学的?”潘宁宁动了一下后就立刻确认了效果,这小子还真有一手。 “以后再说,我去拿医药包先帮你止住血!” “不行!”潘宁宁右手能动之后,从腰里抽出一把,盯着视角可见的密林,淡淡地说道,“对方不止一个人,而且是很专业的狙击手,你没有机会。” 而且她其实还有一个顾虑,自己的枪伤刚好就在右边胸部上面一点点,真要包扎,那自己的右边的那饱满峰峦肯定要被他看光光,当然,这仅仅是顾虑而已,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张扬并不知道她内心想了那么多,而是看了看她对着的方位,刚好是对方仅有的能进攻的角度,可见她的专业度之高。 有她作掩护,张扬放心了许多,他知道,自己刚才跃上岩石,对方现在势必已经盯紧了这块地方,就等着自己露头了。 而且对方肯定也是有恃无恐,张扬既然上来,那肯定是救人的,除非不救,要救人就势必从壕沟上爬起来,或者是从壕沟边上医药包掉的位置,那一条光溜溜的斜坡滚下去。 张扬犹豫了一下,很快就通过手机获取了对方刚才的shè击方位,根据系统的资料提示,现在对方已经距离自己这边大约一百八十米到两百米之间,完全在svd的shè程之内。 张扬想了想,立刻给老意拨打了个电话。 一旁的潘宁宁看他打起了电话,脸sè一寒,皱着眉头道:“电话给我!我知道附近有一支部队驻扎,如果搭乘直升机,大概三小时可以赶到。” “等三小时的话,你的血早就流光了。”张扬看了看手中的电话,已经和老意联系上了。 “头儿!你没事?” “没事!”张扬看了看一旁的潘宁宁,呼出一口气,说道,“老意,计算风速…算好后,我喊到三,你就让唐七七尽管瞄着标定好的目标方位shè击!” “距离七百二十二米,即使不考虑其他因素…svd的有效shè程…” “没关系,我相信唐七七能行的。”张扬看了看一旁的潘宁宁,虽然她的右手能动了,但很明显看到她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张扬知道,这是失血过多而要休克的前兆… 他不能再等了!他盯着前方黑黝黝的那片绿林,双眸露出一丝饱含着暴戾的怒意,尼玛的,今天就算耗光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八十二分积分,也要杀光你们这帮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