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谁是绿蝎子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六十五章 谁是绿蝎子

闻言,枭鹰原本微垂的脑袋蓦地一抬,双眸一冷,死死地盯着张扬,略显浑浊的土黄sè眼眸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杀气,放佛像是要把张扬吞下去似的,但饱含着怨毒之中却又夹杂着一丝更加复杂难以辨明的情绪在内。 “你在害怕?对吗?”也许是过多的杀戮让张扬的心已经渐渐地硬了起来,他淡淡地看了看握着92式的右手,手背上面沾满了刚刚用匕首抹断枭鹰几个手下喉咙时喷出来的鲜血, 血味很腥很浓,但好像已经习惯了,或许是麻木。 “她一定可以一枪将你爆头!我会看到你的脑袋变成血肉模糊的一片。”枭鹰终于是从他紧抿的双唇之间,挤出一句话。 雾渐渐散去,暖暖的阳光刺破这层薄薄的笼纱,再次将它的热量散步到这静谧的群山之中,山间那种刺骨的冰冷慢慢被消融,继而被淡淡的温热所代替。 大雾散去,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如果再加上这阳光明媚的蓝sè天空,无疑更是锦上添花。 虽然是冬末,但对于地处南国的东南省,而且又是东南省南边的上岩市来说,其实已经进入了初chun季节。 “是吗?如果是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张扬依旧笑眯眯的,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在等,等着那个绿蝎子前来救援。 可是他也在等,等着潘宁宁出现。 他查过绿蝎子的资料,资料其实很简单,寥寥数语而已。 “美女,毒辣,杀人无数…” 关键的是最后一句,绿组头目枭鹰的情人! 那个绿蝎子是枭鹰的情人,枪法神准,而且根据傲天的调查,绿蝎子有可能卷入当年唐端被伏击的一事当中。 唐端中枪而死。当时一共挨了七枪,肩膀、大腿各挨两枪,肚子一枪。胸口两枪,中枪的子弹型号都是一样的,54改,但傲天给张扬的资料里。有提到了一句话,真正致命的一枪,是shè入他心脏部位的,而且弹道有异常,因为子弹是从后背shè入。 还有让人值得玩味的是。唐端当时也带着枪,并且子弹已经上膛拿在了手上,可见他已经发现了问题,但奇怪的是,他上的子弹一颗未发。 从他身上中弹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作出了激烈的反抗和闪避,虽然他已经年届五十,但他当过那么多年的兵。面对强哥和他的手下。不至于最后连一枪都没发出来。 傲天给他的推断是,那颗对唐端造成致命伤的子弹,很可能并不是强哥和他的手下干的,而是另有其人,从着弹的弹道进行推测,那颗子弹很可能是从另外一个方向shè进来。当时卫生间外面的洗手池的窗户是打开的,所以如果有人从对面的隆华酒店开枪。并不是不可能。 傲天给过他一个提示,他私底下调查过。事发当晚,隔着绿桃火锅城大约四十五米远的地方,正对着绿桃火锅城洗手间外盥洗室窗户的刚好是隆华酒店三零七房的窗户,而那个房间那天晚上住进去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绿蝎子。 做一个大胆的假设,54式改shè程是50米,如果那致命的一枪真是绿蝎子干的,那么她的枪法可想而知,四十多米的距离已经是shè程的偏上限,她还能如此jing准的shè入唐端的心脏,这个女人的枪法是该有多准。 资料里还提到,这个女人是枭鹰的情人,而枭鹰据说和胜爷关系匪浅。 张扬看着枭鹰那副想要吞了自己的眼神,已经可以猜得出,他很在乎那个绿蝎子,既然在乎,那么他一定不想这么快死。 “什么机会?”果然枭鹰开口了。 张扬微微一笑,弯下腰,把枭鹰和那个死去的杀手掉在地上的枪捡了起来,揣入怀里,头朝下山的路摆了摆:“走,给你一个,看看到底是你情人先死,还是我先死的机会。” 枭鹰没有动! 张扬一阵冷笑:“怎么,还是我在这里直接就爆了你的头,让你现在地底下先等她?” 枭鹰看了看张扬,犹豫了一下,终于是自己朝山下走去,此刻他内心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知道该是个什么滋味。 手上虽然疼痛,但远远比不上内心的痛苦。 这一趟伏击算是怎么回事?绿组的人倾巢而动,这才刚刚开始呢,己方的人已经挂了绝大多数,甚至自己这个领头的还成了人家的俘虏,这要是传了出去,还不直接让人笑掉大牙。 二三十米的路,却让他走了五六分钟,到了山下,终于看到了自己另外的几个敌人。 他们看到张扬安然无恙地下了山,并且还抓了个俘虏后,虽然嘴上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欣喜之sè跃然于表。 “头儿,你太厉害了。”憋了老半天,老意忍不住是崩了一句出来,张扬只是笑了笑,其实他也算是九死一生,而且如果不是老意的jing准配合加上那套升级的反狙击声探测系统,根本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摸到上面去,把那些人全干掉。 但是其实他也是挨了一些伤,只不过都是轻微伤而已,不过他也没多说,上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头儿,你先去休息一下。”老意说着,目光落到了张扬身后的枭鹰身上。 而同样的,枭鹰的目光也落在留着一脸胡渣的老意身上,两人对视一眼,枭鹰率先开口,皱了皱眉头道:“你就是老意?” “你知道我?”老意同样皱了皱眉头,脸上表情也是有些意外。 “哼,当然知道,当年你们狂龙突击队在河西协助当地jing方抓捕五名逃犯,逃犯持枪拒捕,你一个人就击毙了三个,剩下一个被俘,还有一个逃跑。” “当年跑了的那个,莫非就是你?”老意不由端详起枭鹰的脸来。 “哼,被你击毙的其中一个涂耀,是我弟弟。” “你是涂龙。”老意的拳头登时捏紧了起来,盯着枭鹰的脸,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张扬看到枭鹰突然和老意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又重新走了回来,看了看老意,问道:“怎么了?你们认识?” 老意双目死死盯着枭鹰,点了点头:“这个混蛋,当年他弟弟抢银行,杀孕妇,无恶不作,而且还携带大量的枪支,连地方武jing都不放在眼里,我当时刚好驻扎在地方,奉命协助当地jing方围剿这帮无恶不作的杀人犯,最后成功地击溃了他们那帮团伙,他那个无恶不作的弟弟当场就被我们击毙。” “五年前,当年参与抓捕他弟弟的两名弟兄全家被人灭门,连8个月的婴儿都不放过,凶手还很嚣张地把他自己的身份点明了,说他叫涂龙,是涂耀的哥哥,让当年参与抓捕他弟弟的人等着他…” “四年前,我父亲去银行取钱,被人无缘无故开枪,当街残忍地打死…”老意双眼慢慢聚出一抹杀气十足的冰冷,“jing方也查不出何人所为,我通过关系多方打听,凶手使用的是54改的,和那两名被全家灭门的弟兄身上中的子弹一模一样。” “哈哈,不错,都是我做的。”枭鹰看着老意,脸上并没有露出半分的惧sè,“你们杀了我弟弟,我弟弟才十八岁,我发过誓,一定要杀够十八个人替他报仇。” “你弟弟是罪有应得!” “哼,废话少说,今天落入到你们手里,就给老子一个痛快,我眉头要是皱一下就不叫涂龙。” “想死还不容易!”老意一抬腿就踹在他胸口。 枭鹰一下子趴在地上,被张扬打烂的手鲜血又冒了出来,可他脸上并没有半分的痛苦之sè,反而是盯着老意,狰狞地笑道:“哈哈,算了,虽然没有杀够十八个人,但也够本了,你想知道你父亲怎么死的吗?那个老头啊,先是大腿挨了我一枪,然后就跑不动了,我就上了前去,用脚踩在他的伤腿拼命地碾,然后那个老头就大声求救,喊痛。” “他一喊痛,我就火了,心道,这个老头真贱,都要死了还这么嚎,于是我又开了一枪,打烂了他的嘴巴,让他说不出话来,他说不出话来,满嘴都是血,但手上还抓着我的裤子,怎么办呢….唔!” “闭嘴!”一旁老意的手下已经听不下去了,冲了上去,一拳砸在他的眼眶上。 枭鹰闷哼了一声,嘴巴却没有停,甚至连伸手去擦拭眼眶边溢出来的鲜血都懒得,而是自顾地说道:“你说能怎么办呢,于是我就开枪,把他手也打断了…唔…” “让你再说!”老意另外一个手下,直接一脚踹在他脸颊上,而后又从身上直接掏出了匕首... “住手!”倒不是张扬喊的,而是双目圆睁,脸上同样狰狞得可怕的老意喊的。 “涂龙,我问你,三年前你抓走了李瓶,现在她在哪里?” “哈哈,终于想起来了?”躺在地上的枭鹰侧着身子,满脸得意地盯着老意,“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念念不忘你的前未婚妻?” 老意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sè,双拳捏得十根指节发白,向前踏了一步,盯着他再度问道:“说,她到底在哪里?” “告诉你也无妨,她就是绿蝎子。”枭鹰一阵怪笑道。 “绿蝎子?”一旁的张扬愣了愣,靠,这下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