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你的臭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你的臭手

张扬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一根冰凉的东西顶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仍然感觉到了一股刺痛感,低头看了一下,一道冰冷的寒光晃了他一下。 唐七七手里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锋利小刀正斜向着顶着他的胸口。 张扬看了她一眼,笑嘻嘻地伸出两根手指头,夹住她的那把小刀的刀口往心脏口移了移:“刀不过两寸许,而且心脏在这个地方呢。” “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杀了你?”唐七七一手擦拭着被张扬亲到的樱唇,一边很是恼火地问道。 张扬耸了耸肩,点了点头:“你眼睛里没有杀气。” “呸,这么黑你还能看到我眼睛有没有杀气了?” 张扬笑了笑,我当然不会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想杀我的话,女娲系统早就提醒我了,三次生命危险源jing告,还有一次没用呢。 “好了,好了,你真要杀我,也得先让我帮你把你养父的仇报了再杀也不迟是不?” “说得好听,其实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唐七七看了看手里的小刀,恨恨地说道。 “对啊,我们这算是彼此利用,通俗的讲,我们现在是搭着同一艘贼船,动刀动枪的干嘛呢,多伤和气啊。” “我要是不动刀,你的贼手这会儿已经到我胸口了。” “你说你这咪咪那么饱满…好了,好了。睡,我不动你了。” “不动我你还揽着我的腰干嘛?” 张扬闻言,松开她的小蛮腰,身子一翻,躺到了一旁,伸了个懒腰:“不许再踢我。” “无赖!”唐七七恨恨地把小刀收了起来,却也没想再去赶张扬下床。但她还是爬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条毛毯,甩给了张扬。“自己盖这条,还有,一点歪脑筋都不准动…” 张扬转过身。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唐七七看他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心里来气,扁起樱桃小嘴,只得是悻悻地重新躺回到床上,自己裹挟着被子躲到了床的一边。 “姓张的,我问你…”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唐七七翻了个身,看了看一旁不知道有没有睡着的张扬,开口说道。 “嗯!”张扬似乎还没睡。 “这么多天过去了。你想从我嘴里知道的东西,你也知道得差不多了,留着我还有什么用处,现在放又不放我,杀也不杀。你到底是何用意?” “不是说了,帮你报仇啊。” “少来,我又不是傻子。” “那就是用你来当诱饵,引诱黑桃八的人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你要真拿我当诱饵,何必还大老远跑到这里来。而且就凭你现在几个人能挡得住黑桃八吗?还诱饵呢,我看你是来送死的还差不多。”唐七七明显不信。 “送死,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就凭你们黑桃八那几个人?除非…” “除非什么?”唐七七皱了皱眉头。 “除非你们倾巢而出,那我还会稍微担心一点,不过,黑桃八好像还没有过这种先例。” 闻言,唐七七不由一阵冷笑:“对付你,根本不需要倾巢而出,只需一个神枪手就够了…” “嗯!好,那就等着,困了,睡了…” “魂淡,猪啊你睡什么睡…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什么问题?”张扬翻了个身,嘟哝了一句。 唐七七捏起粉拳,真想揍这臭家伙一拳,但想了想又松开,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把我留下来,其实是为了救我,只不过如果你是因为占有了我的身子而感到内疚的话,大可不必。” “我不跟你说过吗,我们是搭同一条贼船的人,这么多天下来,你也应该明白,你我的共同敌人就是黑桃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除非你养父的仇不想报了。” “睡了…”张扬再次嘟哝一句,就真的睡着了。 唐七七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自己也是抱着被子躲到了床的另外一边,这个魂淡,最好睡死你。 天刚蒙蒙亮,张扬就被一声尖叫声给弄醒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张开眼睛一看,唐七七正满脸怒容地盯着他,一双美眸似乎要喷出火来似的。 “怎么了?有杀手?” “你个魂淡…”唐七七双手抱着胸,而后突然像发疯似的,松开手抓起一旁的枕头拼命砸向张扬。 “呃…”张扬这才发现,唐七七身上的黑sè紧身保暖棉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捋到了脖子处,锁骨以下至肚脐处,入眼一片雪白,更让人喷血的是,她的罩罩也松开了,她带的罩罩是许丹莹她们买的,是从中间解开的那种,而现在她的罩罩就是从中间被解开了,两团怒挺的雪白玉兔完完全全暴露在外面,顶端嫣红两点清晰可见,颤巍巍的。 还有她的牛仔裤裤头也被解开了,而且拉链同时被拉开,露出里面的白sè的蕾丝边内内,问题是她的内内也被扒下了一小截,黑sè的森林隐约可见,甚至注意看的话,还可以看到一点点的湿… 哇靠,这怎么回事,难道她昨晚被人下药迷那个啥jiān了? “怎么了,怎么了?sè狼抓到了吗?”张扬悄悄地把口水吞了回去,迷迷糊糊地开口问道。 “sè狼?你就是那个大sè狼,魂淡。”唐七七气得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赶紧把胸前那副被解开的罩罩重新戴了上去,可是因为她的那对34c+的咪咪确实太过于饱满,挤来挤去,无限的chun光倒是让张扬大饱眼福。 “咦…难道我做的梦是真的?”张扬只记得自己早上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他好像正抱着唐七七上下齐手,不过就在他把唐七七衣服剥光,准备开战之际,突然一个天雷凭空响起,把他给炸得个内焦外嫩,直接醒过来了,扫兴! “起床,走人了。”唐七七气得是七窍生烟,早就知道不该让这魂淡爬上床的,今天一大早醒过来,就感觉身上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胸口上似的,闷得喘不过起来。 待她睁眼一看,差点没让她直接气昏过去,原来这个大sè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进自己的被子里了,和她同睡一床被,这还不够,两只魔手一只直接把她衣服捋起来,扒了她罩罩,然后捏着她的左边那只大玉兔,另外一只手则更加可恶,直接伸到下面,解开了她的裤腰带,拉下她的拉链,然后魔手直接侵入她最敏感的禁区… 她醒过来的时候甚至还发现某些地方还湿漉漉的一片,可见那臭家伙的手早就放到她那里很久了,而且肯定干了某些坏事,太可恶了。 但是看到张扬一脸无辜的样子,她更是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杀又不能杀,打好像也打不过他,而且这家伙油腔滑调的,斗嘴也赢不了他,只能是一肚子气咽在心里,最后也没什么招,急忙是怒气冲冲地下了床,到洗手间梳洗一番,再回到房间,发现那家伙已经穿着完整,坐在那等她了。 “哼!”唐七七心里有气,一想到早上那羞人的一幕,真是恨不得掐死他。 简单地吃过了早餐,再和图大根和十几个老人寒暄了一阵子,张扬他们不敢有过多逗留,便启程赶往高登市吴村,毕竟高登和上岩市刚好是地处东南省一南一北,这开起车来,最起码也得花个五六个小时,如果加上崎岖的山路,恐怕没有七八个小时是赶不到的。 车子从图家村离开没多久,便进入了盘山公路,虽然只有十多公里路,但这条路是单车道的,昨天来的时候,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而今ri因为是赶早出发,山间雾气甚重,把整座山笼罩得是白茫茫的一片。 张扬的路虎开在了前面,但进入盘山路后没多久,发现前方的能见度已经非常的低了,顶多也就五六米的能见度,加上车道还是单车道的,用寸步难行来形容并不为过。 “头儿,不行了,这样再开下去,这车随时候可能开到山崖下面去。”后面的老意大声囔道,从下社乡到图家村这些盘山路,手机讯号极差,所以两车之间的交流都是靠互相喊着来进行。 “等雾散了后,再走?”一旁的唐七七终于是开了口,自打她洗完澡后,除了和十几个老人寒暄了几句话之外,根本就没和张扬再讲话。 张扬看了看挡风玻璃前的那些大雾,皱了皱眉头:“这雾一时半会儿还消散不了,晚上想要赶到吴村恐怕有点难度啊。” 但他还是把车停了下来,刚下车,就发现有问题,车轮胎竟然有个没气了,明显是被人放掉的,这气还是慢慢消的那种。 如果自己没有停下来,待会儿下坡的时候,很可能就会造成车毁人亡呢。 正想着,耳朵突然听到一声极其清脆的枪声。 “啪!”一颗子弹狠狠地击中了他刚才驾驶位的位置。 “啪!啪!”又是接连两枪。 “危险!”张扬整个身体的神经一下子收缩了起来,这帮崽子,算得可真jing啊,竟然在这个地方伏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