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你猜,晚上我会做什么呢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六十章 你猜,晚上我会做什么呢

东南省多山,不过前往上岩市的路倒是平坦,而且开了高速,不过到了上岩市定县下社乡,路就难走了,而且多是山路,蜿蜒曲折,地势险恶,难得看到平地。 不过可别小看了这块地,当初这里可是革命老区,是著名的将军地。 “再不远,就到了。”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终于是到了下社乡,而下社乡通往图家村的路虽然已经建了水泥路,但是这公路是单车道的,张扬的路虎车倒是没什么,勉强可过这盘山小道,可老意开的是卡车,载货的,这就显得有些为难了。 但为了早点把东西送到那些留守老人手里,他们决定还是连夜赶路。 从下社乡到图家村直线距离不过十多公里,不过这车开得摇摇晃晃,盘来绕去的,开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图家村。 到了村里,果然如唐七七所说的那样,天一黑,村里就基本漆黑一片,乡间公路上极少见到什么人,偶尔经过的也就一两辆摩托车,步行的人基本看不到,要知道这个时候距离除夕不过两天,在外打工的基本也就该回来了。 可是这一路过去,虽然有些房子建得还不错,但基本上就看不到几个人,乡间公路两旁也有些稻田,但许多田地基本长满了荒草,已经被荒废了。 上岩市距离梅宁市其实不远,经济也不错,不过这种乡下小村随着城市化进度的加剧,稍微有些经济能力的。宁愿背井离乡跑到临近的城市买房定居,也不愿意再回来,经济能力稍微差一些的,也要外出打工,这工一打,在城市里居住习惯了,也就不愿意回来。久而久之,这种类似图家村道路不方便,而且远离城市的小乡村就基本成了死村。 愿意在村子里呆着的。也就一些六七十岁,没什么文化,无一技之长。无法在城市里立足的老人,还有一些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放在家里给父母带的儿童。 自然而然的,年轻劳力一少,田也就没人种了,老人不愿意走动,也无法走动,整个村子虽然还住着几百人口,却已经是静谧一片,看着凄凉。 车路过一些建在公路旁的房子时,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目光浑浊。拄着拐杖,静静坐在屋子门口的老人,用那略显呆滞的目光,好奇地看着张扬和老意开的两辆车轰隆轰隆地驶进村里。 唐七七说的图大根,是村里原来的村支。退休了已经十多年了,原本他有机会跟着儿子一起到城市里去,只不过去年年初,他儿子在城市里遇到了车祸,死了,图大根唯一的就只有一个儿子。儿子没娶媳妇,老伴又很早就过世,还有一个女儿已经嫁到了很远的地方。 所以,他只能一个人守着一栋还算大的宅子过着ri子,虽然他有些钱,zhèng fu也会给他一些生活补助,但图家村距离下社乡还有些距离,而且路不好走,所以他就算有钱也买不到东西,七十岁的人了,还得亲自下地种田养些稻米。 据说图家村和他情况类似的还不少,这个图大根后面就想了个办法,把一些孤寡的老人就接到他的家中,他的家就成了图家村的养老院,十几个孤寡老人平ri里没事就呆在一起唠嗑,聊聊天什么的,谁出了事情,还能有个照应。 不过人在一起,闷是可以解了,但人最关键的是什么,那就是肚子啊,肚子没货,人就不是人,十几个老人这吃的喝的,都是个麻烦事,他们年老体衰,哪里去弄这些呢,也就幸亏有时候村里的年轻人看着他们可怜,平ri里帮一帮手,或者是图大根靠着以往的一些关系,找些单位给了照应。 图大根早年当过兵,身体还算硬朗,张扬看到他的时候,发现老人还挺健谈的。 一看到张扬和唐七七,立马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小唐啊,总算是看到你了,你每个月要么派人来,要么亲自来,这个月却迟迟未见人影,我还想,想必你的公司年底到了,订单多了,太忙了,没想到这百忙之中,你还能抽空前来…这位是?”图大根看了看张扬,顿时一阵的好奇。 “图大爷,我是她男朋友!”张扬抢在唐七七身前,说道,身旁的唐七七闻言,急得是在他背后狠狠地拧了一把,低声责骂道:“臭家伙,你胡说什么?” “男朋友?”图大根耳朵不好使,加上此时已经天黑,闻言,顿时笑眯眯地看着张扬,左看右看了半天,点头频频,啧啧称道:“不错,小唐啊,你的眼光不错,这个小伙子长得很jing神,剑眉星目的,不错啊,不错啊啊,对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大爷,我叫张扬,弓长张,扬名立万的扬。”张扬谦卑地答道。 “好名字啊,小唐啊,我看你们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唐七七一脸无语地看着张扬,现在她实在也是不好开口反驳,毕竟是张扬带着老意他们把东西运过来的,而且她和张扬两个人的确是从同一辆车下来,还有,这臭家伙一下车就拉着自己的手,就算张扬没有说,图大根也不会看不出来。 “进来坐。”图大根在门口跟他们寒暄了一小会儿,赶紧把他们都迎了进去。 而老意和他的两个手下则赶紧把买来的一整车的被褥、大米、衣服、水果、鱼肉等,还有一些对联悉数搬下。 其实这些东西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唐七七之前的预算好几倍,差不多足够这些老人用上八年之久了,只不过张扬也没跟唐七七提。 入了座,图大根又给他们了一壶茶,一起吃了饭,也就到了晚上十点多了,本来想连夜赶路到高登市吴村,结果架不住村里老人的挽留,最后他们决定当夜在图家村留宿。 不过图大根的家虽然大,但里面早已住了不少老人,可供他们住的地方不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图大根有意还是无意,给张扬和唐七七分配了单独的一个房间,老意和他的两个手下也给一个房间。 张扬看着唐七七的脸sè不好看,正想着她会不会直接拒绝,却没想到唐七七看了张扬一眼,出乎意料地说道:“那就谢谢图老了。” 她接受了,这反倒让张扬觉得一阵的奇怪。 “怎么,你害怕?”唐七七趁着图大根不注意的时候,盯着张扬笑眯眯地说道,尽管这是张扬第一次看到她笑,不过这笑容可是一点都不好玩。 “害怕?”张扬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看谁怕谁。” 图大根的家是三层楼的那种,据说早年他的儿子挺有钱的,早在十多年前就在图家村建造了这房子,大概是为了不让唐七七委屈,图大根特意把房屋里最好的房间让给了张扬和唐七七住,并且还把张扬给他们带来的三十套新被褥给了两套给他们。 房间在三楼,出去就是阳台,而且阳台很大,阳台上还放着一张可以躺的藤椅,阳台外面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闻着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虽然透着一股寒露冰霜,但乡下的空气倒是清新,是城市里远远比不上的,进了屋子,唐七七便把门关上了,灯也没开,然后信步走到了阳台,张扬看了看她的背影,跟着走了出去。 大约知道张扬会跟出来,唐七七双手支在阳台的栏杆上托着下巴,往外看着对面的黝黑黑的群山,像是在自言自语般,淡淡地说道: “十多年前,图大根是这图家村的村支,他儿子在外地做事,很会赚钱,他们家算是这图家村的大户人家,也可以说风光得很……不过,随着图大根卸任,紧接着儿子意外死亡,图大根就一个人空守着这偌大的房子,每ri孤零零地过着ri子,别的留守老人有些还好,至少他们的子女在,有些盼头,可是图大根却是永远没了盼头,他的女儿远远嫁到了一个他根本不知道地名的地方,儿子呢,死了,他的后半辈子,就只能守着这空荡荡的房子,等到无声无息死去的那天。” “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张扬学她一样,走到她身旁,嗅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味,双手手肘支在栏杆上托着下巴,同样盯着前方那黑黝黝看着狰狞的蔼蔼群山,问道。 唐七七头也没回,依旧看着前方,没理会张扬的问话,继续说道:“其实,原本他也有一个幸福的家,有儿子,有女儿,像他这般年纪,应该是孙儿绕膝,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张扬侧头,看了她一眼,再次问道,张扬心里暗暗心道,她如果这次不老老实实地回答,那就会直接堵住她的樱桃小嘴亲她,直到她回答为止。 “想知道?那不如你先猜猜晚上我和你睡同一个房间,会做什么?”唐七七笑眯眯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