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要那个服务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五十六章 要那个服务吗?

张扬没有告诉她答案,然后就走了出来。 chun节将至,大多数的公司,工厂,事业单位都已经放假,返乡的大军开始行动,不过对于张扬来说,基本无假可放。 首先乔希儿那边,南星一号的生产任务紧张得要命,几乎所有的人员包括新招的职员都在拼命地加班赶货,力求在年底前把产量赶上来。 当然张扬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人,chun节是华人最传统的节ri,是一家团聚的时刻,唐七七告诉他的,那些留守老人的事情更是深深地刺痛了他,作为公司的老板,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员工家里的老人独自过chun节。 所以,发放了丰厚的年终奖之后,除了部分自愿留下来且家里无后顾之忧的员工之外,其余大部分员工,近的张扬则有专车送回家门,远的他已经让人专门为他们买好了往返的动车票或者飞机票,甚至如果他们愿意,公司还为他们的家人也准备好了车票和飞机票。 员工们放假之后,距离chun节也就不到几天的功夫,别墅里的美女们除了杨静、田甜和许丹彤和许丹莹两人要回去过chun节,其余人除了乔希儿还是未定之数外,大多数都在别墅里过chun节,可谓算是热闹。 许丹露早就和高琪置办了一大堆的年货,正静静等着除夕之夜来临。 张扬也把前往上岩市图家村和高登市吴村的东西准备好了,准备大年二十七、二十八两天前去帮唐七七完成她的心愿。 不过就在他准备出发的时候,却在二十七一大早接到了个莫名奇妙的电话。 本来张扬想直接挂断的,但是对方的电话号码看着却是很特殊,居然还带着一串八,这可是个牛逼的号码。 他接起来一听,对方就说了。 “你是张扬?”一个听起来懒洋洋的声音,像是刚从女人的咪咪里爬起来的piáo客一般,有气无力的。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让我找你。请问你需要特>殊服务吗?”对方故意一副很神秘的模样继续卖萌。 正在喝水的张扬一口把水喷了出来:“泥煤的,现在才几点,一早就问我要不要特俗服务。” 老子这里美女多得很,还要个毛的特>殊服务。 张扬二话不说,直接把电话挂了。 可是过了会儿,那个电话又打来了,一开口直接骂道:“靠,知道老子是谁吗。什么时候老子还给别人亲自打电话的,真是气死我了,要特殊服务…噢…不,是不是你这个臭小子要那个啥…啥的。” “什么啥啥的?”张扬断定这是个骗子无疑,刚准备挂断电话,电话那头,那个家伙,大声吼道:“枪…枪…靠,不许挂老子电话。” “枪?” “废话。你不是要买两把狙击枪吗,不然你还以为是什么?” “你是卖枪的?”张扬狐疑地问道。 “是啦,是啦。不然你以为是卖chun的吗?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上午十点整,中山路土门巷,到时候等我电话。”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要买那个,那个?” “你问那么多干嘛,拿钱来就对了。” “多少钱?” “自己看着办。”那个家伙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说道。 “哪里有这样的,什么叫自己看着办的?”张扬一阵的无语。这特么的像卖枪的吗,你好歹严肃点行不行? 对方大概是被张扬这么一问,也觉得不妥,便开口说道:“行,那你给个五万块。” “可以刷卡吗?”五万块。虽然不是什么很多钱,但张扬身上怎么会放五万块呢,高琪倒是有不少钱,不过她正在康复中心值班,他不想去麻烦她。只能去银行了,看了看时间,银行还没开门呢,便想着看能不能刷卡。 “噗通!”张扬听到对方那边一阵的屁股坐在地板上的声音,哐当哐当的,“靠,军火交易,你当买衣服啊?买衣服有的也要现金交易呢,难不成我还带个pos机给你刷?” 张扬只得一早赶去银行,守了时间取了五万块现金,然后放到皮包里,开车到了中山路,结果人实在是太多了,车子根本没法停,最后只能停在辉辰大酒店,然后自己步行了十几分钟才赶到土门巷。 张扬并不是傻子,这个卖枪的家伙多半是傲天那个魂淡介绍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出那么准的数字,要两把。 至于这枪哪里来的,他才懒得去管,反正有人卖就行了。 到了土门巷,张扬给对方拨了个电话,结果对方接起来后就一阵大骂:“靠,不是等我给你打电话吗,你怎么自己打过来了?” “先生。”张扬看了看时间,特么的,已经十点零五分了,自己本来就不是个守时的人,可是那个卖枪的魂淡,居然比他还不守时,不是说好的十点整嘛,老子时间宝贵知道不,今天还得去上岩市呢,“不是你说的,十点整嘛?” “知道了,知道了,真啰嗦。” 对方马上挂了电话,过了大概七八分钟,张扬的电话才再次响了起来。 “喂,你在哪里?”电话里那个懒洋洋的声音再度响起。 “土门巷。” “噢,土门巷很大,你在哪家店面?” 张扬快昏倒了,这像是个卖军火的吗?还问我在哪家店面?这地点都是你自己约好的好不好,你好歹学电视上的那样,在月夜风高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找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乔乔交易才对,怎么在这种大众广庭之下,而且还是梅宁最热闹的地方搞这种生意,而且最后还不清楚交易地点在哪里,靠,太离谱了。 但是为了那两把枪,张扬忍了,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门面,是一家百年小吃老店,叫黄和记。便在电话里向那个懒洋洋的军火商说了。 对方听了之后,噢了一声:“你等我一会儿…” 结果这一会儿,让张扬又在那等了足足十多分钟,而土门巷就算是来回走个三遍也不至于要耗费十分钟之久。 “喂,就是你要买枪的?”张扬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提着一个行李箱,穿着一件黑sè夹克,面貌看起来挺帅气的。但怎么看,怎么都露着一丝猥琐的家伙笑眯眯地站在张扬身后,一只手正搭在张扬肩膀上。 而且那声音正是电话里,懒洋洋的那个家伙。 张扬心里一凛,他的身手已经算是极其厉害了,在这之前还从来没人如此靠近他,还能不让他知道的,尤其是这个家伙甚至手已经搭在他肩膀上了,如果对方是杀手。那自己岂不是就死在这里了。 不过好在对方不像是来要他xing命的,但特么的,在大众广庭之下。大声囔囔地问自己是不是来买枪的,这和要他命有区别吗? 他一回头,恨不得立刻伸手堵住这家伙的嘴巴。 “是不是啊?”那家伙不耐烦地再问一次。 张扬四下看了看,还好,没人注意到他们,估计就算是注意了,也会认为这是两个疯子,有这样的吗? “嗯?你是傲天介绍的?”张扬压低声问道。 “傲天?你说那个装逼夏?我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他,你怎么卖我…”张扬伸手戳了戳那个家伙手里的箱子。眼皮子眨了眨,“那个东西?” “废话,有人介绍就对了,你问那么多干嘛?”懒洋洋的家伙,把手上的箱子放到地上。看起来还挺沉的,他伸手甩了甩胳膊肘,看起来是有些酸了,“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等一下,我怎么知道你这箱子装的东西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张扬一阵无语。哪里有这样交易的,你随便拎了一个箱子就来卖军火了,谁知道你里面装的是不是砖头呢。 “你大可打开看看呗。” 张扬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的,打个毛线开啊,找死吗?不由得是皱了皱眉头,问他道:“你…叫啥名字?” “喂喂,你懂不懂这行的规矩啊,哪里有问卖枪的人姓名的,万一你要是去报jing了,我岂不是完蛋了。” 张扬更是无语了,老子买枪的,至于向jing察告发你吗?再说了,你特么的随便就弄了两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枪或者是砖头拿来卖我,还不肯告诉我名字,我怎么向傲天验证啊。 “算了,你不告诉我名字,今天这交易就取消了。”张扬心想,五万块虽然事小,但要是让人骗了去买一箱砖头来,多没面子。 “行行行,老子告诉你就是,我姓王,你叫我帅哥王就对了。” 张扬看了他一眼,还是觉得有些纳闷,便跟那个猥琐的帅哥打了声招呼,躲到一旁给傲天打了个电话。 傲天显然还在睡觉,接到张扬电话后,很是不耐烦,但还是勉为其难地问他:“干什么呢,都快过年了,都不让人好好睡一觉了。” “你认识一个叫帅哥王的吗?” “不认识!”傲天很干脆地说道。 “靠,害我差点上当,有个叫帅哥王的…”张扬压低了声道,“说要卖两把枪给我…我这就臭骂他一顿,让他滚蛋。” “喂…等等,卖枪给你?帅哥王,骂了隔壁的,王晓…噢,我靠,今天才卖枪给你?靠,这个魂淡…好了我知道了,你看着办,反正这件事我什么都不知道。”那边的傲天语气听起来一阵的气急败坏,大约好像大概这个姓王的他还真认识。 而且这卖枪的人也不假。 “对了,年底了,我收到不少风声说耗子出洞了,你自己当心。”傲天挂电话前又嘀咕了一句,然后一阵三字经。 “泥煤的,竟然推迟了七天才送,这个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