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两面的唐七七(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两面的唐七七(二)

张扬带上门,抿嘴想了一下,找我有事?半小时后?听她的语气,倒没像早上那般生硬。.欢迎来到阅读 什么事情,能让她的xing子一下子变得不再那么冷漠,当然,张扬不会煞笔到认为她可能会主动找自己ooxx一次,肯定是其他事情,多半还不好办呢。 到了五楼,张扬从监控里看着唐七七,发现她果然准备吃饭了。 她先是小心翼翼地在准备要吃饭的桌面上铺了一层纸巾,似乎怕等会儿那些饭菜掉到桌子上似的,接着又看了看手中的纸巾牌子,大概觉得这些纸巾质量应该没问题吧,这才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把筷子和汤匙擦拭了一遍,然后拿起给她放好的汤碗,走到浴室里,大概是重新去清洗了。 过了会儿,她走了出来,放大一看,果然碗已经重新洗过,她把碗放在桌面上,然后才把筷子搁碗上面,又从盒子里端出米饭,端出王姐做的两个菜,一个是瘦肉炒杏鲍菇,另外一个是清炒莴笋,还有一个白鲫鱼汤,两菜一汤。 她最后看了看盒子里,发现还有一碗红枣莲子汤,脸上表情似乎不自然地扯了一下,柳眉一皱,樱桃小嘴微抿,但还是取了出来,小心地搁在桌子上。 虽然已经饿了很久了,但张扬看到她还是先把毓婷吃了,之后才不紧不慢地舀了小碗鲫鱼汤,喝了一小口,然后才端起米饭开始就菜吃。 她的吃相很好看,纤细雪白的手指包紧青瓷小碗的碗底,盛着米饭的青瓷小碗纹丝不动,另一手则优雅地夹着筷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这过程中,那散乱的米粒竟然没有一颗掉下,这吃相,完全不像是一个被饿了两天的人。 如果她平常也是这么淡雅地吃饭的话。张扬很难想象,她怎么做的杀手。 她吃得不紧不慢,张扬算了算,刚好她吃完饭,放下筷子为止,应该差不多刚好半个小时。 张扬便下了楼,打开二零四的房门,走了进去。 唐七七正把拭嘴的纸巾轻轻地捻成一团。不着痕迹地搁到一旁的垃圾桶,抬头看了张扬一眼:“二十九分,还没到半小时,你那么早过来干嘛。” 张扬无语地扫了扫四周,真的没发现有什么闹钟之类提示时间的东西,她自己身上自己也几乎可以肯定没有手表、手机,那她是怎么知道时间的? “什么事,你说吧。” 唐七七没搭理他,自顾把那些用过的碗筷一一收拾了起来。放回盒子里,然后把铺在桌面上的纸巾一张张捡了起来,叠好。放入垃圾桶。 然后把盒子的盖子盖上,走到浴室,洗了手,再走了出来。 张扬计算了一下,大概刚好又花了一分钟,张扬看到,她方才收起的纸巾都是干的,没有一粒饭粒,甚至连汤汁的痕迹都没有。 “帮我做一件事。”她坐在沙发上。有些偏短的裙子让她那双雪白的大腿有些chun光外泄,以至于她不得不双手遮住裙子中间的开口并且紧紧并拢双腿,避免露出里面的风景。 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张扬,仿佛张扬本来就该做似的。 “什么事?”张扬一直找不到用合适的语气和她说话。太亲热吧,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是来要他命的,这不是热脸贴冷屁股吗;可是太生硬吧,自己好歹也是把人家给强叉了,还夺了人家的处子之身。而且她又是二十九号补星使,总不能提起裤子就走人吧,而且她身为补星使,以后指不定还得让她帮着做事。 所以这语气控制得挺尴尬的,只能是不温不火,不急不缓。 “我知道你不可能放我出去。”唐七七还是没看张扬,“你拿手机记一下吧。” “嗯!”张扬依然拿出手机,找出记事本,大概她要让自己做的事情不会少。 “拿我的房卡到天沿路艾格酒店五零七…” “你住在那?” “嗯,还有一天到期,你到房间里的衣帽间里,黑sè呢子大衣边上挂着一个包包,包包里面有一个暗紫sè的钱包,里面有张工行卡,密码是xxxxxx,里面应该是五十七万六千三百四十,你给我分十一笔,每笔五万,转到下面的账号,6220…….鹤市水亭县前封镇养老院,5771……藏吾自治县下棋乡救助中心…” 唐七七用不紧不慢的语调,在张扬有些瞠目结舌的目光下,缓缓地念出了十一个银行账号和十一个汇款的地址,张扬听了,要么是养老院、要么就是失散儿童救助中心、留守老人帮护中心、孤儿院等等,看起来都是一些慈善机构之类的。 “都记下了?”唐七七突然问道。 “嗯!”张扬心里轻轻一颤,想不到她这么个冷血杀手竟然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但他还是提醒了她一句,“现在很多的慈善机构,你钱汇过去,能不能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手里都是个未知数,这又是何苦。” 闻言,唐七七终于是侧眼看了他一下,随即又把头扭了回去,淡漠地道:“这些地方每年都是我亲自送钱过去,他们会不会把钱送到他们手中,我心里有数。” 张扬闻言,心里再度一颤,随即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一定帮你转过去,那么剩下的两万六千三百四十…” “剩下的钱,我要你亲自买好东西,送过去,一个是上岩市定县下社乡图家村,一个是高登市魁县东籍乡吴村,你分别找两个人,一个叫图大根,一个叫吴水,他们两个都是孤寡老人,没有电话,他们不识字也不会用手机,所以你只能一路问过去,他们每年在过年的时候,都会召集一些村里的留守老人一起吃年夜饭,我要你买一些吃的、棉被、电视还有衣服亲自给他们送过去,让他们过好年。” “所以,你赚的钱,都花在他们身上?” 唐七七看了他一眼,没回答他的话:“都记下了?” “记下了。”张扬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酸。“我一定帮你亲自送过去。” “谢谢!”唐七七终于是正面看了他一眼,“希望你说到做到。 “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唐七七垂下眼皮,想了想,又说道,“帮我退掉酒店,如果没问题,就把行李帮我带过来。” “没问题。” “你可以出去了。” 虽然语气还是那么冷淡,但这次张扬心里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当然,他并不会因为唐七七有另外的一面而失去jing觉心,关好房门,他看了看手机记下的事情,想了想,决定自己亲自去做。 他想看看,唐七七给他的这些账号和地址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如果不是亲自验证一遍的话,他真的很难相信。一个杀手会干这种事情。 先是上网,利用幽影系统,查了一下唐七七给的那些地址和各类扶住救助中心。查了半天,结果让张扬觉得有些意外的是,那些地方真的存在,而且看起来风评还不错,至少其中一部分的中心,上面甚至还放了很多图片和一些人的汇款单据以及他们使用的捐款的清单。 图家村和吴村也存在,这是两个外出打工者很多的偏僻农村,村里登记人口都有三千多人,但目前常住的只有六七百人。而这六七百人绝大多数都是一些留守的老人。 他们的子女都在外地打工,老人们平时无依无靠,有时候甚至过年的时候,外出打工的子女都没法回家,这些七八十岁的孤寡老人只能无依无靠地守着冰冷的老房子独自一个人过年。他们不会用电话,不会看电视,热闹的chun节联欢晚会与他们无关,甚至有的老人无声无息地死在家里好几个月了都没人知道。 查完资料,张扬心里一阵沉重。从目前获得的信息来看,唐七七至少是没有骗他的。 跟许丹露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下自己下午有事要办,然后便独自驱车赶往艾格酒店,艾格也是梅宁市五星级酒店之一,张扬不得不心里暗赞唐七七就是这么个奇特的人,一方面,她对自己并不节俭,来梅宁执行任务都要住五星酒店,但另外一方面,她杀手的表面内心却也有一颗柔软的心,至少,她在认认真真的做一些慈善的事情。 到了她住的房间,果然和她说的一样,黑sè呢子大衣边上有一个包包,包包里面果然也有个暗紫sè钱包,钱包里面果然也有一张工行卡,钱包里并没有多余的钱,只有五百多的现金和一张信用卡。 张扬想了想,把工行卡放回原处,把她的衣服收拾了一下,放进行李箱,然后拿着房卡折腾了半天才帮她退了房,她登记的名字并不叫唐七七,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作为一名杀手,自然不可能堂而皇之地用自己的本名。 提着她的行李,放进车后箱后,又到银行里,按她的吩咐,以双倍的金额给每一家慈善机构汇了一笔款,后面想了想,她那么jing明,说不定还要看汇款单据呢,又只得重新按她说的金额又重新汇了一次,把单据打出来。 然后回了别墅,进去二零四之前,他检查了唐七七的行李,包括她的行李袋,并没有什么杀人利器也没什么手机,但张扬还是把任何的金属件都给弄了出来。 然后提着行李走进她房间。 唐七七看到他,并没有说话。 张扬想了想,把行李放到她身旁,然后把汇款单据拿给她:“搞定了。” 唐七七瞟了汇款单据一眼,皱了皱眉头:“你用自己的卡转的?” “呃。”张扬暗道失算,刚自己转了那么多笔账转得有些头昏了,竟然忘了是用自己的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