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来嘛,老师给你针灸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来嘛,老师给你针灸

傲天会用什么方式帮他搞到狙击枪,他无从得知,不过绝对是不可能从他们那里调拨或者借他也是知道的。 张扬才不管他的呢,只要有那东西,至少自己学了高级shè击术后,在别墅里对付普通的攻击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他也不会轻易地使用,这种东西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用,因为用了绝对是解释不清楚的。 除非到时候能把潘宁宁这种持有合法持枪证的人弄到别墅里来。 不过眼下还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这高级shè击术能不能学到手,那还得看看唐七七的咪咪能不能摸得到,她是不是补星使,m级任务能不能完成得了。 他尝试过问系统助手,如果丫的想用积分兑换高级shè击术,得要九十个系统积分,这可真是没节cāo的系统啊,九十个积分,他得赚多久。 不过后来他也问了高级烹饪术,同样要九十积分,然后他觉得一阵天雷滚滚,他还不如到新西方去学习呢,九十分,比高级shè击术还令人发指。 不过他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一定技能看起来高级,需要耗费的积分就要多,比如他花了五个积分就学习了高级飞镖术,当然这东西好像挺冷门的,而m级任务的奖品,貌似都是需要耗费的好像都是九十个积分,但不知道这是不是绝对的,他也不敢确定。 又或者是,系统丫的只看她自己的心情来随意定价。 “系统助手,怎么样才能把唐七七的衣服扒光,并顺利摸她咪咪!”回家的路上,张扬没节cāo地逼问系统。 结果系统给了他的回复如下:“对不起,此问题没有答案,系统不回答非相关的涉及感情方面问题。” 张扬很无语,好像自己每次要对补星使目标进行一系列非法行动的时候,系统都会直接拒绝,无比的鄙视她。 到了家。刚刚好七点,刚好赶上杨菲的课,白天的事情张扬已经让许丹露隐瞒了。所以她并不知道张扬今天又碰到那么多意外,而且她素来很少过问他的事情。 上课前,张扬拿给她从半路上买到的德菲丝松露巧克力后,她也没推托。 等上完课。她才淡淡地开口漫不经心似的问道:“听说,今天又搬进来一个女孩子了。” “呃……你怎么知道的?”张扬不想她的生活再受到干扰,所以已经吩咐下去,没事尽量不要在她面前提起一些自己的事情,尤其是负面的信息。 他相信很多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而且今天的事情,除了露露和乔希儿知道全部内情之外,甚至连见到唐七七的青姐和王姐也不知道事情全部经过,“你也不用去怪她们,我也是不小心听到的。” “老师,这次这个,事情真的有些复杂,怎么说呢。”张扬想了想。“这个女孩子我对她没有任何企图… ” 心里小声嘀咕道:“当然。只想摸她咪咪而已。” “我也没有干涉你个人生活的意思。”杨菲急忙澄清,“我只是觉得你最近脸sè不怎么好,肝火旺盛,郁结于表,应是熬夜过度的原因造成,所以平ri里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杨菲说得不是很连续。但张扬想到她开头的那句,心里隐约知道她内心想说什么了! 你不要纵yu过度啊!少年仔!当心肾亏!都这样了。还成天带新女人回别墅… 好吧,虽然张扬知道她误会了自己大部分。不过她脸上的关切之意,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当然,仅仅关切而已,看不出有什么其他意味,但即使这样也是足以欣慰了。 “嗯,老师,我明白了,那我先回了。” 张扬想了想,她的问题的确不好回复,只能是敷衍着。 “等等!”杨菲叫住了他,“刚不是说你肝火旺盛吗,老师最近学了一套针灸法,专治熬夜过度,虚火旺盛之症,看在你之前帮我按摩的份上,老师今天就勉为其难地为你针灸一次。” “针灸?”张扬知道这玩意儿,是华夏国浓郁的医学jing华锻造,历经数千年的累积,这针灸之术自有其神奇之处,应该是无损之术上乘,以顺气脉通经络之术而济世,取自然之道。 只不过现在的人,心浮气躁,一有什么小病咳嗽,伤筋动骨,多半吃点西药涂一些膏药就搞定了,哪里还会费事去弄这些东西,再者老祖宗的这项神奇医术,现在还能掌握的寥寥无几,谁还能享受这种针灸之术的神奇。 而且张扬千不怕万不怕,从小就怕针,无论是扎屁股的,还是扎胳膊的,抑或者是缝衣服的针,还是针灸所用的这种,但凡那种明晃晃细长入肉则疼的细针他都怕。 当然针灸的针他不知道。 最关键的是,他看了看杨菲,一阵的心惊肉跳,低声问道:“老师,您什么时候学的?” 印象中可没听说她还有这能耐啊。 “最近啊,你以为老师在图书馆是白混的吗,另外,好歹我祖上其实也算是医学世家,我曾祖父在上个世纪初就是开医馆的,当时人称杨神针…” 听她不避讳谈自己祖先了,张扬心里一阵的欣慰,但同时…图书馆?她不是去学外语的吗?怎么变成学针灸了?那里有教针灸的? “不好意思,老师,可以请教一个问题吗?” “嗯!”杨菲走回到屋内,从书桌的抽屉里掏出一个布制的包包,打了开来,果然两排的细长雪白的银针映入眼帘。 张扬一阵蛋疼…果然这怕针的毛病还是没能改过来。 “老师有临床验证过吗?” “临床验证?”杨菲抬头看了看张扬,“这东西很简单啊,照着书本上教的施针就可以了。” “呃…这么说老师是自学成才?” “嗯!”杨菲点了点头,一边摊开针包,一边拿出一块细软的白布,擦了擦手,漫不经心地回头,“你不也是很多东西自学成才?” 张扬看了她一眼,确认她不是在开玩笑后,下意识地往门口挪去:“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急,就一会儿。”杨菲伸手指了指柔软的沙发,淡淡地说道,“你躺上去吧。” “不…我真有急事!” “难道你不相信老师的针灸之术?”杨菲脸上浮现出一抹失望之sè。 今天她穿着黑sè的低腰紧身牛仔裤,上身是一件蓝黑sè的棉衣,也是紧身的,本来穿着一件绿sè的呢子大衣,不过刚才进屋的时候已经脱掉了,这也把她完美火辣的身材完全地曝露出来,那对足有34d,丰挺浑圆的峰峦在黑sè棉衣的勾勒之下,完美到近乎极致,没有一丝的下坠感。 棉衣上方,细长雪白的脖颈挂着一块碧蓝的玉坠,身后灯光的映shè下,隐隐生辉,再往上,绝美的脸蛋更是完美无瑕,就算是常年蕴育在脸上的那抹淡淡的冷漠也是给人一种冷艳的感觉。 再最后,是她的修长美腿,虽然是踩着平底拖鞋,但从足尖到胯部的距离,因为低腰牛仔裤的原因,更是显得狭长。 百看不厌的女神啊!张扬看着她露出的那丝淡淡的失望之sè,登时有种让他一下子忘了魂的感觉,居然鬼使神差地点头:“那,就有劳老师了。” “没事儿,你躺上去吧。”杨菲看到张扬回心转意,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之sè,伸手指了指沙发。 张扬想了想,躺了上去,不就是被针扎吗,今天胳膊还被弹片蹭了一下呢,现在不一样好好的。 哎唷,不过不想还不疼,这一想,这个胳膊肘又痛了。 “把大衣脱了。”杨菲命令道。 脱了不就露陷了?张扬的胳膊肘特意消过毒打了绷带的,他回头看了看杨菲,低声道:“我怕冷。” “屋里不开着暖气吗?”杨菲边说着,一边低头,帮他解开大衣的扣子,看着她低头默默帮自己解扣子的那淡然的表情,张扬心里突然冒出莫名的感觉,好像有一丝丝甜蜜和幸福。 杨菲不经意地抬起眼皮,刚好和他四目相对,她稍微愣了一下,随即轻轻白了他一眼,盯着张扬的胳膊肘,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噢,今天路虎和别人撞了一下,蹭到了。” “这么大了,开车也不小心一点。”杨菲把他的大衣拿到了一旁,又命令道:“翻身趴着…” “自己把上衣褪到胸骨位…” “老师,你确定这是针灸,而不是要拔罐?”趴在沙发上的张扬忍不住回头开口问道。 “这两样有差别吗?”杨菲一副不解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拿了边上的银针包,低头在那自言自语,“咦,该用粗针呢,还是细针呢?好吧,就用粗针吧…” “嗯,粗针,应该没错了,咦,这天池穴在哪个位置呢?”她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一触碰到张扬的后背,那种滑腻细软的感觉,让张扬一阵的哆嗦,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可是,这天池穴,你…你跑到我背上找什么?天啊,老师,你到底学的什么针灸… 瞬间,他明白了点什么...她这是有意的呢。 立马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杨菲,一脸苦逼状:“好吧,老师,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吧,我一定坦白…这针灸酷刑…就免了吧。” ,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