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和许丹露同床(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十五章 和许丹露同床(二)

“唔!”许丹露低低地叫了一声,然后马上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幸好现在是在被窝里面,否则肯定是会被睡在边上的父母察觉了。 而张扬这会儿已经凌乱了,刚才一冲动贴上去后,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下身如出水恶龙,一下子蹦得老高,直直地抵在许丹露香臀下方两腿中间的重要部位上,虽然隔着睡裤还有她薄薄的睡裙,但薄薄的衣料形同无物,那种细腻滑嫩的感觉一下子自下而上,瞬间传达到了脑部,然后刺激脑部神经下意识地做出了下一个动作。 揽住她腰部的手,隔着她的睡裙抚上了她的胸部。 “不行!”许丹露惊呆了,伸手轻轻打了张扬一下的怪手,“我爸妈在呢。” 前一句让张扬有所收缩,但后半句直接刺激了张扬,她的意思是,如果她爸妈不在的话,就行了? “我只摸一下。”张扬捉住她的手,附在她耳旁低声说道,“我得检查检查。” “检查什么?”许丹露有些明知故问地说道。 “你不是说你是处女吗,我得检查一下才信。”趁着说话空儿,张扬手抬转向从她睡裙腋下的口子里钻了进去,摸到文胸的下沿,轻轻一掀,许丹露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饱满的峰峦已经被他掌握在了手中。 张扬的心猛烈地扑腾了好几下,激动得差点窒息过去,这…这手感…实在是太滑腻柔软了…人间极品啊。 “唔!”许丹露身子一阵颤抖,略微挣扎了一下后,没有效果,随即悄悄用脚踢了张扬几下,“只能这样了,不许再得寸进尺。” “嗯…可是我检查错地方了。”张扬把头稍稍扬起,嘴唇贴着她细嫩的脖颈,压低声道。 “不行,现在不行。”许丹露身体又扭了起来,想要摆脱张扬下面的那个硬东西,看来她有些急了,“我发誓,我真的是处女…以后,以后你就知道了。” “以后…”张扬迟疑了一下,瞬间就明白了,心里不由一阵的激动,怀里抱着得可是校花级的大美人啊,能够得到美人垂青,简直是太…那个什么了,那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天抱着她入睡了?一边意yin着,魔手不自觉地抚上了她饱满峰峦的最顶端,轻轻的捏住。 “坏人!”许丹露不满了,回头瞪了张扬一下,却没有挣扎。 而在这个时候,张扬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 “m级别任务提醒,寻找补星使计划,三十二号星使锁定,姓名,许丹露,任务完成,有以下奖励可供选择,第一,高级格斗术,第二,高级shè击术,第三,高级驾车术,请在五秒钟内选择。” 张扬一阵目瞪口呆,先前不是已经排除了许丹露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提示说她是了呢?但他也来不及多想,因为系统只有五秒钟的时间让他选择呢。 他略微考虑了一下,便选择了高级格斗术,目前而言,就只有这个东西对自己有用,至少应该可以帮助自己遇到那些混混的时候抵挡一下吧。 “高级格斗术,齐集各国特种部队格斗术jing髓研发而成,已输送完毕!”选择完毕,张扬的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些他自己也感觉不出来的东西,似乎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很能打了。 “奖励系统积分三十分,你现在拥有的积分是负十分,称号为道德败坏的坏蛋,请坏蛋继续加油。” “哗!”连系统加分都有,张扬一阵乐,这下子赚到了,头上再也不用顶着个贱人的称号,最关键的是,他的系统分现在是负十分,只要帮许丹露完成她父亲的下咽癌治疗,系统又会给自己增加三十个积分,那样的话自己的积分就成了正的二十分,扬眉吐气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怎么了你?”突然感觉到张扬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在他怀里的许丹露微微一愣,怎么这家伙突然老实了,难道是因为自己骂了他,还是他认定了自己不是处女,嫌弃自己了?心里一阵乱想之后,不由浮起淡淡的失落。 “呃…”张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放在人家敏感的部位上呢,他急忙撒手,然后搂过她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谢谢你!” 许丹露愣了愣,随即把头扭到了一旁,瞬间,俏脸红了半天。 而这个时候,又一个系统声音蹦了出来了。 “f级任务提醒,补星使计划,俘获补星使任务,目标许丹露,任务要求,忠诚度达到九十分,目前目标忠诚度为六十五分,任务提示,获取目标忠诚度,建议采用以下战术,如亲吻、抚摸、爱情、感恩、金钱、上床、结婚等等…任务完成,可获得f级奖励。” 张扬一阵的目瞪口呆,这是在鼓励自己犯罪吗? 看来系统的任务是一系列的,先是要找到补星使,然后还要把补星使争取在身旁,所谓忠诚度,其实应该就是让自己去俘获对方的芳心吧。 单单一个许丹露的话,当然没问题,但是…如果是三十六个补星使的话,天啊,那以后会是什么情况? “要不我帮你弄出来吧。”在张扬还沉浸在系统带来的惊喜中时,许丹露偷偷的把头扭回来,看了看张扬,低声说道。 “弄出…”张扬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便觉得自己小腹处一凉,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贴着内k,哧溜一下子钻了进去,随后握住了那个不断膨胀的家伙。 张扬激动得一阵哆嗦,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被女生这么握着,还是个大美人… 不过让张扬有些意外的是,许丹露显然没什么经验,手势很生硬,但即使是这样,在她这种级别的美女服侍下,张扬三两下就缴械了… 然后代价就是许丹露不得不三更半夜起来,把两人换下的衣服,还有两人的三条内内给洗了。 “恭喜,许丹露对你的忠诚度上升到六十八分,提醒,下一次查询忠诚度分数,必须支付系统分三分,只对补星使有效。” “什么叫忠诚度?”完事后的张扬一阵疲惫。 “对不起,你系统积分为负十分,没有资格提问。” “靠!” 和许丹露有了那种关系之后,两人之间,虽然嘴上没有说破,但实际上行为已经和普通男女朋友无异。 白天两人看起来正常无异,但一到了晚上,特别是后半夜,许丹露父母熟睡了之后,两个人便开始极尽缠绵,第二天晚上,在张扬的魔手软硬兼施的情况下,许丹露最为神圣的地方也被占领了,虽然还没攻破她最后一道防线,但两人之间似乎也只就差那么一点点。 到沪市的第三天,许茅根的治疗正式开始,不过图主任太忙,他被转交到了他手下一个主治医师负责,换了一个人,态度就差了很多,但总算中规中矩,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还没到给臭脸的地步,不过安排放疗的顺位就让人有些不爽。 一大早先注shè化疗,药效起作用后,下午便正式开始第一次放疗,和普通放疗不一样的是,使用tomo仪器放疗的确会减少对人体正常神经的伤害,但同时价格无疑要昂贵许多,一次放疗就要花费六千块。 放疗的时候,家属基本没什么事做,许多排队等待放疗的人和家属便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 刚开始基本也就是互相安慰,了解对方病情,交流心得之类的,但谈了没多久,一个正低头看着报纸的中年男子突然一拍大腿,激动地抬起头叫道:“大新闻,大新闻啊。” 不等有人作出回应,他把报纸拿高,大声说道:“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像是中了五百万的彩票奖金一样,他又把报纸一横,迫切地拿给坐在他旁边的人看:“梅宁大学宣布,他们已经攻克癌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