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和许丹露同床(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十四章 和许丹露同床(一)

已经快临近国庆黄金周,这会儿沪市的天气已经有了一些寒意,特别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更是冰凉如水。 房间的灯已灭,而许丹露的父母也睡着了,不过张扬和许丹露两人自然就没那么好睡了,当然面对着许丹露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一起睡一张床,张扬是求之不得的,若说他不情愿未免太假了。 只是看到许丹露神sè忸怩,衣服穿得整整齐齐,靠在床头上看着重播的新闻的表情。 张扬实在是开不了口说:“嘿,我们睡觉吧!” 张扬不开口,许丹露自然更加不好意思开口了,虽然眼皮累得直打架,但她还是只得强自提起jing神盯着电视装作在看。 时针慢慢滑向了凌晨一点,隔壁床的许茅根发出了均匀的鼾声,而这会儿,电视里面连新闻都没重播了,直接变成了一个硕大的时钟。 “你先睡吧。”张扬看了看许丹露,只得率先开口。 许丹露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那,你也睡吧!” “嗯,一起睡!”张扬随口应道,本来这句话是没有歧义的,不过这会儿一说,许丹露的脸微微一红,看了张扬一眼,嘟了嘟嘴。 “坏蛋!”她看了看她爸爸妈妈,低声骂道。 “嘿,你可别误会!”张扬看她那副嗔怪的模样,心里微微一动,不得不说许丹露是那种浑身上下充满着xing感元素的美女,随便一个细微动作都会给人一种冲动的感觉。 许丹露看了他一眼,没理他,低头从床边拉来她自己的旅行包,翻出了一条睡裙,抱在胸口,然后轻声说道:“我要去洗个澡,你先睡吧。” 洗澡?张扬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喉咙咕隆了一声,却被许丹露听到了,黑暗中她低低的哼了一声,但也没说什么,换了拖鞋扭着屁股走到了边上的卫生间。 过了会儿,张扬便很清晰地听到了边上传来的哗啦啦的流水声,他的脑海里很快出现一幅诱人的场景,一具雪白诱人的,在花洒下沾着湿漉漉的水滴,轻轻晃动两团饱满的峰峦,峰峦上隐约可见两点嫣红… 靠,受不了了!张扬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硬了。 “吱呀!”不过才七八分钟而已,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许丹露抱着一堆衣服走了出来。 看来她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而已,头发还是干的,不过这会儿身上已经换成了一件紫sè的睡裙,裙子及膝,上身是吊带式的,腋下的口子不小。 她弯下腰,把换下的衣服裹成一团放到电视桌的桶里,弯腰的刹那,张扬看到她腋下的口子张开了,露出一件米白sè的文胸。 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并没有其他有料的东西可看。 但张扬看到她缓缓走向床边的时候,心跳又加速了,虽然没有洗头,但沐浴后的许丹露浑身上下还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大概是因为身体还湿漉的原因,睡裙紧紧贴在身体上,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一一凸显了出来,尤其是她那对高耸的峰峦,此刻更显得摇摇yu坠的感觉。 “你也去洗洗吧。”许丹露似乎放开了,迎着张扬有些失神的目光,轻轻一笑。 “噢!”张扬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但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下面早就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此刻正面对着许丹露。 许丹露俏脸顿时一红,低声骂了句:“sè狼!” 张扬这才发现自己的不妥,暗骂了一句,如同丧家之犬般飞速直奔卫生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光衣服,打开水龙头。 事实证明,冰冷的凉水是可以浇灭旺盛的yu火的,不过张扬洗完之后却发现自己杯具了。 因为跑得匆忙,内裤没带,而刚才脱掉的那条和衣服什么的全部被他顺手泡在水里了。 这样赤条条走出去绝对是不行的,把湿漉漉的衣服穿上来再走出去则显得有些恶心。 张扬顿时陷入两难。 正在为难的时候,卫生间的玻璃砂门却传来了咚咚两声敲门声。 “要帮忙吗?”许丹露的声音。 “呃…”张扬一个激灵,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两腿间的东东,刚才进来的时候,他注意到,这个玻璃砂门尽管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模模糊糊的影像好像还是可以看到的。 门口传来了一阵低笑,许丹露压低了声音道:“好了啦,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是不是没带内裤和睡衣?” 张扬捂住双眼,隔着门,一脸黑线:“你怎么知道?” “你跑得那么匆忙,能不知道吗?”门外的许丹露犹豫了一下,说道,“打开门,我给你拿来了。” 张扬犹豫了,打开门,那不就全部被看光了吗? “喂,喂,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好吧,我放在门口了,你自己拿。” 听到许丹露脚步声远去后,张扬这才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果然发现自己的内裤和睡衣都被放在了门口。 迅速换好衣服,开门走出去,发现许丹露已经侧面躺在了床上,身体背对着他的方向。 “快睡吧!”她的声音显得很平静。 一米二的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许丹露侧身躺着,给张扬留下了一块还算大的空间。 张扬犹豫了一下,搓了搓双手,躺了上去。 床上的许丹露,身子明显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 被子只有一条,张扬没有去动她的,直接双手放在脑后,学她一样侧躺了下来。 身旁就有一具火热诱人的躯体,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此刻肯定是心情澎湃,张扬自然也不能例外,虽然刚才洗了个冷水澡已经冷静了不少,但真的又躺在她身边后,脑海里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幅幅诱人的场景。 “你怎么不盖被子啊?”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耳旁突然听到许丹露低声的问话,还没等他回答,他就感觉到一股凉风扑来,随后感觉身上多了一件东西…被子! 张扬一下子激动了,许丹露竟然把唯一的被子同时盖在两个人身上,被她睡过的被子,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和温暖,同时他的胳膊肘也触碰到了她的胳膊,一阵温热的感觉迅速从她的身上传到自己的身上,那种滑溜细腻的感觉登时让他陷入迷茫。 “别想多哈!”许丹露低声jing告了他一下。 “嗯!” 但是张扬睡不着了,他看着天花板,身旁躺着一个和他盖着同一条被子,仅仅穿着睡衣的大美人,若是没多想,那才是怪事。 “问你个问题。”许丹露突然把被子蒙了起来,盖住两个人的脑袋,用蚊子般的声音低声说道。 可以想象,一条被裘下,两个人还有多少空间,许丹露开口的时候,樱唇距离张扬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张扬甚至可以嗅到她樱唇上唇膏的味道。 “嗯!” “你是不是处男?” “噗!”张扬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幸好许丹露早作准备,伸出一手捂住他的嘴巴。 “问这个做什么?”张扬再次激动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底下那东西已经再次不可抑制地昂首耸立。 “别打岔,你回答我是还不是就行了。” “算…算是吧!”张扬极其尴尬地答道,倒不是他不好意思,而是觉得自己都二十一岁了,实在有些丢人。 “什么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那…自慰算破处吗?” “噗!”这回轮到许丹露想笑了,她伸手过来,打了张扬一下,“sè狼。” 张扬一下子拉住她的手,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抽回去,张扬可以感觉到此刻她的胸口明显在急速起伏着,换成任何一个傻子都明白,这妮子…有戏。 “你呢?”张扬大胆地问道,当然,他相信自己是白问,以许丹露平ri里的表现,对那事应该是轻车熟路了,不过问这种话,打心眼里头还是感觉到一股刺激。 “你猜!”许丹露狡黠地一笑。 “我想不是!” 许丹露身体不满的扭动了一下:“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可以告诉你,本姑娘是正儿八经地黄花大闺女。” “不信。”张扬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得靠近自己一些,这会儿,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已经贴紧了,胳膊贴着胳膊,大腿贴着大腿,一股异样的气息在被窝里弥漫。 “不信拉倒!”许丹露有些慌了,身子一转,把后背留给了张扬,当然,还有翘挺的臀部。 张扬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气息明显是热的,随后果断把身子一侧,贴了上去,两只手,一只从底下抄过去,揽着她的腰,另外一手则抱住她的胳膊,胸口抵住她的后背,下身紧紧贴着她的香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