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最强悍的杀手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最强悍的杀手

“女娲系统jing告…周围十米范围内,存在威胁系统主人生命的危险源,目标,四名高级杀手,三男一女,两名枪手,一名飞镖高手,一名近战格斗高手。” “系统助手,如何解决?”四名高级杀手,什么叫高级?张扬从没听过,但从字眼里可以判断,这四个家伙绝非什么善茬,特别是对方还有两个持枪的,他压根就没有胜算。 可以这么说吧,现在系统提供的这次jing告压根就没有用。 “回答此问题需要消耗系统积分三十五分,目前你的积分不足以支付……” “草!”张扬暗暗啐了一口,三十五分,尼玛的,明明知道老子只有三十个积分,你是诚心来恶心我第二百二十六章最强悍的杀手的就对了。 不过现在就算有方法也来不及了,因为巷子头和巷子尾各自出现两个人,如系统所说的,三男一女。 看着,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光看他们走路姿势,步履沉稳,行步之间,更是蕴含着一股无名的肃杀之意。 张扬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货sè,绝非他以前所碰到的那几个马路杀手可比,看着今天这阵仗,搞不好得的把小命撩这里了。 他看了看小巷两旁,巷高足有五六米,而且是那种抹得光滑的水泥墙,就算他会飞檐走壁,也爬不上去,巷子两旁也好死不死的没有哪户人家打开门什么的。 这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时间。地点,真是配合得恰到好处,真尼玛的cāo蛋,原本他还想直奔分子药物研究中心去给乔希儿还有李珍妮她们打打下手呢。 看来这帮人已经跟踪了自己一段时间了,只是自己可能一时大意,再加上这段时间梅宁市到处都在搜捕黑桃八的人,他以为暂时对方应该不敢对他怎么样。 没想到。对方却是在这种最危险的情况第二百二十六章最强悍的杀手下,出其不意地对自己下手了。 四个人,都穿着那种戴帽子的风衣。帽子还把头遮得严严实实的。 张扬知道其中两个手里有枪,但不知道是哪两个,另外一个是拿着飞镖。一个是近战的高手,如果对方用枪,那么自己没有半分的机会。 不过看他们缓缓逼过来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尚有一丝生机,因为对方看来并没有想立刻干掉他的意思。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另有所图。 他没有动,因为动也没用,即便想跑,这巷子最起码五十米深。即便是博尔特的速度,也跑不过子弹。 他看了看四个人,发现果然其中有个明显是个女子,穿着一条黑sè的紧身牛仔裤,和一件黑sè带帽的风衣。踩着一双褐sè牛皮军靴,尽管风衣很宽,但她那火辣的身材还是出卖了她自己,修长紧绷的大腿,纤细的腰肢,和那宽大的风衣都遮不住的高耸峰峦。无不提醒着张扬,这是个有着魔鬼身材的女杀手。 脸蛋看不到,但是光看她露出来的双手那白皙的肌肤,张扬可以断定,这个女的丑不到哪里去。 但是看着她那双把指甲修得那么漂亮的小手,张扬心里微微一缩,死在这双雪白的小手上面的人恐怕也不少吧。 “张扬!”四个人中,一个身材最为矮小的人,开口说话了,直截了当地叫出张扬的名字。 “黑桃八?” “不错,既然知道我们,那么就应该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 张扬蜷了蜷双手,笑了笑,点了点头道:“不就是想杀我嘛。” “你的身手不错,可惜是我们的目标。”矮个子的人淡淡地开口说道。 “你们想怎么动手?” “我们是杀手,只要能完成任务,怎么动手都无所谓……”矮个子的人大概是觉得戴个口罩说话有些不方便,伸手调整了一下脸上的口罩,继续说道“不过,你既然能够杀死老八,我们会给你足够尊严的死去。” “老八?什么意思?”张扬知道,自己在杨菲宿舍那,干掉过一个绰号叫黑八奎的杀手,据说黑桃八这个组织有八个金牌杀手,自己那天干掉的那个,排行第八,不过这会儿他还是装作一脸无知的模样反问对方,以便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矮个子边上一个人,扯掉面罩,露出一张让张扬看着很是厌恶的脸,什么叫很是厌恶呢,就是留着一簇胡须,但那胡须蓄在中间,像二战时的菊huā鬼子,更重要的是一张脸长得有些狰狞,脸颊还有一块很大的伤疤,像被野猪拱过似的。 他看了张扬一眼,扭了扭脖子,冷淡地说道:“四哥,少跟他废话,做了他,走人,这里不安全。” “呵呵…你们黑桃八里面竟然还有菊huā鬼子?”张扬盯着他,把目光缓缓转向那个矮个子,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家伙口里的四哥应该就是这帮人的头了。 “我们黑桃八没有菊huā鬼子…”矮个子看了刀疤脸一眼,双眼明显露出一丝不满,大概是觉得刀疤脸把脸露出来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吧。 “小白脸,四哥说要给你个尊严的死法,那么我就给你一个尊严。”刀疤脸也没打招呼,直接一个飞踢,朝着张扬的面门而来。 他的腿很长,扫过来的时候,竟然带起地上一片的灰尘,可见它的威力有多大。 这应该就是系统说的那个近战格斗高手吧,张扬没有多想,身子一退,让过他的攻击,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击,那刀疤脸扫过来的腿并没有缩回去,而是立刻在半空一曲转成弹腿再度踢向张扬面门。 张扬只得再退,但那个刀疤脸并没有就此减缓进攻速度,脚落地做支撑,右手拳头已经递出,带着一股凌厉的拳风轰向张扬面门。 拳头未到,那袭来的拳风便有一种冰冷的杀气,刺得张扬双目不禁一眯,身子再度一退,后背已经顶到了巷子的水泥墙。 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过身手最恐怖的对手,几个回合之内,他毫无反手之力。 当然,这其中有他没有做好准备的原因。 刀疤脸把张扬逼到墙角之后,拳头并没有缩回去,而一个鞭腿拦在张扬身前,让他无法后前进,随即一个大摆拳再度轰向张扬。 张扬已经反应过来了,一低头。 刀疤脸的铁拳几乎是贴着他头皮砸了过去,狠狠地捣在水泥墙上。 “轰!”贴着墙壁的张扬,竟然可以感觉到身后的那堵墙壁正在轻轻晃动,似乎要倒塌下来的模样,头皮上方,一块水泥片儿就贴着他的脸砸了下来。 靠,这个伪菊huā鬼子不仅身手厉害,这力量也很恐怖。 张扬知道自己不能再躲了,再躲也躲不掉,而且就算能躲得过,旁边还有三个呢,就算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刀疤脸一拳砸在墙上,拳头还未缩回,肋下就挨了张扬一击。 “嘭!”一声闷响之后,刀疤脸反而后退了两步,但也仅仅是两步而已,他就站稳了身躯,面露着狰狞,再度逼向张扬“就这么点力气吗?” 又是一拳,砸向张扬,张扬伸手飞速对着他的手腕软肋处一格,双臂相撞。 “嘭!” 身子竟然被对方强大的力道撞得连连后退了两步,后背再度撞在墙上。 这个家伙力量太大了。 张扬身子倚在墙上,不住地喘着粗气,这是他遇到的最为可怕的对手,再打下去,即便没有被他砸中,光是眼前这种格打法,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得变成碎片。 “嘿嘿,不是很能打吗?”刀疤脸看出了张扬的窘境,脸上不由狰狞一笑“你倒是过来啊?” 张扬低着头,身子倚在墙面,只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那个刀疤脸,一句不说。 “麻痹的,给我去死!”刀疤脸见状,没有废话,再度出手,脚贴地再度扫向张扬。 他的鞭腿力量十足而且多变,刚才张扬已经领教过,完全无法应挡,而且张扬靠着墙壁也没法再后退。 但就在刀疤脸脚尖离地之际,张扬动了。 刀疤脸一个鞭腿,带着十足的力量,望着张扬的腰肋处扫去,只要扫中,最起码也得断了张扬好几根肋骨,但他的腿刚离地,张扬也动了,双手猛地一推背后墙面,借力,身子腾空,半空中同样回敬刀疤脸一记更加凶猛的鞭腿,两个身影迅速交错。 “啪!” 一声极其清脆的,重物击打在上发出的那种沉闷的击打声四散开来,刀疤脸的鞭腿几乎是贴着张扬腾空的下盘扫过。 但他扫空了,因为张扬整个人已经腾空跃起,几乎在同时,几乎用同样水平的横鞭腿迎面砸在刀疤脸的头部。 刀疤脸几乎是应声倒地,他一趟下来,张扬已经如鬼魅般地冲到他身旁,利索地揪着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一拗,一盘,勒住他的脖子,像拖一条死狗一般,把他整个人摁在地上,张开五指,捏住了刀疤脸的喉管。 抬头,盯着另外三个看得是目瞪口呆的杀手,冷冷地说道:“不想让他死的话,你们该知道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