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羞死人了(一)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二十三章 羞死人了(一)

“赶紧去啊,姐夫。”许丹彤捂着裙子,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夹得是紧紧的,话说完之后,漂亮的脸蛋红得跟苹果似的,美眸呢,是含羞带恼。 张扬伸手挠了挠头,这妮子,该不会来大姨妈了吧?怎么和杨静一个样呢? 不过他也不好多问,点了点头,打开房门走了。 他一走,许丹彤顿时是嘤咛一声,双手捧住了自己的两颊,急冲冲地冲进浴室,而后嘟着小嘴,恨恨地盯着躺在地上,被水浸湿的两条白sè内内和一包大姨妈贴,皱了皱秀挺的鼻子,羞恼地自言自语:“都怪你们,要不是你们掉到地板上,然后开窗户又被风吹了一条,我至于现在下面光溜溜的什第二百二十三章 羞死人了(一)么都没穿吗?” “羞死人了,以后怎么见他吖。”她跺了跺脚,咬咬牙,还是乖乖地蹲下身子,把内内捡了起来。 原来昨晚她早上起来的时候,在宽大的阳台上做了会儿瑜伽,吃完早餐正在屋里看资料,却突然来大姨妈了,拿姨妈贴和换洗的时候,换洗的内内掉到了地板上,重新拿的时候,又一个不小心把姨妈贴和新拿的另外一条内内也弄到了地上。 她带到别墅的衣服并不多,所以这下就悲催了,本来约好的和许丹莹去张扬的女娲公司总部看看,现在没法成行了,更让她气愤的是,她本来是打了电话想让许丹莹帮忙买的,结果那丫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接电话。 听了张扬说和她在一起,才明白那丫头估计就是上去五楼忘了带手机了。 然后她打电话让老姐回来帮她买,结果露露直接说她忙死了,让她找张扬。 借口,借口啊,这魂淡姐姐,这事也能帮的吗。 本想说自己就这么出去得了。可是她对这地儿并不熟悉,刚好张扬主动来找她,也算是第二百二十三章 羞死人了(一)巧合吧。而且当时说了之后,好像也挺坦然的,只是这会儿想起来。自己绝对是头脑发热啊。 头脑发热啊,有木有,想死的心都有了。 正胡思乱想着,楼梯口传来一阵靴子踩地的声音,她才想起,自己房门没关,赶紧把内内和泡湿的姨妈贴收拾起来,又拿了条柔软的毛巾清理了一下下面,然后出了浴室往门外一看,那个她打了一早上电话的宝贝亲妹妹正砰砰跳跳地踩着皮毛靴子。往她这走来。 “许丹莹…”许丹彤让她脱了靴子,一把她拎了进来。 “二姐,怎么了?”许丹莹一脸无辜地看着满脸羞恼的许丹彤,我没招你惹你啊。 “那个…早上给你打电话干嘛不接?”许丹彤虽然猜测她估计也就是忘了带了,但还是不甘心地重新问了一次。 “手机?”许丹莹伸手摸了摸牛仔裙的前口袋。一拍脑袋,“对哦,手机没带。” “二姐被你害死了知道不知道?”许丹彤扁着小嘴,一脸无语地伸出食指戳着许丹莹的小脸蛋,“你二姐不活了,彻底毁灭三观…” “咋了。平时都没看到二姐你这么慌里慌张的啊,难道那个张魏国追到梅宁来了?” “什么呀,臭丫头你还说这种风凉话。”许丹彤点着她的额头道,“问你个问题。” “嗯!”许丹莹走到她床边,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蜷起一只雪白的大腿,扭了扭脖子道,“累死我了,让我先躺会儿。” 许丹彤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双腿张得开开的,两条雪白大腿中间,牛仔裙里面的白sè内内清晰可见,真没形象啊,她忍不住伸手打了她一下大腿:“臭丫头,没有形象,都走光了…” “呃…又没人,难得放松一下呢,累死了,二姐你刚不是要问我问题吗?”许丹莹打了个哈欠说道。 “嗯,是啊。”许丹彤皱着眉头,貌似下面又来了,“对了,你帮你姐夫做那个什么魔鹰眼监控系统,是不是真的很厉害?” 许丹莹一听许丹彤提到魔鹰眼监控系统,顿时来了jing神,一骨碌翻起身,双腿交叉着盘坐在被子上。 “二姐,你提起这个就对了,那个魔鹰眼监控系统真是太神奇了,我告诉你哦,虽然程序是我编的,但整个思路和逻辑定义都是姐夫给我的,最后出程序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二姐。”许丹莹咬着樱唇,晃了晃脑袋,补充说道,“这个软件要是能拿出去卖给军工或者是一些执法系统的话,我估摸着至少价值好几亿米元,实在太牛逼了,我知道现在已经有智能软件可以通过监控录像判断目标观测对象是否为坏人,可是jing准度达到魔鹰眼这么高的几乎不可能,可以说这是我看过的最智能化的软件,真不知道姐夫是怎么编出来的。” “有这么厉害?”许丹彤盯着许丹莹,听了之后她也是一脸的惊讶,她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可是计算机专业的神级天才,连她都要佩服的东西,那岂不是要逆天了都。 “是啊,虽然说还不是完美到极点,不过只要再完善下去,以后这栋别墅就相当于安装了一个门神,我们姐夫太天才了。”许丹莹说着说着吗,脸上也露出一丝自豪之sè,“我都没有想到,这个程序竟然是出自我的手,多亏了姐夫给了我这个机会。” “小样的,看你得意的。”许丹彤看着她雀跃的样子,心里也是高兴,自己这个妹妹一向矜持害羞,可是没想到才来别墅两天就变得这么活泼。 同时心里莫名地也生出一丝羡慕,住在这别墅的每个人好像每个人都可以帮到张扬一点什么,可是自己除了因为是姐姐的关系才住在这里之外,其他的和他并无瓜葛。 看着妹妹脸上的笑容,她心里不免生出一丝淡淡的黯然。 “二姐,我都和姐夫说好了,毕业后我就到他这上班,嘿嘿,你知道不,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姐夫还是个超级黑客…” “嗯?”许丹彤看了她一眼,“怎么说。” “嘻嘻,天机不可泄露,我跟姐夫保证过了,这件事啊,绝对不能向别人说。” “臭丫头,竟敢戏耍你二姐。”许丹彤本想修理她一顿,但想到下面貌似又有些不妥了,她也不敢坐下来,只得瞪了她一眼,说道,“对了,你那有没有卫生巾,快给你二姐拿些过来。” “二姐,你来那个了?”许丹莹讶异地问道。 许丹彤白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嗯,你有没有常备的?” “噢!”许丹莹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当然有了,你不是也有吗?” “别提了,臭丫头,快去拿过来给姐姐。”许丹彤一想到早上的窘境,又被张扬知道了那么多,此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啦,好啦,我这就去拿…”许丹莹看到二姐脸sè不好看,急忙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间,拿了一包大姨妈贴递给她。 许丹彤拿了之后,急忙躲进浴室里去。 “小妹,这里有暖风机或者电风吹吗?”许丹彤在浴室里面,才发现自己没内内穿…即便是张扬买了新的给她,她也得洗啊,不过早上自己真是病急乱投医了,自己明明可以洗好拧干了用电风吹吹干就是。 “我也不知道,应该有吧,我帮你找找。” 许丹莹翻了一会儿之后,没找到,便朝浴室里喊道:“我找不到,要不我问问姐夫吧,对了姐夫刚刚不是下来找你吗,怎么他不在了呢?” “呃…”许丹彤在里面一脸的黑线,“这个,大概出去了吧。” “不对啊,他说要下来这边看什么位置的,刚只顾和你聊天,都忘了这事儿了,你先呆着,我去找他。” “哎呀,别了,找不到就算了,他一个大男人用什么吹风机啊,要不你打电话给大姐,她应该知道。” “好,也行。”许丹莹闻言,觉得有道理,她摸了摸牛仔裙的口袋,结果发现自己的手机没带,想了想便拿过许丹彤的爱疯,准备拨电话给许丹露去问。 结果,还没把电话拨出去呢,许丹彤的电话倒是先响了,许丹莹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奇怪地开口冲着浴室喊道:“二姐,姐夫怎么给你打电话呢?” “嗯,谁啊?”许丹彤还没反应过来。 “姐夫啊?奇怪。”许丹莹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晃了晃脑袋,说道,“二姐,我帮你接吧。” “啊…别…”许丹彤本想说好吧,但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请张扬去买那东西…该不会他不懂吧?天啊,如果让小妹知道了,自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我接了。”外面的许丹莹应了声,“他说什么我再转达给你就是呗。” 说着,直接把电话接了起来。 “姐夫,什么事啊?” 这么说吧,尽管许家三个姐妹脸蛋长得有些神似,但也只是神似而已,三个人比较相像的其实是说话的声音,都是带着一点点的娇嗔,在电话里更是难以分辨了。 所以张扬听着电话里的那个软音,也不疑有他,盯着内衣专卖店里,琳琅满目的内内和那个一脸好奇的导购员一眼,压低声冲着话筒低声问道,“丹莹,你不是要买内裤吗,你的三围是多少啊,还有卫生巾是要买哪个牌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