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美女,床只有一张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十三章 美女,床只有一张

为了让许丹露的父亲尽早接受治疗,张扬和许丹露还有她的母亲商量,决定一大早四人一起搭动车北上沪市。 按杨静的预估,许茅根这种状况,即便是用最先进的tomo仪,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最起码也得要做二十七次放疗加五次联合化疗才有办法抑制病情,这样一来前后所需的时间大约为一个半月,所以这也意味着,张扬和许丹露很可能得在沪市呆上一个半月。 时间紧促,许丹露马上向学校请了假,很快就获得了批准。 而张扬现在已经不是梅大的学生了,所以他更简单,直接回了宿舍把不多的衣服一卷,再把苦读四年留下来的唯一资产,一箱子的书整理一下,然后拎着一个包和一个箱子,就准备离开了,本来他想和李劲东他们道一下别,结果除了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刘清之外,另外两个牲口下午居然都有课。 给他们各自发了个短信,他的古董手机刚好也就没电了,张扬苦笑了一下,觉得这好像是天意,他拖着箱子,拎着包,就跟着书呆子慢慢走出校园。 刘清这个人平ri里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张扬要离开,却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很坚决地从书堆里蹦出来,要亲自送张扬出校门。 “扬子,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犟了点。”书呆子长得有些清瘦,但他其实挺高的,两个人并排走,他看起来甚至比张扬还要稍微高一些,张扬最重的那箱子书,他坚持要帮张扬提着。 “离开并不是结束,或许是你人生一个新的开始。”走到校门口,刘清回过头,看了看梅大的校门,笑着道,“拿不拿毕业证书,都无法改变你是梅大一份子的事实,千万别给梅大人丢脸。” “有时间,记得要回来看我们,学校虽然开除了你,但我们永远都是同学。” 看着高高瘦瘦的刘清,张扬眼角突然有些湿润,或许这一刻,他才明白,这就是真正的友谊。 离开了梅大,张扬算是真正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不过好在许丹露的父亲从安平赶到梅宁看病的时候,特意在中山医院附近租了一件房子,房子还得有两个月才到期,所以他的一堆行李就暂时寄放在了那。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和许丹露以及她父母一起搭着动车前往沪市。 杨静帮他们联络的是沪市中山医院放shè科图主任,因为许茅根的病情严重,图主任一路为他们开绿灯,看了pet/ct报告后,下午就帮他们做了定位模,又很快设计好了治疗方案。 结果和杨静预期的一样,用tomo仪放疗五个疗程,每个疗程五次,期间每个疗程加联合化疗一次,采用的是泰欣生分子靶向药。 因为要做定位模的关系,所以治疗要从后天才开始,等于说他们有两天的功夫可以歇息一下,说道歇息,他们才发现,忙碌了一天,住的地方还没定下来。 为了不让许茅根四下奔波,张扬让许母照顾他,而他自己和许丹露就去找住的。 今天的许丹总算穿了一套张扬认为她最为保守的衣服,及膝的牛仔裙加一条宽松的红sèt恤,一双帆布鞋,染黄的头发也扎了起来盘成一个发簪,看起来挺阳光的,只不过身子一扭,丰挺的峰峦又会将她诱人的身材显露出来。 因为目前的进展顺利,许丹露看起来心情挺好的。 “张扬,要不是你,今天可就没那么顺利了,回去的话,我得好好感谢杨医生推荐了你这么个好帮手。” “嘿,那我这个帮手就不要感谢啦?” 许丹露回过头,看了张扬一眼,说道:“谢谢!” “不是吧,才谢谢两个字?”张扬咂咂嘴表示不满。 “不然想怎么样?” “有没有什么上的补偿什么的…” “想得美。” 张扬委屈地道:“不就是想吃点东西嘛,饿了。” “呸,不早说。”许丹露俏脸微微一红,“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张扬想了想:“先找住的吧。” “我杀了你。” 过了半晌,许丹露皱着眉头问道:“不是找住的吗,酒店看到好几家了,你怎么老往这小巷子里钻?” “拜托,酒店?酒店住一个半月要多少钱知道吗?”张扬看着她,说道,“而且来着看病的人都是要顺便调养身体的,酒店难道能给你做饭?当然是要找包月的民间旅馆了。” “噢!”许丹露被张扬数落一顿,心里非但没有半点生气,反而是觉得挺温馨的。 最后他们终于在毗邻医院不到两百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处民房。 地理位置不错,空气也很清新,房费也不算贵,一个月三千块,比酒店便宜一半,还能自己煮东西吃。 “很合算的,我们的房子就是专门供给上来看病的人住的,房间里有热水器、空调、电视、du li卫生间,还可以煮东西。”房东大婶看了看张扬和许丹露,一边打开房间,笑着道,“你们看,两张床,刚好四个人睡,你们要是住酒店啊,一个月得花五六千,还没办法给病人炖汤喝。” 两张床?张扬看了许丹露一眼,开口问道:“阿姨,有没有三张床的那种?” 房东大婶看了他一眼,怪怪地问道:“你们不是四个人吗?老俩口睡一张,小俩口睡一张不是刚好吗?” “咳…我们不是…”张扬咳嗽了一声。 “不是小俩口啊,噢,我明白了,你们是兄妹啊,哎呀那也没关系啦,父子睡一张,母女睡一张,看病要紧,住这里的多的是你们这样的,实在不行你们就多订一间…” “好了,阿姨,就这间吧!”许丹露果断地打断了房东大婶的话。 订好房子,拿了钥匙出来后,张扬看了看许丹露,小声嘀咕道:“要不,我去找间酒店?” 许丹露咬了咬樱唇小嘴:“你要是觉得不方便,我就帮你找一间。” “不会啊,我跟伯父睡一张床,你和伯母睡一张,我是担心伯父不习惯。” “没关系,不过,其实我爸爸…好吧。”许丹露瞟了张扬一眼,犹豫了一下,幽幽地说道,“现在是为了治病,昨天晚上家里的亲戚汇了二十多万,再加上我们这里原有的七八万,差不多刚刚好治疗的费用,住的,能省就省吧。” 许丹露的父母听说找好房子后,把张扬一顿猛夸,在他们眼里,其实张扬已经成了标准的活雷锋,特别是许丹露的母亲何珍,简直是把张扬当成了准女婿来看待,晚上出去吃饭的时候,不断地往张扬的碗里夹菜,那模样恨不得让张扬和许丹露直接去领证算了。 看到房间后,俩老又张扬夸了一顿,房间好,空气好,周围幽静,还有热水器、电视、卫生间一应俱全。 就是看到了只有两张床后,老两口的脸sè怪异了一点,但看到她女儿甩过来的眼神后,也就噤口不言了。 当然张扬没有注意到这些,虽然觉得自己一个陌生人插在他们一家三口中间是有些怪异,但现在是为了治病,他和许丹露父亲挤一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到了快要睡觉的时候,何珍却是很不好意思地跟他开口说道:“小张啊,很不好意思,晚上就委屈你和露露挤一挤了。” 张扬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旁的许丹露却是涨红了一张俏脸,把他拽到了卫生间,用极其尴尬的表情说道:“是这样的,我爸爸有个怪毛病,他晚上…晚上要是没能抱着我妈,他…他就睡不着。” “呃…”张扬一呆。 “所以…所以你晚上得和我挤一床,要不,我睡地上也行。”许丹露低了头,白皙的俏脸早就不知道红到哪个地方去了。 满地打滚求收藏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