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没被偷窥吧?(二)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你没被偷窥吧?(二)

“真的啊。”许丹彤脸上倒是有几分意外,闻言急忙把门打开更大一些,把张扬让了进去,“那进来吧,姐夫。” 张扬点了点头,脱了鞋子,许丹彤帮他拿了双拖鞋,俯身的时候,张扬不经意间瞥到了她领口里面那两陀丰硕的雪白玉兔,尽管已经被一副黑sè的蕾丝边罩罩包裹了,但那饱满浑圆的轮廓和那雪白耀眼的一片还是尽入眼底,让人看得是血脉迸张。 这可不是我有意要看的啊!张扬咽了口口水,努力不去做邪想,穿上拖鞋,开口问道:“丹彤,住得还习惯吗?” 房间里的摆设都是许丹露早先布置好的,透着一股粉sè的女儿家气息,清香萦绕,特别是床头两只大大的粉sè熊宝宝更是让这里面陡添了一份顽皮之气。 可见露露这个姐姐当得还是真够尽职的。 “习惯啊,挺好的,谢谢姐姐和姐夫。”许丹彤让张扬坐到沙发上,然后瞄了张扬一眼,问道:“姐夫,喝点什么?” 别墅里的每个房间都是按五星级酒店的标准装修的,所以冰箱啊,浴室、浴盆、沙发、小型客厅、书桌、观景阳台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吧台。 “不用了,谢谢。”张扬站了起来,踱着步,慢悠悠地朝阳台走去,因为窗户正对着太阳的原因,窗户上的窗帘是拉着的。 张扬走到阳台那,往外看了看,果然不出所料,按照系统摄像头拍摄的那个偷窥客所处位置,刚好和这个阳台成一条直线。 摄像头是装在别墅上方的,以水平位置计算,折shè点应该刚刚好就对准着许丹彤的卧室。 “王八蛋啊…”张扬一阵的喃喃自语,肯定是自己这个美女大姨子把通往阳台的房门打开了,然后又把观景阳台上的反光窗户打开,这是故意招惹偷窥客啊。 “姐夫。你说什么,什么王八蛋啊?”许丹彤看他一个人在阳台上神神叨叨的,忍不住好奇地跟了上来,手里拎着一瓶nǎi茶,好奇地问道。 “嗯…”张扬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栏杆外面就是厚达一公分半的防弹玻璃,不过上面开着推窗,因为冬季的原因。又临着海,风有些大,虽然有围墙挡着,不过这是四楼,迎面吹来冷嗖嗖的。 “我是说,你一直开着窗户,晚上睡觉不冷吗?” “没有啊,晚上窗户都关着呢。”许丹彤皱了皱眉头,走到张扬身侧。把nǎi茶往栏杆上一放,就贴着他的身旁,双手交叉着撑在栏杆上。一双雪白的长腿前后曲着,随意得就像一个和丈夫临窗而立的美少妇一般,身上那股少女特有的幽香渗透在空气中,丝丝缕缕地钻入张扬鼻中,让他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这样啊。”张扬食指有节奏地敲着栏杆上面的平台,低头想着,怎么和许丹彤开口说偷窥狂的事,太突兀了不好,毕竟她不是高琪。可是太隐晦了又觉得做作。 “嗯,你一般都起得挺早的吧?”张扬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找系统学习一下高级沟通术呢,问了这句话之后,岂不是更加的莫名其妙。 果不其然,许丹彤绝美的脸蛋又画上了一个问号。贝齿咬着下唇,歪着脑袋,眯了眯大大的眼眸子看着张扬奇怪地问道:“姐夫,你想知道些什么?” “是这样,那个。你…”张扬看了看,浴室的窗户貌似刚好对着那边,不过很显然只有一个小小的透气窗而已,而且透气窗也是用哪种反偷窥玻璃加黑膜纸粘着的,但是保不齐她打开了也有可能。 “你是不是都在早上才洗澡呢?” “嗯?”许丹彤显然没听清楚,抑或者是听清楚了,但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姐夫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 “我的意思,你是不是习惯早上,比如说凌晨才洗澡,通常这么洗一澡,人的jing神挺好的哈。”张扬打着哈哈,飞快地说完,然后看了看许丹彤,她的乌发垂直如峭,还飘着淡淡的香味,好像是刚洗过的。 “嗯,所以姐夫是在问我早上是不是洗澡了?”许丹彤闻言,脸sè有些忸怩了起来,搁在栏杆上的双手也缩了回来,有种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感觉,这姐夫问自己洗没洗澡是什么意思呢?听说男女之间做那种事之前,都要先洗一洗的,这…这个姐夫,他…他…他不会是对自己有企图吧? 瞬间,她的眼眸子睁圆了起来,急忙连连摆手,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虽然我起得都比较早,但我不喜欢早上才洗澡,一来觉得全身脏兮兮的睡觉会把被子弄脏了,二来,洗完澡再睡觉才会睡得香…嗯,就是这样。” 说完,赶紧抓了那瓶nǎi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缓解一下心里头的紧张。 “噢,那就好。”张扬点了点头,松了口气,既然不是早上洗澡,那就是说,至少她不是浑身光溜溜地被人偷窥了,而应该是早上起床太早,换衣服的时候被那偷窥狂看到了。 这么一来,自己心里总算没那么多的磕绊和纠结,不过…她要喜欢裸睡…张扬又纠结了。 “那…能再问一个问题吗?”张扬犹豫着说道。 许丹彤闻言,拎着瓶子,看了看张扬,犹豫了一下,心道:完了完了,这姐夫,肯定是觉得刚才自己委婉地回绝了他,想找个其他法子来旁敲侧击了吧,姐夫啊,姐夫,虽然你小姨子我对你也是挺崇拜的,但是还没到可以委身于你的地步呢。 但看到张扬的眼神,又不忍心直接拒绝他,只能是咬咬牙,低声道:“你问吧,姐夫。” “是这样,我呢,知道这问题有些突兀,不过,怎么说呢…你喜欢裸睡吗?” “噗!”许丹彤刚到喉咙里的那口nǎi茶直接喷了出来,把自己的衣服喷了一身,扭了头盯着张扬,讶异地问道:“姐夫…你问这个干嘛?” 看她反应那么大。张扬也是吓了一跳,再回味一下刚才说的话,忍不住都想扇自己一个嘴巴了,卧槽,这都怎么问问题的。 “擦擦,先擦擦。”张扬从房间里把纸巾盒拿出来递给她,赶忙进一步解释道,“你一定是误会了。其实这么跟你说吧,我先问你一下,丹莹编的那个监控系统你应该知道一点点吧?” “那个什么鹰眼监控系统?”许丹彤一听,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他点什么,他应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人。 “对,就是那系统。”张扬伸手指了指阳台上正对着的凌晨时,偷窥狂所站立的位置,“早上六点三十八分,系统发现有个偷窥狂正对着你的房间。在那个位置呆了大概得有十分钟之久吧,还做了一些很龌龊的事情。” “噢?所以你是担心我是不是早上裸睡,然后被人看光光是吗?”许丹彤闻言。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真的是误会他了,他非但不是觊觎自己,相反,是来关心自己的,担心自己被人偷窥了。 “嗯!”张扬点了点头,看着她从一惊一乍的表情慢慢恢复到柔和的模样,就已经知道她刚才对自己的误会有多深了。 “呵呵,谢谢你姐夫。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从不裸睡的,而且这别墅的自动换气系统很好,我睡觉前都是把窗户和窗帘都拉上了。” “啊!你确定?”她也没有,那那个偷窥狂到底在看什么?汗死了。不至于空对着一栋别墅,在凌晨六点多最冷的时候,掏出就这么轻易地撸管吧。 “嗯。”许丹彤歪着脑袋想了想,又开口道,“不过。早上嘛,我确实起得比较早,换好衣服后,我确实有打开了窗户,吹了会儿晨风,本来想去五楼的,不过这几ri外面在施工,顶楼都屏蔽了起来,所以就没上去了。” “至于偷窥狂,我倒是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去阳台的时间和你刚刚说的那个偷窥狂出现的时间差不多,大概得有六点半左右吧。” “这就对了,那家伙出现的时间和你在阳台的时间是匹配的。”张扬心里一松,开心的是,那个家伙什么都没看到,不过让他同时也觉得有些郁闷的是,那个偷窥狂连远远地看着自己这个美女大姨子都能激动到撸管的地步。 这说明了这工地没ri没夜地赶工,让他的内心是有多压抑,长此以往,还真怕他们哪天对别墅里的美女干出些更出格的事呢。 另一方面也说明,自己这个美女大姨子长得真是足够的漂亮,正所谓人本无罪,怀璧其罪,谁让她长得那么漂亮呢。 正说着,老意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找到那个偷窥狂了。 张扬拿着电话,看了看许丹彤,直接回应道:“知道了,先别动他,你们回来吧。” 既然他什么都没看到,其实也是蛮值得同情的,顶多和周仑发说一声就行了。 “姐夫。”刚回完电话,许丹彤走了过来,说道,“和你商量个事。” “嗯?” “你等下可不可以载我出去一趟。”许丹彤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我想出去买点东西。” “可以啊,反正我今天也算有空,你想买什么?我帮你买就好了。” “真的啊,那…两包卫生巾。”许丹彤有些不好意思地弯了弯腰,“要不,顺便帮我买条内内…早上…” 她指了指阳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早上去看的时候,貌似被风吹下去了。” 张扬一听,不由看了看她,而她呢下意识的就是一阵的脸红,顺带捂住了下半身。 呃…这是怎么回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