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院长的怒火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十二章 院长的怒火

“初恋是难以磨灭的!”张扬看着许丹露,一副伤感的模样回答道。 许丹露眼里不经意地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就是说,你现在还喜欢她!” “嘿!咳…我喜欢她?喜欢了又能怎样?我和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张扬毫无压力地继续造谣,“不同世界的人,别提了,提了只是徒加伤心。” “嗯!那就别想了,人总要丢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许丹露点了点头,似乎终于相信了,“但是你现在被开除了,怎么办?白亮峰说了,如果我答应他的条件,他就可以让教务管理处撤销劝退通知书…” “什么条件?”张扬气得直吐血,极其后悔揍白亮峰的时候没把他小弟弟打折了,他提的条件,肯定都是一些yin邪的东西。 许丹露有些不好意思地瞄了他一眼,低声道:“还能有什么,你们男人都想的呗…” 她故意说得一脸轻松的样子,小手却是不经意地揪了揪身上的短裙裙摆拉了拉做出下意识地保护xing动作,她的衣服,好像张扬这几天看到的不是超短裙,就是超短热裤,就没一件不是xing感到极致的,好像恨不得把她修长的美腿让全世界每个人都看到似的。 “许丹露,我告诉你,你要是答应他了,你一定会后悔的,那样做只不过白白便宜了那个混蛋而已,你以为学校开出了劝退通知书还有收回的道理吗?这样的话,院里还有什么脸面?”张扬没好气地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准备一下,先把你爸送到沪市治疗才是重点。” “噢!”许丹露看了看张扬,点了点头,张扬却发现她白嫩的小手揪着t恤的一脚扯了扯,很显然她心里肯定还有其他想法。 “我跟你说真的。”张扬这次用了比较正经的语气跟她说,“如果你跑去跟那个混蛋替我求情的话,这次去沪市,我想我没办法跟你上去了。” “知道了。”许丹露瞥了张扬一眼,低声道。 “发誓!” “哪有这样的?”许丹露看了看张扬,嘴角不由微微一翘,怎么这会儿听到他说这话,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好啦,好啦,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去见白亮峰,否则的话…否则的话…” “否则怎么样啊?”张扬盯着她,饶有兴趣地问道。 许丹露哼了一声,皱了皱鼻子气呼呼地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咕隆!”张扬咽了一口口水,猥亵地搓了搓双手笑道,“嘿,那可是你自己说的。” 梅宁市,市中心繁华地带著名的温陵会所,三楼贵宾房里,三个上身的男人趴在真皮躺椅上,三名身材火辣的女技师正骑在他们身上,轻敲细捶,不时还俯下身,用丰满的双峰紧紧抵住男人的后背轻轻摩擦挑逗着。 最靠右边的一个年轻男子yin邪一笑,突然翻过身来,把骑在他背上的女技师压在身底下,双手毫不客气地从女技师的领口中伸了进去,快速地揉擦起来,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应该就可以认得出,他正是原本应该受伤住院的白亮峰。 这会儿的他,身上压根就没一点伤,他一边动作着,一边把头扭向中间的那个秃顶的约莫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喘息说道:“马主任,别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里。” 那个叫马主任的秃顶中年男人闻言,立刻兴奋了起来,有样学样,把怪手伸进了技师的领口中,哼唧哼唧地叫唤了起来。 见状,白亮峰脸上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把目光转向了最靠左边,趴着一动不动的白刚,惬意地说道:“哥,你知道吗,刚给许丹露那sāo.货打了个电话,当我告诉她张扬被开除的时候,你知道她有多愤怒多诧异吗?我听到她苦苦哀求的声音,简直是太爽了,那种感觉,比干一百个女人还要舒服…” “嘿嘿,当然,这一切都要感谢马主任鼎力相助。”白亮峰再次把目光转向了中间那个马主任身上,这会儿那马主任似乎有些按捺不住了,居然是当着白亮峰和白刚的面掏出了裤裆里的家伙,要那名女技师吞进去。 那名技师犹豫地看了一旁的白亮峰一眼,见到后者不动声sè地点了点头后,便轻车熟路地张开小口,熟络地动作了起来。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白亮峰心里头的yu火彻底被勾动了,立马扒下女技师的衣服,同样大快朵颐了起来。 “哼,赶到晚上,在底下的可就是那娇滴滴的许大美女了。”白亮峰兴奋的意yin着,他相信,许丹露一定会同意自己的条件,乖乖送上门来,梅大的美女他玩过不少,可是像她那种院校花级的至今一个都没动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那边白刚看到这边两个都动起来了,哪里肯落下风,立马也是翻身拍马而上,一时间,三对男女在贵宾房里翻来滚去,哼哼唧唧,个个都是浪里白条。 六个人玩得正high的时候,搁在躺椅中间位置上的一个黑sè公文包突然发出了一串刺耳的铃声。 白亮峰不满地从雪白的波涛中抬起头,这个铃声不是他设置的,那这搅人好事的手机铃声肯定来自白刚和马主任。 随后他便看到马主任像块滚刀肉似的急急忙忙从那女技师的身上撤离,扑向黑sè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个“爱疯”,看了看来电显示,便像一条哈巴狗似的接了起来:“哈,高主任,我是小马,您有什么指示?” 马主任虽然是主任,但实际上他只是副主任,他上面还有个姓高的正主任死死的压着他呢,最近高主任正在外地出差参加学习,看样子是要高升了,如果把他巴结好了,往后这正主任的位置肯定得落到他头上。 “马奎啊?今天你是不是开了一张劝退通知书给一个叫张扬的大四学生?” “嘿,高主任,这事连您都知道了啊,哎呀,忘了跟您打声招呼了,是这样的,那个叫张扬的学生简直是个流氓啊。”马奎把手机从左手换到右手,然后挺了挺下身,示意那名女技师继续,那名女技师妩媚一笑,急忙爬了上来,哧溜一声。 舒服得马奎不由自主地“哦!”一声,然后才想到电话那头,高主任还在听着呢,急忙忍住快活,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继续说道,“主任啊,那个张扬简直太目中无人了,竟然把和本院关系良好的白氏药业白总的儿子打断了一条肋骨,这还不算,他连系辅导员白刚白博士也打了,简直是无法无天,我跟洪副院长报告了一下,最终就作出了劝退的处分,不过却忘了向您报备,这是我的严重失职啊。” “行了,行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话那边的高主任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马上撤销对张扬的一切处分!并给人家好好道歉。” “呃…撤销?道歉?”马奎一下子僵住了,同时地下那活儿也如同小蚯蚓一般耸拉了下来,“主任,那个张扬如此嚣张,就算是开除也不为过,怎么…” “怎么个屁,老子被曹院长骂了个狗血淋头,让我立刻马上撤销对张扬的一切处分,并且把人找回来,我jing告你,要是人不见了,你就算给我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回来。”高主任在电话里大声吼道,“听到没有。” “这…” “这什么这?有问题吗?我告诉你,这回你祸闯大了。”说着那边高主任满腔怒火的把电话挂了。 马奎一下子蔫了,看着趴在胯下那个面露不解之sè的女技师,再看看自己那团猛然缩小的东西,忍不住哀叹一声,二话不说,翻身下床,胡乱套起了衣服就往外跑。 “马主任,马主任,怎么了?”看到马奎像丧家之犬一样惊慌失措的样子,白亮峰停止了动作,诧异地问道。 “别说了,闯祸了。”马奎一边穿衣服,一边埋怨道,“那个张扬是什么来头?你都没好好调查清楚,这次被你们害死了。” “张扬?到底怎么了?”白亮峰皱起了眉头,刚才他听到马奎在电话里不是提到张扬的名字就觉得有问题,现在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了?”马奎瞪了他一眼恼火地说道,“上面的人正质问这件事呢,我就不该听你们一面之词,乱开什么劝退通知书,哎呀,完了,完了,这次完蛋了。” 说着一边整理衣裳,一边踩着凌乱的步子恍恍荡荡走出贵宾房。 房间里,白刚和白亮峰两人是面面相觑,搞不懂事情怎么突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走,赶紧回学校打听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