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一章 你能把我怎么样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两百一十一章 你能把我怎么样

东华园,暖香阁蔡永早早地来到了包厢,这也算是他平生难得的一次,记得先前早早来到这里,那还是给流影家的那个小公主做满月时,为了争取露脸的机会才提前来的。 在京城的一些豪门家族,每每到了年底的时候,都会稍稍在东华园聚一下,寒暄叙旧,当然,并不是真的在寒暄叙旧。 而是通过这种方式,达到两个目的,第一是交换信息,毕竟对于豪门世族来说,赚钱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难事,难的是怎么样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又如何在保住目前家族地位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所以这种看似平常的寒暄叙旧,其实是在争取拿到一些价值极高的信息,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很可能就会左右一个家族未来一年的走向。 第二是梳理家族间的关系,虽然说各个豪门家族都有自己各自领先的领域,也有自己的主业,但彼此之间的利益互相冲突的并不在少数,而且随着这些年经济的发展,家族之间的利益冲突是愈演愈烈,甚至拼得你死我活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以往,这种冲突都是在一些小型的家族间出现的,但近些年,就不一样了,一些处于第三集团的地方xing大型家族之间的冲突,比如在建筑,房地产,金融等领域直接是白刀子见红的,甚至到如今,处于第二集团的那些势力相互之间也是开始出现了一些摩擦甚至是冲突。 而这样的冲突如果失控的话,不要说对各自家族的影响巨大,很有可能直接影响区域xing的经济发展乃至令国家的经济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更高层的豪门世族必须抑制这样的情况发生,因此东华园的就成了超级豪门用来梳理彼此关系的一个媒介。 不过豪门世族之间的竞争其实比较少摆在明面上,尤其是像蔡家这种级别的,更是极其的罕见。 但显然,这次的蔡家和乔家已经打破了这种先例。 先是蔡家主动出击,利用自己媒体优势,含沙shè影地对乔家施加舆论压力,紧接着又在东南省出手。把杜家从乔家的手里硬生生地抢了过去,以至于现在东南省的形势是蔡乔两家平分秋sè。 乔家自然不可能白白地让蔡家骑在头上,立马是出手反击。而且很明显,这回击的力度不小,先是把蔡家所有的传媒给黑了,虽然此举也给乔家带来了负面的影响。但同时也jing告了蔡家,乔家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紧接着趁着蔡家在着手收购易贸集团之际,背后下手,把蔡家的鑫金基金并购,让蔡家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不小。 可以说双方基本上都是撕破了脸皮,开头都是蔡家占据优势,但很快就被乔家狠狠扇了一记耳光还了回去。 到目前为止,两家只能算是平分秋sè,蔡家硬生生抢了杜家,而乔家夺了鑫金基金,不过这两样东西,孰轻孰重。外人自然分得清楚。毕竟鑫金基金和半个东南省的价值完全不可同ri而语,这第一大回合下来,乔家算是吃亏了。 不过彼此间的竞争还算是客客气气,虽然撕破脸了,但毕竟还没刺刀见红。 但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这种微妙的尴尬关系彻底的破灭。蔡家的第三代优秀家族子弟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永兴基金重要掌舵人之一,蔡羽。 在梅宁市被人彻彻底底地羞辱了一番。 大家族之间的竞争。虽然手段上使用得极其的激烈,但是都会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客气,但蔡羽在梅宁却是遭遇了最为耻辱的羞辱。 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人下了泻药,当场屎尿拉了一裤裆,还让媒体记者把这奇葩的景象拍了个齐全,并且迅速在网络上传播。 可以说现在的蔡羽在网络上已经成为了一个名人,还被取了个外号,拉稀羽。 一个堂堂超级豪门的贵公子,形象变成如此,内心的愤郁可想而知。 虽然说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这一切是乔家在背后作祟,但事发地点在梅宁海天阁,而这个海天阁刚好就是乔家的产业,这也就说明,这事和乔家脱不开干系,更让蔡家的人气愤的是,乔家压根就没有表示,甚至连澄清的意思都没有,也就是说,他们默认了这件事情幕后主使人是他们乔家。 蔡永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差点没直接气昏过去,本想立刻冲往乔家兴师问罪,但一想到如今乔家和蔡家之间的关系,他也只能强自忍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他随后接到了很多个电话,电话是那些超然的大家族打来的,而且那些超然的豪门世族都不希望这件事情继续扩大,而是希望蔡乔两家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毕竟事情还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且总的来说,毕竟这一切的事情都是蔡家起了开头才这样。 这里面希望和解的人甚至也包括了蔡家的盟友申家。 到了这种地步,蔡永也只能接受了安排。 与此同时,乔家的老爷子乔正国也在顾家的安抚下,同意了调停,两家约定好届时将在东华园暖香阁展开谈判。 本来调停的双方应该是这样的,主调停人是今年调停会轮值人原家的掌舵人原振风,接着是乔蔡两家的掌舵人。 但考虑到原家的实力和蔡乔两家还有相当的差距,和蔡乔两家分别交好的申顾两家自愿一起陪同调停。 调停会在十点开始,不过蔡永在八点半就赶到了。 蔡永之所以那么早就赶到东华园,除了他对于昨ri孙子被人羞辱一事耿耿于怀之外,更重要的是,今ri参与调停的两大家族都是实力超然的第一集团豪门。 单单是申家,不光申家和蔡家乃是姻亲关系,这蔡永自己和父辈早年也算是跟着申家打江山的,所以对于申家他于理于情都必须保持一定的尊重。 到了九点出头,调停人原家掌舵人原振风出现了,九点半的时候,申家的代表申丰云也到了。可惟独没有看到乔家和顾家的人。 蔡永脸sè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就连陪同的申丰云也是带着不快,因为如果是顾家迟一点也就罢了。顾家的地位毕竟和他申家是相等的,可是这乔家,这算什么啊,他们申家在打江山的时候。你乔家顶多也就是个跟班的角sè。 现在倒好,我来帮你们调停了,结果你还跟我装大爷了。 “原老啊,看来这乔家架子还挺大的嘛,您这是没事先和他们约好时间了吗?”蔡永瞄着调停人原振风。带着一丝不满开口问道,完全忘了,蔡家上参与的调停会貌似也只出了蔡兴腾。 “哎哟,蔡老,您这可就冤枉我了,我昨天就给乔老爷子打了电话,确认了时间地点,这不早上。我又跟他确认了一遍。他都没有表示异议。”原振风皱着眉头说道,“说不定,这会儿堵车了吧…”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看了看一旁的申云丰,咨询道:“要不。我再打电话问问?” “行吧,那赶紧。”申丰云看了看时间。不耐地摆了摆手,“还有十分钟就十点了。” 原振风无奈地拨了乔正国的电话。电话倒是接通了,可是乔正国没接。 原振风无奈地晃了晃手机,苦笑着道:“兴许信号不好…” “得了,什么信号不好,你别为他们找借口了。”蔡永一肚子火站了起来,他这辈子,还没等过别人呢。 “算了,蔡老,我看啊,今天乔家和顾家的人是不会来了,他们把我们当猴子耍呢。”申丰云心里也是不舒服,但他还是把不满的情绪隐忍在肚子里。 “咦,申大哥,蔡大哥,你们先到了啊。” 正当申丰云和蔡永两人在那一脸便秘的时候,暖香阁的门口一阵噪杂的声音传了进来,伴随着一个略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 蔡永循声看去,满脸臭烘烘的表情瞬间升华到了堵肛的地步,又看了看时间,刚好十点整,直接冲着来人说道:“你们乔家是没人了吗,竟然派了个如此ru臭未干的娃娃来?” 原来来人并非预期中的乔正国,甚至连老大乔云登都不是,而是他们的老四乔云飞,那个经营着一家大型软件公司的纨绔子弟。 更可恶的是,他喊申丰云为大哥,这他没有意见,毕竟申丰云的确和他算是同辈,可特么他故意还把自己也给叫成了大哥,这就有点羞辱的味道了。 “耶,蔡大哥,倒不是我们乔家没人,而是我们乔家有个规矩,见什么样的人,就派什么样等级的人出来应对,见蔡大哥你,自然由我这种小人物来帮忙完成了。”听到蔡永的不满声,乔云飞不慌不忙地回了一句。 “你…”蔡永气疯了,“乔正国是没教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长辈?”乔云飞四下看了看,淡淡一笑:“除了原老之外,这里还有什么长辈吗?话说蔡永,原老都还没开口,你在那瞎蹦个什么劲啊?” “行了,乔云飞…你别在这卖乖了,我问你,你父亲呢?”一旁的申丰云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开口问道,“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专门为蔡乔两家专设的调解会吗?” “你说我父亲啊,他很忙,没空来参加。”乔云飞漫不经心地走到蔡永身旁,大咧咧地坐了下去,“有什么话跟我说也一样。” “放肆,这调停会时间都安排好了,按规矩,无论家族大小,都得要家族掌舵人出面,难道他想破坏这种规矩。” 乔云飞看了他一眼,眯了眯眼,笑嘻嘻地应道:“如果我说是,你能把我怎么样?”

上一篇   激动 惊喜 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