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想走是吗?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二百零七章 想走是吗?

张扬捂住鼻子,尽管鼻孔已经塞了两团的棉球,但蔡羽裤裆里的那陀东西还是太臭了,不时散发出来的阵阵异味让人难以忍受。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张扬虽然不烦臭味,还是笑眯眯地应蔡羽一句。 看到张扬一脸淡定的样子,蔡羽脸sè变了变,因为自己拨打出去的电话,始终没人接,这都拨了四次,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仿若石沉大海。 这?不会有什么变故吧?蔡羽心里又打起鼓来。 “老子…”他拿起手机想要再拨,那边,张扬的电话反而响了,他接起来后没一会儿,便笑眯眯地看着蔡羽,带着同情的眼光说道,“不好意思,刚我的人抓到一个叫胡阿木的带着十几个人想要进入别墅行窃…” 蔡羽闻言,浑身一软,坐到了地上:“你…好,既然这样,我就不信你保护得了杨菲。” “她早被我接过来了,既然你那么想见她,待会儿不妨让你见上一面。” “你…你…”蔡羽无语了,“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安排的?” 张扬笑而不语,本来他也差点上当了,因为,张扬和她说了蔡羽的事情,临了出发前,许丹露突然觉得事情有蹊跷。 这蔡羽既然如此神秘的一个人再加上他的身份,若真想追高琪必然不会如此,虽然看起来隐匿了姓名,但他的形象张扬可是很清楚。只要一说,那还不直接露陷,而他故意为之,这就有点瓜田李下的感觉了,肯定藏有猫腻。 许丹露觉得蔡羽很可能真正的目的是引张扬离开别墅,所以她自己留了下来,把陈天雄的人布置到附近的工地。至于杨菲,张扬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小心。另外让乔希儿不声不响地把她给带出来了,这会儿,蔡羽的人不出所料已经落入乔家的人手里。 蔡羽拨了会电话后。无果,知道事情全败露了,自己算是白白承受了这些屈辱。 “你现在想怎么样?张扬,既然落入到你手中,我蔡羽随你处置就是。” 张扬闻言,笑了笑道:“你一定是觉得,你是蔡家的人,所以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对不对?” “错了,对于一个想杀我的人,我势必要让他先死在我前面。”张扬盯着他的脸。目露杀气,“蔡家算什么,就算是天皇老子,想杀我,我也要先拔了他鸟毛。” 蔡羽见状。心里一凛,想到张扬对待杀手的种种行为,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身子微微地一缩,嘴上仍自强硬道:“那你就早些动手吧,我不信了。就算你张扬有通天的本事,还能挡得住蔡家的雷霆一击?” “你若真想死,何必还那么多废话。”张扬看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放心吧,我也没想杀你,你不是杀了杜玉恒吗?还不如让杜家的人动手。” “什么杀了杜玉恒?”蔡羽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家伙,不会连这件事情也知道了吧。 “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张扬其实也是猜测,那天杜玉恒死得不明不白,最近利用休养的这段时间用幽影系统,搜寻了杜玉恒和蔡羽那些天的踪迹,结果让他惊讶地发现,在易贸集团股票下跌前两天,蔡羽就已经和杜玉恒包下了皇禧大酒店的v2总统套房,并在那住了好几天。 张扬侵入皇禧的系统之后,找了半天,终于让他翻到皇禧酒店里的监控视频,幸亏那酒店都有把录像保留三十天的习惯。 张扬顺藤摸瓜,拷贝了录像,研究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果然两个人先后在酒店里一起出现多次,怎么看着,都肯定有基情。 因此,他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蔡家和杜家联手做空易贸失败,杜玉恒很可能是被蔡羽杀人灭口了。 不过他也没有证据,所以,只能说算是猜测。 不过尽管是猜测,他觉得还是有些意思,尽量地找了一些可以旁敲侧击的证据,比如他查到租赁那三辆黑sè丰田车的是一个叫赵涂的人,但是这个赵涂明显是用了假身份证,更关键的是,这个叫赵涂的,也出现在皇禧酒店过,并且偷偷地和蔡羽见过面。 更关键的是,他从交jing大队里的监控摄像里看到过那天开着车碾死杜玉恒那个司机的照片,尽管那人已经戴着墨镜围着围巾,尽力的掩饰,但幽影系统经过配比之后,发现赵涂和那个司机有80%的匹配度。 虽然这些东西构不成直接的证据,但只要稍微整理一下,分别交给jing方和杜家,也足够让蔡家麻烦不断了。 当然,他现在不会跟蔡羽明着说,跟他说了,蔡羽一回去,蔡家势必会立刻销毁一切对他们不利的证据。 毕竟他现在也不可能在海天阁里,无缘无故杀掉蔡羽。 捉弄他,折磨他是一回事,明目张胆地干掉他,当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张扬这种笑而不语的表情反而是让蔡羽惊慌了起来,看到张扬如此笃定的表情,他直觉的以为张扬已经掌握了他的罪证。 但他嘴上仍然是不肯有任何的松动:“嘴长在你身上,你想怎么说都行,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有本事的,让少爷留在这,没本事的,给少爷滚…让一边去。” 说实话,此刻的蔡羽已经拉得浑身无力,肚子已经拉得一点存货都没有了,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好好大洗一番,然后再大吃一顿,所以觉得自己说话还是软一点还好。 他当然知道张扬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干掉他,但如果真把张扬惹怒了,把他暴打一顿,他找谁说理去?所以滚字还是改成了让字。 “哈哈,行,要走的话,也可以。”张扬伸手指了指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三杯饮料,分别是橙汁、哇哈哈、和开水。 “很简单,你只要选择其中一样,喝下去,就可以走出这个大门。” 蔡羽闻言,脸sè一阵的发白,尼玛,老子没那么煞笔,刚才喝了一口就已经泻成这样了,要是喝下一瓶,还不直接把大肠拉出来了。 “你杀了我算了。”蔡羽料定张扬肯定不敢杀他,所以他铁了心不想喝了,看他能把自己怎么着。 “这三杯东西里面,其中有一杯加了快速泻药,另外两杯没有,换句话说,你有三分之二的机会不会立刻中标。”高琪笑眯眯地盯着他道,“或者,我们架着你灌下去,当然,那个时候,你喝的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加了快速泻药的那杯。” 她说完,两旁几个拿着叉子的汉子便银笑地逼了上来,大有直接叉死他的意思。 “三分之二的机会?”蔡羽有些心动了,看这阵仗,自己今天想安安全全地离开,恐怕没那么容易,如果真有三分之二的机会,自己当然愿意尝试了,但关键是,这帮人特么的说的得是真的。 “三分之二的机会,没错,而且还可以帮你免费叫的士…” 蔡羽一阵的冷笑:“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骗我?” “你放心,骗你的话,老娘立刻变成飞机场。”高琪挺了挺胸前那对大咪咪笑盈盈地答道。 这个誓还真够毒的啊,但誓言这种东西最不值钱了,他觉得这帮人不会那么好心,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道:“我不信。” “不信,那没办法了,阿狗,叉了他,给他灌下去…”高琪兴奋地囔道。 “等等…”蔡羽急忙后退一步,双目盯着张扬,“我要你发誓我才信。” 张扬看了高琪一眼,后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心里有数了,遂点头道:“行,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喝了其中的一杯,就可以走出这里,骗你的话,就让我身旁的女人给我带绿>帽,行了吧,你再啰嗦,老子也没那闲工夫了。” 蔡羽一听,觉得他说的貌似比高琪可信一些,遂咬了咬牙道:“好!” 他二话不说,直接就走到那桌子面前,看了三杯东西几眼,犹豫了一下,哪杯好呢,表面上看起来,这里面最有可能下的是橙汁,最不可能下的是开水,哇哈哈的话不上不下,刚才自己喝的是橙汁里面有。 但是对方应该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不可能傻到橙汁再度下药吧?所以这橙汁反而看起来不可能,不过话说回来,最不可能的又反而最有可能。 但是选择开水的话,心里又些忐忑,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喜欢喝开水,又认为开水比较不容易看出来,说不定就在里面放了呢。 还是选择哇哈哈吧,这个看起来最安全了,因为另外两个东西怎么计算都觉得危险系数很高。 想了想,他果断伸出手,拿起哇哈哈。 刚要送到唇边,立马又犹豫了,自己能想到这东西最不可能,他们也一定能够想到…那么,他们… 哇靠,好卑鄙! 想到这点,他果断地把到唇边的哇哈哈又放了下去,果然,发现那帮混蛋略带着欣喜的表情转眼又变得一脸遗憾。 肯定是这哇哈哈了,卧槽! “扬子。”高琪伸手捅了捅张扬的腰肢,低声说道,“我和你打个赌?” “什么赌?” “我赌他会喝哪一杯,如果我猜中了,你晚上陪我去看一场电影。” “是吗?那你说说看。”看电影?自己还真的很少去呢,那可是年轻人拍拖的好去处,听说黑乎乎的能干很多事。 高琪抿嘴一笑,伸手遮掩着,附在张扬的耳旁轻声说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