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神仙打架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两百零一章 神仙打架

“张扬,你别管我…你疯啦。”一直镇定自若的杨菲脸上终于露出惊慌之sè。 话音刚落,张扬却突然动了,杜玉恒刚刚递出刀刃,他的身子却迎着杜玉恒直直地撞了过去,好像是专门送上门给杜玉恒捅似的。 就在那闪着寒光的匕首几乎要贴近张扬胸口,杜玉恒却发现自己手里的刀刃仅差那么一点点就能挨着张扬之际,却硬生生地贴着张扬的胸口错身而过,随后后脑勺挨了重重的一肘,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扑去,蹭蹭蹭跑了几步,趴在了马路上,半天起不来。 张扬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借势伸脚一点,一个纵身已经到了那个挟持着杨菲的壮汉面前。 “草!”那壮汉不是傻子,立马挥刀,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划向杨菲的脸,但刀锋还没挨及她的脸蛋,一只手横了过来,直愣愣地抓住了他手里的匕首,让他无法再割下去。 壮汉呆了呆,居然还有这么不要命的,这不是只有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画面吗?这个想法刚刚一闪而过,一个硕大的铁拳已经狠狠地捣在他的面部。 巨大的冲击力瞬间轰得他整张脸歪向了一边,着力的一面,上颌和下巴猛地一扭,直接脱臼了,血水裹挟三四颗牙齿一起甩了出来。 “唔!”壮汉抽着那沾满鲜血的匕首,仰头栽倒。 张扬看着那壮汉已经无还手之力,遂回过头来,冷眼看了看其余等人,晃了晃满手的鲜血,侧身挡在了杨菲身前,头也不回地问道:“没事吧?” “你…疯了啊?”杨菲盯着他那微微弓起的后背,看着他满手淌着鲜血的右手,心里一阵的纠痛,美丽的双眸一湿,瞬间就蒙上一层薄薄的冰雾。晶莹的泪珠悄然在眼眶里凝聚。 为什么每次在她危难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都会如同守护神一般及时出现在她面前,刚刚他手里握着匕首的那一幕,她一下子就呆了,虽然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真挚的感情,但此刻她信了。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她相信张扬会的。 “疼不疼,我带你去医院。” 她伸手就去拉张扬,拖着他往z4跑去。 那几个壮汉,包括齐小小,盯着眼前这一幕,全部都傻傻的,没有一个敢上前,而就在他们石化的时候。 突然间,传来一声尖锐的汽车刹车声。紧接着又传来一声沉闷的,被车轮碾过,骨头碎裂。那种带着生涩的恐怖声音。 众人下意识地一侧头,一辆白sè的面包车贴着他们身侧,飞速离去,车后轮带着一条惊人的血迹,一直朝前蔓延。 “杜少… ”那个叫逼仔的大汉,瞬间瞪圆的眼珠子,盯着距离他不足五米远开外的一团血肉模糊的躯体狂吼了起来。 刚刚被张扬打了一拳的杜玉恒,躺在了马路上,却被车给碾过去了。而那几个大汉才刚刚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看到这一幕,立刻重新进入石化状态。 而后其中一个大吼了一声,其余众人反应了过来,立刻冲了上去。 车轮从杜玉恒胸口碾过。直接压碎了他的心脏,此刻的他,嘴里鼻子咕噜咕噜地往外直冒鲜血,他勉强地伸着手,指了指张扬。随即无力地垂下。 “跟他拼了。”那些个大汉,在逼仔的带头之下,一起涌向了张扬,只不过,人还没到,远处一大批的jing车已经赶到。 “张扬,你等着为杜少偿命吧。”那个叫逼仔的,双眼怨毒地盯着张扬,冷冷地说道。 张扬蜷了蜷满手是血的右手,淡漠地看了看远处躺着一动不动的杜玉恒,许久,缓缓地吐出了一句:“咎由自取!” “系统提醒,见义勇为,挽救杨菲于歹徒手中,奖励系统积分三分,你现在的积分为十四分…” “系统提醒,见义勇为,你拯救了一名jing察于歹徒手中,奖励系统积分两分,你现在的积分为十六分…” 以杜玉恒的行为,的确还不至于死,但系统并没有对张扬进行扣分,换句话说,他的死和张扬的关系并不大。 不过,这并不等于,他就可以直接脱得了干系,相比杜家的人一定会视他为杀人凶手,虽然张扬并不在乎他们怎么看,但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承担这个罪名。 他看了看那条蔓延到前方的血迹,冷冷地盯着那个叫逼仔的壮汉,说道:“如果你没那么煞笔,就应该知道,为什么那辆车会那么凑巧地从他胸口碾过。” 那个叫逼仔的大汉,闻言,看了看地上那道蔓延的血迹,果然,这车行驶的轨迹果然是有些问题。 “那又怎么样?如果不是你,杜少会无缘无故躺在马路上吗?那辆车,包括你,都脱不了干系,倘若你以为堂堂的杜家是你能惹得起的,那你就等着吧。”逼仔看着涌来的jing察,脸上并没有一丝的惊惶之sè,“我们很快就能出来,不过,你就等着杜家暴风雨般的报复吧。” 闻言,张扬不禁也是露出一丝冷笑,看了他一眼说道:“放狠话是没用的,杜家嘛,即便他不来找我,放心,我早晚一天也会找上他们。” 张扬蜷了蜷手晃了晃,其实两只手现在都痛得半死,刚才也不知道突然间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会想到伸手去抓匕首,倘若再来一次,他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勇气。 jing是那名大眼睛美女jing察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认识杨菲,前段时间关于张扬和杨菲铺天盖地的新闻,她早就耳熟能详。 本来她已经下勤了,正准备返回临海区的老家午休, 但她却突然看到杨菲那辆红sè的z4被三辆黑sè丰田包围着,原本是以为发生了什么交通意外,但等她看到杨菲之后,基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肯定是有人想对她不利了,她并不鲁莽,先是报了jing,接着才借着查扣违规的借口去拖延时间。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拖延到jing察来为止。结果没想到这帮人居然嚣张到连她都敢动手掳走的地步,幸亏张扬及时赶到,否则的话,后果可谓不堪设想。 杜玉恒在送往医院的半途就死了,他双目圆睁,但谁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对于张扬肯定是怨恨到了极点吧。 因为有了齐小小作证。杜玉恒的手下因为涉嫌绑架直接全部当场抓捕,张扬则被准许直接被送往医院包扎,包扎好后才在杨菲的陪伴下一起去录了笔录。 录完笔录,本来按程序他们可以走了,不过他们没走多远,闻讯赶来的乔希儿、许丹露还有陈天雄等人刚要接他们上车。 却又被五六名jing察拦住了。 而且不是梅宁本地的,两个亮出证件的,他们一看,竟然一个是明州来的。另外一个是隶属公安厅直辖的,说他涉嫌谋杀,要把他直接带往明州审查。 乔希儿一看。顿时一阵的冷笑:“逮捕令呢?” 她不是傻子,来的人有明州市刑jing大队的,也有省公安厅的,再看级别,高的高,低的低,分明是来梅宁开会的。 这说明他们是临时受人之托。 “废话,涉嫌谋杀,还需要什么逮捕令。”一名jing员直接冲着乔希儿囔道。 “没有逮捕令。你们好大胆子,竟然敢在jing察局门口当众绑架。”乔希儿不慌不忙地反击道。 “你敢妨碍公务?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抓。”那年轻小伙子捋起袖子,刚要伸手去抓乔希儿。 手还没伸出去呢,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无法动弹,一看。一个方脸汉子正执着他的手腕,如同铁钳一般钳住了他的手腕,还故意稍稍用了点力,痛得他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你敢袭jing!” “你敢妨碍公务。” 另外几个jing察立马毛了,好几个当场拿出手铐。 一旁的许丹露见状也是一阵的冷笑。朝老意和文子使了个眼sè,他们两人立马也是冲了上去在陈天雄身旁一站,一股肃冷的杀气登时从他们身上蔓延开来。 两三个刚想上去动手的jing察,直接被他们一人一个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 眼看着就要乱套了,梅宁本地的jing察一下子跑出来十几个,一窝蜂围了过来,看到眼前这种情况后,愣了愣,急忙跟明州来的jing察还有乔希儿打探情况。 乔希儿说了几句后,带队的一名jing司立马不干了,他们刚刚也接到了消息,要他们倾尽全力保护张扬,现在张扬就在他们家门口被人带走,这不是等于在扇他们脸吗? 再说了,即便张扬真的有问题,那也是属于梅宁这边管辖的,明州的跑到梅宁来,明显是越界了,梅宁本地的jing方立马堵住了他们,要求出示上面的批文。 结果没有! 梅宁jing方不敢怠慢,急忙报告给了上级,把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结果不到十分钟,夏国青副市长和梅宁市公安局局长下了死命令。 不但人不准带走,那些突然出现的jing察也要监控起来。 那几个明州来的jing察当场傻眼了,他们的确是来梅宁开会的,然后临时接了上面的命令,让他们带走张扬,原本觉得应该是很顺利的,结果,人家不但反抗,还直接揍他们了。 更郁闷的是,当地的jing方非但不配合,还直接把他们一起给扣了,这下子脸算是丢大了,毕竟眼前的确是他们理亏,一来要抓人他们得通报当地jing方,二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检察院批的逮捕令,第三,他们更不是现场抓到了张扬;第四,严格的说他们这算是渎职。 不过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就在张扬准备再次离开jing察局时,梅宁当地jing方正式接到了省公安厅补发的批捕令。 但这还没完,梅宁市市公安局给他们重新发来的命令却是保护好张扬。 这下子就乱了套,到底是抓还是保护,让临海区分局刑jing大队的人全部都无语了,同一个执法系统,却下发了两种不同的命令,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上面肯定是神仙打架了。

下一篇   进入倒计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