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铤而走险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九十八章 铤而走险

“怎么了姑姑?”蔡羽心里一阵不好的感觉,他这个姑姑风评不好,他是知道的,但这次之所以选中她帮自己这个忙,是因为她虽然生活上是放荡了点,但经商,尤其是金融融资这块算是比较厉害,在家族中也可以排入前十之列了。小说阅读网首发 而且蔡羽如果不想被证监会盯上的话,他也只能找一家可以信任的基金公司接手易贸的股票,想来想去,也只有姑姑的的鑫金基金比较靠谱,再加上她那个没有名分的丈夫范长龙天生的胆小怕事,又和蔡燕玲生了一个儿子,不怕他吞了鑫金基金的股份。 “我们着了人家的道了。”蔡燕玲在电话里恨恨地说道,“鑫金基金被蓝辰控股收购了。” “什么?”蔡羽闻言,脑袋一阵的眩晕,差点没直接吐血,“范长龙不是掌握着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吗?再加上荷兰里恩公司的百分之二十,已经占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了,那些散户投资者怎么也不可能凑到百分之五十一吧?” “问题就出现在荷兰里恩公司上面,他们悄悄地把股权转让给了蓝辰,再加上蓝辰透过间接控股把公司第三股东雷顺公司并购了,又获取了百分之十,这就百分之三十五了,更可恨的是范长龙这个王八蛋…” 那边蔡燕玲犹豫了一下说道,“他竟然带着范丁丁跑到国外去了,而且还把手里头的股份也转给了蓝辰,现在蓝辰集团已经占有鑫金基金百分五十五的股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不是吧?”饶是蔡羽再镇定,这会儿听到这种消息,还是忍不住要昏厥过去,“姑姑,我不是一再嘱咐你,万事要小心吗,特别是范长龙这种人,唯利是图。当初就不该把股份给他的。” “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蔡羽整个人都懵了,你让我怎么办,我们辛辛苦苦折腾来折腾去的,不就是两个目的吗,现在杨菲这个目标是完全不可能实现了,剩下的就是退一步来讲。控制易贸集团,或者是低价买入,高价卖出。 可是卧槽,自己折腾了大半天,全部为他人做嫁衣了? 现在自己手头上,甚至连易贸集团一丁点的股份都没有了,那么这六七天都在干什么,折腾了半死,投进去六个亿。然后现在莫名奇妙地只剩下三个亿多一点,平白无故地赔了两个多亿,两个多亿啊。虽然对于蔡家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个亏也吃得太大了吧。 而且这还不算,搞来搞去,顺带着把鑫金基金也给搞丢了。 蔡羽捏着手机的手捏得有些发紧,镇定,一定要镇定下来,倘若自己倒了,那么这些天做的事情真的是全部都白做了,一定还有办法的。 “姑姑。你别急,我问你,范长龙干嘛跑路?”蔡羽难以想象,那么一个胆小怕事的家伙,竟然敢裹挟着快六亿的钱逃走。他们蔡家的势力遍布世界,他是不想活命了吗? “那个王八蛋听到风声,说是有人到证监会举报他和非和基金用买进卖出的手段做空易贸集团,然后他以前迷jiān两个小明星的事情和视频也被挖了出来,双管齐下。也不知道谁给他的狗胆,直接就跑路了。” “可是姑姑,范长龙这么做,至少要有准备吧?你难道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那边电话里,蔡燕玲沉默了,过了半晌,才用一种很犹豫的口吻,悻悻地说道:“不知道哪个王八蛋,盗了范长龙电脑硬盘里面的东西,把我们的不雅视频发给了整个家族的人…我自己都焦头烂耳了,哪里还会管那么多。” “啪!”蔡羽郁愤地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即一声虎吼,心里如滴血一般,“我靠,张扬!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很明显是有人给自己下套啊,下套的人不用说也知道,铁定是张扬那个王八蛋! “蔡少!怎么了?”一旁的杜玉恒虽然听不见蔡羽电话中的人在讲什么,但讲完之后从他脸上的表情也就隐约可以判断得出,这个蔡羽肯定是吃了大亏了,而且这个亏肯定不小,还是张扬那牲口干出来的,以他的气质和修养,貌似是那种万雷轰顶都可以镇定自若的人,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变成了这样。 “你不是说有人吗?”蔡羽双眸冷了下来,盯着杜玉恒,一字一句地说道。 “人?我当然有,不过如果是想要对付张扬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有用。”杜玉恒实在是对张扬的那双拳头太了解了,那家伙不去参加散打比赛实在是可惜呢。 “不,不是对付张扬,我要你去把杨菲给我掳来。” “啊?”杜玉恒伸手挠了挠头,“方才我问你,你还给我脸sè看,怎么这会儿您又想做了?” 蔡羽实在是很讨厌眼前这个杜玉恒,你丫的做事就对了,废话那么多干嘛呢?但想到自己还要借用于他,只得勉强地按捺住xing子,淡淡地说道:“此一时彼一时,既然他都用非常的手段来进攻,我们也只能还回去了。” “好咧,蔡少你放一百个心吧,那个张扬我是没办法,不过那个杨菲嘛,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还是个娇滴滴的超级大美女,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杜玉恒一想到杨菲那张绝sè的脸蛋,火辣的身材,还有那双完美修长的美腿,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口水,他瞄了蔡羽一眼,涎着脸补充道,“不过,蔡少,您如果爽完的话,可不可以让小弟我分一杯羹呢,哧溜…那杨菲实在是太漂亮了。” 蔡羽闻言,有些头疼地伸手揉了揉脑袋,恨不得伸手直接扇一巴掌过去,杜家人都是这种货sè,无怪乎只能一直呆在东南省做土霸王,如今陨落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他脸上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意思,看着杜玉恒,想了一会儿说道:“也成,想想我们损失了那么多钱,都是为了谁,要怪也只能怪那个杨菲。既然她不能成为我的女人,那也就别怪我们不义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一切有我帮你撑着。” “那就多谢蔡少了。”杜玉恒一听,噫,有戏啊,看蔡羽的样子。他此刻内心应该是对杨菲死心了,想必刚才那通电话必有蹊跷啊,不过他也懒得管了,本来还想让人去掳了杨菲来就罢了,现在既然蔡羽已经对杨菲无意,那可不能白白便宜别人,这就去把她抓过来爽一爽再说,反正出了事情,蔡羽也脱不了干系。他撑着,还怕什么。 “我这就去准备。”杜玉恒这jing虫一上涌,浑身不由来劲了。恨不得立刻冲到杨菲面前,剥光她的衣服狠狠蹂躏一番。 说完,立刻一溜烟跑了。 蔡羽看着他的背影,待他消失之后,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缓缓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sè,而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杜玉恒想要去掳杨菲。你派人跟着,随时跟我报告。” 杨菲开着z4,缓缓地行驶在环岛公路上,很快,前面就是海底隧道。过了隧道,再没多远就是她现在的新家,娲居别墅。 她已经在那住了不少天了,从刚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变得习以为常。 她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尽管更喜欢一个人清静,不过有时候看着别人热闹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放在座位上的手机又响了,她皱了皱眉头,这些天她已经接到过无数的sāo扰短信,短信的内容千篇一律,要她做杜玉恒的私人家教,做他女朋友,否则母亲生前待过的易贸集团将会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杨菲实在很难想象,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一个人,居然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来追一个女孩子。 她对杜玉恒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印象,更不可能提起半点的兴趣,至于易贸的五百万股股票,不错,她的确很在乎,但又怎么样,自始自终她就没想过要那些来赚钱,她只是想把它放着,至于它到底是价值一块,还是一亿,对她来说无关紧要。 所以,别说用那些股票的贬值来威胁自己了,就算是变得一文不值,她也不可能因此去麻烦张扬。 身旁的手机依然在不依不饶地响着,杨菲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直接按了关机键。 车子进了隧道,开了没多久,她就发现,背后突然多出了三辆黑sè的轿车,似乎有意无意地以品字形围了上来,想要卡住她的车道。 她开了一会儿,发现三辆车越逼越近,其中一辆已经有意无意地开在了她前面,并打着双闪灯开始降速,剩下两辆则一左一右进行夹击。 杨菲不是傻子,她很快明白,一出隧道不远,就没有摄像头,如果对方真是冲自己而来,肯定会把自己逼停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 已经来不及了,她下意识地就想去抓身旁的手机,这里距离别墅只有几公里,只能祈祷他在家了,自己的手机里,唯一带着名字的,除了学校,就只有一个张扬。 她的手堪堪碰到手机,左边那辆车就直接逼了过来,前面开着双闪灯的更是把车速降到了最低。 杨菲猛地踩下刹车!想要躲避! 但那三辆车似乎早就算好了她会踩刹车似的,几乎是同一时间也一起踩了刹车,三辆车几乎是贴着她的z4一起停了下来,将她团团围住。 “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停在她左侧的一辆黑sè轿车右侧副驾驶位上,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她隐约有些印象,长得还算英俊的脸庞。 杨菲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我认识你吗?” 那个人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不认识我?哈哈,没关系,待会儿,我一定让你好好认识我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一丝yin邪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杨菲。 今天的天气有些回暖,杨菲仅仅穿着一条紧身的水蓝sè镶花旗袍,披着一件黑sè的毛料坎肩,雪白的长腿甚至连丝袜都没穿,露出白生生的一大截,在午ri阳光的照shè下,闪烁着耀人的光泽。 原本就高耸的胸脯,经过收腰效果很好的旗袍一衬托之后,更是如同两座猛然凸起的峰峦,颤巍巍的让人看得不由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