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靠,这下完了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靠,这下完了

皇禧大酒店,顶层v2总统套房。 蔡羽双手抱在怀里,身子微微后仰,靠在舒软的真皮转椅上,双目盯着摆在桌子上的电脑屏幕,黝黑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屏幕上显示的是易贸集团最新的股票走势图,当然,如他预期般的,一开市股价就如同被地球吸引力拉住的流星碎片一般,飞快地下坠。 已经是第六天了,易贸集团的股价从7.38元,跌到现在的3.83元,已经缩水了将近一半,但杨菲那边始终没有动静,就好像她手里压根就没那五百万股似的。 若是换做普通人,这会儿即便没有跑去跳楼,恐怕也早就吓尿了,求爷爷告nǎinǎi地找人接盘,第一百九十七章靠,这下完了找安慰,找诉苦。 “不愧是我蔡羽看上的女人啊,这份淡定天底下还有哪个女人能及呢。”蔡羽敛起笑容,心里也是一阵的蛋疼。 六天时间内,损失了近两千万,而且她还知道谁让她损失的,但她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让自己如同咬刺猬一般,无从下口。 哪怕你吱一声,或者是回个短信也成啊,现在倒好,自己jing心布置的一场戏,眼看着就要变成一场搞笑的独角戏。 “蔡少,这样下去不行啊。”身后的杜玉恒又像鬼一样,yin魂不散地缠了上来,“我们已经扔进去六个亿了,高买低卖,自娱自乐了五六天,就算是左手进右手出,那印花税、过户费什么杂七杂八的费用也已经远远超过了五百万了。” 他的脸苦得像猪肝sè,皱起的眉头如同百岁老太太的额头,蔡羽看着还淡定,那是当然了,你们家才扔进去一个亿,而且易贸集团的股票转手之后还是回到你们鑫金公司手里。 可是他们杜家不一样啊,这六个亿投进去,高买低卖的。已经损失了至少第一百九十七章靠,这下完了两个多亿了,虽然说蔡家承诺会把这差额补回给他们,但也只是承诺而已,现在可是连一毛钱都没看到呢。 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目的,别说没达到,就连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人家杨菲压根就没搭理。他杜玉恒光是手机号码都换了一打了,可人家杨菲一个简单的拉黑,就搞定一切。 当煞笔不要紧,可是当这种不明不白的煞笔那简直就是二货加煞笔。 “很好。”盯着屏幕,静坐已久的蔡羽,终于是冒出了两个字。 杜玉恒一脸的黑线,很好?就是不知道好在哪里,你丫的,六个亿。我都可以请一支雇佣军把杨菲劫持了过来,任你蹂躏了,你搞了半天。花了那么多时间和jing力,被人娱乐了,还说出两个字,很好?我好你妹。 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敢有任何的不悦之sè,他双手搓了搓,努力拉出一个笑脸:“蔡少,要不然这样,我查过了。杨菲每天都有课要上,而且她身旁也没有人保护,我随便叫几个人把她掳了来,下个药,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好不好?我甚至…” 话未说完,迎面便碰上一双冰冷的目光,蔡羽敛了方才流露出来的那抹淡淡的笑容,眉头微微一皱,盯着杜玉恒。淡淡地说道:“我看上的女人,如果用这种手段得到,我还不如毁了她,这种想法,希望不要有第二次。” 杜玉恒看到了他脸上的那抹杀意,心里微微一凛,这家伙脑袋是有毛病啊,只能是讪讪地解释道:“我也就是打个比方,不过蔡少,我们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证监所人盯上的。” “他们早盯上了,只是没什么证据而已。”蔡羽恢复了脸上淡淡的笑容,看了看电脑屏幕,伸了手点了下鼠标,把走势图挪开,露出一个绝密的版块出来。 他身后的杜玉恒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他竟能看到如此绝密的内容,易贸集团这支股票的任何交易信息和交易双方的资料都在上面,一目了然。 “其实,对方已经出手了,非和今天出仓六百万股,散户大约一百多万股,一共七百多万股,按道理这种跌停板不会有人接手,现在唯一会出手的,也就是鑫金和冯唐了,我原本预测冯唐的现金已经不多,没想到今天仍然强势购入两百万股,最奇怪的是这家叫中和的基金,它竟然抢购了三百万股,要不是鑫金出手得快,今天很可能一点汤汁都捞不到。” 蔡羽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后,顿了顿,看了杜玉恒一眼,问道:“现在你看出点什么了吗?” “这说明,有人想要拯救易贸。” “不错,可是你要是知道出手的人是谁之后,你就会明白,我说的好字,在哪里了。”蔡羽看了看电脑屏幕,眼脸一垂,“中禾基金是一家小公司,背后的注资人是沪市吴家,吴家跟乔家关系密切,听说乔希儿手里就拿着中禾不小的股份,如果不出意料的话,现在应该是她在出手,乔希儿为什么会出手,这道理还不简单吗?” 蔡羽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张扬坐不住了。”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的易贸股价可能会回升。”蔡羽盯着电脑屏幕,扭了扭肩膀,换了一个坐的姿势,“既然这样,我们继续抛!” “继续抛的话,如果被他们买了去,万一以后易贸股价上涨,我们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他们?”杜玉恒脸上一阵的蛋疼。 “那就买呗,看他买的多,还是我们抛的多,别忘了,他们那点钱和我们的相比起来,顶多也就算个鸡毛蒜皮般大小,我倒想看看他们能买多少,抛!他们能买多少,我们就抛多少。” 杜玉恒看着蔡羽的后脑勺,突然有种想拿块板砖拍死他的冲动,你丫的,钱不是你的,你当然无所谓,之前左手卖右手,顶多也就是损失一些过户产生的费用,现在可是直接地把钱白花花地拿去送人啊,我了个靠的,我怎么觉得这非常不对劲啊。 但眼下。不听他的都不行了,就像一个吸了鸦.片上瘾的瘾君子一般,此刻就算是想脱身也脱不开了,尼玛现在如果撤退,就相当于白白地砸了好几个亿在那打水漂啊。 他不是傻子,现在能走的路就两条,要么坐等易贸股价恢复,然后把本钱收回来。要么就是继续一路黑下去,抢了易贸的经营权,第一条的可能xing很低,那只有第二条了,反正现在易贸的大部分股权已经在鑫金手里,只要继续制造这种恐慌,那些散户还是会hold不住,抛售手里的股票。 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能让易贸的股价上升,另外一方面还得和新冒出来的中禾抢散户手中的股份。正如蔡羽所说的,乔希儿能有多少钱啊,只要她老妈不出手。这易贸最后还得落入自己手里。 “居然回升了,有意思。”端坐在椅子上的蔡羽,再度把视线落在屏幕上的易贸走势图后,发现连续跌停了那么多ri的易贸居然在一开市连续下滑接近跌停点后,开始触底回升了。 “散户也开始购进了,这应该是那些散户看到了易贸虽然一路跌停,但成交量却没有下降,以为会触底反弹才购入吧。”杜玉恒脸sè有些担忧地说道。 “看看新闻吧,看样子。多半是乔家的人开始挺冯唐了,有意思。”蔡羽双手交叉着,悠然地搁在桌面上,淡淡地说道。 杜玉恒看了他一眼,忙打开自己身旁的电脑。看了看,果然不少媒体开始登出易贸集团董事长的一则声明。 易贸集团首先公布了审计署和证监所的审查报告,澄清了他们虚报业绩的不实传闻。 紧接着易贸集团宣布和中禾基金合作,中禾基金将会在未来一个月内注资两亿,以每股五元的价格收购四千万股易贸集团的股票。 紧接着又是一条新闻。易贸集团将会代工著名的澳洲著名的通讯公司atg新一代产品,并且和荷兰菲普集团正协商购入他们的专利,生产专业视听设备。 看完这些,再回头看了看走势图,这些消息发布了还不到半个小时,易贸的股价已经回到了四块的水平。 等于说,他们早上以3.83元抛出的六百万股,转眼间就蒸发了一百万。 “可惜啊,易贸这个舞台太小。”蔡羽眯了眯眼,叹了口气道,“否则,这次我就让他们乔家来个血本无归,现在既然他们插手了,那么做空易贸的可能xing就不存在了。” “蔡少,那…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杜玉恒快哭了,什么叫做空的可能xing不存在了,你早前不是说做空易贸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先这样吧,既然乔家想要挺易贸,行,我们一起帮他挺,现在开始,鑫金只进不出,非和停止抛售,我们先观察几天,退一万来说,即使股价恢复到原位,届时我们把股票抛了,还能捞一笔。” 蔡羽心里也是一阵的疼,他现在搞不清楚,乔家是否真的介入,如果真的介入了,那就蛋疼了,可是他不明白,前段时间乔家不是才和他们达成和解吗? 这会不会是,乔希儿一己之见?如果是,他们现金肯定没有多少的,但他现在不敢确定,只能先暂时收手了。 “也只能这样了。”杜玉恒无语地看了看蔡羽,这叫什么事啊,折腾了半天,白边亏了一大堆钱,最后什么毛都没捞着,犯得着吗? 杜玉恒心里郁闷,但目前也只能按着蔡羽的说法去做,想了想,便拿出电话,打给自己的cāo盘手,让他们停止抛售易贸的股票,电话刚打通,他手下的人就诧异地反问他:“少爷,你不是让我们一次xing把易贸的股票全抛了吗?” “什么,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抛了?”杜玉恒脸不由一绿。 “刚刚啊,你分别用手机和企鹅给我们发了信息这么做的啊,说是要继续打压易贸集团的,反正接手的是我们自家的人….” “你特么的,我什么时候上企鹅了,我又什么时候发这种信息给你了?”杜玉恒急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很快,他的手下就给他发了一张截图… 杜玉恒直接就傻眼了,卧槽,自己的账号被人盗了吧,这帮孙子,你们好歹辨认一下啊,这也太离谱了,靠,这下全完了。 问题自己的账号什么的,都设置了很复杂的密码,谁能盗得了呢,而且前一会儿功夫,自己不是还在上吗?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得了,急忙是冲到蔡羽身旁,急切地说道:“蔡少,赶紧查一查,接盘的人是谁,应该是鑫金吧?” 蔡羽看他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一脸淡定地笑了笑:“想要填仓三千多万股,得有一个多亿吧,我刚刚查过了,中禾根本没那么多资金,而乔家介入只是一个口号而已,三千多万股应该是安全的。” “那就好,那就好,这么一来,能接盘的应该只有我们鑫金了。”杜玉恒拍了拍胸口,一阵的后怕,但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腆着脸看着蔡羽说道,“蔡少,你还是帮我查查吧。” 蔡羽皱了皱眉头,和这种xing格急躁的人合作,真是有损他的身份,不过眼下还得借重于他们杜家,他也不好发脾气,只得耐着xing子,点开了自己的那个绝密面板,翻看了一下。 果然如自己所意料的,鑫金吃进了绝大多数,有两千万股,不过也被中禾截了一百万股的样子,损失并不算很重,剩下的,被冯唐和一些散户吃进了。 现在鑫金已经坐拥六千多万股,大约35%的易贸股权,按市值算,也就两亿多,就算易贸的股价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也只有四亿多,而他们的总投入却高达六亿,换句话说,他们折腾了这么多天,白白损失了一亿多不说,连杨菲的一个短信都没拿到。 杜玉恒一脸的无语,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加cāo蛋的吗? 他突然开始怀疑起,眼前这只黑乌鸦的智商了,他是脑残吧? 蔡羽瞄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杜玉恒脸上的神情,心里一阵的恼火,刚想开口说几句,他自己的电话响了。 “姑姑?”看了看来电的人名,蔡羽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出大事了,小羽。”他的姑姑蔡燕玲声音没了以往的风sāo和淡定,而是慌里慌张的,如同一只被猫盯住的老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