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非礼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九十五章 非礼啊

看着张扬熟练cāo作的样子,乔希儿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尽管没有真正入手,但看他手法,如果说没有在此道浸yin了多年之久的话是不可能的。 难道这家伙是以前就学会的?否则认识他这么长的时间了,怎么就没听他提过任何股票方面的东西?这臭家伙,到底他肚子里还藏着多少东西? “你有多少钱?”张扬突然抬头问道。 “呃…多少钱?….嗯,我穷。”乔希儿瞄了张扬一眼,说道,“现金的话,没有多少,大概五六百万吧,不过我手里头的股票基金应该能值个一两亿,都是以往过生ri,亲戚还有爷爷nǎinǎi给的。” 卧槽,张扬汗了一把,这个也叫穷,现金五六百万,股票基金一两亿,你让十几亿穷苦大众情何以堪。 “富婆啊!”张扬看了她一眼,一脸的羡慕嫉妒。 “这有什么的。”乔希儿瞄了他一眼,“我这还是少的呢,要是让你知道流影家的公主过一个生ri收到的礼物价值多少,你还不直接昏过去。” 张扬咂了咂嘴,这些豪门家族的人,果然是他们这些苦逼大众所不能理解的。 “股票基金吗,那先借我用用?”张扬想了想,犹豫地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可以把女娲抵给你。” 乔希儿闻言,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突然怒了,伸手拧了他一把:“我就那么让你见外?你要用就拿去呗,反正我也没用。”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那些东西是你爷爷nǎinǎi还有亲戚给你的。”张扬惨叫一声,“我怕万一让我玩砸了…保证下次不敢了。” “哼,还有下次?”乔希儿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转而说道,“不过,你想用这些来救易贸集团?恐怕有些不够吧。” 末了又咬咬牙说道。“要不,你劝菲菲姐把她手里的股票抛了,我来接盘。” “你可真伟大。连续跌停四天的你也敢接盘。”张扬看了她一眼,心里一阵的感动,那些东西真买下来。指不定就成一堆废纸了,那可是好几千万,当然,他知道乔希儿是为了他,“我总不能让自己老婆吃亏吧。” “谁是你老婆啦。”乔希儿伸手打了他一下,“我还不是怕菲菲姐吃亏,到时候她心情不好,就不教你英文了。” “你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张扬捉住她的手,把她揽过来,让她坐在自己怀里。 乔希儿身材高挑。被他一扯,两个人差点一起摔倒,待她坐稳后,立马伸手去拧张扬:“要死啊,占我便宜。非礼我。” 话虽说着,身子却没动,坐在张扬的大腿上,双手飞快几个起落,打开一个文档,输入密码。然后看了张扬一眼道:“自己看,我的股票基金账号都在这了,密码是我的英文名加我的生ri。” 乔希儿的生ri张扬是知道的,张扬看了看,乖乖,难怪她有钱,这些股票和基金都是一些绩优股。 “谢谢你,老婆。”张扬忍不住亲了她一下。 乔希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还击他:“哼哼,赔光了的话,我把你女娲公司拍卖了抵债。” “没问题,我人都可以给你。” “臭家伙谁要,唔…” 乔希儿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俏脸不由微微一红,原来,张扬抱住她后,手自然难免地摸到了她的那对怒耸峰峦,虽然隔着衣服和罩罩,但她那罩罩是那种材质极好的贴身纤维所制,而且不带钢圈,这一摸,就好像根本没戴似的,就好像直接捏在咪咪上面了。 一时间,张扬就有了反应,某个地方直接就戳到了她臀部沟沟的位置,要命的是她的毛料短裙材质也是极其薄软的那种,如若无物,更重要的是,她的大姨妈明显结束了。 乔希儿身子一僵,脸上的绯红慢慢扩散开来,如同染布一般,想要挪开,张扬却抱住不放,某些东西大有冲破她裙子的意思,而且她越扭越不对劲,张扬那带着暖意的大手如同魔术师的魔棒一般,巧妙地周旋在他身体每一个敏感的部位,三两下,乔希儿就撑不住了,整个身子骨一下子软了下来。 紧接着,张扬的手已经摸到了她裙子的下摆,捋了捋就钻了进去,眼看着就要掀掉直奔主题,乔希儿急了,也不知道她突然哪里来的力气,轻轻地一声低吟,急忙从他大腿上站了起来,脱离了张扬的魔爪,而后回过头来一阵的猛掐。 “你这个人真是又sè又坏,不管你了。”如同被雷击了一般,乔希儿伸手拍了拍胸口,此刻心脏还怦怦急速的跳动着,如同刚刚跑完马拉松比赛一般,上气不接下气。 更重要的是整个身子骨一阵的酥软,摇摇yu坠,又有些舍不得的感觉,这只能怪张扬的手法太厉害了,只要刚才再拖个几分钟,自己铁定是光溜溜的任他大块朵颐。 她一阵后怕,剜了张扬一眼后,突然觉得自己某个地方不对劲,好像某个地方湿湿的,她脸一红,急忙跑到洗手间里去。 进去之后,又急匆匆跑了出来,从衣柜拿了一些换洗衣服,抱在胸口,想了想不甘心,走到张扬身旁,嘟着小嘴,抡起粉拳又是一顿地敲,“死家伙,臭家伙,坏家伙。” 张扬隐约猜到了点什么,嘴上却装作茫然不懂的模样,笑嘻嘻地问道:“怎么了,好好的换什么裙子。” 说完,目光转向她的下身,瞄了瞄。 “别看!”乔希儿大羞,捂着裙子,一溜烟跑了。 张扬从后面看了一下,发现她裙子后面,位于敏感部位的位置明显湿了一块,这丫头,竟然湿了…… 亏吖,刚才应该趁机推倒的。 乔希儿洗完澡,换上了一条牛仔裤后,悄悄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从背后看了张扬一眼,发现他已经在聚jing会神地做事,他并不驼背,但这段时间估计是太累了,此刻背部是弓着的,带着一抹疲惫的痕迹。 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最迷人,这话放在他身上也是同样的道理,看着他双目死死盯着电脑屏幕,细长的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起起落落,一会儿又用鼠标快速地拉拽着。 乔希儿偷偷靠上前去瞄了一眼。 眼睛差点没掉下来,伸手拍了拍张扬的肩膀,惊诧地问道:“你把所有的钱全部买易贸的?” “帮你赚钱啊。”张扬点了点头道。 “现在明显有人在做空易贸,非和基金注入的资金已经多达六个亿的现金流,我的这点钱进去有什么用?”乔希儿摸了把冷汗道。 “他们是在做空,不过我刚才到非和基金内部网站里去,看了他们内部交易内容和一些文件..” 乔希儿无语了,高级黑客伤不起啊,哪有这样随便进入人家公司内部网站乱逛的,但她还是很感兴趣,张扬到底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什么了?” “非和基金是蔡家海外公司控股的一家法资企业再和国内一家公司合资的基金,说白了,它就是蔡家的,而新注入的资金,来自杜家五个亿还有蔡家自己通过瑞士银行注资的一个亿,换句话说,这次是蔡家联合杜家来做空易贸集团。” “只不过跟他们有仇的是我,他们找杨菲老师干嘛?这帮牲口。”张扬啐了一口,心里一阵火大。 “我知道,你不是说那天碰到蔡羽,还把他打了一顿吗?” “嗯!” “你为什么打他?”乔希儿揉了揉漂亮的小脸蛋,问道,她刚洗了澡,身上还带着一股极其清香的沐浴露的味道。 张扬瞄了她一眼,暗暗吞了口口水:“他让人调查杨菲老师,我以为他是个sè狼。” “这不就得了,结论就是,那个蔡羽看上了菲菲姐。” 张扬闻言,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那只黑乌鸦看上了杨菲老师,然后知道了杨菲老师手里持有的五百万股易贸股票对她的意义极其重大?所以故意做空易贸,甚至想趁机收购易贸?以此来威胁她,以达到目的?” “你觉得呢?” “靠,有钱人真牛逼,六个亿啊,六个亿想睡什么女人不行啊…咳…咳…你别瞪我,我不是说你哈,以我们乔大小姐的气质和美貌,再加上你现在的名气,不要说六个亿,至少也得十个亿吧….啊,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咬人。” “哼,再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乔希儿悻悻地把小嘴巴从张扬的胳膊肘那撤离,“你说,那现在怎么办?” “我不是在对付他们吗?”张扬回过头去,继续守在电脑前。 “你的招数就是买进易贸的股票?”乔希儿再度冷汗一把,“你这么点资金不够塞牙缝啊。” “错了,一家叫鑫金的基金公司也在大量买进,我正在查,这家公司的背景,不出意外的话,不是蔡家的就是杜家的…如果是他们,那就意味着他们在做左手进右手出的买卖,那就有意思了,我们可以陪他们慢慢玩。” “叉,设置了防火墙,看来得用幽影了。” 张扬瞄了乔希儿一眼,说道:“等我一下。” 随即下楼拿了自己的电脑,又咚咚跑了上来,开机,接上网络,运行半拉子的幽影系统,然后轻而易举地进入鑫金公司。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