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五个亿少了点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九十四章 五个亿少了点

杨菲让自己不要告诉张扬,是担心张扬知道之后,势必倾尽全力去帮她脱困,而张扬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帮到她忙,如此一来,忙没帮成,张扬必定还要瞻前顾后,反而会让女娲公司一起陪着陷入混乱,这应该是她所不希望见到的, 但是如果不告诉他,ri后他若是知道了杨菲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他却在一旁袖手旁观的话,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她是女人,直觉上告诉自己,杨菲和张扬之间不单纯是一种师生关系,张扬对杨菲如此,杨菲视张扬亦如此,再发展下去,恐怕会出现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后果出来。 她说的一句话,让她记忆深刻,张扬救了她三次命! 这世界上,哪种恩可以比得上救命之恩呢,更何况一救还是三次,两人是该有多大的缘分,才能换来如此的相遇。 当然,作为一名正常的女人,她自然不希望自己所爱的男人,身旁的女人,尤其是美女,像女人收集包包一样,一天天的多,而且永远都不会嫌多。 所谓无风不起浪,张扬和杨菲夜夜相处,再怎么冰山美人,也有她融化的时候,前段时间的新闻,虽然有捕风捉影的嫌疑,但并不是全无道理。 这世间,情字最易,又最不容易…… 刺目的阳光透过窗户上未拉拢的窗帘缝隙投shè进来,让张扬的双眼一阵的亮堂,他眼睑一动。继而张开双目,发现天已经大亮。 鼻尖,嗅到一抹淡淡的幽香,好像是乔希儿常用的迪奥香水,他伸手揉了揉眼睛,这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是睡在了乔希儿的床上。 他一转脑袋。侧头一看,发现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正笑眯眯地盯着她,不是乔希儿还有谁。 “醒啦?” 她俯着身躯。双手支着下巴,一副无所顾忌的模样,张扬甚至可以很清楚地透过她衣领敞开的口子瞄到里面的风光。雪白高耸的玉兔紧紧地被一副黑sè的罩罩兜着,挤出一条深邃的沟壑,似乎随时要鱼跃而出。 “好看吗?”她看着张扬笑嘻嘻地问道。 “嗯!”张扬下意识地点点头,自己身旁的女人,个个都是很有料的那种,乔希儿虽然长得高,但并不是洗衣板或飞机场,相反,她的胸围在这些美女中算是中上的,而且是那种浑圆饱满状的。让人眼馋得很。 “看,看你的头,等你哪天娶我过门了,姐我把衣服剥光了让你看个够。”乔希儿白了张扬一眼,伸手一拢领口。从床上爬了起来,“起床吧,懒虫,太阳晒屁股了。” 张扬依依不舍地把目光从她那高耸的峰峦上移开,掀起被子看了看,除了袜子和外套脱掉之外。全身衣服完完整整的不缺一件。 他瞄了乔希儿一眼,狐疑地问道:“我昨晚就睡在你床上?” “嗯,难道这床是你的不成?” “那…”张扬看了看她,她身上的衣服也是完完整整的,而且还是昨天的那套,黑sè毛料连体短裙,黑sè丝袜,还有一件米黄sè的镂空针织毛衣。 这身装扮穿在身上,配着她的身高,让人看得是心里蠢蠢yu动,尤其是她的她那双长腿,那黑sè毛料短裙只能堪堪遮住翘臀下方约摸十公分,只要稍微一坐,一不小心,就可以瞄到双腿间的无限chun光。 “我们昨晚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吧?”张扬看完她的装扮,就知道自己白白丧失了一个推倒她的大好机会。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呢?”乔希儿坐在床边,故意把身子往后一仰,挺着高耸的峰峦,修长的美腿交叉着揉了揉,卖弄着万般风情,瞄着张扬,笑嘻嘻地问道。 说实话,这一向正正经经的乔希儿卖起sāo包来,可是一点都不弱于露露和高琪,不过张扬自然知道,她这是在逗自己玩呢。 “做点什么,当然是做我们chéng rén爱做的事情了,昨晚肯定错过了,今天可要好好地补回来….”张扬伸手一扑,乔希儿一躲,却让他扑了个空。 “臭家伙,整天脑袋里就想着那么点事。”乔希儿敛了敛容,看着张扬,正sè地地说道,“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张扬看她的表情,不像作伪,忙点了点头,问道:“什么事情?” “菲菲姐,遇到麻烦了。” “嗯?”张扬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你忘了,我们别墅里最漂亮的那个。” “啊,糟了,糟了,你不说我还忘记了,昨晚我还得去上课的,完了完了。”张扬一拍脑袋,懊悔不已,自己没去上课也就罢了,连声招呼都不打,杨菲应该会很生气吧,他一骨碌翻下床,便要去找鞋子。 乔希儿瞪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不用那么猴急,昨晚我跟她解释过了,再说你现在去找她也没用啊,她去上课了。” “你帮我去解释了?”张扬愣了愣。 “不然呢,某些人睡觉说梦话都在想着他的杨菲老师,我能不去吗?”乔希儿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是,习惯了嘛。”张扬伸手挠了挠头,讪讪地瞟了她一眼,低声道,“你可别误会了。” “放心吧,就算真有什么,我也不会现在找你算账。”乔希儿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说道,“因为我要跟你说点正事。” “嗯,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杨菲老师遇到麻烦了?” “不错,她遇到一个天大的麻烦,不过她不让我告诉你。” 张扬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头道:“不让你告诉我,这么说,她这次碰到的麻烦还不小吧。” “嗯,不过我不能说。” 张扬苦笑了一下道:“你要真不想告诉我,还会跟我废这么多话吗,快说吧。” “就知道你会猴急。”乔希儿嘟了嘟嘴,双手抱着缓缓走到她的电脑面前,下巴朝着电脑屏幕努了努,问道,“了解股票吗?” 张扬看了她一眼,脸上微微一笑,了解股票吗?这话要是放在一个月前,自己还真不了解,但学了高级股市cāo盘术的他,现在缺的只是资金而已,对于这些股市cāo盘运作早就轻车熟路了。 他走近前去,看了一眼,便狐疑地问道:“易贸集团?你让我看一一支跌停的股票干嘛?” “那你知道易贸集团是做什么的吗?” 张扬摇了摇头,心道,我又没玩股票,我也没必要了解那么多啊。 “易贸集团是菲菲姐她妈妈原先工作的单位,国改私后,菲菲姐姐她外公担任了易贸的首任总经理,并且持有了两百多万股易贸集团的股票,这些股票经过这些年的翻番,现在到了你菲菲姐手里,已经是五百万股,四天前,不,五天前,这五百万股价值三千六百九十万,而到了刚才开市不到一个小时,现在的价值只剩下两千一百万,几天时间内,损失了一千五百多万。” “连续四天跌停?”张扬愣了愣。 “嗯,连续四天。” “有人恶意做空?”张扬俯下身子,认真地看了看走势图。 “其一,易贸两家最大的客户,丹麦gd和米国的wb宣布明年不再和易贸下属的龙和通讯签署新的代工协议;其二,易贸准备在梅宁上临区购置一块地皮建新厂房,结果拍卖会上,被顶峰集团抢了去;其三,易贸集团业绩报告被人举报作假,举报人是易贸的财务副总监。” “三条重磅新闻,在各种媒体上轮流的报道,三条新闻播出之后,股市立刻出现震荡,当天就有超过两个亿的金额被抛售,第二天,同样如此,只不过抛售了一个亿之后,就直接跌停了,第三天,第四天,情况一模一样,今天早上,又有人抛售了,再这样下去,易贸只能是停牌告终…” “非但菲菲姐手上的五百万股将会成为废纸,很可能这家拥有四十年历史的老牌通讯公司就要面临着倒闭。” “我查过了。”乔希儿看了看电脑屏幕,然后看了看张扬说道,“cāo纵这一切的,是一家叫非和基金的投资公司,中外合资,这家基金最近管理的金额由原先的九个亿,猛然涨到十三亿,今天早上又变成十五亿,资金注入的渠道是通过瑞士银行,所以暂时也摸不清对方的底细。” “这件事,我现在已经告诉你了,至于后续该怎么办。”乔希儿抿了抿嘴,叹了口气道,“我暂时也没能想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如果想要挽回目前颓势,除非我们能够拥有一笔巨额资金,帮忙救市,还要消除目前易贸面临的舆论影响,否则的话,易贸不单单是停牌的问题,很有可能直接倒闭。” “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弄到一笔至少高达五个亿的资金。”乔希儿咬了咬下唇,看着张扬,脸上带着愧sè说道。 “五个亿?”张扬看了看电脑屏幕,脸sè悠地变冷,抿了抿嘴说道,“五个亿少了点。” “嗯?”乔希儿愣了愣,看着张扬轻车熟路地点着鼠标,飞快地查看着一些股市走向图,娴熟的来回拉动… 她登时一脸的无语,这家伙还玩过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