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蛋疼啊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九十三章 蛋疼啊

不科学啊,杜玉恒看了看一旁的电脑,又看了看桌上的手机,这都过去四天了,易贸公司的股价从每股7.38元跌到只剩下4.77元,杨菲手里大约持有五百万股的易贸股票,也就是说她四天之内损失了一千三百零五万的账面金额,这巨大的金额即便是他杜玉恒,也会肉痛不已,更别说杨菲了。 他们调查过,杨菲自小关系和她父亲好像不太好,她能依靠的也就是她母亲给她遗留的那笔数千万的资产,她在梅宁购置了不少房产,甚至前几年里也接一些平面广告,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呢,自然是想多赚钱。 他们也调查过,这几年,杨菲已经利用手里的股票和基金挣了数千万之巨,善于理财,手里的股票基金变幻不定。 但他们注意到,杨菲手上唯一没动的就是手上五百万股易贸集团的股票,因为那是她母亲生前就职的公司,这说明她还在怀念她的母亲,而易贸集团应该就是她的软肋。 所以蔡羽才不惜一切代价,准备控制易贸,通过易贸集团这条纽带争取拉近和杨菲之间的距离。 怎么拉近呢,这世界上,大凡一个男人想要在一个心仪的女生面前,获得好评或者是好感的话,要么以她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出现,要么就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 杜玉恒看了看蔡羽,蔡大公子啥都好,就是面相差了点。黑乎乎的,要是远处看了,还以为是非洲汉子呢,所以估计想以白马王子的形象出现,难度有点高,尤其是和那个小白脸张扬一比,简直就有点那个啥…显得特醒目、特悲催。 不过凡事不能绝对。蔡羽虽然皮肤黑了点,和张扬比也有差距,但五官也是挺端正的。再加上一身虽然看不到名牌的影子,却掩饰不住贵气的衣裳,还有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质。也是绝对可以迷倒无数少女的。 相信杨菲这种超级女神帅哥见得多了,应该对于蔡公子这种特质的男子应该更加的有印象才对。 但他发现,蔡羽还是选择了准备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而且模式很简单,就是先让他杜玉恒以坏人的面目出现,直接打压易贸公司,最好是直接弄垮。 他们深知易贸的股票对杨菲的重要xing,这么一来,在她最为危急的时候,蔡羽再以英雄救美的形象出现在杨菲面前。肯定能够获得极佳的效果。 不过这出戏里面,他杜玉恒就有些难受,因为他要扮演坏人,他要出面搞垮易贸,这真是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对付任何一个美女。他杜玉恒都下得了狠手,下至s.m上至爆打一顿,可是面对杨菲这样的,光是那一回眸瞬间,眼眸子流露出的那种淡然和恬静,搭着那绝美无暇的脸蛋。这简直能要他的命。 他杜玉恒下不了手,他会直接的蛋缩,但现在蔡羽要他扮黑脸,而且还是这种最绝的黑脸,把杨菲内心最在意的东西直接毫不留情的摧毁,这让他情何以堪。 但他没得选择,蔡羽的话,他不能不听,因为这不但是家里老爷子的意思,蔡羽更是自己以后接手了杜家之后最强大的靠山,如果他杜家不想一直偏偶一方的话,就得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现在乔家这棵大树似乎已经远离了杜家而去,那么现在的蔡家就犹如他们的救命稻草般珍贵。 所以他只能是听从蔡羽的,以恶棍的形象再度出现在杨菲面前,当然,不是直接出现在她面前,他要敢露面,铁定让张扬抓去浸猪笼。 三天了,打从易贸开始跌停后的第二天开始,他就给杨菲发短信,以一个纨绔公子哥的形象出现在她面前,威胁她,如果不答应成为他的女朋友,就要摧毁易贸集团。 结果,人家不鸟他,还直接把他拉黑了。 杜玉恒悲催啊,自己好歹是杜家的大公子,这从小到大还没被无视过呢,先前去搭讪被无视还可以理解,可现在,才发了个短信看没回,打了个电话就发现人家直接给拉黑了,按他以往的脾气,这直接就冲上门抓了丫的强叉了。 但他不能啊,看到杨菲没换手机号码,还得委曲求全,赶紧换了个手机号码继续给她发短信。 按照蔡羽的要求,这回他把要求降低了,只请她当私人家教,只要她同意,立马保证易贸集团的股价明天开始恢复上涨。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貌似杨菲依然不理他,这几个小时过去了,她不可能没看到吧,却石沉大海,半点音信都没有。 “可能是临时有事吧。”杜玉恒看了看蔡羽,斟酌着自己的遣词用句,以避免让蔡羽感觉到不快,“蔡少,我想她应该很快会回的,因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做私人家教瞬间就能赚回几千万的钱,还有比这个更赚钱的吗?杜玉恒想了想,就算是找个一线女明星来叉叉加内…那个什么,也要不了这么个价吧。 蔡羽看了他一眼,轻轻晃动手里高脚杯里面的红酒,看着它们如流云般旋了一圈又一圈,微笑着看了看杜玉恒,淡淡地说道:“三个小时了,对吗?” “嗯,确切地说,三个半小时了。”杜玉恒很挫,很无语,长这么大了,还没这么失败过,他不是没有碰到过高傲的美女,他也死缠烂打过,但好歹对方能吱一声,哪里像杨菲这样,直接把他当空气。 “她不会回了。”蔡羽笃定地断言,之后举杯浅浅地品了一小口红酒,让它们的芳香在舌尖旋绕,这1990年份勃艮第红酒贼贵,一瓶少说也得四万块吧。也只有杜家这种败家子才会拿出来炫耀。 但他脸上并没有露出鄙视的神情,脸上依旧挂着那种带着一丝神秘意味的微笑,让你觉得他在关注你,又好像是看透你的那种,既亲和却又不敢靠他太近。 “我蔡羽看上的女人,如果就这么随便地回你短信,那么她也就不配成为我的女人了。”他咂了咂舌头。回味一下那沁入到舌尖里的味道,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一点。 “可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我们投入的资金已经将近四个亿了。”杜玉恒一阵的心痛。要知道,这四个亿里面至少三个亿是他杜家出的,他们还以为这个蔡大少爷是真的突发奇想。想要在梅宁搞一家实业公司了。 原来竟然是来泡妞用的,四个亿拿来泡妞,亏他想得出来,虽然这些前在蔡家眼里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杜家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现金,也许非和基金这几年的回报率看起来不错,不至于血本无归,但不明不白地扔进去,难免心里会有一些后怕,三亿现金啊。大哥! 蔡羽笑了笑道:“我们这么购进抛出的,貌似也没损失什么钱吧,明天你再去凑两个亿,现在的易贸集团总市值也不过八个亿,我们至少要让它跌到六亿以下。然后一举拿下。” “两亿?可以是可以,我怕证监所会盯上…” “呵呵,我们做的是合法生意,有问题吗?”蔡羽瞄了他一眼,“你是怕这些钱投进去,到时候万一易贸真垮了。我们就血本无归是吗?” “那倒不是。”杜玉恒看了他一眼,心道,钱不是你出的,你话当然说得轻巧,这非和基金是一家中外合资的基金公司,管理的金额也不过十个多亿,业绩虽然乏善可陈,也有很多外国公司利用基金来运作收购的先例,但你一下子扔进去四个亿,风险还是大了点。 “蔡少,其实我觉得杨菲这样的美女,单单用金钱来胁迫她似乎…怎么说,过于平淡了一点。”杜玉恒努力在想,用什么样的词藻才能劝服眼前这位公子哥不要单单想着用钱摆平一切,而又不引起他的反感,“以您这样的气质和身份,倘若直接跟她表白,我觉得应该有很大的胜算,干嘛非得要绕这么大的弯子,大费周章呢。” “直接跟她表白?你觉得我合适吗?”蔡羽看了杜玉恒一眼,脸上依旧笑眯眯的。 “合适,肯定合适,杨菲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就是骨子里有股清冷和高傲,平ri了也是见多了像杜某这样的公子哥,对我们不假颜sè也是正常,但是像您这样的,在下相信她一定没有见过,不瞒您说,您这气质,若我是女孩子…”杜玉恒忍着恶心,开始想要给蔡羽上眼药,毕竟马屁话要说可以一箩筐,这掏钱确实让人很为难啊,“若我是女孩子,也会心动得投怀送抱的。” 蔡羽闻言,脸上黑线一闪而过,再度看了他一眼,表情依然是笑眯眯的,但内心已经开始冒火。 直接跟她表白?蔡羽自诩自己也算是个英俊少年了,倒不是他自夸,很多美少女见到他的的第一面,不知道他身份就被他的气度折服的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上千也有上百,但都被他礼貌地拒绝了,他自信自己绝对是那种可以给任何一个女生留下一个好印象的优质男人。 但是,杨菲除外! 他见到杨菲的首场秀,活生生的直接演砸了,而且砸得惨不忍睹。 的一个蔡家公子少爷,连和她说上一句完整的话都还没有,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被张扬那个狗匹夫狂揍一顿不说,还当着杨菲的面直接扔进了冰冷的湖水里。 得亏自己还会游泳,否则当晚直接淹死了都有可能,这是何等的狼狈,何等的不堪,又何等的cāo蛋。 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他蔡羽肯定要被人笑掉大牙的,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他自然不能跟别人说,而现在,杜玉恒居然又提了出来,虽然知道他是无心的,但心里对他还是产生一股厌恶之感。 “你去做就是,两个亿而已。”蔡羽眯了眯眼,脸上还是笑意盎然,“再坚持两天,如果她还能忍住,那么我们不妨直接收购了易贸集团,作为股东的她,总是有机会碰面的。” 杜玉恒闻言,一阵的无语,为了见一个面,扔进去六个亿?这就是新世纪的泡妞吗? 他想了想,现在这条路也没办法了,也只能一路走到黑了,不过心里面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想了想,心里咯噔了一下,开口问道:“蔡少,我们在这儿讨论来讨论去的,你说我们是不是漏了个什么人了?” 蔡羽看了他一眼,脸sè终于有些难看,他自然知道杜玉恒这厮嘴里说的那个人是谁,但他实在是不想提起,因此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淡淡地说道:“能有什么人呢。” 杜玉恒懵懵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察觉出蔡羽脸sè的一场,仍旧在那不知死活地说道:“你说那个…那个杨菲会不会去找张扬帮忙呢?那小子看了就不对劲,万一他要是来捣乱,那乱子就大了。” 蔡羽闻言,胸口一阵怦怦地疼,你这个混蛋,你又出刀捅劳资,不知道劳资现在最烦的就是这牲口吗?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但他脸上还是强自地按捺住内心的不满,冷声道:“张扬,他凭什么帮她,不错,虽然他现在的女娲公司经营得有声有sè,而且未来前景可观,但那不过是未来,现在的女娲总资产不过亿,现金的话,一百万能不能拿出来都是个问题,他用什么来帮助杨菲?靠名声?靠脸蛋?而且…我们希望的不正是他去帮吗?” “是啊,他如果真要出手,除非是把女娲公司给卖了,哈哈。”杜玉恒闻言,点了点头,但很快又皱眉问道:“他是没钱,可是乔家有钱啊,如果乔希儿出手,那我们该怎么办?” “乔希儿?她帮杨菲?”蔡羽嘴角微微上翘,看着杜玉恒,笑道,“乔家有钱的人,只有叶菁一个,叶菁会出钱帮自己女儿的情敌吗?虽然前段时间杨菲和张扬两人的新闻已经被抹除了,但那只是网络上的。” 他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冷笑着道:“可这里,是不会忘的……别墅,三楼,刚刚回到自己房间的乔希儿看了看睡得一脸正香的张扬,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关好房门,缓缓走到床边,距着他不足半尺远的地方,找了个枕头,靠了上去。 要不要告诉他呢?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