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洗澡停电?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八十六章 洗澡停电?

傍晚,梅大附属中山医院,正值下班高峰期,中山医院又刚好毗邻闹市,所以这医院门口平ri里这个时候都是人cháo汹涌,除了紧急通道,寻常人想要挤进去非常的困难。 而今ri,就更加的拥挤了,原因很简单,大约十来个人,扛着横幅,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堵在了医院住院部的入口边上。 十几个人分工明确,四个披麻戴孝,跪在白布边上,六个扛着三面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 “医者无德,枉送人命!” “黑心康复中心,黑心张扬,治死人命,何来良心。” “女娲康复中心,张扬,杨静,还我命来!” 剩下几个,两个轮流拿着扩音器在那高声呐喊,四五个身体看似比较强壮的则冷目盯着医院的保安,保护几名正在撒泼的妇女,旁边甚至还有两三个扛着摄像机的,正在拍摄。 张扬开着的是高琪的雪佛兰,一起来的还有许丹露和高琪,三人离着医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张扬自己下了车,缓缓朝人群走了过去。 此刻,医院门口已经围了一大圈的人,虽然此刻正是晚饭的时间,但是国人喜欢凑热闹的习惯从未改过,他们摇头接耳,对着圈子里被围困的几个人指指点点。 围观的人,有知情者摇头晃脑地给后面来的人热情地介绍了起来。 “死者叫于土根,听说是进城务工的。前段时间查出了肺癌,治疗了一段时间没什么效果,然后摇号抽签幸运地得到了进入康复中心治疗的机会。但没曾想,治疗后第三天,人就死了,而原先的诊断报告,说他即使不治疗。至少还能活一段时间,他的儿女就当然不干了,说是康复中心黑药坑人。” “这不。被堵的人是康复中心的负责人,叫杨静,还是个大美女啊。真可惜。” 场子中间,三四个壮汉簇拥着三名中年妇女围着康复中心负责人以及医院的副院长,还有住院部的负责人以及康复中心负责人杨静。 三名中年妇女连哭带骂,一把鼻涕一把泪,伸直了食指戳着三个被围的人,不断地用各种三字经夹杂着自家的地方方言拼命咒骂着杨静等人。 若非他们三人有文子和两个女娲公司的保卫以及医院的两名保安护着,此刻恐怕早被这三名妇女给撕碎了。 一辆jing车停在了医院边上,三四名jing察看着眼前这幕摇着头,对于这种医疗纠纷,如果闹事者没有强行闯入医院。或者是堵住医院正门口,他们干涉也不是,不干涉也不是,尤其现在还有新闻媒体在这,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错。 所以他们也只能是jing惕地看着事态进展,以便随时做出应变之策。 不过那些人堵归堵,却并没有故意占道,或者是做出伤害xing的动作。 但随着那几名妇女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双方开始出现了拉扯动作,几名跟着那些妇女的壮汉有意无意地用他们强壮的身体。挤开医院的保安,和女娲公司的保卫,然后让那三名妇女靠近杨静。 一旁jing戒的文子见状急忙上前,却被两名妇女又抓又挠的,纠缠不清,空有一身功夫,却无法施展,而另外的那名妇女则趁机找上了杨静,一出手,就往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挠去,带着黑sè污垢的指甲修得是细尖而又锐利。 眼看着就要得手,那扬在半空中的手却突然间被握住了,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哪个杀千刀的贱。货…”那中年妇女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似被铁钳钳住了一般,不但无法动弹,更是痛得快要失去了知觉。 话音刚落,一股大力将她整个身躯往后一带,令她情不自禁地往后一倒,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你个杀千刀的,你个龟儿子的…”那名中年妇女坐在地板上后,一看,发现一个长得极其清秀,皮肤白皙,眼神里带着一丝锐利的高个子年轻人正冷冷地盯着她,她哪里肯依,立马双手拍着地板,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朝那几名壮汉使着眼神。 “杀人啦,打人啦,他就是张扬,我认得他,女娲公司的总裁打人啦…黑心公司的老板打人啦。”那中年妇女喊了两句后,马上认出了张扬,随即大声喊叫着,去招呼媒体,当然,更多的是那些壮汉。 那几名壮汉心领神会地逼了过来,而一旁的媒体也挤开人群,把镜头对准了赶来的张扬。 张扬瞄了他们几眼,冷笑一声,直接走向杨静,然后一手一个,把另外两个中年妇女拎着丢到边上去。 一边冷声对文子和几名保卫说道:“怎么做事的,万一这帮歹徒带着刀具怎么办?” 文子一脸羞愧,低声道:“张总,这边有很多媒体,我怕伤了公司的形象。” “媒体?媒体算个屁。”张扬先看了看一脸惊魂未定的杨静,尽管他已经阻止了那个中年妇女,但杨静看来还是遭了不少罪,特别是她身上,好像被泼了油,还砸了个两个鸡蛋,蛋清和蛋黄还黏在黑sè的套装上。 盘起的发簪更是有些凌乱,所幸的是绝美的脸蛋没有被划到,但尽管如此,张扬心里也是一阵的心痛,走到她身侧,将她护在自己身后,“静姐,别怕,有张扬在。” 原本杨静脸sè一直显得很平静,但此刻看到张扬之后,却忍不住委屈地红了眼眶,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但她却使劲忍着没有滴出来。 “扬子,小心点,他们那些人手里有东西…”杨静伸手揉了揉腰,看起来好像很痛楚的模样。 张扬见状。急忙是矮下身子去看她的腰部。 “没事,他们手里有人藏着铁管…刚被他们砸了一下,不碍事…小心。”杨静说着,突然是把张扬一拽。 原来有个壮汉冲着张扬一脚踹了过来。 “王八蛋,拿铁管打人,还是女人?”张扬何等人也,借着杨静的一踹。身子一侧,让过壮汉的一脚,同时伸手成拳。那名壮汉脚踝刚过他的腰肋,狠狠地砸在他的小腿骨上。 “啪嗒!”一声脆响,那名壮汉当场跪倒在地。抱着小腿肚躺在地上死命哀嚎。 “当家的…”那名原本躺在地上撒泼的中年妇女见状,尖叫一声,扑到那男人身旁,哭天抢地了起来,这回是真哭了。 “死不了。”张扬看了她一眼,冷笑一声,盯着剩下几个人和那些扛着摄像机的,淡淡地说道,“不是说我打人吗?有本事你们再上来…还有你们尽管拍。” “你们还愣着干嘛啊,他打坏我男人了。揍他啊。”那中年妇女嚎了起来。 闻言,那些拿喇叭的,扛横幅的,还有一旁围观的壮汉一齐涌了上来。 张扬见状,反而是哈哈一笑。看了看一旁的文子,说道:“保护杨总监,你们别动手。” 说着,自己冲了上去,迎面一拳,便砸倒了一名不要命冲上来的壮汉。又伸手夺过一名壮汉手里的横幅,咔嚓一声,折成两截,一个扫堂腿,再撂倒一个。 十来个壮汉围着他,却如同一群绵羊面对一只狮子一般,被张扬一个人打得是落花流水,不一会儿就躺满了一地。 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就连那一旁的jing察也呆了,这帮医闹的分明是一群托,但是托也惹不起啊,惹了他们,以后康复中心还想不想开了…尤其是张扬,贵为女娲公司的总裁,竟然自己还亲自动手,真是让他们大跌眼镜了。 “怎么办?”一名协jing嘀咕了一声,眼前这算得上是打架斗殴了吧。 “什么怎么办?”带头的jing察啐了一口,“你看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看到。”那名协jing醒悟了过来, “这不就对了……扬子…”一旁的杨静看到张扬大打出手,知道这家伙是为了自己才动怒的,心里不由一暖,忙出声阻止他,不过显然晚了,刚才还在叫嚣的十几个汉子,甚至是那几名撒泼撒得极其厉害的中年妇女,已被张扬一一放倒在地。 而且当事人还拍了拍手,若无其事地在摄像机前停滞了会儿:“诚心诚意想要来女娲康复中心治病的,来到咱这,女娲康复中心绝不怠慢,但是如果是要来成心闹事的,我是老粗一个,只能用拳头一个个对待,我等着你们放马过来。” 地上的几个妇女耳尖啊,立马就听到了他的话,这家伙太嚣张了! “你个杀千刀的,女娲公司的总裁张扬打人啦!快来抓人啊。” “你们这帮jing察没长眼睛吗,你没看到他们打人了吗?” “龟儿子哟,你个挨球的,我ri你个全家…” 三名中年妇女轮流着嚎了起来,这回是真疼了。 消了气的张扬,看到这幅模样,一阵哭笑不得,说实话,刚才出手的时候,都不是很重,尤其对这几个女的,压根没动什么手,果然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啊。 不过,很快的,救星来了,这时候,医院住院部,突然哗啦啦地跑出来起码上百号人出来,而这上百号人甚至有的还穿着康复中心特有的医患的病号服。 他们一到之后,立马是直奔那帮还在地上的壮汉,手里什么都有,茶杯,热水,香蕉… “干恁老…” “我叉你妹…” “不知道南星一号现在是有多宝贵吗,你们这帮王八蛋,竟然还挡在医院门口不让我们使用了…” “还打破了珍贵的药剂,我们要是没法治疗,就跟你们没完…” “咦,这不是那帮医闹托吗?打啊,别客气。” 几百号人一涌而上,瞬间,那十几名壮汉合着几名中年妇女马上变成惊弓之鸟,不敢再躺在地上了,立马原地复活,扔下横幅标语抱头鼠窜。 张扬诧异地回头一看,许丹露和高琪正站在医院急诊门口朝他微微笑着。 这丫头,还真机灵。 张扬也没闲着,赶忙带着全身脏兮兮的杨静撤回到医院。 “扬子,你先带静姐姐回去洗一洗吧。”许丹露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高琪,说道,“外面我们来应付,免得又让那些媒体抓住把柄不放。” “嗯!”张扬刚才打了一场,系统虽然没有扣他分数,但也没给他涨分,直觉告诉他有人是想来抹黑自己,“去查一查,这帮人的来历,我怎么觉得这事情透着一股不对劲。” “行了,我们知道。”许丹露瞄了他一眼,“车在停车库,你们赶紧先走吧。” 张扬也没推辞,便带着杨静从地下室取了高琪的车,从后门溜出医院,刚想拐向通往别墅的那个方向,杨静阻止了他。 “先去我家吧。”她伸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红着俏脸说道,“昨晚搬家搬得匆忙,忘了带足够的换洗内衣了。” 张扬看了看她,你带包包可是一带就十几个啊。 不过他还是依言把车拐向她家,反正离梅大附属中山医院并不远。 “那个叫什么什么根的,真是死在康复中心的?”半路上,张扬始终觉得今天的事情不简单。 “于土根。”杨静点了点头,“的确是死在康复中心,这些送过来救治的,都是晚期患者,有极少部分人来之前,身体器官已经被癌细胞彻底吞噬了,这个于土根就是其中一个,听医院检查的医生说,这个人是晚期肺癌,已经全身扩散,最重要的是,他的不单单只有肺癌那么简单,他还伴有间歇xing心脏病…” “所以,他们想趁机讹钱?” “不,他们只字未提赔偿的事情,这才是让我觉得奇怪的,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呢?” “不提赔偿?” “嗯!看样子,他们只是想弄臭我们康复中心的名声。 “那就试试看吧。”张扬一踩油门,几下,就到了她家。 杨静咚咚直接上了她自己的房间,拿好了衣服后,本来要走,但又停下脚步,自己想了想,看着张扬说道:“哎呦,一身臭烘烘的,我受不了了,洗完再过去。” 她家的浴室就在她房间隔壁,张扬点了点头道:“行吧,那你去洗,我在这等你。” “不许偷看。”杨静笑眯眯地嘱咐他说道。 说完,扭着圆滚滚的翘臀,拎着一包衣服进了隔壁的浴室。 张扬撇了撇嘴,刚才他看过了,浴室门又不是透明的,他把自己的身子,随便地往她床上一躺,还真软,被子上还带着一股迷人的香味,荡一股旖旎生香的味道。 过了会儿,浴室那边,便传来哗啦啦的冲水声,张扬心里不由自主地荡起一丝涟漪,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不小心看到她沐浴的模样。 正想着,房间里的灯突然一暗,接着就灭了,好像是停电了,这可是高等社区。 “啊,张扬…过来。”浴室里,传来杨静的尖叫声。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