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好邪恶的系统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好邪恶的系统

乔希儿那蓝黑sè的棉衣还纠缠在头部没完全脱下来,但上身的美好chun光已经完全地泄露,雪白娇嫩的肌肤搭着jing致的锁骨,在光线的照shè下,衍出一抹淡淡的光泽,双侧,两陀丰硕的峰峦仅被一副显小的叶形罩杯兜着,露了大半部分,其实也就仅仅能遮住重点部位而已,再加上刚才她脱衣的动作带到了她的罩罩,左侧的已经完全歪了。 虽然没有看到那令人发狂的小葡萄,但已经隐隐可见淡淡的红晕… 张扬咽了一口口水,做出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做的事情,上了前去,在她蓝黑sè棉衣还套在头上的时候揽住了她的胳膊肘,让她无法动弹。 被蓝黑sè第一百八十五章好邪恶的系统棉衣遮住脑袋的乔希儿惊叫了一声:“要死啊…” 话未说完,便觉得胸口一凉,那两片小叶子已经不翼而飞… “臭家伙,就拍个照而已,你敢脱我衣服…呜呜。”也不知道她是真哭还是假哭,她使劲把身子一缩,蹲在了床上,一手拢住遮掩不住的傲人双峰,另一手把头上的衣服一扯,使劲地朝张扬甩着白眼,“人家真的还没结束嘛。” “不信,你自己检查。”她瞄了张扬一眼,咬了咬牙,解开蓝sè牛仔裤的扣子。 张扬看她脸上没有泪,但看她也是满脸通红,眼神里还带着一丝莫名的惊恐,心里一颤,这丫头很显然还没完全准备好。 他虽然早已yu火难耐,但他并不愿意强人所难。况且在眼前的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记得她说过,自己的第一次要在一个碧水蓝天,海鸥成群的地方,虽然帝企鹅和北极熊是没办法一起,但她少女般的梦想,张扬却不忍心就此把她击碎。 想了想。他把一旁的棉衣拿了过来,帮她裹住裸露的胸部,亲了亲她的脸颊第一百八十五章好邪恶的系统柔声道:“乔姐。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点头,我就不会欺负你。行吗?” 乔希儿愣了愣,没想到这种关口了张扬还能忍住,她抿了抿嘴,微微一羞,然后抬起下巴,亲了张扬一下:“谢谢你,扬子,乔姐也答应你,这辈子就跟着你一个。” “说话可要算数。”张扬心道,合着你还想跟很多个不成? “嗯!”乔希儿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坦然地把身上的衣服拿掉,大大方方地露出她那对怒挺的峰峦,她显然还没被开发过,那最关键的部位甚至是那种透着粉sè的嫣红,如同皑皑白雪中点缀的红豆一般。 “你也把衣服脱了。我们拍几张照片… ”她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爱疯。 “你还是准备要用这招对付你爸?”张扬盯着她那对雪白的大玉兔,下面早已如铁杵一般,难以自拔,你...这分明还是要勾引我犯罪啊。 “先备着,以备不时之需。”乔希儿并没有眼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那地方一眼后,脸一红,却是抿嘴微微一笑,依然是大大方方地把诱人的酥胸袒露给张扬看:小样的,馋死你。 “不许想歪了。”乔希儿走到张扬身旁,像一个温柔的妻子般,把张扬的外套除了去,又解开他的衬衫,让他只剩下一件薄薄的保暖内衣。 张扬盯着她胸口那两团毫无遮拦,颤巍巍的雪白玉兔,心道,我能不想歪才怪呢。 乔希儿坏坏一笑,一个标准四十五度角,嘟起嘴,顶着雪白的峰峦紧紧贴住张扬的胸口,遮盖着最重要的粉sè葡萄,“咔嚓!咔嚓!”用爱疯连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看了看,似乎对效果不满意,想了想,双手揽住张扬的腰,小手摩挲着张扬的后背,把张扬的保暖内衣脱了。 “不许想歪…” 在张扬还没弄清楚前,她娇笑着,又紧紧地把胸口抵住他的胸膛… 一阵温润和惊人的弹xing,瞬间通过齐身各处的神经末梢一齐涌上脑部,这…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如同陷入了一片肉感的海绵中一般,软绵绵的又带着筋条般的弹xing。 更要命的是,乔希儿拿着爪机左瞄右瞄的,似乎对角度不甚满意,还在他胸口使劲地蹭啊蹭…… “乔姐,你再这样,我刚才的话就失效了哈… ”张扬的喉咙已经在冒烟了,乔希儿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他要再不干点什么,就说不过去了哈。 “知道啦。”乔希儿瞄了他一眼,终于是偷偷一笑,对着镜头连拍了几张后,点了点头:“可以了,等下发给你。” 然后看也不看张扬,把手机扔到床上,抓过黑sè罩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戴完毕。 “出去,出去…”穿好衣服的她,马上翻脸不认人,那态度…就好像张扬是个刚刚piáo了不给钱的客人似的。 张扬一阵无语,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说什么大话,什么一定要等到什么碧海南天,刚才就应该直接把她给推倒了。 “嘭!”门被带上了,张扬望着紧闭的房门,再加上冰凉的上身,才醒悟了过来,被这臭丫头给耍了。 一楼餐厅 “活该。”看到张扬的惨样,挨着张扬端坐着的许丹露脸上没有半分同情之sè,反而是幸灾乐祸地笑着道,“我猜猜,你这多半是什么都没做成吧。” “嘘,小声点行不?王姐在呢。”张扬侧头看了看厨房内忙碌的保姆王姐,这可不是什么有脸面的事。 许丹露抿嘴一笑,白了他一眼,伸手绕过桌子底下,掐了张扬一下:“行了,待会儿你露露老婆伺候你便是。” “嘿嘿,这才是好老婆。”张扬看着她,忍不住伸手到下面,露露穿着的可是超短裙,而且连丝袜都没穿,很容易就摸到了里面去,光溜溜的,手感滑腻无比。 许丹露觉得下面一凉,不由得是下意识地将双腿一夹,羞恼道:“冷死了,坏蛋…跟你说个正经事。” “刚陈天雄打来了电话。”许丹露补充了一句道,“他说他打你电话,不过你关机了。” 张扬刚才以为的确可以和乔希儿风花雪月一场,所以的确是关了机,听说是陈天雄打电话,那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他皱了皱眉头,只得依依不舍地把手从她双腿间抽了出来:“怎么说?” 楼上,乔希儿已经穿戴整齐,出现在了楼梯口,许丹露瞄了一眼后,轻声说道:“乔姐姐她爸爸去找陈天雄了,说是打听了你的一些事。” 她拿了个碗,帮张扬盛了一碗汤,放到张扬面前,淡淡地说道:“乔伯父是陈天雄的老上司,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张扬心里微微一松,他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陈天雄居然是乔希儿她父亲的老下属,也难怪了,当初自己和乔希儿踢他地盘的时候,他明明占据上风的,却诡异地放过了自己和乔希儿,当时还以为自己真的很牛呢,原来是乔希儿的功劳。 不过,看样子,乔希儿应该不认识他才对。 “知道了。”张扬看她才伤愈出院,却还如同一个贤妻良母般帮自己打汤,心里不由一暖。 “乔姐姐,今天有鸽子炖绿豆汤,还有鲫鱼汤…”许丹露看到乔希儿下来后,笑嘻嘻地介绍道,“听说,如果,女人刚那个后,这两样都挺合适的。” 乔希儿闻言,俏脸一阵羞红,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肯定是你吹的吧。 张扬无语地低头看脚,这是躺着中枪啊。 吃过午饭,乔希儿回了医院,请的保姆王姐又出去买菜了,偌大的别墅就只剩下张扬和许丹露。 被压抑了半天的张扬,看着乔希儿的车离开之后,立马关上大门,一个横抱,把许丹露摁倒在沙发上,伸手撩起她的裙子。 “啊,还没洗澡呢。”许丹露急忙双腿乱蹬。 “一起洗…” 许丹露眯了眯眼,点了点头。 张扬心里一阵激动,虽然和露露做了不少次了,不过一起洗澡这可是第一次。 急忙抱着她,上了二楼,直奔卧室,别墅里的每个房间都自带有洗手间和浴室,如同酒店套房一般,而且里面一应俱全,浴霸,浴缸什么都有。 “不许看。”许丹露虽然穿得很是xing感时尚,不过这会儿却有些羞涩了起来,张扬这时候哪里还管她那么多,直接就把她剥了个jing光。 “都老夫老妻了,还来这套…” 许丹露气得直跺脚,不过也没办法,张扬三两下就让她全身软趴趴了,瘫在了他怀里… “你…你这段时间肯定看了很多岛国片…该死的菊花鬼子,都把你们这帮男人给教坏了。”她娇喘着,双眼迷离一阵无力,张扬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我能告诉你这是高级房中术的威力吗?张扬趁着她趴在浴缸里,雪白的翘臀背对自己的时候,扑了上去… 事后,看着瘫成烂泥般,蜷缩在雪白被子里的许丹露,张扬不禁一脸莞尔,想不到那个什么高级房中术,那么厉害… “系统提醒,由于系统主人成功降服忠诚度九十分以上的三十二号补星使一次,奖励系统积分三分,现在你的系统积分为负二十八分,称号为…” “噗!”张扬差点一头栽倒,这…这什么意思?这也有积分?这该死的系统也太邪恶了吧? “露露…”张扬激动了,如果这也能赚积分,那未来还怕毛。 “嗯!”许丹露无力地抬了抬眼皮子。 “我们再来一次?” “不要…”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