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翘家的公主 - 极品美女帝国

第一百七十八章 翘家的公主

杨静低头,看了看自己饱满的峰峦,目光再往下移动,顺过平坦的小腹,绕过灰sè的短裙,入眼是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 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她对自己的满意度都达到了九分以上,自己应该也算是一个美女了吧? 然后,她叹了口气,她生xing平淡,不喜名利,轻易不会为某件事动怒,身为医生,更不会为某些事脸红,但今天绝对是败在张扬手里了,不但是又羞又恼,还面红耳赤了好几回。 这臭小子,你怎么能对美女这样呢? 看姐姐怎么收拾你,以前怎么就没看出你那么坏! 她蹬蹬几步,跟上了张扬:“你刚才说什么?” 张扬看到她,第一百七十八章翘家的公主笑嘻嘻地把手弯成一个臂弯递给她:“啥都没说!” 杨静捏紧粉拳,揍了他一下,把他推开:“坏家伙,以前都看不出来啊。” 想了想,狠狠地哼了一声,又走了过来,大大方方地把手伸进他的臂弯里,拽紧他:“好,姐姐也豁出去了,看看到底是你家那几个母夜叉厉害,还是你的sè胆更厉害。” 张扬看了看,旁边,果然有几个认出他的小伙子和妹子正悄然地把手伸进兜里,然后摸出爪机,看样子试图作案。 “没事,静姐,你这样还不够给力…”张扬瞄着她,低声说道,“除非是你亲我一下,或者是…” “臭家伙,不跟你玩了。”杨静终于败退,松开了张扬的臂弯,离开他约莫一米远,轻声说道,“不许靠近。” 张扬含笑点了点头,他和杨静之间,如果自己不主动点,因为太多牵绊的原因,关系始终不会有什么进展。所以现在他宁愿自己不要节cāo,也要主动出击。 只有用这些无节cāo的行动和语言不断地让她对自己的行为习以为常,以第一百七十八章翘家的公主后才有可能平平常常地做男女朋友。 看到张扬真的答应了,而且没有再靠近,杨静反倒是有些失落,撇了撇嘴。 前方,一堆刚下飞机不久的旅客正迎面走来。 张扬把牌子举了起来,后面想想。高琪这字实在是太难看了,影响公司形象啊,所以又悄悄地藏了起来,放在地板上。 反正目标太明显了,即使不用牌子,一看人群中哪个最高挑,哪个最漂亮,立马就可以认出来谁是西晨静兰。 果然,刚刚鬼鬼祟祟地放下牌子。抬头便看到一个穿着白sè长裙,披着一件毛绒绒白sè坎肩的绝sè美女拎着个白sè的肩包,极其醒目地出现在步行电梯上方。 她留着一头垂于胸口的黑sè长发。长发陡直如峭,与白sè的长裙形成鲜明的反比,加之出众的身高,让她在人群中显得特别的显眼,放佛一个地标一样让身旁的人纷纷侧目。 这人还没出来呢,张扬就注意到她身旁就有好几个猥琐的家伙鬼鬼祟祟地跟在她身旁,似乎想趁机揩油。 西晨静兰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正左闪右躲的,似乎想要躲避那几个家伙。而后貌似也是看到了在外面的张扬和杨静,便加快了脚步,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西晨…”张扬还没开口。 西晨静兰悄悄朝他使了个眼sè,然后径直朝前走去,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低声道:“帮我把那几个人赶走。” 张扬一愣,西晨静兰已经错身而过,直奔杨静而去:“嗨,学姐。” 张扬正奇怪呢,刚才那四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跟了过来。想要从张扬身边进过,跟上西晨静兰,张扬一想,刚才西晨静兰可是吩咐过,拦下他们。 便径直一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那几个家伙估计也没有料到有人会拦他们,便一起朝张扬瞪了过来。 本来张扬还以为这几个人不过是几个好sè之徒而已,但没想一对眼神,就知道不对劲,这几个看起来相貌普普通通的家伙,眼神里明显蕴含着一丝锐利的jing光,看样子就知道是练过的。 来者不善啊! “朋友,让一让。”四个人中,一个领头的模样,盯着前面拖着杨静快速离去的西晨静兰,面露焦急之sè。 张扬瞥了他一眼,心里暗暗戒备,脸上却是一副轻松的模样,侧眼看了看前面走去的西晨静兰,轻佻地说道:“哥们,是不是也看上前面那个穿白裙子的小娘们了,眼光不错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高有身高,屁股圆又大,绝对能生娃。” 那个人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sè,上上下下盯着张扬,看了一圈,面露怒容之sè。 其余三个同伙更是二话不说,径直挤了过来,想要挤开张扬。 三个人中,有两个人一左一右,使着小擒拿手想要执住张扬,但比划了几下后,那两人却发现,他们非但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反而还挨了几下,虽然不痛不痒,面子却丢尽了。 “头,不对路,是个扎手货…” 其中一个人开口,另外两个人立刻反应过来,立刻想要动手。 他们身后领头的人却是低低沉喝了一声:“小黑…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张扬回头看了看西晨静兰和杨静两人,都已经到了路虎的边上,便看了看四人,微微一笑,迅速地一伸手,捞过其中一个,将他胳膊肘一拧,弄成脱臼,然后说了声:“对不起了,兄弟。” 把他往地上一推,自己便飞速地离开,去追杨静他们。 那四个人领头的人傻眼了,看了看躺在地上额头上满是汗珠的同伙一眼,只得招呼其他人道:“看住小黑。” 话说完,便自己去跟着张扬。 不过,却也只能眼睁睁目送着张扬的车飞快离开。 他去拦了辆的士,的士的车还没发动呢,就发现那白sè路虎已经飞快地拐了个弯,不见了。 “我艹…这什么速度。”张扬开车的速度,让那个的士司机都目瞪口呆,更别提那个想要追上张扬的头领了。 “师傅,记下车牌号码了吗?”黑衣头领,伸手掏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的士司机。 那司机无语地摇了摇头:“太快了。没看清…不过那车是新款的路虎揽胜。” 那黑衣头领,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把钱丢给了那司机师傅。 “兄弟,那还追吗?” “追得上?” “追不上!” “那不就得了。”黑衣头领一脸悻悻地离开。 那哥仨看到黑衣头目两手空空地回来,都是呆呆地看着他:“大哥,怎么办?” “怎么办?找呗……路虎车上,西晨静兰朝张扬伸出一根大拇指:“张总,您的车技真好。” “谢谢夸奖。”学了高级驾驶术的他。就算是参加比赛都足够资格了,更别说区区一辆的士了,当然的士里也有很牛的。 张扬从车内的后视镜瞄了西晨静兰一眼,淡淡一笑道:“刚才那几个,是你的保镖吧。” “不是…”西晨静兰笑眯眯地答道,同时脸上绽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张扬一看,就知道说的是假话,但人家不答,他也不想多问。不过看着西晨静兰,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似乎少了点什么。 他看了看副驾驶位的杨静。后者白了他一眼,以为张扬想干什么,小嘴嚅了嚅,意思是,身后有人呢。 看着她胸前那对怒耸的峰峦,张扬赶忙是收敛了心神,专注地开了一会儿车,等到车子缓缓地进入回娲居别墅的路上,张扬才猛然想起一件事。 回头看了看西晨静兰。讶异地问道:“西晨小姐,你是不是少带了点什么东西啊?” “少带东西?”西晨静兰正在后座玩着手机呢,听到张扬开口问,便侧头检查了一下自己带的白sè包包,奇怪地说道。“没啊!” “西晨小姐…” “哎,张总,您这么叫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现在是您的下属。您叫我静兰得了,西晨小姐西晨小姐的叫,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的。” 张扬苦笑了一下,听杨静简单介绍过,听说这个西晨静兰非但学业优秀,还是学校学生会副主席,别看她貌如小仙女一般,但口才据说可是一流。 “好吧,静兰,你真的不觉得你少带了点什么东西?” “有吗?”西晨静兰拎起手里的包包,“不是都在吗?” “你没有行李吗?”张扬汗了一把,她可是来工作的,可不是来旅游的,好吧,就算是旅游,总该也有行李吧,难道不用换洗衣服什么之类的? “行李啊!”西晨静兰看了看杨静,面露一阵凄苦之sè。 杨静看了张扬一眼,淡淡地说道:“这次静兰是离家出走的。” “离家出走?”张扬苦笑了一声:“所以,刚才那几个人,就是你家的保镖吧?” 张扬刚才和他们交过手,领头的那个人他不清楚,单单是另外几个人,身手都不凡,若是一起围攻自己,这胜负还不好说。 而能请得动如此身手的保镖的,绝非一般家族能够做到,可见这西晨静兰的来头可不小啊。 “是啊,谢谢你帮我甩了他们。”西晨静兰点了点头道。 这下有乐子看了!竟然把一个想翘家的豪门公主给招了过来,绝对的后患无穷啊,张扬突然有种想要把西晨静兰就此扔到路旁不管的冲动。 这西晨静兰早晚得把她家里的大咖给招惹过来,祸害啊! 然后张扬又侧头看了看杨静,她不可能不知道西晨静兰身份的,这个帮凶姐姐,晚上上完课,不是要帮她搬家吗?到时候再算账。 他低了低头,侧眼看了看杨静那灰sè短裙末端,雪白的大腿此刻露出了绝大部分,皮肤雪白晶莹,看着极是诱人。rq!!!